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踏浪行歌

[玄幻] 青囊尸衣TXT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6 13: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囊尸衣TXT 11% |- R9 Z& D- s3 g
  此地必出一代帝王,赖布衣言之凿凿。”父亲叙述道。% f* s- g5 V3 V. \: x& P
   “那当年朱元璋母亲所葬之地莫非就是那条阳龙?”寒生推测道。
6 \3 V2 ]: A# r! O7 H  “不错,正是那条阳龙,出了大明一代帝王。”父亲答道。
; n2 V4 R' j! S4 X$ @; ~( i, U  “难道两处都有太极晕?”寒生疑惑着说道。4 ?' [) b1 K/ w% m8 Y, R
  “赖布衣说这是阴阳双晕,我想刘伯温发现的是阳晕,这里的是阴晕,那赖布衣曾经告诉祖先,潜龙阴晕的能量远远超过阴晕。”父亲解释说。
$ n* ]1 V$ F( P4 C2 b  寒生想,自然界的奥秘真的是太多了。/ G+ I9 V! c1 w/ j4 n
  “走吧。”父亲继续沿山间小路前行。" W1 s- Q2 l0 w, F, q% c
  南山背的山坳处,父亲停步放下了肩背的工具和物品。8 @) a$ i* F$ H7 h8 V
  “就葬在这里吧。”父亲说道。% e3 P  U" P' S2 W
  “这里?”寒生放下布口袋,四下里观察一番。
7 a6 a6 l; B: B2 D  “这里是龙脊凹陷处,藏风聚气,中吉之地,反正我们也不想大富大贵,沾点龙气,后世衣食无忧也就算了。”父亲坦然道。
8 a$ u. r+ m# |7 D  “太极晕在哪儿?”寒生问道。* G' V: k: C% D* B9 D* Z" [) o, j  r
  “安葬好了遗骨再带你去看。”父亲说着开始刨起土来。
* y7 z3 J9 A2 s7 x1 v+ n" H5 \  天气晴朗,金色的阳光洒在山峦间,紫气霭霭,婺水如同一条腰带蜿蜒于丘陵间,远处的徽式农舍,白墙布瓦、小桥流水,一片静谧。
- p; K0 m) a5 l' j+ S$ {, k  两个时辰过去了,父子俩浑身是汗,终于挖好了三个墓穴。父亲自背篓里拿出三只空瓦坛,与寒生一道将曾祖、爷爷奶奶和母亲的遗骨分别放入三只坛子,扣好坛盖,再轻轻按辈份年长在东的顺序依次放在了三个穴里。
' y5 B+ e0 C3 e% Y5 k  祭奠烧纸钱的时候,寒生哭了。' @1 W& e3 t1 H, T! S6 n, }
  父亲打开一瓶烧酒,浇在了穴前,眼眶也是红红的,他什么也没说,就铲下了第一锨土。
- i8 P1 N/ t1 v+ ^# O  一切都结束了,天边飘来几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大地骤然间黯淡了不少。
+ E& z8 W: W  L/ \) M, D  “走吧,孩子,该是带你去看太极晕的时候了。”父亲说道。2 J* L$ `% Z" w# b- ^2 M
  
7 O& o- [3 j9 n0 E* j- y) S6 R9 c& h  父亲在前面带路,寒生背起背篓跟随在后面,父子俩沿着南山脊而行。( p' `7 n$ o% f+ I
  走着走着,寒生突然眼睛一亮,竟然呆怔在了那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 J  Z4 n) A* N+ D* K
  但见目及之处的丘陵虽高矮参差不齐,但南山仿佛就是一个中心点,东南西方的丘陵呈辐射状布局,而且均垂头朝向南山,回首望去北方天际处,巍峨的黄山一路层峦叠翠如波浪般降下,紫气霭霭,生气聚合。
$ [- d  ^- J* L, k6 ^5 S  “看到了吧,三面拱拜,八方朝贡,单此山势足已显出帝王之气了。”父亲感慨道。
/ L/ P2 E; m) j% |( W   “可南山尾部是一平坝,像是中断了山势。”寒生皱皱眉头。6 a" V$ e/ W% p) i. G& a% }  A% e
  “千里来龙,在快结穴时,先束气过峡,忽然耸起山体,准备结穴,此段山龙形势称做‘潜龙过峡’,我俩站着的脚下,正是潜龙的龙头。”父亲解释道。
' T1 J8 n! V. C1 g% a# r  “那太极晕呢?”寒生低头扫视着地面。! y* H  E# k( D9 C" L
  “阳龙穴结于眉上,阴龙穴结于唇下,跟我来。”父亲说罢继续前行,山道斜下山去且越来越狭窄,他俩最后钻过一片灌木丛,攀下了龙头。
6 v2 w' z  d( J* \$ W1 E  “咦,这不是灵古洞吗?”寒生惊奇的发现原来已到灵古洞口了。
