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踏浪行歌

[都市] 唐寅在异界TXT全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13: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寅不慌不忙,也不急于躲闪,眼睁睁看着钢刀挂着劲风袭来,他将身形微微一侧,垂于腿侧的拳头突的张开,在掌心处生出一团黑色的火苗,刚开始只有弹珠大小,但眨眼工夫,蔓延到整个手掌,由于黑色的火焰太诡异,冷眼看去,好象他的手掌被一团黑雾所笼罩。  o" J2 P1 y. ?+ g2 G' o
   出刀的士兵没看到这些,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唐寅的脑袋上,只想一刀下去将他劈个身首异处。
( q2 l& m- r7 L7 Y$ j, B- l; i  当刀锋距离唐寅的额头不足三寸时,后者终于动了,身子好似条泥鳅,横着移出半尺,不多不少,堪堪避开锋芒,没等对方收刀再攻,唐寅手掌前探,一把捏住那人的面门,而他掌心的火焰真好象火遇到燃油,顺着那人的面孔一下子覆盖住全身。
2 M+ r: s' s4 d0 \* ]0 R5 b  呼!% r' H0 t3 Q, k) `" B  O
  黑色的烈火一瞬间将那名士兵的身体烧个精光,随着当啷啷的脆响声,盔甲、武器散落在地,而人业已凭空消失,连跟头发都未剩下,燃烧掉的肉身化成淡淡的黑色雾气,仿佛有生命一般,雾气分解成无数条烟缕,顺着唐寅周身的毛孔钻进他的体内。, p0 t8 Z( c  n1 s9 q2 s
  静!整个战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众银甲士兵们直看的目瞪口呆,嘴巴大张,却忘记了呼吸。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被唐寅‘变’没了,眼前的奇景别说没见过,就是连听都未曾听说过,他们甚至怀疑唐寅使用的是巫术或者魔法,浓浓的恐惧感由脚底版一直窜到头发丝。
/ U5 W3 z" J3 M- A1 _# X/ R4 G  他们不知道,唐寅使用黑色火焰的正是暗系灵武学中最难修炼也是最基础的技能——黑暗之火。焚烧掉士兵的身体,使其转化成灵气供己吸收,那是黑暗之火的第一层,死亡燃烧。
8 \- J! w5 r. R* z- S  暗系灵武学也有派系之分,总结起来有两大派系,一为内宗,二为外宗。外宗的暗系灵武学与光明系灵武学并无本质区别,都需要修炼者靠自身的修行来增长灵气,只是所学技能不同而已,而内宗的暗系灵武学则完全不同,修炼者无法靠自身的修行来增长灵气,只能通过不断的战斗,以黑暗之火杀掉对手来吸收灵气。黑暗之火可以说是内宗的最基础的技能,可是也最难修炼成功,初练黑暗之火时有极大的可能会反噬自身,使修炼者落个尸骨无存的地步,这也成了暗系修灵者数量不多的原因之一,另外,正因为暗系有内宗这种极端又凶残的派系存在,而连累到整个暗系灵武学倍受排斥和积压,甚至被光明系灵武者视为势不两立的对象,纵然有人想修炼暗系灵武也迫于压力不得不放弃。
  X! q, y& a1 P7 e+ b2 M5 D  严烈是暗系灵武者中的佼佼者,他所修炼的也正是最臭名昭著、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暗系内宗。
; i+ d5 r/ j9 }" g  唐寅与严烈结合,但所得灵气极少,现在正极需灵气补充,眼前这些敌方的士兵无疑是他补充修为的最佳对象,但是他不希望自己是暗系灵武者的事传出去,所以先把风国的士兵放跑,好能让他放开手脚。- ]" K' J8 Z% j' H
  “你……你是人是妖?”一名银甲士兵率先反应过来,艰难地咽口吐沫,充满恐惧地看着唐寅,声音颤抖着问道。
# ]& P) K2 b2 U1 o2 t* I  “呵呵……哈哈……”
4 j" o# ?7 M, b; _& V6 {+ r6 ^) M  唐寅先是轻笑,接着仰面大笑,吸掉一名士兵所得的灵气甚少,可是却把他骨子里嗜血的本性激发出来。他十指弯曲,双掌的黑暗之火越燃越烈,冷笑着说道:“你管我是人是妖,今天,你们统统都别想离开!”9 j' K1 b" P& v% g
  他话音未落,身形横纵出去,钻进人群之中,双掌挥舞开来,见人便烧,遇人既焚,形同厉鬼,真好似虎如羊群一般。3 J! I2 ]$ K0 H
  唐寅施展黑暗之火,可以说比严烈更加得心应手。这个世界没有功夫,人们修炼的是灵气和灵武各种技能,而唐寅自小习武,各种门派的武学或多或少都有接触,尤其是他的身法,灵敏、诡异,飘忽不定,混战之中尤显威力。
$ S1 _, y# L& Z& n, ^. I  F  他现在是把功夫和灵武结合到一起施展,威力自然倍增,即使是一般的灵战士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些普通的士兵呢!
