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书-小虫子

[玄幻]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txt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6: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小虫子 于 2009-1-10 16:48 编辑 + ]# M, P$ J1 _

1 y, M* I, K" z/ \' C* G$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1
& u+ m; |( x! I8 E# s8 z  王四川给我一问,顿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几个人脸色都白了,都叫道:对啊!里面没路了。王四川道:这里是地势太低了,我们应该往上游走,否则这里有可能变成一个地下水囊,我们会困在里面,甚至整个洞底会全部被水淹满。
: R6 c" D3 r5 K( j" u& h4 t  那些工程兵都看向老猫,显然是征询他的意见,老猫理都没有理我们,只抽了一口烟,对工程兵们道:“往前。”
$ X+ E1 p' T+ d' _8 d  四只皮艇犹如冲锋舟一样,急速向前冲去,我们不知道老猫的意思,全部都爬了起来,王四川急的脸都绿了,我们刚从生死线上下来,实在不想再一次到哪种境地中去。
" ~9 g: w- ~7 Q1 A  而皮艇的速度太快,我们争吵的功夫,几乎已经冲到洞穴尽头。
8 g: z' k; Q/ t1 I2 `; q  [  这个时候,老猫只是做一个手势,指了指一个地方,就让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 _) I! T& T5 y/ `4 e  X2 o  因为水面的升高,我们现在所处的水平面高度,比底下的我们发现铁门的地方,至少高了三十米,也就是说这个高度,我们站在铁门处抬头看的时候,手电是照不清楚的,而我们也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洞穴的顶部,因为一向是一片漆黑看不见。4 y' u; J5 T" ]  a
  而我们现在的高度,对于洞穴的顶部已经可以大致看清,我们可以看到洞壁在我们头顶上汇合成一个锐角,顶上垂下的巨大钟乳柱,犹如一只只白色的兽牙,黑影错错,不知道有多少。这些景象昙花一现,在激流中我们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关注它们,现在也没有多少的记忆。
+ K9 c* l' w2 |2 V) y# n( ?  而让我们安静下来的,是我们看到,在洞穴的尽头,两面洞壁汇合处的顶端,竟然有着一道大约十米宽的缝隙,而如今水流犹如奔腾的骏马从其中涌入,溅起漫天的水花。  _0 ^  M9 Z+ l2 `& j+ D, ]+ z& t
  我们一看都明白了,也就说,当年的地质构造运动并没有将这个洞穴完全封闭,这里只是一个收缩段,继续往下的通途,竟然是在洞穴的顶上。
3 Q7 g6 m2 q6 S  o+ o# z$ ]- D  我不知道这样的描写,你们能不能理解这洞穴的结构,或者可以这么说,刚才我们所处的,发现铁门的地方,只是一个地下河的水囊,其大小还不能称呼为暗湖,但是起着和暗湖一般的作用,就是调节地下河水量,因为连年的干旱,我们进来时地下河的水位显然已经到了低谷,所以这个还没有发育成熟的暗湖便露出湖底。而我们在湖底搜索,自然找不到继续往下的道路。" M+ H& X6 {! ^+ l
  这其实就是一个盲点,我们在“水往低处流”的概念下,总是感觉,通道会是在我们的脚下,根本没有想到,我们的头顶根本没有搜索过。( x5 \# X% X1 A; S& x& w
  我很想问老猫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水流实在太快,我们冲到缝隙口的时候,皮艇已经开始打转,工程兵们大叫抓牢趴下!话音刚落,我们已经给卷进了那道缝隙里,重重的撞在一边的洞壁上,一个工程兵半个身子就给甩了出去,幸亏裴青动作很快,啪一声将他拉了回来,接着就是天昏地暗的打转。! E7 q) g6 e  O+ ~7 k6 L) u& }
  我也不知道最后船是横着还是竖着,在经过了极度的劳累和恐惧之后,又一次经历这种激动的场面,我已经无法坚持了,咬牙坚持了几秒后,我终于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X/ W3 c- v% o& x
  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一边安静,咆哮的水声已经听不见了,我身上裹着毯子,竟然感觉到暖和,睁开眼睛一看,原来王四川他们就睡在我边上,几个人挤在一起,确实比一个人睡要舒服。
  X# Q1 ^" ^2 o/ e  我小心翼翼的坐起来,在一边朦胧的艇灯光下,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鹅卵石浅滩上,地下铺着防潮毯,边上有关小的篝火,几个黑色的影子坐在那里,显然正在守夜。
9 z1 d: Q+ Z- e& t0 j! {  有一个人看到我坐了起来,就跑过来,我一看,是老猫带来的其中一个工程兵,他问我感觉如何?4 O! d, |: V- W" B  R- T
  我感觉了一下,发现手脚颇不便,摸了摸发现都被绑上了绷带,看来刚才混乱的时候,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不过除了这个之外,倒没有其他的不适应。就对他说还行。
+ z0 X8 u6 |7 i# R* L+ [& ~. ]: c5 d
, E) J$ N* h! _6 ?9 K# [. L
1 [, ]' X1 ^$ O  那工程兵扶着我站起来,我走到篝火边上,我就问他,这里是哪里。" u' x, ~1 D' t1 q! h
  工程兵告诉我,这是暗河边缘的洞壁凸起,我昏迷了之后,他们已经漂流了四个小时,具体是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所有人都累的要死,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处干燥,就上来休息。说着递给我烧好的食物。N^B'帖^网, V! a. [- O$ Y" J( E
  我一边吃一边看,发现地上有类似于裙边的褶皱,用手点一照远处,原来这里洞壁角度很缓和,万年冲刷形成了一处巨大的石梯田群,一层一层的,下面还有有多,一直延伸到水里。
) M5 ?' n) ^  F  皮筏艇就搁浅在一边,所有人东倒西歪的,呼噜此起彼伏,脚下也并不是鹅卵石的,只不过地下全是凸起的石瘤子,真亏我们是怎么睡着的。! Y: S* Z5 n3 R2 V5 \9 [) _! p5 E
  我们在石梯田的中间的部分,向上几层巨大的梯田后就是洞壁了,那里最干燥,我们的背包就堆在那里,梯田的宽度都不大,但是很长。) R5 m& ~9 p, |6 F% Y
  我借了个手电向照去,照不到暗河对面的洞壁,显然暗河在这里比我们刚开始进来段宽了很多。
' [7 b1 z2 M# R7 A. C! ^9 H  工程兵告诉我,这是暗河边缘的洞壁凸起,我昏迷了之后,他们已经漂流了四个小时,具体是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所有人都累的要死,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处干燥,就上来休息。说着递给我烧好的食物。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6: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2    
- k' e! U' A- s+ P   我一边吃一边看,发现地上有类似于裙边的褶皱,用手点一照远处,原来这里洞壁角度很缓和,万年冲刷形成了一处巨大的石梯田群,一层一层的,下面还有有多,一直延伸到水里。   
3 l' Q3 R1 Q: k( X  皮筏艇就搁浅在一边,所有人东倒西歪的,呼噜此起彼伏,脚下也并不是鹅卵石的,只不过地下全是凸起的石瘤子,真亏我们是怎么睡着的。2 @. E! u- \2 x5 Z$ @# v  M7 T
  我们在石梯田的中间的部分,向上几层巨大的梯田后就是洞壁了,那里最干燥,我们的背包就堆在那里,梯田的宽度都不大,但是很长。     & g1 O% d; v1 H9 H  f2 a5 s$ K4 s
  我借了个手电向照去,照不到暗河对面的洞壁,显然暗河在这里比我们刚开始进来段宽了很多。除了我们的声音,这里一片宁静,连暗河的流淌都听不到。% S) E: N9 H0 F( S" }% P/ T6 Z
  难道的有这么安静的环境,不好好休息真是浪费了,我心里逐渐放松,吃饱了后,找了个地方放了泡尿,又躺回到王四川边上,很快,就再次进入了梦乡。) F) k! }, m, b
  这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其他人都醒了,三只篝火燃着熊熊的,煮着茶水和沸水,几个人正在擦拭伤口,衣服也差不多烤干了。
! M4 {& w' W9 H1 ~" A0 }( f  ?4 _  老猫坐在那里,正和裴青和王四川说话,我揉着眼睛走过去,坐到他们中间。! u  l* [7 r; f6 v
  王四川看见我,就拍我,说你他妈的真会享福,晕的真及时,给了你的亲密战友我一个重大的立功表现,你知道昨天是谁一路拽着你吗?那就是我,记得回去给我上报提三等功。
3 G( g+ r& q2 d1 A5 e6 {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心说我也不愿意,这是先天的,有什么办法?
; j' r  i* ~$ k2 K) k  说实话,我的体制确实不适合干这一行,入伍的时候,我是硬喝了三大瓶水,才勉强体重达标的,要不然就我那身板,胸口和钢琴键盘一样,招兵的还以为我得过大肚子病。不过谁叫当时热血飞腾要投身这个事业呢,所谓体力不足精神补,我认为我的精神还是很强大的。
. I6 o+ E7 V4 g0 f  那个年头当兵的累晕是很丢脸的事情,我不让王四川再继续奚落我,问他们道,他们在谈什么?