5 i$ |: {- C0 t4 b! g% B  父亲微笑着点点头,看看四下无人,便以洞口为基准,步量出约三丈,再左行十五步,此处长满了灌木。他向寒生招招手,弯下腰一头钻进了灌木丛中。1 t/ L; U. b- ]2 |/ m# V6 E
  寒生放下背篓,也跟了进去。
# p9 E. r2 g8 g2 Q  灌木中央有两米多见方的一块空地,父亲用锄头铲去些草皮,裸露出下面的土壤。: F" t$ k7 o8 O4 B
  土壤表面上可以看见白青黑红黄五种色泽的土质圆环,层各一色,浓淡浅深,璀璨夺目,有如日晕般。1 z, z( A6 M/ M9 L
  “真的是太美了。”寒生喃喃说道。
. Q  P. u* ~+ z# P* K" G  O1 `. Q  父亲又继续刨了几锄头,抠出来一只拳头般大小青色的土蛋来,递给了寒生:“这就是土卵,青色五行属木,称为木卵。”  G4 q; r, r/ k, C; u- e
  寒生接过木卵,托于掌心,掂了掂分量不重,真的是空心的。
0 Z. c* P2 w& p8 R  父亲将铲下的草皮又重新覆盖到土壤上,用脚踩实,说道:“免得被人发现。”. V) H# m' U# M  }
  寒生摸着手中的木卵,脸上露出了笑容,因为《青囊经》中也提到了这五行土卵。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6 13: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囊尸衣TXT 12+ L8 d+ d$ I/ @4 R. `
  回家的路上,见竹林里零落着数处新土,这是村民们迁坟后留下的,寒生望了望,李老二家祖坟也已经迁走了。' s4 S+ p- g0 Z6 p6 b
  “嘎……”头顶上一声怪叫,寒生望去,却是一只怒气冲冲的大乌鸦,红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这只乌鸦脑瓜顶上生有一撮白色的羽毛。
  b5 j) U" K- _. T' `  “这几天村民们惊扰了乌鸦,所以它们很气忿。”父亲解释说。- f8 D. z, {; K# E+ u
  “自古乌鸦与坟墓为伍,如今无坟可依,乌鸦自是寡然无味了。”竹林那边有人朗朗笑道,操岭南口音。
, @! q* l3 F+ R9 Q: z1 L. \+ S  林中小道上走来两个人,其中那个身着中山装的矮胖子,朱医生是认得的,他是此地南山镇的革委会主任孟祝祺。6 D& A" `3 k* N' @  U- s7 E
   刚才说话之人是个五十余岁,西装革履的外乡人,骨骼清奇,眼角入鬓,鹰鼻橘皮,两道垂眉如帚,其话音高昂处清越,低沉时如鼠嚼,话终有余音。
3 I& E( w. ~" R: \. W# g3 j9 E* e- i9 ~  朱医生大惊,此人五行怪异,必是有来头之人。( I9 f& I- u; o  N1 X1 \  v0 a
  “是南山的朱医生吧。”矮胖子孟主任话不多,表情也不甚丰富,总是板着面孔。$ Z! S0 Y* v4 {9 N4 w
  “他是这个村子的赤脚医生,祖居南山村。”孟主任向那人耳语着。5 m/ S1 V4 {' Q6 O4 \5 P2 [
  “赤脚医生?”那人似有不解。" B9 e9 N" K* X& j) [
  “就是江湖郎中。”孟主任解释道。
+ g/ l# p: `2 X! z" J/ ^0 U  那人点点头,目光炯炯,扫过朱医生,盯在了寒生的脸上。. G6 C* R2 a! `/ A
  “婺源此地真是人杰地灵啊,小兄弟,可知婺字怎解?”那人微微一笑对寒生说道。
9 ^3 `+ a8 f% C8 g2 I  寒生摇了摇头,他从未想到这方面去。+ O1 z; p- _2 s, E( M# _0 K
  那人又是一笑,说道:“婺者,文矛女,此地出产文武才俊和美女啊,我看小兄弟气宇不凡,若假以时日,将来必是金榜题名才俊之士。”
( p8 i; i$ k6 s: V' a( F  “同志,让你见笑了,这是犬子寒生。”朱医生见此人夸奖自己的儿子,心中却是增添了几分好感。* q6 _7 {, E3 ^+ O$ j, w- y4 ]
  “这是县里请来的香港著名风水大师吴道明先生。”孟主任不无自豪地介绍道。
0 R- C1 h: h: B) g  “过奖了,我不过是一名青鸟学者而已,婺源才是高人隐士藏龙卧虎之地呢。”那人谦虚说道。
7 `- r- r( z7 _  R7 i  “孟主任,吴先生,你们有事忙着,我们先行一步了。”朱医生告辞,和寒生离去。* m, R* P' G! ^# k
  “慢,这位小兄弟手中的土卵可否借我一观。”那吴道明在身后突然冷冷说道。) A9 ?' B' l& W, a% K& m
  / H" |4 E5 Z, w- L
  寒生看见父亲身体一震,慢慢转过身来,脸上面无表情,眼神中隐约透出一丝不安,寒生从来都未见过父亲如此严肃。/ W7 s" \) x8 a' J( P