& ^' _3 Y/ I" R+ _: x1 Z% m  近百号人,在黑暗之火的焚烧下,顷刻之间消失大半,而唐寅身形的速度非但没有减慢,反而越来越快,体内的灵气在随着杀戮迅速积累着,越来越强,到最后,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脑海中只剩下杀念。
  E* C& {, A. d6 p  当啷啷!解决掉最后一名逃命的士兵,吸干空气中飘荡的灵气,唐寅掌中的黑暗之火这才消失,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虽然脸上、身上都见了汗,但并不感觉劳累,反而有种莫名的兴奋,身体中也有种充实感。
' f1 _+ l9 G; E5 l9 |/ R: @  缓了一会,唐寅的心情才恢复平静,再看四周,已找不到一名敌方的士兵,地上到处散落着兵器和盔甲。
9 U( d- Z' ?4 x7 ]  他感受着体内缓缓流动的灵气,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掌,这就是黑暗之火,暗系灵武学中最令人感觉恐怖的技能之一,唐寅露出笑意,与严烈的结合也并非没有好处……+ j3 r$ y! k4 q+ t
  “黑……黑暗之火?”
9 b: k& a  n0 z. n  身后突然传来的话音令唐寅猛然回神,毫无预兆,原本在他掌上消失的黑色火焰重新燃烧起来,与此同时,他整个身子仿佛化成离弦箭,猛的向后窜了过去。
5 t! k$ z  W! _, R; a% H0 I5 [" o& O  “是你?”出现在唐寅身后的人正是他刚才在草丛中遇到的那个青年人,他以为青年早已经随着其他的风国士兵逃跑了,没想到他竟然留了下来,不用问,青年肯定已把发生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了。
" j0 I8 c& t* K% p* k# _   “你没有跑?”唐寅皱着眉头,冷冷凝视着青年,虽然对方是风国人,但他掌上的黑暗之火并没有消失,相反,他眼中的杀机渐浓。
! R& l& ~" w( ]% m9 R3 ?% d  青年感受得到他的杀气,心头一震,暗暗打个冷战,不过表面上倒是镇静下来,他露出示好的笑容,说道:“你……你不用担心,虽然我都看到了,但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W+ X/ ^& ^, _  p+ o( w2 [% [
  没等他把话说完,唐寅冷笑出声,慢悠悠地说道:“只有死人才会永远的闭上嘴巴!”他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从小到大,为了生存,他的刀不知粘过多少人的血,现在并不差多青年这一个,虽然他是风人。
2 B. d) K2 j" ]  不过令唐寅奇怪的是,眼前这个青年明明不具备灵气,也就是说他根本没修过灵武,怎么可能会认出自己使用的是黑暗之火呢?
3 r. A0 V/ o/ V% j3 M3 H/ T% S. q  他打算先问个明白。深吸口气,将杀机压了压了,唐寅凝声问道:“你见过黑暗之火?”