1 y2 Z; h+ l1 ]5 j  裴青告诉我,老猫画了一张地势剖面图,他们正研究后面暗河的走势,看看怎么往下走?
5 Y' N, G  r2 I" x9 g  我听了很纳闷,问道:“为什么还要往下走?你们不是救援队吗?”
2 g7 v4 y1 }1 S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老猫抽了口烟,火头抽的一闪一闪,叹了口气。' j* \" e( h7 t- Y8 p
  我又问了一遍,王四川才干涩道:“老猫说,他们要救的,并不是我们。”
/ W4 A; u) h1 ~* o* {  燃料气炉的火苗在我面前闪动,轻微流通的空气让火苗燃烧的时候,不时的发出嗤嗤的声音。几个人的脸,在火光下都有点扭曲,特别是老猫,我只能看到他脸上的轮廓,看不到他的表情。
  ]( y" u3 R5 B) k7 |6 P8 z  要救的并不是我们?3 f/ j6 g; h4 D" ~% b6 \( H
  我感觉我听不懂王四川的话,但,想起袁喜乐的事情,马上又感觉有点听懂了。但又不能肯定。. U+ x! d1 q7 f, b0 `
  “那你们要救的是谁?”我看向老猫,希望他作一个明白的说明。
" v2 X8 X/ g4 A) t  一边没有和我们坐在一起的两个勘探兵听到我的问题,停止了交谈,转头看向我,而王四川他们都看着面前的火焰,不出声,没有人声援我,显然,他们早就问过这个问题了。整[/d]理:http://WwW.NBTie.C0M NB帖网
, L( G$ ]* {" y2 Q3 {% C  火光后的老猫看着我,把烟屁股扔到地上,幽幽道:“我无权告诉你们。找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 G3 B" N" [' i" Y  又是一阵沉默,没有人说话。最后王四川嘀咕了一句:“这一次,我对组织的做法有意见。”2 p5 R3 \6 Y& x8 \
  老猫长出了口气:“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有意见,出去后找荣爱国提去。”
; _' I: v4 A8 o! S4 i  我们都叹了口气,知道这并非是老猫不想说,是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不可能当保密条例为儿戏,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而且确实,我们都是军人,虽然比较特殊,但是只要是军人,就要服从命令,这是神圣的原则,军队的一切都依附这个基本原则,我们入伍的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5 @3 h, _$ `9 o. A
  所以王四川骂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下去,而那几个看着我们勘探技术兵,也转回了头去,继续说话。
3 @' z; I) J( C" z( H  我为了缓和气氛,问他们道:算了,那你们商量到什么地方了?我也来听听?N^B`帖^网% K/ K% j% g* f: ?0 {$ n# g
  裴青把老猫画的图递给了我,也是为了缓和我的气氛,接着我说道:“我们在和他说当时的那道铁门,就在这个位置。我们在讨论,既然通道在洞穴的顶部这里,那铁门里是什么地方?”
- F/ g" D1 m  T, ?  我想起了那到奇怪的铁门,现在应该已经在水下了,在老猫的图上,草草的画着一条长长的通道,我很容易就可以认出那些我们走过的地方。在一个地方,老猫不知道谁,打了一个问号。; w) O; H- l( }$ j# `) ?
  我问他们有什么讨论的结果,裴青说,问过工程兵的意见,他们说有两个可能行,一个这根本不是门,而是临时吊车的水泥桩,这里的岩石结果并不稳定,走路还好,要是吊装比较大的飞机部件,比如说发动机,就可能需要起重架,那就需要在石头下浇上大量的水泥和钢筋,那道铁门,可能只是水泥桩的残余部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30 w* y( a3 @' z
  我回忆了一下,心说狗屁,那肯定是一到门,又问第二个可能性呢?
9 U. ~' T) B  L9 @  裴青道:那就有意思了,他们说,如果不是水泥桩,按照他们修建地下掩体的经验,安置在这种地方的铁门,肯定是一个微差爆破点,下面全是炸药,这铁门下肯定是钻了一个深孔一直到达承重层,里面在关键位置上布满超大量防潮防震的炸药,用来在紧急的时候引爆,可以瞬间封闭洞穴,争取时间。5 {8 v  k7 A& G  l* C1 `1 ^1 Z/ f# |; c
  在很多日本的地下要塞都有这样的装置安置在关键的通道上,而且这种装置需要少数获得引爆密码的人来操作,日本军队里有特别的人来执行这种“神圣”的引爆任务。
) r  X8 W( R' H6 v, ~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日军在撤走的时候,把这个铁门封闭了,显然不想将这里完全封闭,也或者当时,知道引爆密码的人,已经死了。. U5 F8 A! U+ J9 Q
  我听了头上就冒了冷汗,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刚才是站在一堆炸药上?
5 t. H' S+ g, ^  在我们身后的一个工程兵插嘴道:“不,是一大堆。”
( l5 r' h8 G5 b# @  说话的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工程兵,生面孔,甚至看上去比我们的副班长还要老一点,他也挤到我们中间来,老猫给我们介绍,说是工程连的连长,老兵了,刚从中印边境回来的,叫唐泽丁,他们两个显然是认识,那老唐和我们那副班长完全是两个性格,也许是级别也高点,对我们一点也不忌讳,坐下就接着说,说日本人当时用的,一般是97式炸药,这种炸药是黄色炸药加上一种什么狗屁的六什么社呢苯(记不清了)混合成的,在有水的环境中威力巨大,不过他说也不用担心,日本的引爆装置很成熟,一般情况不会有意外的。
! A, [; H. M8 I( C# I* V' i. k+ X  说完他又说,不过这种爆炸点的位置设置很讲究,相信那个地方应该是属于战略要点,要是这个地方守不住,形式会急转其下,所以才会在这里设置爆点,他认为如果这样判断的话,我们后面的暗河段,可能相对会比较安全。9 Z( P" S% d3 Q% Z  ]9 Q
  王四川显然是不信,拍了拍他说承你贵言。9 k( c  l1 b/ f: j% m
  我倒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是事实如何,也只有走下去看。 , S* F/ D( u6 @  U' X8 B" L
  裴青接着道:“这是我们刚才在讨论的一个问题,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比较棘手,刚才我们也提了一下。就是袁喜乐和陈落户他们的问题。”* y: M) U& r2 ~7 k9 [
  我心说怎么了,问道他们有什么问题?这里没见到他们,不是应该在上游等吗?- c4 o* c* i% L0 \9 n
  裴青摇头道:“老猫说,他们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装备,也看到了牺牲的战士的尸体,但是却没见到他们三个人。”3 z1 F+ H1 j# H9 v7 o