  听得父亲平静的说道:“吴先生,你说什么土卵?”/ D4 \- e8 z) u# c# u* j
  吴道明嘿嘿一笑,说道:“小兄弟手中的不就是太极土卵么?从何处得来,我愿出高价收购。”! b, w1 n' I' w1 ~1 ]. K
  “我们不懂得什么土不土卵的,小孩子的随身玩物而已,已经有好些年了。”父亲依旧平静的说着。
! v8 u% b# {: S3 y6 a0 ?; I' A  吴道明上前一步,盯着寒生手中的土卵,柔声道:“小兄弟,你告诉我这东西从何而来,我愿意出两百元钱。”
, ~  R1 H9 T+ e7 j6 Z  两百元!这可是自己和父亲半年的生活费啊,不行,父亲既然不肯讲明,就是不想让外人探知太极晕的所在地点,自己也不能说。
* f8 I5 q1 p/ d: D  “这是小时候赶集买来的。”寒生回答说。0 T4 ?- E. l) F8 ], Y4 S
  “哦,是这样,让我看看总可以吧?”吴道明说道。( w4 x! W9 k  a& H- W2 B- ^8 I1 q0 C
  寒生不情愿的递过去,吴道明一把抓了过去。, ]$ m/ c$ V) ~" O3 F+ C) z' i
  “朱医生,此卵土壤潮气仍在,断然不会是年久之物,我说的不错吧。”吴道明揶揄道。
* V5 K7 |, I# D3 n7 I5 G! y  “吴大师,这个土蛋蛋有什么稀奇?值得您这么看重。”孟主任不屑一顾的说道。1 z/ z+ R  y. o/ E
  吴道明哈哈一笑,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土蛋蛋,此物名为太极卵,其色青,是为木卵,乃太极晕所生。”4 Y' k/ {. d4 w$ Z
  “太极晕!我们不是正要……”孟主任脸色骤变。- r- G6 l- e+ G: m9 _" I8 ?
  “正是,所以我才要问清楚此卵的来历。”吴道明使了个眼色插嘴道。2 u, Q) C9 {- b2 g. ?
  孟主任转过脸严肃地对朱医生说道:“你这个蛋蛋是从哪儿弄来的?快说,凡地下的东西都属于国家所有,你不会对ZF撒谎吧?”, f! ?7 k$ }/ W# Z3 {  ^2 v! A) w
  父亲涨红了脸,寒生看见他脖子上的青筋颤动着。2 i3 v, b6 P" p! `3 u) x% k" P3 D
  “是我把它埋在土里的。”寒生突然说道。
" n7 v7 b/ F/ @9 y0 |2 O+ P  “你埋它在土里做什么?”孟主任恶狠狠的盯住了寒生。
; M3 u" y; Z! t1 G' j- T1 S  “这是小时候爷爷领我赶集时给我买的,后来我大了,不想再玩了,就埋在了爷爷的坟前,这次迁坟我又把它挖出来了,这是爷爷的纪念品,我是不会卖的,”寒生义正严辞的说着,随手抢过土卵,转向父亲说道,“老爹,我们走吧。”
: g  J, \; ?8 A  眼看着朱医生父子俩从容离去,吴道明直皱眉头。8 J3 {% Z6 m9 Z
  “放心,我定会让那赤脚郎中说出来的。”孟主任面色阴沉的笑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6 13: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囊尸衣 139 A( F9 s4 V$ W2 X1 a& {3 {- |4 l
青囊尸衣TXT 13 
  |9 c$ x. `. r4 `6 L  回到家中,父亲闷闷不乐。
) d% b7 F) U9 X# V  “老爹,那个香港来的大师好像还挺懂的,也不知大老远的跑到我们这个小山村来干啥?”寒生问父亲。: {# R4 b" G8 U+ p  k8 D/ W" i
  父亲想了想,口气严肃的叮嘱道:“这人可是不一般呢,你看他骨骼清奇,音质清越,眼角入鬓,鼻高带钩,应是世外奇人。可是,鹰鼻动则食人,眉如帚者赴法场,此面相又实属不吉,总之,要小心提防此人。”/ E& y8 H4 {- o6 ]9 q' p
  寒生劝道:“老爹,我们不过是乡村医生而已,跟他们也不搭界,怎么也坏不到我们头上来。”6 E! q8 U/ s  e# D7 f& e
  父亲看着寒生,叹道:“前两天镇上要求我们搬迁灵古洞前面的祖坟,今天就看见孟主任和这位风水大师,我看这里面事有蹊跷。”/ `; U8 y4 H+ _9 j" L- r" l* A; t6 i
  “你是说搬迁祖坟的事跟他们有关?”寒生猜测道。# ?* u% s: Q$ A4 h3 R$ I' |, r
  父亲点点头。- ~+ y$ a9 G+ A0 X- @: H+ l1 ^- F
  “那他们的意图就是冲着……”寒生感到似乎有些明白了。& y8 \" n7 M: b' g: _* i4 T) q( q
  “太极晕。他们是奔着太极晕而来。”父亲肯定道。