# J0 @/ L2 D$ Q  青年稍稍松口气。当唐寅的杀气全部指向自己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结成了固体,无形的而又实实在在存在的压力好象要把自己的身子挤扁压碎似的,他知道,那是‘灵压’。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13: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轻叹口气,苦笑着说道:“我没见过黑暗之火,这是第一次见到。”见唐寅眉毛挑起,眼中闪过疑惑,他忙又解释道:“不过,我看过的书很多,上晓天文,下知地理,暗系灵武的书籍也看过不少,所以对黑暗之火也了解一些。”
* m% `7 b. b* K$ _) O7 H   唐寅直勾勾地瞪着青年,许久,他噗嗤一声笑了。他见过很多自傲的人,这青年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竟敢自称‘上晓天文,下知地理’,脸皮不是一般的厚。7 O$ o4 j3 `0 W+ o0 ~
  看出他的杀机又减弱了,青年继续说道:“所以,你不能杀我,我死了,对你没有好处,只有损失。”
( W3 ^+ I) D. W) o) ^% x  唐寅笑问道:“为什么?”2 ?, u5 k- V3 p6 a+ Y
  青年急道:“因为我才识渊博,留在你身边会带给你很大帮助!”
2 v0 w' h9 z( }4 G! I  唐寅实在忍不住,放声哈哈大笑起来,掌中的黑暗之火也随之消失。他觉得自己就够疯的了,这青年比他还疯。他嘲讽的说道:“你如果真是才识渊博的话,不早就做官了吗?怎会还是个小兵?”
2 J* q) g. S  |) D  a5 C- O  青年怪异地看着唐寅,反问道:“平民如何做官?”
  T$ I- f# M5 W4 t+ H- A   唐寅一怔,默默搜索严烈的记忆,没错,在昊天帝国平民确实不能做官,只有获得爵位后才有资格和机会得到官阶,风国也是如此。
2 n, E4 d/ g' S0 u) U. Y  他点点头,悠悠问道:“所以你选择参军,打算以杀敌立功来获得爵位?”
  u5 g7 \3 I$ N( v; F& o  青年也不隐讳,应道:“是的。也只有在军中获得爵位最为容易。”3 ~! J% p, N7 \
  这是实话,风国也有尚武的传统。在战乱时期,军中一向以取敌的人头数目来论功行赏,带回的敌人头颅越多,功劳就越大,积攒到一定数额,便可得到爵位的封赏。% F0 Y+ ^7 Z3 P" }- q
  唐寅好笑的看着青年,说道:“看起来,你没有练过灵武?”
0 v5 _9 L9 ^5 D8 b+ h! I  青年正色说道:“我是读书人。”+ I3 i5 E) A! a/ T9 V
  唐寅耸耸肩,说道:“拿武器都困难,如何能杀敌?不能杀敌,如何取得敌人的人头?没有人头,你又如何获得爵位?”
) d/ B' m+ G* S1 }  g  青年笑了,笑的很贼,说道:“所以我一直在找,找个能和我配合的人,以前一直没找到,不过……”他两眼放光的看着唐寅,笑吟吟说道:“现在,我找到了。”
, f8 S4 m7 Y* l" L5 P  唐寅眯了眯眼睛,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说道:“你找到的不会是我吧?”
( M, q4 h, E" K2 ^' l6 N& I* r  青年兴奋地连连点头,急道:“你有武,我有文,你我一起配合,肯定天衣无缝,用不了多久,我们都可以得到爵位。”
8 u7 P/ z/ ~+ i- s7 M  唐寅兴趣缺缺地冷笑,说道:“我不会带个累赘在身边。”对他来说,青年没有修过灵武,就是个无用之人。“而且,我对爵位也没有兴趣,这场战争和我也没有关系,我要先去解决我自己的事情。”
. j" c6 b- ^  ]* _8 y& K( ?8 F& {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去落日峰下的月灵城,找到水晶和玄真子,报仇血恨。8 S' n6 U. I* r' M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冰冷,青年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要去哪?”! L' @/ `+ o- l. K
  “月灵城!”; h/ a2 f6 G. S
  “月灵城?”青年一惊,疑问道:“是不是落日峰下的月灵城?”