  我又愣了一下,心说怎么可能?裴青说,现在我们也假设,要么就是他们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他们,要么就是他们发现涨水,来救我们的时候出意外了,总之现在我们也没法回去搜索,只能祈祷他们没事了。
% A% O5 U5 M% ?0 a( ~  我想起陈落户和袁喜乐的样子,心里真是担心起来,这两个人都无法照顾自己,那个我们留下的小兵,到底能不能顾及的来?9 p  T( R0 z2 m% B, F' k" O
  怀着忧虑,我们又商量了一下别的事情,地下河的走势无从预测,其实当时有一种充电法可以预测地下河的走势和规模,但是数据都是概数,而我们现在则需要极度的细节。现在我们只能凭借以前走地下河的经验来猜测解下来的会遇到的情况。! @# Z3 B* [2 g; t4 }. [- c
  正讨论着,突然一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我们转头去看,只见两个工程兵沿着梯田已经走出去很远,我们在这里只能看到手电的两点光。! J; |+ O1 z9 p& z
  石头梯田的长度往往十分惊人,有时候能延绵几公里,可能是他们好奇这种奇怪的地质景象,沿着就贴着洞壁往里走。这时候,那个副班长发现了他们,就勒令他们回来。3 i% j9 ?8 C7 n/ Y& o5 ~9 Z  E  o" D
  谁知道他们却在那里招手,指着洞顶,好像发现了什么。& V5 c, E2 K, B2 V1 }2 L
  王四川感了兴趣,我和他起来和着其他几个人跑了过去,走到他们哪里,抬头一看洞顶,只见长满钟乳的暗河顶部,竟然挂着一条u形手臂粗细的电缆,从前方的河道处延伸出来。在这里就挂入到水中,不知去向了。
. x# K( }9 Q7 b4 N/ L/ S' m- W/ c' p  [  而在这里,我从那电缆处,又听到了,刚才在铁门下听到的,那种指甲抓挠的声音,此时听起来,那声音又不像是水位上升石头磨擦的声音了,而是电缆中电流静电的那种噪音。
& ?+ v) U' C; d  I! ~, I2 h' Z; {  发现电缆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震撼的东西,但是搞工程的几个都很兴奋,因为看到电缆,就意味着附近有用电的东西,不知道日本人用的是什么发电机,但功率肯定不会大,出现了电缆,说明我们离目的地不远了。* F! K8 y) i! ^9 w! d2 p2 @
  只是不知道,这荒废了几十年的电缆中,怎么还似乎有电?难道电缆尽头的发动机还在运行吗?/ T6 Z" B& V0 T7 q0 e% j
  老唐让几个工程兵架着他,搭了个人梯凑过去,因为几十年的水蚀,电缆已经老化且被石灰质薄薄的包进了钟乳里,扯也扯不下来,他们看着电缆一直从这里就垂了下去,垂入水里,就让几个兵顺着下去,看看电缆最后连着的是什么东西。) M: J% f* m  Y1 h' p
  副班长就脱了衣服,顺着石梯田一层一层走下水去,然后摸着电缆就潜了下去,我们看着他潜一会儿,就冒起来一会儿,很快就到达了手电照不清楚的地方。" R$ D/ r) l+ J) n! z
  我怕他出现危险,忙让其他人把皮筏艇推下水去,我们去那里接应。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小虫子 于 2009-1-10 17:19 编辑
# ~/ D0 `, [7 I+ _# k+ Y2 g$ b0 M; r" {- r2 q! ]0 w
-$ B. j9 A" q4 X# B# h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4
# d3 H  g# c/ H9 D- z4 M& h# r  几个人都非常的感兴趣,皮筏艇很快划到暗河中心的地方,班长的手电在水面甚至还能透上光来,我们看着这个光点一直移动一直移动,最后停止了移动,向上浮了上来,接着一个水花,那个副班长喘着粗气一下子扒到艇上。
1 G5 q/ T- o- _$ b! k  我们赶紧把他拉上来,给他毛巾搽头,王四川就忍不住了,问下面连着什么?0 H+ `: ~4 F* P, ]6 |( v
  那副班长喘了一分钟才缓过来,结巴道:“飞机!水下有一架飞机的残骸!”/ ]. P3 f. i4 H6 x" U/ |& S) \
飞机?6 c9 o% N6 g2 `, G3 r
  我们当时就傻眼了,难道这里已经是洞穴的尽头,1200米的地下了?6 V+ \$ Y/ B. z# j" X( H
  不可能啊,气压表显示我们现在的垂直深度连一半都每到,而且看这洞穴的宽度,如果那架神秘的轰炸机就在我们的水下,那以它的高度和广度,我们不可能在水面上什么也看见,手电照下去,肯定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飞机影子。而现在,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 m/ t* U0 M( _0 v5 W/ z  王四川问副班长,副班长就说,不是轰炸机,是一架小形的飞机,下面还有铁轨,小飞机用锁链固定在铁轨上,看上去已经完全撞毁了。
$ |+ p' Z. e/ \- P8 v2 {  几个人兴奋异常,而我受了伤,无法潜水下去看,虽然心急火燎,但是也只能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跳下水去,争先去看水下的飞机。
- z* b5 K% m* K5 w0 H  我等了他们大概一个小时,直到在岸上的老唐呼喝起来,他们才回到岸上,一边搽身体就一边给我们形容下面的场面,其中王四川讲的眉飞色舞。4 o0 z: o0 B: U1 {5 [/ z6 w
  按照他们的叙述,我们画出了飞机的样子,后来我们总结时候查的资料,发现那一架飞机同样非常的冷门,当时是一个空军指挥学院的空气的空气动力工程师认了出来,那可能是一架小型的Ki102系列,这种飞机很有名气,那工程师说如果我们真的在那地方发现了这种飞机,说明日本人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已经非常不一般了,因为这是当时比较新的夜间战斗机了。
* z0 I- Y: L; [5 o5 h- M: D' C  D
* O+ x9 O% s& i- P8 f( E7 L) T/ r  我们当时见过的飞机都有限,根本不可能了解这么多,只知道那飞机的残骸倾泻在铁轨上,电缆通向哪里,有一些奇怪的卡在石头缝隙中的机器,应该是矿轨设备,飞机的翅膀已经完全折毁,头部也撞的不成样子,显然这一架战机应该是迫降失败的牺牲品,奇怪的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5 o% X& b+ |+ j- P. o1 C7 \2 j& [
  我们当时给奇怪下了一个定义,就是所谓奇怪的事情,就是在一个东西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重复出现。现在向来也很贴切。" n) l. b- d! Q: l& z
  王四川甚至分析,说日本人会不会在地下修建什么军火库,把那些来不及运走的飞机都藏在下面,准备打回来的时候再用?$ K* w. Y+ L8 A* c9 V
  我说花这么大的精力藏这么几架飞机,恐怕不合算,小日本做事情虽然不靠谱,但是也不是笨蛋,你别把他们当成电影里的,只会叫八格牙鲁。( l5 l+ R' }: t9 \/ n# I
  没有去看的人听他们说的如此新奇,也要去看,但是老唐怕有危险,严厉的禁止了,几个人只好凑在王四川边上,让他继续说说,继续说说。王四川最好这一口,敞开说,就吹上牛了。, {+ b  m8 O; [6 K( ?