$ W5 A) d% p: [9 v6 _2 c1 D  “老爹放心,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寒生说道。8 P; N: T. e# g6 I, O
  “他们找太极晕干什么呢?”父亲自言自语道。
8 n1 j) _" T) W: L! j3 H  晚上,寒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取出木匣里的那把青色的尺子把玩。, P3 Q- X' V" Y
  寒生认得,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尺子,而是一把丁兰尺,也称阴阳尺,约有三十几公分长,上面有十个格子,刻有丁、害、旺、苦、义、官、死、兴、失、财十个字,每个格子下又分四个小格,也刻有一些富贵、离乡、孤寡等好多小字。; W. n7 g6 f5 o0 Z) {* i7 V
  以前在翻箱底时曾看到过父亲有一把这样的尺子,父亲告诉他说这是建造阴宅和祖先牌位定吉凶用的,是迷信。
& @- R5 f! B) A5 {& S" x  寒生感兴趣的是这把尺子的材质,暗青色,托在手中凉凉的,而且份量奇重。小时候曾听爷爷说过,世上最难得的是阴沉木,就是青色的,而且非常重,是在地下或水底埋藏万年形成的,异常珍贵。) e, u! K- A5 q" e5 l/ z
  这把尺子一定就是阴沉木的,他断定。
: x  T- H/ K. a" ~1 W
& Y. w. n* z- e/ f6 _  清晨,父亲早早起来做好了稀饭,招呼寒生起床,说今天赶婺源县城大集,要去买些中药材回来。8 |0 b) ?, `( V7 Z( z+ U9 q
  寒生一骨碌爬起来,从小就喜欢赶集,集市上热闹非凡,每次都会使他流连忘返,何况又是县城大集呢。
* ?) J% S5 e0 v/ W# `7 n0 f" R) g  此去县城七十里,须到南山镇乘车,因此父子俩胡乱扒拉几口就匆匆出发了。
' E$ L5 \+ G# g" Y' x0 Q  晚秋的早上有些凉意,道旁的野草上挂满了露珠,林子里的鸟儿聒噪不已,寒生认得那黑色羽毛的是本地的一种鹩哥。9 s! ?/ W; o& j
  南山镇去往县城的人不少,父子俩奋力挤上了车。, g4 |1 Z: A2 Y% R, `0 J
  老旧的公共汽车喷着黑烟,在砂石路面上颠簸着。车上都是上县城赶集的农民,车厢里塞满了辣椒串、山菜干和红苕粉,还有两只芦花鸡偶尔“咯咯”叫了几声,被主人家劈头打了两巴掌。
4 ]& Y* L5 _, k# F8 z  车上的人中有认得朱医生的,尊敬的打着招呼,大家随即安静了许多,都对朱医生父子俩报以微笑。
, T; j$ I* y; L/ P  一辆北京212型吉普车鸣着喇叭窜了过去,尾后留下一大团尘土。* z  N; |) d+ l; L5 n  l
  寒生看清楚了,吉普车中坐着的是孟主任和那位香港来的大师吴道明。
4 i: R& c" ?1 f) E* k" Z5 l4 z& n  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了县城。
( K/ P. K% |3 L: f  集市位于城西,老远就已望见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到底还是县城大集,自是村镇集不可比的。
0 r  G/ d8 u1 C5 a  “去玩吧,中午赶到冯家面馆,我们在那里吃面。”父亲微笑说道。9 T# E4 }0 W2 ^/ Z
  寒生应了一声就已经不见人了。
% q6 Z/ c# w3 N, O4 ?  朱医生苦笑一下,唉,还是个孩子。
* D- ~' i7 S+ P6 ]9 e  他转身来到了集市边上的中药材摊档,与摊主打起了招呼。朱医生是熟人,随便唠起了家常。中午之前,他已经买了些清热凉血的地黄、玄参、墓回头和补血的当归、白芍等中草药材,堆满了一背篓。看看时间不早了,便告辞离开了集市,前去冯家面馆。
6 B4 X! |: J: n* Z  朱医生坐在冯家面馆门外的木凳上歇息,一面等着寒生。
7 u: w! X: f+ h- X6 B  寒生离开了父亲后,到处闲逛,不经意间,发现前面围着一帮人,走近前一看,见一身穿破旧蓝花布褂的小姑娘跪在地上,身后躺着一个头发斑白、全身缩紧成一团,奄奄一息的老大娘,围观的人们无不啧啧叹息。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6 13: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囊尸衣TXT 14