, p! x9 ]5 p* z3 H  “没错。”唐寅应的干脆。, a: o3 U9 q  r1 D. _+ a9 _7 w  J
  青年满面疑惑,狐疑地问道:“你去那里做什么?而且月灵城几百年前就已经变成废墟了,现在估计都没有几个人还能记得月灵城这个名字。”
  p* W" G" N. a5 I$ s9 {$ s  “什么?”唐寅大惊,月灵城变成废墟了?那怎么可能?严烈离开月灵城去找顾真决斗的时候,月灵城还是一片繁荣,怎么可能会变成废墟,而且还是几百年前就变成废墟了?难道严烈是见鬼了不成?他知道这绝不可能。; u2 K: x; ^1 Q( b9 y7 U- X
  他冷笑一声,语气冰冷地说道:“你骗我。”- T* j8 T, F7 X8 ^
  “我为什么要骗你?何况这种事情根本骗不了人,你可以去打听打听,现在还有谁记得月灵城这个地名,它早就成为历史了。”3 o2 H" V$ _3 j8 r+ X7 t6 P
  见青年说话的模样不象是撒谎,唐寅原本坚定的信心开始变的动摇,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看到严烈的尸体时已是一具骷髅,难道……他不敢再想下去,轻声问道:“现在……是帝历多少年?”
, @8 [4 Y8 v6 }3 e+ q9 f3 |1 Y  帝历是昊天帝国的记年法,以昊天帝国的建国为帝历元年。
. i$ J  ?, J5 e. x# [3 k  青年莫名其妙地看着唐寅,说道:“现在是帝历八0五年啊,你……你没什么问题吧?”
& u8 p  m& L3 ]- z0 h+ h' c8 L  c  怎么可能没问题?!
$ W8 \, J9 X$ \" K+ m  H8 o  唐寅的脑袋嗡了一声,他清楚的知道,严烈找顾真决斗时是帝历三0五年,而现在却是八0五年,也就是说,现在是严烈那时期的五百年后。
4 Q: Q0 w6 @2 |) E5 a$ @" u  他一把将青年的脖子扣住,厉声问道:“你没骗我?”
) Q* R3 S! O4 \9 J4 Q  青年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这……这怎么可能骗人?现在确实是帝历八0五年啊!”
" J* u4 F7 n; u  d  唐寅缓缓松开手,一瞬间,好象泄了气的皮球,两腿发软,慢慢坐在地上。
6 A& }' H; f: u& t+ T4 @  真是难以想象,严烈竟然已经死了整整五百年。五百年的时间,长的足可以改变很多事,就连那么辉煌的月灵城都变成了废墟。& u1 b  b4 i. i7 E" |1 U
  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现在就连与自己结合的严烈也不再属于这个世界,唐寅闭上眼睛,那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D+ O1 U1 k/ A4 B& v
  水晶不可能活五百年,玄真子也不可能活五百年,原本属于他的疑问、仇恨都随着五百年的时光而变的不存在了,刚刚找到目标的唐寅好象一下子被掏空,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6 m# o2 ~" m. m  c+ ~# I$ F  u
   “你……你究竟怎么了?”青年不知道唐寅哪里发生了问题,小声地问道。, o1 H+ U( S5 ?3 @% W+ q+ T" X
  唐寅摇摇头,他本以为这个世界还有他在乎的人、在乎的事、在乎的地方,可现在统统都化为灰烬……他喃喃说道:“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4 z; i5 v! X8 d; c6 f* U* @
  青年愣了愣,然后大声说道:“这有什么好考虑的?现在正处乱世,当然是要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说到这,他也觉得自己太夸夸其谈,随即又改口道:“不过就目前来看,最主要的大事是我们如何能逃命?”