  老唐这里,则和老猫商量事情,他也相当的兴奋,说有了电缆,估计以后的路会好走不少,你看水下竟然还有铁轨,说明当时没有涨水的时候,这里的水非常浅,而有铁轨也说明之后的洞穴没有大范围的坡度变化,形式一片大好。
3 d: w8 L) |1 Q' V8 d; ~  于是决定即时出发,不要在这干耗着。大家在号令中迅速整理了自己的装备,穿上了衣服,再次朝洞穴的底部开进。
' t3 f$ _* E4 n! P" a  事实证明老唐这老工程兵的经验是相当准备的,我们顺着电缆,靠着洞壁一点一点前进,不久就出现了应急灯,显然到了这里,洞穴的开发程度已经相当高了,这没有平稳的交通是做不到的。
, ]- w" U7 b$ I, q) M* p3 r  J  老猫显然不想浪费时间,好路不停脚,我们一口气再往前漂了两三里,发现头顶出现了大量电缆在头顶上汇集的场面。
# K: q5 H; j! T, c  查看,之后,老唐说这里附近肯定有一只发电机。! I/ Q+ A& c9 a( s
  过不其然,我们转过一个转角之后,看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水泥脚手架子架在洞壁上,哪里有一个很大的落水洞,四周围着铁栅栏,电缆就是通到那个落水洞里。2 A, Y  J! T- z8 p0 S! Z
  老唐说发电机就在洞里,这里是一个配电中心,从里面出来的几条电缆,肯定有一条是通向洞穴的尽头的。
( K3 j4 u/ b3 N! D- H  这时候眼尖的就看到水泥脚手架上,架着哨岗和铁丝网和探照灯,那架子下面,还有简易的铁梯。有一个人叫了一声,我们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脚手架的下面,我们看到了两个军用帐篷,和我们很熟悉的睡袋和背包。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日本人留下的,而是最近才搭起来的。9 R% G, F: y9 i4 ^  }4 v: z" j
  老猫马上站了起来,对老唐说:靠过去。
+ v8 J( E8 z7 v0 g
& e7 o6 Y6 P4 G  爬上水泥的地面,我感觉有一种亲切感,虽然这是日本人造的,一边的架子上刷着“x崎重工xxx协作部队076枚”的字样,水泥架子的下面很干燥,我们走过去,发现那些帐篷,果然是我们解放军的,这是一个临时的宿营地。
' _  ?* N8 b0 g! P  果然有一支勘探队比我们早进来了,我当时这么想,这事情我一直感觉很肯定,不过现在有了事实的依据,我心里就更加的踏实。
4 M( r, ?" o; f  O" v6 _1 G9 L8 ~  特别是那几个帐篷,我们在入口处初步看了洞穴之后,都放弃了帐篷,这里有帐篷,说明这支勘探队里有女性队员。而且应该不止一个。袁喜乐他们进来,应该到达了这里。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55 G! E( @% n! q/ k4 ^* c% F! }' g
  老猫下令我们在这里停下,然后下令搜索,跟着他来的工程兵开始分散开去,搜索整个水泥架子。很快就有发现,我们顺着铁梯爬到架子的第二层,哪里有一个用沙袋搭起的掩体,在里面有一个休息室,现在是一股霉臭味,地下凌乱无比,我们在那里看到了交错的电线,床和军绿色的写字台,一边的架子上有军用摇杆电话,甚至枪架上还有一只锈的犹如铁棒的枪。
, K- g: k) R+ B/ u: d4 W' w& T  如果这里有蜘蛛的话,我相信这里已经变成一个盘丝洞了,可惜这里没有,而且灰尘也不多,看着这些只是霉变的家具,我感觉非常的古怪,似乎当年日本人刚刚离去一样。) s. x) T0 H: R) B6 J% H
  而小兵搜索到的东西,就是那张军绿色的写字桌,我们看到在那桌子上,摆放着我们用的同种的饭盒和水壶,显然老猫要找的人在这里开过会。
2 Z" X9 W' Q$ m( u  其他就没有什么能够让人注意的地方了,我们找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发现。7 V  H3 N3 i' {& O5 h+ ]4 N
  我们几个人一合计,就让工程兵以这里为中心,开始搜索,既然生活用品都在这里,显然人不会走远。, U2 i; a8 a2 s& y. j; V
  就在我们准备走出掩体的时候,让所有的震惊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9 V3 S% O: e7 T9 s8 ]  就听一连串清脆的“叮铃铃”的声音,犹如炸雷一样突然在掩体里响了起来,我们全部头皮一麻,朝后看去,原来放在架子上的那只老式摇杆电话,竟然突然响了。
! k+ `! S" R0 G, m+ o2 E1 U  我看了看王四川,王四川看了我,然后我又看了看裴青,裴青则和老猫对视了一眼,我又去看老唐。当时我很希望有一个人脸上没有那种惊骇莫名的眼神,可惜没有,连一向不阴不阳的老猫,都是极度脸色惨白。
2 W) g. c: K, d0 v; w  电话铃一直在响,因为内部部件的腐朽,铃声响了几声后,就变成了很沉闷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打嗝,显然是铃锤断了。
2 K. c' U+ i( ~5 A, C: m  当时站在电话边上的一个小战士吓的都面如土色,此时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看着我们,一手就在那里发抖,显然条件反射就想去接。
5 w4 [: \0 X+ [9 u! v, Z( v  铃声响了很久,都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大家都在那里僵站着,显然这种情况,超出了我们能处理的范围。
8 N$ H' w  j) O9 D4 K  我们一直战着,直到铃声听了下来,当时也不知道是电话最终坏了,还是停了,总之那诡异的声音一停下来,我们才松了口气。1 `* u& i- i2 |5 \: s
  几个人又是互相看来看去,当然,此时不可能当成没发生过,我们就这样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走出去。于是几个人又走到了电话机边上,老唐回头,叫了一个兵过来:“小赵,你是不是当过电话兵?”2 L1 W5 C1 R0 x. @; m' d7 c% E
  那小兵回到是的,老唐道:“看...看看这电话。”
/ y. U' w7 S  F, C; P2 c  O- O  那小兵点头,走过刚想抓起电话,突然“啪啦啦”,铃声又响了,可把我们吓的,那老唐都往后一扎马步然后掏枪。
6 R- N, B; _2 z, g( \3 @& R  这是习过武的兵的特征,我们以前遇上过和尚兵,打架是一把手,枪也打的不错,但是一被吓着他就条件反射的甩把式,脚下就走了马步了,上面则条件反射掏枪,特别的有趣。
) {9 I( }& k0 K6 |% S  不过那时候谁也笑不出来,几个人再次看着那个电话,王四川就来狠的了,说了句谁怕谁?上去就把电话接了起来,放到了耳朵上:“喂!”。
3 D* U+ ^6 t! [! P! L  在漆黑的地下缝隙深处,日本人残留下来的秘密废墟中,一台老式的电话突然响起,这种场景比当时手抄本里的内容还要惊悚的多。所以当王四川突然接起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所有人的心都抽了一下。整理(*)http://NBtiE.cOm N B帖网 4 e, J, q4 E7 t2 m
  王四川喂了一下之后,就没有说话,等对方的回答,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对面是什么东西。
5 ]* h! Z  O8 P  d9 T- ^# L  我当时心里非常希望,是我们派出去搜索的其他工程兵,发现了另一只电话,然后贪玩造成的误会,但是王四川喂了一声之后,我们听到的声音,却不是人的回答。
$ u  T9 V0 [! Y2 S5 k1 ]  当时所有人都听到了那种奇怪的声音。那是一连串急促的静电音和很多无法形容的声音组成的噪音,好比一个人用高频率的咳嗽。
5 A; ?2 Q4 v5 f- P" R  我们一个一个把电话拿过来,听了很久,都没有听出所以然来,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确实是有含义的声音,因为,它是有规律的。
0 g3 ~( ^: ~9 e" ?7 ?- f/ c* K7 f5 v  我相信看到这里,所有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摩斯电码,这是因为大量的国外探险电影以及小说过度宣扬了这种简单电码的通用性,诚然,在国外,摩斯电码是一种提高探险生存能力的技能,但是在我们的那个年代,全国上下学的都是俄文,直到我工作了大概两三年后,大概是50年代末的时候,中苏交恶后,才开始有小班的英语教育。) \, H8 C7 @& h8 s6 v1 K/ G/ p
  所以当时不要说摩斯电码这个概念,就是算电码依附的abcd英文,这里都基本上没人认识,我们的基础英文,还是在文革之后再教育的时候在职工大学学的。而且在当时的环境下,也太不可能存在能发出这种摩斯电码的人。  w3 \/ |5 H. B5 e4 [) I, F/ n
  (这里虽然不是摩斯密码,但是关于摩斯密码却有一条浪漫主义的趣闻:作为一种信息编码标准,摩尔斯电码拥有其他编码方案无法超越的长久的生命。摩尔斯电码在海事通讯中被作为国际标准一直使用到1999年。1997年,当法国海军停止使用摩尔斯电码时,发送的最後一条消息是:「所有人注意,这是我们在永远沉寂之前最後的一声呐喊」!这是我最近才看到的。)
- L4 a! }/ ?# i2 P! S  电话里的声音持续了四十五秒之后再次消失,王四川把电话挂了回去了,我们围在电话边上,以为它会再次的响起,然而,之后的两个小时,电话并没有再次响起来。
6 D+ w- @4 q9 Q" k5 R* E  几个人陷入了胶着状态,老唐随即让所有在附近的工程兵马上查看电话线路,并问那个当过电话兵的小赵,这是怎么回事情。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小虫子 于 2009-1-10 17:29 编辑 3 S7 {! G9 }" ?* h% L5 ~! s
8 N! `: @$ |5 u9 d8 T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60 _$ i5 d' H0 S4 Y
  这里又要来说明一下这种电话,这是当时那个电话兵说的,他不说我也不知道这电话的结构,手摇电话它其实就是一个发电机,他的电话线的另一头,要么是另一只电话机,要么是一个接线室(也是电话机,只不过有转线路的功能),只要摇杆一摇,对面就会振铃,这里的铃声响,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电话线通电了。而听不清楚声音,很可能是外接干电池没电了,电线可以保存很长时间,但是干电池肯定已经腐烂了。4 j1 V! A0 e2 D% |. I* C* [6 t
  不过,这种电话的通话距离比较长,所以对方发出电流的地方,实在是很难估计。, ?  `, |9 E+ ?9 B4 `: q/ [. ~6 a
  这说了等于没说,老唐派出人顺着电话线去找,他们找出去十几米,电话线就并入了那条巨大的电缆里,一直向洞的深处延伸下去了。
8 J. v! N, e; j  A8 G0 ?$ k  这时候谢天谢地老唐给我们找出了一个唯物主义理由,而且十分合理,他说,肯定是电缆里面的电线和电话线搅在一起了,刚才他派人去弄发电机,肯定是在摆弄的时候,电流突然加大,击穿了绝缘,电话铃才响的。那些有规律的声音,可能就是电路里静电噪音。: I1 N& u0 d8 K. ~# }  p0 }1 d
  我们听了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众人搽了搽汗水,释然的差点互相恭禧。9 G$ E4 d/ X2 D- h+ l
  有了一个理由,虽然并没有验证,只是一个推测,但是总比莫名其妙的好。0 T4 e1 q% k7 w8 P
  当时只有裴青没有接受这个解释,他还是盯着这个电话,对老唐摇头,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   老唐看他这举动,感觉到奇怪,问他什么意思?裴青又看了看我们,这时候做了一个让我们吃惊的举动,只见他拿起了电话,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摇动摇杆,逐渐加快。
8 G- ?2 r& i0 a& t* U8 S  他竟然打了回去! 8 g+ C/ {. _1 o
  接着他把电话贴到耳朵上,看着我们,把手指放到嘴上,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y8 c+ a+ c$ m* \
  后来我们形容这件事情,都说这是一个拨往地狱的电话,正是同样不知道,这个电话,那一头是通向哪里,会接起来的人又是谁。
% L% R# Y% ~: ?0 s$ y1 {  我感谢上帝没有在那个时候给我们更多的惊吓,无声持续了大概了十几秒,电话中又响起了声音,同样是哪种无法形容的声音。, L! K# n' v6 W% f0 I/ ^' c0 F
  裴青听了一会儿,把电话举到我们面前,让我们去听那连续的咳嗽音,问道:“你们看过《永不消逝的电波》吗?”