3 b! A! C- w( y' E! @& Q/ L  小姑娘的面前的地上平铺着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求医,娘得怪病,有人治好,以身相报。  v& a( u% _: v- D; |+ G9 r
   “小姑娘,你娘得的是什么病?”人群中有人出声问道。
- y+ O: X: S% I  “小姑娘,你今年多大啦?”还有人问道。1 q3 r# V* J5 \0 V, W9 r- d
  那女孩抬起头来,人群中一阵嘘声,但见女孩眉骨突兀,眼窝深陷,小眼如豆,塌鼻大嘴,满脸雀斑,竟然是奇丑无比……
+ x3 k: W) X- r  寒生乍见也是吓了一跳,心想世间竟然还有如此丑陋的女子,正寻思着,听见那女孩开始说话了。
' a4 T7 S3 A: v- C  “我叫兰儿,今年十六岁,我娘去年腊月里得这怪病,至今不到一年,病情越来越重,全身就像被冰封住,僵硬不能动,缩成一团,曾去医院看过,都说此病不能治,让准备后事。兰儿跪求各位大爷大伯,或有一线生机,做牛做马心甘情愿。”* O+ ^- a& P3 o. o+ g7 E8 ~
  寒生闻之又是一惊,那声音嘶哑如蛙吼,耳膜竟生生刺痛。! o6 h. p' s. D+ B" h  D
  “小姑娘,此病好像叫作‘渐冻人’,除非华佗再世,扁鹊重生,否则根本无法可治,还是早些料理后事吧。”旁边摆摊卖狗皮膏药的白须老者说道。
: j* M7 E+ h8 D1 h$ L  “呜……”兰儿闻言哭了出来,泪水滴落到了纸书上,竟然呈淡红色。
6 j" G( H- Y! l" ?  [! m  “泣血症。”寒生脱口而出。
4 t9 c2 Q- F- o; v  “咦,这小伙子竟然知道‘泣血症’,这也是古之绝症,你是学医的么?”那老者惊奇的说道。
( [1 `9 q& b) n% B  寒生脸一红,点了下头。
9 Y" n  V/ A* T9 C( n  “可惜人世间的医生医术在高,也难治此症啊。”老者叹道。
7 l9 [, Q( m: i6 i4 Y  “可治。”寒生小声说道,声音低得只有自己才听得到。; ^$ W' m. i) R- `) i
  “什么,你说能治?”老者的耳朵倒是灵光。; a3 \: z# K2 {0 P6 \
  寒生“嗯”了声。' d5 K4 t% e4 \( @, A5 T" C- w8 i
  “小伙子,别胡说了,你知道这病是如何得的吗?”那老者不屑的眼神。
. U4 D# F' S3 @! i+ }4 G' Z; K  寒生摇摇头:“不知道。”/ E# U; S1 |/ V$ w  m- S' K1 O
  “哼,病因都不知道,如何来治?现在的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老者愠怒道。
2 q( {- S' W6 Z) l! G  “这位大哥,你能医治我娘?”兰儿疑惑的看着寒生。. O( x6 ^, w6 F/ X6 |3 W& E& h
  寒生肯定的目光。- z& E  l; w" x* M& @
  “若治好我娘,我愿意嫁给你。”兰儿坚定的说道。
7 {/ J; s  h- c& z  寒生想起木匣信中所言“得经之人当悬壶以济世”的话来,这对母女如此可怜,既然《青囊经》中有治“冰人”一方,自己就应当像当年华佗一样,救人于危难。9 z$ o& H( D0 Y7 I
  寒生环顾左右,说道:“我需要剪刀一把,水碗一个,火柴一盒就可以了。”
# S! J/ c( {3 p9 E- A+ f! g6 J9 ^0 ?  看热闹的人中有不少热心人,须臾,东西都已经备齐了,消息传开,更多的人围了上来。
6 R* R! a$ B! [( }) u- W  寒生抄起剪刀,向兰儿娘走去。
4 J) ^- d- M# b8 h ) b. ?' }# Q& A9 E' c7 f/ F
  兰儿惊恐的注视着,寒生也不理睬众人的疑惑目光,径直的走到兰儿娘得身旁,蹲下身子,抓起她的头发,“咔嚓”就是一剪子,剪下来一绺头发。
2 g; E! [( v/ z7 `& E9 ]* f  他将头发摆在瓷碗内,拿起一撮火柴点燃了头发,那绺头发转瞬间烧成了灰烬,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口袋里掏出那枚青色的土卵,用力的在地上摔破。3 O2 m% q5 C$ w4 ?; O
  卵里可千万要有木蚕啊,他祈祷着。3 ]: Z* F* Y8 b/ a( m
  “有条青虫!”围观的人们惊奇的喊叫起来。
* u+ W' a" T" x# j  谢天谢地,寒生小心翼翼的捻起那条青虫托在掌心里,但见那蚕儿肉嘟嘟的十分肥胖,睁着两只青绿色的小眼睛,在手心里蠕动着。《青囊经》记载,五行土卵内有白青黑红黄五色蚕虫,吸收大地之精华,入药极为灵验。也是机缘巧合,木蚕虫所治之症中第一个就是“冰人”,可谓对症。! W$ p# u2 A% t; a, h  M3 s