) u) @( R5 z# o) o3 z3 M  “逃命?”唐寅抬起头。2 K5 O' Q% b! ~4 D8 q' T" ~; `/ B
  青年幽幽说道:“这次出征宁国,根本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动一场错误的战争,整整二十万人都被打散了,真正能逃回风地的不知有几个。现在,足足有几十万的宁国人在追杀我们这些残兵败将,不逃命还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13: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严烈的记忆,唐寅知道风、宁两国是临国,但之间的争斗从未终止过,归根结底是两国对河东地区的争夺引发的,河东地区土壤肥沃,矿产也丰富,本是风、宁两国各占一半,后来因宁国受难,找风国帮忙时,宁国国君许诺将他们那半的河东地区让给风国,只是风国在接受宁国的条件后,并未全力协助宁国,引发后者的不满,等到事后,宁国企图要回他们那半河东地区,遭到风国拒绝,两国开始交恶,战争也随之展开。期间,风、宁两国都占领过整个河东地区,两国也都宣布过河东地区为己国领地。战争一直持续下来,双方的损失越积越多,难以估量,到最后,谁都说不清楚河东地区究竟是属于风国还是属于宁国。* r* q5 q8 j7 a0 F$ ^2 o+ t/ p" _
   “这次战争还是因河东而起的?”虽然已经过去五百年,但唐寅的猜测却没有错。
1 R7 N$ c7 _# _8 P* |  青年点头应道:“是的。夺回河东地区并没有错,只是,这些年我们的仗已经打的太多了,和宁国打,和玉国打,和安国打,国家早已经千疮百孔,而宁国通过休养生息,国力比较以前要强盛得多,我们防守都困难,主动出击哪有胜算可言?君王太急了,这一败,不知又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收回河东地区。”! r) b: Z7 |- H' T0 J, v' _
  唐寅嘴角动了动,没有多说什么。风国自建国以来,战争就从未停止过,风人尚武,生性也彪悍,早就习惯了以战养战,不过二十万大军的惨败在风国历史上还是很少见的。
6 G3 j' v1 u& z4 Y! k9 z; u  “对了,我叫邱真,你叫什么名字?”- B* l" @+ R1 O' L
  “唐寅。”
! |) I0 ]5 d+ y+ W1 G7 [  “你有什么打算?还准备去月灵城吗?”
) z7 @# T7 U# M/ ]0 L  唐寅摇头,现在再去月灵城还有什么意义?' d) a& j* X$ P1 N# ]
  “以我看,你就留在军中吧,以你的身手,肯定能加官进爵,我也能有个靠山可以依仗。”自称邱真的青年讨好地干笑着。他虽然觉得唐寅这人很古怪,说起话来莫名其妙,象脑子有问题,但直觉告诉他,跟着唐寅,对自己绝无坏处,至少生存下去有了保障。  J% u$ r, f' p7 @5 \1 W
  唐寅怪异看瞄了他一眼,说道:“你想跟着我混?”7 y( P" G3 [5 n
  邱真笑呵呵地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何况,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把我带在身边你应该更放心才对嘛!”他说的是唐寅是暗之修灵者这件事。
; n1 E  j7 u4 R6 T  “杀了你,我不仅放心,而且还省心。”唐寅面无表情地说道。
: t; Z" Z" ^& }7 i6 q9 T$ B$ F  X   “你不会这么做的。”邱真信心满满地说道。" v- |  R2 ?/ v
  唐寅不知道他的信心是从哪来的,不过他确实对邱真已提不起杀机。严烈是属于这个世界,但毕竟已经相隔五百年,现在又是兵荒马乱的动荡时期,他想要生存下去,身边需要有个熟悉这里一切的人,就目前来看,邱真无疑是最佳人选。
& B  D- r( x2 x1 q" f  他故意恐吓地问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 r  n* @, K$ U% j% G  c7 N  “杀了我,你身边就少了一个出谋划策的人。”
3 @) G7 T5 ^, `# i" d  唐寅嗤之以鼻,耸肩说道:“我根本不需要。”- F- a+ S; K2 ^6 H' G) i8 t
  邱真正色道:“现在或许不需要,但以后你会知道我有多重要。”
: b( `% W' |8 [/ U" b8 N  “那我拭目以待了。”唐寅根本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现在,除了感觉邱真这人十分自傲之外,并未发现他有别的什么长处。5 P, S, U# B* n6 E) S
  但是唐寅怎样也想不到,事实上还真被邱真言中了,日后,邱真还真成了对他极为重要的人。邱真的谋略推的唐寅不断的向上攀登,也搅得整个风国乃至昊天帝国天翻地覆。许多年后唐寅说过,在大的谋略方面,十个唐寅捆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邱真,但在短兵交接的局部方面,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v  n- i/ j' c6 y6 d# K/ d
  “我们在这里不能久留,快走吧!”邱真向左右望了望,估计用不了多久,宁国的大队人马就会赶到。
. P  Q7 {" I7 `: c% j0 ]4 ], F  唐寅问道:“要去哪?”