/ f1 h! B8 G) |2 y6 M, }/ J9 |: t  不是我们愚钝,当时我们还是不明白裴青话里的意思,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人普及电报学的知识,我们对于电报的概念,还是处于电影里的滴滴滴声,相信很多70年后出生的老弟,你们小时候看黑白片后,如果听到很多有节奏的敲击声,你们能联想到那是有意义的信号吗?相信不会吧。
( q. S* `+ z3 N. n* E  所以当时裴青可以联想到这一点,我们后来想来实在是不可思议,而那个时代,只有真正极端熟悉电报这种东西的人,才可能会听到并且马上联想到这方面。
+ K) F1 ]0 r5 P  我们不明白裴青的意思,莫名其妙,最后还是电话兵小赵反应了过来,问道:“裴工,你的意思这是,这里面的声音,是电报?”
, }$ i9 h9 y' n   “你们听,啪啪啪啪,啪,34秒重复一次。”他抬手看表:“每重复一次,时间一秒都不差。”他看向我们:“对面不是人,电话线的回路上,有一只自动发报机6 N9 E% Y8 R& }% |) o, J; Y
   “你肯定?”老猫看向裴青,眯起了眼睛。/ G0 g/ V) Z& \. G
  裴青点了点头,转头看小赵:“你们电话兵,基础训练里,有没有背过电报码?”! c- u4 v/ R! d! B
  小赵点头,但是显出极端为难的表情:“可是是基础训练,我差不多都忘记了。”! L$ C8 S) W) |  `* [. X6 P5 ^
   “那你听码总不会忘记?”裴青把话筒给小赵,对我们说,拿纸来。) d1 I/ a0 f0 A5 j9 [0 H% p
  我根本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听他的从兜里掏出工作簿,接着,小赵皱起眉头,几乎是被逼着,极其艰难的听出了一连串号码。
: w' c5 J/ \! \3 o/ ?- m5 r  我现在还保留着那本本子,那一串号码是:
. a7 Z7 G& l' M8 w) S   281716530604714523972757205302260255297205222232
0 ?7 A% S  D+ T8 E1 a  写完之后,我们就盯着这一串号码直发蒙。8 h% i* t4 t* n% j/ C' [% k+ a
  
6 u) `# T, ~! ]* t) d% A" z  小赵听完之后,重新看了一遍那串数字,就很确定的是说,是明码的电文。但是中文明码表洋洋洒洒,就算是职业电报员也不见得能熟练的记起所有的字,何况只是受过基础训练的小赵。他把号码四等份之后,得到了12组四位数字,其中,他只能看懂几个最常用的。4 G6 G! K5 q2 H4 n. B, M/ t( m0 T! X
  极2817
5 _. h7 l1 ^( U% k& x# t  x1653
( j9 ?2 [( Q8 O2 T: F  x0604% D: ~7 f3 j! C
  x7145
: C; c6 T8 W0 i& z- @7 _! l/ g( O  x2397
6 L6 T& w" w: Y1 t5 @! r2 d3 |4 ]/ U  x2757' b+ E7 m" P& W! A6 A
  我20537 G- i8 t9 f8 x) w/ c
  们02268 V# v% e& ?( x
  x0255
9 M5 \; P" B9 j  i  止2972
7 A+ Y9 A- Q5 n  x05229 I2 x+ V2 X- Z- x' c6 A
  x2232) Q/ y( v2 ^6 p- W
  单靠这几个字,只能说明,编出这段自动电文的是一个并不是当时的日本人,而是一个中国人,只不过不知道是谁,不知道这段电码是什么意思。" k( {4 T! p- f: P2 B" k) E6 \
  我们互相传阅电文,当时只是形式性的,这些东西在我眼里就是天书,所有人都没有仔细的看,只是象征性的接过来,转动一下眼珠,这是我们下到基层开会时候看长篇报告学会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7, P! P& }: \  [
  只有两个人,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猫,一个是裴青,看得非常认真,其中老猫只是扫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而裴青则咬了咬下唇,突然对我们道:“我好像能看懂。”1 p# `, K  z8 h2 G
  这话犹如一个擎天霹雳一样,我们一下子全部都看向他,只听他道:“我父亲是镇里的电报员,我小时候给他译过电报,大概接触过1000多个电码,我打电报都是直接写电码,不用邮局的人翻译的。”
) m# ~7 j5 T4 ?4 C& Q  f3 D  我们像看神仙一样的看着他,老猫的脸色很苍白,问道:“说的是什么?”$ u  f4 N( ~; N. `  Y; x; H+ }4 J
  “你们给我点时间,我要好好回忆一下。”
" F8 B2 C8 E1 d- x: Z  说着裴青就趴到了台子上,抢过我的笔记就开始涂鸦,我们围着他,互相掏了几只烟就一边抽一边看。5 Z' ?; Q9 O- S
  我看到裴青写的东西,就知道他当时使用的办法,他的记忆中肯定有了那些明码的编译的记忆,所以他把每一组数字似乎有关联的字都写了下来,最后,他给我们看的东西是这样的
# i# L' l! T% J# {7 n  极2817" ]' m3 |) L; y0 k9 k; [8 C" U
  度1653
2 B6 R" I$ C/ K5 s9 R5 C' W: |  危0604! x: a6 @' g3 f" r
  险7145! m5 g/ Y0 A4 \5 F/ `
  救2397
, }! A. F9 r4 P0 `  I1 A  救2757
6 P( L& L' G! a* O0 o) g  我20536 E; r) v" a( V+ d) Q" M2 m
  们02268 F. M1 S& ~9 M+ a, \) _+ n  M
  停0255! w' C' z2 k) x' u4 w5 Y0 ~7 b
  止2972
3 h% Q, ?  z4 ^2 Z1 \  勘0522* n8 F3 M* v2 f+ U- [1 y
  探22328 T2 h# l* R% ]# n
  极度危险救救我们停止勘探。
8 x; W, C, j0 t$ R/ F7 m  “是求救的电码!”几个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非常快,老猫看着那份翻译出来的电文,头上已经微微冒出了冷汗,他随即就吩咐老唐找人集合,说要马上出发,编写电报的人,显然现在的处境相当不妙了。再也容不得半点的耽搁。
& E+ O! ?, O6 ^+ S/ Q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这幽灵一样的电报,不知道在这里发送了多久,也许当事人早就已经遇难了,但是,作为一个救援队,就是要以最好的情况来判断形式,在不确定的情况,要无条件认为救援对象还生存着。$ Y6 }( o$ A3 l/ ]6 x2 m+ `( l- x! t
8 j7 w% p( M3 {9 }* ]6 R8 U
  可就在我们收拾行李,准备跟他们上路的时候,老猫却拦住了我们,让我们呆这里,说里面肯定是出了问题,不然不会有这种电报出来,我们对于里面的危险一点也不知道,如果全队里全部进入,一但再一次出事情,就会全军覆没,我们留在这里。作为第二梯队,他们如果安全到达,就会派人回来通知我们。