  《青囊经》神奇之一就是主药只须用一味,而且药引子非常奇特,甚至匪夷所思,治“冰人”方,主药木蚕虫,药引子是“血余”,经上注释为病人的毛发。2 u: G$ \# d/ R, N/ @: I# z
  接下来就简单了,寒生将木蚕放入碗中,那蚕虫见血余灰竟然张开大口吃了起来……- t# f8 F! J  Y2 d3 c
  片刻,木蚕虫的肚子鼓了起来,皮肤也更青了,最后大概是吃饱了,便合上了嘴巴,闭起眼睛睡觉去了。8 n+ U; U, y, w% x3 v
  寒生抓起木蚕,一只手捏开兰儿娘的嘴巴,将那蚕儿塞进了她的口中。
* g3 Q$ P+ M" m( g. B6 |+ R  兰儿娘的喉咙蠕动了几下,吞下了蚕虫。! o7 @2 D/ _' b+ j: _/ q
  人们都已经看得呆了,连旁边的那个老者也目不转睛的盯着瞧,兰儿跪在母亲的头旁边,不时的用手抚摸着她的脸。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6 13: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囊尸衣TXT 15  Z: R+ Y' X# L5 }( Y0 A' `$ Z. p* [
  寒生心里同样的紧张,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从五行生克上来看,“冰人”的症状应该属水,水盛极而冰。木卵蚕虫色青属木,五行当中水可以生木,反过来,木亦泄水气,从中医理论上来说,比之以土来强制克水,要温和得多,也符合兰儿娘孱弱的体质。
3 G) G5 j% |+ K1 V% ]  不一会儿,有人轻声叫起来,大家细瞧,发现兰儿娘的头脸以及手和身上的衣服,生出了一丝丝的淡淡的白雾,雾气越来越浓,最后在皮肤衣服的表面上结了一层白霜。! U5 e/ U( I# Q' {' j
  阳光照射在兰儿娘身上,慢慢的蒸发了白霜。
; ~0 v$ D3 F/ @( n  兰儿娘团缩着的身子渐渐的舒展开来,兰儿紧张的神情也跟着放松了。
. R" J) J; e$ X! @# G# ^  兰儿娘睁开了眼睛,竟然慢慢坐了起来……/ a* f$ n& W3 T. p. A. M
  在场的人们感动得欢呼了起来,有几位妇女在揩拭着脸上的泪水,兰儿扑进了母亲的怀中。
9 ?+ X8 V9 k! K" b% `; Z( C' X  “神医,真的是神医啊。”有人喊起来。
5 z4 K" u7 u9 L  ]  Y2 Q6 V  兰儿转过身来,热泪盈眶,对着寒生倒头便拜,口里头不停地说着:“恩公,我兰儿说到做到,恩公治好了我娘,兰儿当以身相报。”
9 D2 \6 r7 M) {5 l/ \: n) F  寒生脸一红,轻声说道:“下次大集,还在这里,我给你医治。”说罢钻出人群,一溜烟儿似的跑了。. q8 A& X4 {+ v% q. C, d
  “他是谁?”兰儿娘问道。" Y6 ], i* r7 a+ t; i4 {8 q$ l
  兰儿没有回答,深陷的双眸中流下几滴淡红色的眼泪。
5 Y& u. d1 n7 R- A/ w  人群慢慢的散开了,婺源出现了神医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天晚上,就已经传遍了大半个县城。$ O* ~# o& A# s7 X3 I
  日暮时分,婺源城中,一座古老的深宅大院。
; c4 X, d9 I5 G9 @8 N3 q0 q  这座宅子是典型的徽式古民居,三进天井,粉墙青瓦,马头墙高檐飞脊,院内曲径回廊,尤其是门罩上的木雕,一面是渔樵耕读,一面是琴棋书画,精美绝伦,足显此宅当年必是书香世家。9 y5 k8 d* q- D8 U- v" B6 E
  如今的主人是黄乾穗,县革委会主任,也是南山镇孟祝祺的姐夫。1 P% O$ d) P. s) q
  正堂会客室内,香烟缭绕,黄花梨木的太师椅上坐着三个人。5 ]! l, V# x: W4 T& w2 F# |7 Y- @
  “这么说,神医一事是真的喽,并不是阶级敌人散布的谣言?”黄乾穗主任望着自己的小舅子,喷出一口烟。: M, Z+ V) s; P! k9 u+ k4 f+ j
  “是真的,集市上好多人都亲眼看到,那老太婆的病据说是什么‘冻人症’。”孟祝祺肯定的说道。; `( ~6 ^3 D# Z" g. h+ D9 k
  黄乾穗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右侧的那个人,说道:“吴大师,您看呢?”那人正是香港风水大师吴道明。
& g, _: A# v  W$ G, G$ ?  吴道明微微一笑,道:“黄主任,据我所知,‘渐冻人症’在国际上称作‘人体运动神经元萎缩症’,患者的脑干和脊髓的运动神经细胞受到不明原因的侵袭,导致肌肉逐渐萎缩无力和瘫痪,身体如同渐渐被冻住一样,患者一般会在两年内死去。此病列为世界五大绝症之一,目前全球还没有治愈过的先例。”