9 Q$ l& h1 B1 a$ y  “当然是潼门!”
4 W. X2 j( v) y0 `) A- T  潼门是风国西部边境的重要城池,也是风国西面的门户,潼门以外就是风、宁两国你争我夺的河东地区,而越过潼门,则是一马平川,可直通风国的都城‘盐城’,中间根本无险可守。一直以来,风国在潼门都驻有重兵,此次风国二十万大军出征宁国,结果惨败,其战败的散兵游勇基本都在向潼门这里溃逃。
% x' o1 A- v3 k7 x. h  w   唐寅和邱真为了躲避宁国追兵,不敢走大道,钻进草丛中穿行。' j7 o5 R/ J! W5 B6 u0 z9 y
  唐寅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除了生性冷漠外,也与他成长的环境有关系,而邱真刚好相反,自与唐寅同行,他的嘴就没合上过,问东问西,即使唐寅不理他,他也可以一直的喃喃自语下去。
/ C# w, k+ |' U8 ]+ p  “唐寅,你的灵气修为似乎不太高。”3 k; Q7 N8 y" f$ ~  J9 e1 P& S
  是不高。唐寅懒着多说,只点下头。与严烈的结合,他没有转承到多少灵气,而刚才虽然使用了黑暗之火,但所杀的都是普通人,吸收的灵气自然少的可怜。
& e4 W6 W8 _2 ^7 n; k  邱真追问道:“能达到几层?”
# S8 S; L5 ~( W+ G0 |( T* @' m  灵气修为共有九层,由低到高分别为灵初、灵动、灵真、灵破、灵化、灵元、灵天、灵神、灵空。; n. {$ ~, E; P$ b% q
  唐寅反问道:“很重要吗?”% y6 q9 ^, i0 Y' U/ n% C1 C
  “当然重要。”邱真正色说道:“我必须得先了解你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决断。”
6 i$ G) ~! k4 _. K' d+ E  唐寅笑了,看样子邱真简直是把自己当成四肢发达而头脑简单的武夫了。他不愿多做解释,只淡然说道:“勉强能达到灵动。”
; n( J0 s2 g' E! {( z+ x' @+ X  邱真点点头,一副‘我了然’的模样,嘟囔道:“我就说嘛,你的修为不高。”
3 B; v: Q; x7 `( o) _  唐寅随口问道:“怎么看出来的?”
. N3 k- ^# L) m2 O  邱真说道:“你用的黑暗之火是死亡燃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黑暗之火的第一层。”- [7 T/ N# w+ ?. s$ g1 j3 C  x' V
  唐寅有些惊讶,邱真能看出他用的是黑暗之火就够令人吃惊的了,想不到他还能看出自己的黑暗之火是死亡燃烧。他笑道:“我现在有点相信你所学的知识确实很杂。”
3 ], `  p' O: A5 h5 m  这是唐寅第一次夸奖他,邱真颇为飘飘然,也让他拉开的话匣子,笑道:“我知道的还不只这些呢!黑暗之火共有三层,第一层是死亡燃烧,可烧化世界上一切生物的肉身,吸取生物体内百分之五十的灵气。第二层是灵魂燃烧,可烧化生物的灵魂,百之百的吸取灵气。第三层是毁灭燃烧,可焚化世间的一切,从天地万物中吸取灵气。不过,好象自灵武学诞生以来,还从未有人能把黑暗之火练到第三层,”说话间,他见唐寅面带苦笑,以为打击到他的自信心,忙又改口说道:“你很厉害了,据我所知,暗系修灵者能练成黑暗之火的根本没有几个,或者说,根本就从来没听说有谁练成过,那只是传说中的技能,想不到会出现在你身上……”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