6 [" B# g( S/ I$ L$ \* F; J7 J  我们一开始不同意,心说那怎么行,王四川说要么你当第二梯队,这缩头乌龟的事情我才不做。
9 C3 _" W1 \, M0 F6 j! J  可惜老猫还是摇头,说:“现在是军事行动,老唐最大,这是他的意思。服从命令!而且你们都有伤,留下你们是为了你们好!”
4 X0 C. c7 v. H, U0 K( s  说着他就要走,王四川还是不服气,但是碍于老猫搬出了命令这几个字来,他也不能发飙,谁都知道老唐那个连长是个软蛋,这肯定是他自己的意思。, z1 u2 A; U0 r8 b3 H9 Q
  不过他走了没几步,突然又回头对裴青道:“你能听懂电码,也许用的上我,他们留在这里,你可以跟去!”$ X9 Q# @7 V! R9 D- A& L) g
  裴青欢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我们,很可恶的道:好好看家!就跟着他走了。气的王四川差点吐血。N^B`帖^网
2 z/ G4 [4 b1 b/ Y" }3 C  我们看着他们上船,很快的就离开了岸边,为首的人打着手电,寻找电缆,大概二十分钟后,三只船就消失在洞穴的黑暗中,喧闹的声音一下子越来越远。+ @4 f$ B. ?! p: z' Z- A
  四周的突然的安静让我很不习惯,我们回头望望,发现剩下来的人,就是我和王四川,还有副班长和他手下的三个小兵,突然感觉到一股凄然。
+ d, E7 l6 Y  I0 R* w1 j0 ~  王四川问我怎么办,我只好说老猫说的也有道理,咱们怎么说也受了伤了,他也是为我好。
+ p& w4 S! Q; r7 q6 r+ \$ U7 Z; x  几个人蹲下来,也无事情可干,我看着副班长也垂头丧气的,当兵的不怕死,就怕上不了战场,我只好掏烟来安慰他们。3 i9 I! }3 F& b8 X; x6 }9 V9 \
  这一摸,我就一愣,掏出来一看,我发现口袋里,又多了一张纸条。. Z' \( f( y( ?
  接着理出绳子,打了个滑轮扣,我就爬过铁栅栏,踩着那些电缆,往落水洞下滑去。因为溅起的水,我都看不清楚电缆下的洞壁。& c; c' a3 Z' w" B
  这里面的空间刚开是非常狭窄,我下去了一段时间之后,听到了克拉克拉的声音,头灯照下去,我看到了脚下很深的地方,有一个架子,上面有一台机器,当时是我臆测的,因为我看去就是一块黑影,接着上面的人继续缓慢的把我往下吊,我转动头部逃避水花,很快就我就变成了一只冰冷的落汤鸡。# w: C8 C7 F1 q: M( B( m* O1 ?5 d
  不过,到了这里之后,我也不知道多少次成这样了,我倒也有点习惯,下着下着,大概下去了七八米,我的头灯就照到了电缆上挂的一块锈烂的铁牌子,我闪了一眼,上面写着:站-0384-8线,后面还有看不懂的日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1 ?( c/ T" V4 ?' ^7 J- B  此时我耳朵里全是水声,听到上面有人说话,也听不清楚,就让他们继续往下放,绳子停了几下之后,又往下放了几米,我就能看清楚那台机器了,这里显然刚才检查的时候,工程兵也来过这里,有很多石灰质剥落的痕迹。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8# K3 l5 c" P' Y# D$ D7 E: o7 R
  这肯定是台发电机,给架在一个铁架子上,铁架子横在洞里,好比一到屏障,把落水洞封住,透过铁条和铁条的缝隙,可以看到下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有多深。铁架上,挂着另外一个铁锈的标识牌:立人禁止。  我一点一点下去,最后落到了铁架子上,铁架子发出一声令人不安的呻吟,往下滑了一下,幸好马上就停止了,我踩了一脚“立入禁止”的牌子,已经锈成薄片的广告牌瞬间变成碎片,从缝隙中漏了下去。0 Z: G8 A* ^' i: x: [) A
  我有点冒汗,又用力往下跺了一脚,整个架子又发出一声呻吟,但是声音明显让人感觉,整个架子的强度还是够的,于是才放心的把整个身体的重量放下去。
* [( s- D& @3 [. ^) r  发电机上覆盖着一层石灰质的东西,已经结痂化了,这是一台用水发电的电机,刀叶上也全是石灰质,给水流打着,还能缓缓的转动。我对这东西不了解,也不去研究,直接小心翼翼的走了一圈,在这机器的后面,我看到脚下的铁条和铁条之间,有一跟铁条断了,露出一个可以容纳一人通过的缺口。$ Q( }/ q0 S! Y6 r4 Z
  我蹲了下去,用手电向下照去,发现果然下面十几米处,好像洞的落势就不是直的了,就有阶梯状的斜坡,继续往下通去。
) _# j% B4 Y. q7 A0 j  我心说太好了,这样好下很多,而且就算摔倒也不至于摔的太过严重,于是先拉了拉绳子,让上面的人放下点来,接着,蹲到那个缺口,仔细朝下照去。  a. `: Z! ~. {* y2 k
  蹲近铁架子,我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好像是什么化学品的味道。我捂住鼻子,凑近下去看,只见铁架子下面,参绕有一层铁丝网,现在铁丝网上也给撕开了一个口子,显然有东西从这里过去过,不过现在这个缺口,对于王四川肯定是太小了。
# v9 D) a; a% R% F6 H  我对上面大叫了几声,让他们扔把钳子下来,很快,一把钢丝钳就顺着绳子滑了下来,我拿过来把手探到下面去,把铁丝网一根一根的剪断。" ~% y4 P( d" v3 @( }9 ]) C7 z7 Q
  这样的角度干这个事情实在是吃力,我弄了几分钟就觉得后背抽筋了,好不容易剪断了,还得用手探下去,一根一根的把它们扯出来。最后我感觉差不多了,才探了个上半身下去,用头灯四处去照看看还有没有可能扎到人。
, t3 e! ?2 |* i' z7 z' s8 k5 L  铁架子下的铁丝网只能用茂密来形容,黑暗中,我转了一下头,这个时候,我就看到在铁丝网的深处,有一大团头发。: j. _) G4 I: e: R! C4 }" e
6 N; V* ^# s" \& t: r& k! k
  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妙,随即我就看到那头发的下面,有一个蜷缩的黑色影子,只不过陷入铁丝网太深了,看也看不清楚,我把头凑过去,那股臭味就更加的浓烈,我心里已经意识到那是什么了。N^B'帖^网
; o2 x2 ]; I! C2 e' T* V  我把钢丝钳伸过去,钳住一搓头发然后一拉,果然,一张惨白的已经泡肿的人脸,给我拉了起来,这里有一具已经开始腐败的尸体。0 ?  e' Y8 o+ U. q4 c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一个死人,虽然我刚才看到头发的一刹那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确实之后,还是有点吃惊。我马上朝上面大叫了一声,上面也马上回应了我,不过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不过马上又有一个人从上面爬了下来。他隔着铁架子,看不到我这里的情况,对我大叫怎么了?