$ S; E, k) U6 Q( q( l" V& x, m) s  黄乾穗点点头,说道:“吴大师言之有理,可是我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悠久历史,民间沉淀了很多的奇人异士,难保这里面就不出个把神医,就像大师您,不也是阴阳堪舆界的翘楚么?”& G" V, l9 F8 V! E
  “黄主任,我也在思索这个问题,据说集市上的那个青年神医用一条青虫和头发烧成的灰就治愈了那老太婆,如果此时是确实的,世界上有数十万‘渐冻人’患者,但就是这一个方子,该值多少亿美金?这里面的商机无限啊。”吴道明说道。
. K$ L/ F0 v6 R& _# \  黄主任一摆手,站起身来,在地上踱着步,意味深长道:“我们不谈钱,就算是中华民族为世界劳动人民作贡献也好,其影响是无比巨大的。据我所知,中央老一辈的革命家中就有患此病的,如果我们能治好的话,就可以确保革命江山永远不变颜色,这才是最大的贡献啊。”& ~% X9 G9 D7 D9 ^' O" l1 T* W
  “姐夫,这也是我所想的。”孟祝祺说,神情有些激动。! C' U+ }* w" l0 e  r' o1 }* I
  “好啦,神医的事情你就秘密进行调查,关键是要确定真伪,如果是假的,那么散布谣言的人就要抓起来,随时向我汇报。另外,寻找龙穴的事情要加紧进行,千万要保守秘密。”
  M7 ^! H+ [9 C" a  “是。”孟祝祺和吴道明应道。
! ?& p' v9 O0 f6 x% n  6 T9 n$ d6 U) M. ^% h
  寒生赶到了冯家面馆,父亲已经等待多时了。
- T5 _2 b/ u3 S+ A  “怎么玩了这么久?”父亲问。
0 b# d' S6 y, s  寒生笑了笑,没有吱声。
' b0 a' _2 T9 m* L) H  父子俩匆匆吃了面,然后赶乘回头班车返回了南山村。2 W) U7 H* J7 y2 g
  晚上坐在院子里,寒生望着天上的星星一直沉默不语。3 \' z  _* \3 Q0 K- z) N( y! |
  “怎么啦,寒生,在想什么?”父亲坐在旁边问道。
9 {- Q' M; L7 s9 _+ `  “什么是泣血症?”寒生突然问。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6 13: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帝,因为国家管理不善,终究导致国破家亡,他死后精魂化做杜鹃鸟,夜夜啼血悲鸣不已,因而杜鹃啼血意指:思念家乡,忧国忧民,惆怅恨然的心情。
4 c; [4 U6 }( L  据医书上记载,古时候民间有一种罕见的病,得此病者相貌发生变异,相貌俊的变得丑陋,相貌丑的变得漂亮了,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改变了,但无论怎样变化,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流出的眼泪是红的,像血一样。古时人们认为得这种病是因为思念亲人过度,肾水干涸,肝火上升之故,如同那个望帝一般,所以叫做泣血症。你问这个干什么?”
% T$ ~) {6 O' b  寒生说道:“我现在对中医越来越感兴趣了,主要是那些疑难杂症,别人治不了的。”
( N, T3 B% N( T/ O5 ]: E# i& g. c  父亲“扑哧”一声乐了,笑道:“胡说,哪一个医生不是梦想着能找到疑难杂症的解决办法,可是到老也还是找不到,能够治好一些常见病也就不错了。要有心学中医,就要脚踏实地的从头、从日常小病学起。”2 L1 W- F+ _, A) a
  “老爹,泣血症是不是相貌越丑其实原先就越俊?”寒生好像根本就没有在听父亲的教诲。
" H  v9 [4 s: w0 |/ l( Q  “唔,可能是吧。”父亲嘴里支吾着,心想,这孩子脑袋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当医生肯定是没指望了。
  B4 Z* u/ p! ~4 u7 i  夜里,寒生躺在床上第一次失眠了,脑袋里始终在琢磨兰儿生病前的模样。《青囊经》第二页背面上,有一段治疗泣血症的描述,主药是百草霜,那很简单,就是乡村里每户农家都有的木柴灶,在灶门口外额上,烟火从灶膛里出来的必经之路,那里灶额上往往结成一层黑霜,刮下来就是百草霜。可就是那药引子难寻,名为 “雷击骑马布”,百草霜调和地浆水涂抹在这种布上,丑时敷在脸面部,亥时可愈,算下来也就是不到十二个时辰。可是经上并未注释那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c6 e+ E! s- ^  ^: R# K9 Q; i4 O
  “雷击骑马布”到底是什么呢……
+ Z  E! x$ y1 f. n  _  
5 Y& m! D* `) h  寒生很早就起床了,来到灶间生活做饭。1 `5 D) u. s( C6 n+ d4 |# ?
  “你怎么起来的这么早,没睡好么?”父亲问道,他看见了寒生的眼睛有些发红。
5 `1 |+ k/ }2 k5 W. f# a  “我昨晚一直在想中草药的药引子方面的问题。”寒生说。' K+ }0 w* ^9 Z$ l
  “你一说倒提醒了我,你今天上大鄣山去采些甘草回来,家里的药引子快没有了。”父亲吩咐道。
# ^4 t, u0 b: T6 l, H9 K$ m  “哦,为什么要用药引子呢。”寒生自语道。; L' x+ R. j9 V6 w9 N5 U
  “药引子就是引药归经的意思,用某些药作引子来引导其它药物的药力到达病变部位或某一经脉,也就是起个向导的作用。”父亲解释说。1 q9 m; [$ d! w3 ~
  “药引子千奇百怪呢。”寒生说道。
1 O# d' S2 Z  Y, e* i4 M/ E$ n# H  “一般都用甘草作引,最能调和百药,为众药之王,所以历代中医尊崇甘草为‘国老’呢,想学懂非要下苦功才行,好啦,有时间再教你吧。”父亲解释说。( d( h! t) k! {, a
  寒生背起药篓,拿起小药锄,揣好干粮,一声唿哨,带着大黄狗出发了。
4 [& L( v9 G; Y  E, f  天空阴沉沉的,但愿不要下雨才好,雨天山上路滑,不小心就会掉下山谷。# i, Z9 e+ D2 s. m8 k: O* s
  用做药引子的甘草是一种豆科植物,须在春秋二季采摘,切厚片晒干使用,主要生长在半干旱地区,江西这里雨量丰沛,主要生长在陡峭的向阳的山坡上。- O' D+ O5 L# K% K* x
  寒生一路走着,渐渐的山高林密起来,树枝上有时可以看见一两只跳跃的黑斑小松鼠,他知道,已经进入了大鄣山。 大鄣山亦称“三天子鄣”,地处皖赣边界,属于黄山余脉。清代诗人汪循诗云:“清风岭上豁双眸,擂鼓峰前数九州,蟠踞徽饶三百里,平分吴楚两源头。”- q0 b% X7 p" f  K* g3 `3 o
  寒生虽然以前同父亲来过,但每每景致却有不同,秋季里满山红枫尽染,峡谷中瀑布成群,飞龙吐玉,人烟罕至之地,方觉世外自然之美。
# y- o( n4 l) _7 \  弯过数条山谷,不觉间感到腹中饥渴,寒生掏出干粮,掰了一块递给大黄狗笨笨,笨笨欢天喜地的叼在嘴里。寒生坐在一块青石上,吃了几口,对面陡峭的山坡上一片红黄色植物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优质的红皮甘草,足有数百棵。
! p1 {- [; l2 N& x/ c: q  喝了几口山泉水,清凉甜润,然后与笨笨绕道对面山顶老松树处,从那儿寻路下去采摘。
. {0 C' `! S/ R% l8 _8 P( @( d  来到那株老松树下,才发现长有甘草的山坡奇陡无比,根本无路可攀下。2 }1 {1 @# v8 o. `4 c9 }
  天空中云层渐厚,阴沉沉的,必须在下雨之前采上来甘草。, Z' N, l2 }) f$ \$ D: A3 c' }
  “笨笨,你在这里等着。”寒生吩咐大黄狗道,一面从药篓里拿出绳索,牢牢的系在了松树干上,另一端绑在自己的腰间,背上药篓和小锄,顺着陡峭的岩石慢慢的溜下去。
( r1 R, d9 P9 ~: Q 6 X& [/ A2 K8 j
  岩石如狼牙般交错,刚刚溜下去十余米,石隙中突然黑影一闪,寒生冷不丁吓了一条,差点松开了绳索,急视之,却是一只硕大的沙黄色老山鼠,呲着白森森的两排大板牙对着寒生虎视眈眈,身后石窝里还有一群肉红色的山鼠崽儿,原来是惊扰了母山鼠。+ l" v# J$ I+ J. T1 Q) x* `
  赣东北地区的人喜食山鼠肉,往往于立冬前后上山捕捉山鼠,开膛除去内脏后晒干,美味无比,加工后的鼠干色泽金黄,称之为“金竹老鼠干”。正因如此,成年山鼠对人类报有很深的恐惧和敌意,一般都避而远之。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