6 x! P( r/ V; y  c& m: i  {  我对他摆了摆手,让他别吵,有个人在一边,我胆子就大了,捂住鼻子挡住那难闻的味道,再一次探头过去。
: q8 r. F. X$ @8 ?" S  {: x1 }" P  尸体完全缠绕铁丝网里,我看到在这尸体穿着和我们相同的制服。心里琢磨,死在这里,似乎是和袁喜乐一样,是上一批勘探队的人。
8 |; d! B, w  \: V  这真是意外,该死的刚才我们搜索时候,一个都没有发现这里有死人,看样子那批工程兵没有搜索这发电机的下面。
; b/ T" J2 Q, v' X. X9 ?  不过尸体在这里发现真是也想不到,难道袁喜乐那批人当时到达这里后,并没有继续往洞里深入,而是和我们一样,也是从这个落水洞里下去了?
1 I; Y+ O0 a. B) A  我感觉到一股寒意,马上缩回去,和下来的小兵说下面有个死人后,就扯动绳子,让他们把我们重新拉回去。源于http://NBTiE.COM [N B帖网*]
) U. x  G1 H6 F6 i  上去之后,他们都问我怎么样,我把我看的事情一说,几个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王四川问我,这也是个线索,你认的出死人是谁吗?8 q$ w, n# C* i5 d* Q, O8 [
  我摇头,至少我是不认识,不过他死在那里,这下面恐怕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先把他的尸体弄上来看看再说。
) D: T6 ?# {& F" F  接下来我们花了大概三个小时,几个人轮番下去,才把那尸体身上的铁丝网全部剪断,将尸体吊了上来,弄上来之后,几乎每个人都是一股尸臭。% \. E/ K+ g8 a$ j" o
  尸体的头发很长,我们在下面看不清楚,在上面给他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面貌才清晰起来,已经给泡的有点发肿,但是五官还是很清晰的。* M% X% U6 \% c- P
  看年纪大概有四十多岁,皮肤很黑,应该是这一行的老前辈了,不过我们给他把脸冲干净之后,王四川看着那人,脸色就变了。
7 x# G6 E+ b/ D" L5 S; d& e+ p  我问他怎么回事情,他结巴道:“天,我认识他,他怎么会在这里?”9 e9 _1 G; ~$ @3 G, Q
  我问是谁,王四川綶被过滤]隽艘桓雒?郑?幼盼颐羌父鋈说牧成?急淞耍?幌伦游颐强醋拍蔷呤?澹?疾桓蚁嘈拧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29
; ]. O5 ^7 C+ c; I- r  几个人都点头,感觉是这样,王四川说难道下面有毒气,是不是日本人在下面囤积的化学武器泄漏了?
8 i* |) W- L1 Z. I/ X  很难说没有这个可能性,我当时心里竟然有霍然开朗的感觉,心说对了,就是这样,难道这个洞穴,是日本人囤积化学武器的地方,日本人撤离之后,为了掩盖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证,所以把来不及销毁的化学武器全部囤积到了这里?而那架飞机,也许只是偶然夹在化学武器中运下去的?, v. H& ~+ w7 h/ U( ^
  当时日本投降的时候,传说战犯透露在中国的秘密掩埋的化学武器弹头将近200万枚,而日本人至今都不肯把主要的埋藏地点提交出来。不过确实有传说说这些埋藏点大部分都分布在伪满洲国。. {7 s- N6 i0 g4 D7 V  u
  我甚至想到了这么一个步骤,当年的日本勘探队发现了这条暗河后,进行了勘探,然后提交了报告,虽然没有发现矿产,但是上头可能认为这个地方非常事宜隐藏化学武器,于是就把这里建设成为了化学武器仓库?7 N6 P( X3 x# W- L0 a0 @3 ?+ ~
  这里是日本对苏联的防御带,化学武器在这里又可以防御苏联,这个解释貌似非常的合理了。3 H- u. |: g! L1 R0 n2 f* Q
  不过随即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为什么日本人要把化学武器运到这么深的丛林里来,好像这样隐藏化学武器,成本太高了,最简单的破绽是,把化学武器从各地运到这里,需要多少时间?而事实上,使用暗河作为仓库怎么样说也是违背工程原则的,怎么说也得找个干性洞穴。5 [7 P- z9 E0 h, m4 t1 y3 ?7 d
  那副班长也说不像,他说那铁架子下面有铁丝网,这是放置劳工逃跑的措施,加上我刚才有说立入禁止的标识,说明这个铁架子下面,是不允许进入的,那应该是还没有勘探过的部分,如果下面有毒气弹,应该是其他的标识。
% [; r- R7 H2 A* W! f6 S  一下子想法多多,也心乱如麻,到底是不是,我们也无从考究,这时候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王四川提出来,这个人怎么会死在电机下面。
3 `- c+ T0 M1 L- t9 R+ u" J/ U; v* M7 Q  肯定不会是被水冲到那里的,因为有铁架子挡着,我们想了想,感觉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个人中毒了之后,在弥留之际按照原路返回,但是中毒太深,神志模糊,在铁丝网处毒性发作,给铁丝网缠绕住无法脱身,最后死亡。N*B^帖*网
& ~0 Z! ]" \( n- U  看样子,那帮人,真的是从落水洞下去的,而在下面遇到了变故。那难道,给我塞纸条的人,知道这个事情?" ~  _* O/ k# w
  我们把尸体用睡袋遮掩好,王四川就说,咱们肯定得下去了,这事情看来非同小可,单说如果老猫要救的就是这帮人的话,他已经走错了,那咱们既然知道了,就不能置之不理。
8 [. y& e. h7 X2 i7 G  那年代,国家为重,任务第一的思想很严重,我们当时就感觉必须带老猫完成任务,这是一点是谁都不会犹豫。于是我们都点头。
; i, ?) H7 f+ Q: X- n5 \/ C  王四川说,鉴于下面可能有毒气的问题,咱们得小心再小心,大家看看有没有防毒面具,没有的话就准备湿毛巾。  ^6 m/ @( L0 B% d$ \. K. C
  最后就是所有人撕了些布头,当成防毒面具,现在想来真是幼稚,以为这样就能防毒了,不过那时候的三防教育里也只有普吉到这样的东西,而我们地质勘探基本上也没有接触过防毒面具,因为很多封闭洞穴的深处,自然产生的毒气,大都是可燃的,所以防毒面具没用,没毒死前就炸死了。
3 Q3 k8 ^/ @4 G1 x1 @6 w' G( L# Y  长话短说,我们一个接一个穿过铁架子,我探路只探到这里,下面就由副班长继续往下,不过到了我说的阶梯装状洞壁之后,就好走了很多。- u2 _2 b+ y8 I  u/ T) p- J" q
  我们往下走了很深,两边的洞壁都给冲的相当的光滑,一不小心就滑倒,我们小心翼翼,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个矮小的溶洞发育层里,这里是没有发育成熟的暗河缝隙,只能说是暗溪,水深只到我们的脚踝,高度让我们只能弯腰走。 : [9 j' Q4 b- K# V' Z, P1 {5 Q
  下面果然没有多少日本人的痕迹,我们都用布把鼻子蒙了起来,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突然一边的一个小战士就停了下来,说不对劲。
  T2 _) ~$ L  W% Z( i- ~/ ]' C  我们都停了下来,看着他,问他怎么了?他没回答我们,而是用手电照着自己的脚,有点担心的把裤管卷了起来。接着,我们就看到,在他的裤管上,竟然全是一快一快突起的巨大黑色软肉,我们仔细一看,就发现那些全是吸饱了血的蚂蝗。) T1 x- H2 ~  M& e/ x
  我的脑子嗡了一声,忙用手电一照水里,一开始什么都看不到,等到我们蹲下来仔细看时候,几个人都脑子发麻,之间我们脚下的水里,竟然全是蚂蝗,只不过蚂蝗的颜色和水底的颜色太像了,不低下头看根本发觉不了。
3 m0 l; Y! g  u9 W2 g  这些蚂蝗几乎都挤在我们的脚边,一只一只直往我们鞋子的缝隙里钻,那种挪动的感觉,顿时让我感觉浑身都发毛,我们全部都把脚抽起来用力去甩,一下还给王四川甩起一只到了我的脖子里。7 W7 D- O7 T7 R+ j0 r; D8 S( n
  我破口大骂,赶紧拍掉,接着副班长也撩起了裤管,我们一看天哪,怎么会这样,全是鼓鼓囊囊的蚂蝗吸在上面,我们撩起来也全是,王四川就纳闷:怎么这里这么多这种东西?% y& z6 E" @; D, E
  一个小兵就说,是水温,这里的水温度高,不是那么刺骨。
/ o- d. H3 x* z# u5 K' n7 j  蚂蝗虽然恶心,但是不致命,我们只是看着这到处都是,心里实在不舒服,而且一但钻入皮肤里也很难办,在南方的时候还听说会钻入男性生殖器而浑然不知,所以我相当的恐惧,直摸大腿根,王四川问我干什么,我把这个告诉他,他也大惊失色,说要不掏出来打个结先?! {+ X! d& R  l
  我说你能不能文明点,一边的副班长就说还是快点走吧,这里太多蚂蝗了,呆不下去了。6 A/ N4 N& V7 p5 J3 G
  我们知道现在处理一点用也没有,只好加快速度,跑了起来,因为脚下的压力,我们跑的飞快,谁也没有注意到水下的情况,结果才跑了几十米,突然跑在第一的副班长就嗖一下不见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 17: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 30
  @" C4 l5 \! c& K8 H7 g( l  我和王四川还没反应过来,也跟着脚下一空,我顿时心叫不好,也晚了,原来这里水下突然出现了一个斜坡,因为走势是起来之后突然下斜,我们走的太快,全部都一脚踩空。! d/ Y0 }, P: U& T! F+ u
  紧接着就是天昏地暗,我和王四川一路滚下去,抱在一起也不知道翻了多少个跟头,脑袋,关节,屁股在一秒里连续撞了十几个地方,直撞的我感觉要呕吐。
6 j6 \# ^& Z, i% ?  手电都给撞掉了,王四川力气大,用手拼命想抓住一边,但是洞壁太滑了,抓了半天,都抓不住,我眼前一片乱光,不过比王四川好点,滚到最后终于稳住了身子,不过,还没等我想怎么停下来,接着又是身下一空,屁股下面突然空了,我一下变成了自由落体。$ e! i  Y! ]# [
  我一瞬间就心说完了,难道这下面是一个断崖?这次竟然要摔死?
- O& @0 T* g3 j+ O2 |, l  不过还没等我想到我摔死的惨状,我耳边哄一声,浑身一凉,整个人已经摔进了水里,我屁股入水,给拍的浑身一麻,接着马上就感觉到了水流的力量,一下子就给往前冲去。
- d: d/ e2 x8 [3 ^8 F  王四川还死死熊抱着我不放手,我用力踢开他,往上一蹬脚,勉力浮出了水面。2 x7 k6 }& X8 D# D' @3 X/ W# r
  四周一片漆黑,我只感觉自己在水中不停的打转,但是从我耳朵以及我感觉自己的速度,我顿时发现我摔入了另一条波涛汹涌的暗河之中,而且让我吃惊的是,听着四周咆哮的水声,我发现这条暗河的规模和水流的程度,远远大于我进来的那一条,这是一条真正的暗河!
& F: M  T; O: \1 a  天!我惊慌失措的挣扎了一下,大叫了一声,但是咆哮的水声瞬间吞没了我的声音,我给卷着,一下子就冲出去不知道多远,直冲入漆黑一片的暗河深处。 5 w+ R" K4 ?0 M
  这样的经历绝对是不愉快的,说实话,我没有直观的记忆,因为当时是在一片漆黑之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水声,所以四周的景象全是源于我的想象,并不深刻。我现在记得唯一的感觉,就是那种我就要给冲进地底深处的恐慌,如果在黑暗中,我一直这样冲流下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死去,而不知道自己最后会死在哪里。9 w$ C  s7 ~  g6 p7 Q9 [
  直到另一边,第一个被冲下去的副班长打起了手电,我才从这种梦魇中脱离出来,那种极度的黑暗中,这一点手电的光芒就犹如生命的希望一样,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游了过去,发现副班长满是血,但是并没有大碍。& y7 w; I8 L) q: s( A9 X8 |( a1 }
  两个人划着水,寻找剩下来的人,王四川不知道去向,而另外三个小战士,是在我们身后,不知道是不是也摔了下来。
  M' k: `2 Y% E6 ]9 a% C" b: b$ s* }  副班长用手电去照四周,我发现果然如我在黑暗中想象的那样,这条暗河超出想象的宽,我竟然看不到边,只能看到一片波涛汹涌的汪洋。
1 }1 _) X- P+ W  这里是什么地方!副班长惊骇莫名,声嘶力竭的问我。 1 @) |" L5 |, ^: f& u
, r4 ~, f1 B. v9 U/ l& D
' V# _9 x& C9 c. x7 z0 u6 b6 W6 W" W8 Q
  我根本无法理会他,只能用力拽着他,两个人努力维持着平衡,才能勉强浮在水面上。
7 _3 E$ Y" H$ J7 M& }& T4 i% |  那种激流的速度实在太惊人了,只知道风驰电掣,我们迅速向暗河的下游倾泻而去。而我很快就感觉到力不从心,冰冷的河水和漩涡迅速的消耗着我的体力。
7 X) U" j, m- M! b6 t8 b  幸运的是,副班长的体力惊人,最后几乎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在划水,拖动着我们两个,我想让他别管我了,但是连说这个话的力气都没有。
: R. X1 W( r1 |( R2 ^  我也不知道到底漂流了多少时间,就两个人油尽灯枯的时候,突然我们的背就撞上了什么东西,两个人都在激流中给拦停了下来。
& a( U+ g0 h6 v% K; D; n, C; G% ~  我已经冻的没知觉了,这一下应该撞的非常厉害,我感觉到一股窒息,但是一点疼痛都没有。N*B^帖*网
3 W' i' _; N3 f9 {) T% b  两个人艰难的一摸,才知道这激流的水下,这里拦着一道铁网,压在水下面,我们看不到,似乎是拦截水流中的杂物的,我摸着网上贴着不少的树枝之类的东西。
! |4 Y5 C9 n+ a2 A5 Y; @3 P" U  上天保佑,我眼泪都下来,猛趴过来,趴到那铁网上,副班长忙用手电照照水下的情况。发现这铁网已经残缺不全,我们能撞上真是造化。. i/ e9 R' h; n- q
  我和他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苦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我心里还奇怪,这里怎么会拦着一道铁网,难道日本人也到过这里?
7 R9 o# P/ E, H* [: \; e  正想着,我和副班长都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好像手电的光线在前面有反射,想着那副班长抬起了手电,往铁网后面一照。' U3 h8 m5 o0 w9 m; k0 ^$ w
  一照之下,我和他顿时张大了嘴巴,一副让我极端意想不到的场景,竟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9 S3 e+ F/ G, X  只见一架巨大的日本“深山”轰炸机,就淹没在这铁网后的河道里,机身大半都在水下,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只剩下机首和一只机翼探在水面之上,而最让我惊讶的是,这架巨型轰炸机,显然已经完全坠毁了,在我面前的,是一架完整的残骸。
1 }! ^8 O+ [3 o+ ]  没有处在我当时的环境之下,真的很难感觉到那种震撼——如此巨大的一架飞机淹在激流里,那巨大的翼展在水下显出的黑色影子让人呼吸困难,手电照射下,锈迹斑斑的机身犹如一只巨大的怪兽,在水中抬头呼吸。. J2 l. Z) U' |" D, O0 U; |
  这种壮观的景象,是我当时从来没有见过的,因为当时除了神秘的图-四部队,没有可能在中国大陆上看到如此巨大的飞机。要知道那时候天上有一架飞机飞过,小孩子都是要探头出来看的,哪像现在,战斗机编队飞过头顶也没有人理。4 k( R, v9 A$ f9 G6 w4 l# _
  我们爬过铁网,随即又发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情形,只见水下轰炸机残骸的四周,堆满了我们来时候见到的,捆着尸体的麻袋,这里的数量更加的惊人,水下黑压压一片,从铁网这里开始一直延伸到四周,看不到尽头。这些麻袋在水下堆成一堆一堆的,有的相当的整齐,有的已经腐朽凹陷了,好比海边缓冲潮水的石墩。而轰炸机就卡着这些麻袋里。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