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书-小虫子

[官场] 官场风流-难得好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6 00: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查尔斯赤着上身,斜靠在阳台的躺椅上,微露的 胸前的金色绒毛上。! f/ X0 C6 n$ W( H. H
+ x. Z9 h7 p+ f% [/ s8 I
  浴室里不时传来的水声,撩拨着查尔斯心中的欲火。虽然折腾了半夜,但他对女人的**就像对待权势一样,永无休止。' y3 `, n  N6 f4 U0 A$ L9 `- N
8 T8 ], n3 O* [: H
  & `) Z5 y/ q8 {0 Y
3 n9 m* u' E, ^: A9 k0 r$ k
  水声终于停止了,却传来一声柔媚的呼唤:“Darling,     拿进来吗?”
) e. C4 l3 F/ K5 x4 l# L3 @$ {6 y& D9 |% D
  浴室中的女人,是他昨夜泡吧时的猎物,陌生的丰腴的身体,虽不如兰小烟那般妖娆得令西方女性都为之失色,却也别有一番韵味,压在身下时那种娇小的丰满,让他有种揉碎的冲动。# t- p& m; k  m# `, r/ F

! s$ R0 x' m4 g- Z  想到兰小烟,查尔斯内心深处的欲火重又被点燃。他到T市   周了,但兰小烟却依然不答应与他见面,理由很简单,不安全。, c4 b1 K- W: L% |& Z+ B

: O; @. n, r3 W; Q: }  他倒也发作不得,组织在西南方面的事务现在由兰小烟统管,工作也算卓有成效,他到大陆的时日毕竟尚短,P rty计划的筹备和顺利实施,到目前为止还离不开兰小烟的协助。4 w( z; w6 Z0 X  d/ F$ Z

( O" I& T4 g: ?' O: k3 g) e  Q3 A6 Y  “Darling,你听见了吗?”浴室中又传来女人近乎妖媚的声音。
7 g4 z+ b: I; w% ^: j* |0 q% Z7 p9 v; q, l* i
  想起女人在床第之间的放浪,一丝微笑从查尔斯嘴角流溢出来,他回味似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应了声:“这就来”。9 G: J" {3 B* m- J) ]- E) S2 v

& P# O# V4 y+ T# R) g- C  # k- O+ h$ z6 s% O
; x9 `% ^; V4 ?1 _6 [2 W- s- s
  女人的内衣,昨夜被留在了套间客厅的沙发上,查尔斯抓在手上,玩味地放在鼻尖闻了闻,一股黄种女性特有的暗香迎面扑来。上
4 p# s" T: L1 R% v7 ~* a  s3 i5 O. K3 b4 K& X2 r% _
  “Darling。人家已经等了很久了。”
' e1 s6 {5 k. F1 A. Z$ @1 `3 h( q* c& n1 Z5 c
  查尔斯笑着推开了浴室地门,走了进去。  \- \! R/ {8 |8 C( @/ N0 }

' Z1 H: _1 W% k7 b% m! m' y6 s  。。。( }; w/ F. b- J2 P& m
5 Z7 l, a' y& C
  浴室中的景象很有些淫 的味道,赤着上身的查尔斯伏在女人的裸背上,看不清女人的容貌,只瞧见一身的雪白。3 {* Q7 Q0 t4 n( n" T- C
& M0 S2 F) `# Z8 \$ R
  看得出查尔斯在女人身上获得了异常的满足,他的双手绕过女人地身体放在她突起的双峰上来回的搓揉,女人则回报似地高声呻吟。
6 M; A  X1 l, Y  D$ X6 d1 U6 x, M! G0 _9 g( `6 d( `. d
  
7 \$ B3 D4 |$ ?# D* ]- f
& v) j( o, O: R0 y2 ^0 k  鏖战过后,**着下体的查尔斯当着女人地面,换上了干净的内 衣。女人则讨好似地帮他系上睡衣的腰带。
+ ~5 i; b* t6 c4 Y. w
2 B2 `+ H3 R! L  J% \9 I( F2 x. o2 A  女人走时在酒店提供的便笺上留了个电话,让查尔斯有时间一定要找她。查尔斯笑着接过,亲昵地吻了闻女人地两腮,双手则在女人的丰满的臀沟游动。; h! ]% x, E& v$ A% f

& e; x2 }2 b* u, y/ s  女人走后。查尔斯重又坐回阳台上,手中随意的翻看着当天地报 纸。 
" O  P1 b- a6 A$ a. [" ~
# f' v; y' o; m& S  ^. Q: o  《原S省副省长郭上达被双开,省ZF发言人透露即将进入司法程 序。》  W! O- P8 x4 w2 S3 J$ _7 f; z& B

- k. _! {) X, g  除了省报上大幅刊登了与原S省副省长郭上达相关的消息外,其他省内报纸的主要版面。全部被HY市金融强市地相关新闻所占据。
$ P6 O9 d: g9 J6 {5 g9 ]7 M. V- n' k, u& G/ P
  《S省HY市金融强市新闻推介发布会今在北京胜利召开。》
) E, O9 k) y# M) R
% Y: I8 b# ]# _# v  《HY市金融变革于西部开发实. .  7 r3 F- k/ K$ V/ a3 l, T

2 ?4 |+ d5 p- R$ }* x, a  《新加坡三大金融控股集团于HY市ZF签订投资意向书。 " y6 I6 f, H) J5 H
  r: v5 ]5 S6 a8 Q( t2 Z1 ~8 `
  《经济强市伟岸规划,S省产业变革或迫在眉睫。》8 x$ D; v) V7 p( e. P
2 e6 p& b7 O$ w: u  t' t  o
  HY市!兰小烟就在HY市,查尔斯对HY市一点都不陌生,作为西南经济重镇。在很久之前,HY市就已进入了组织地视线。6 |4 p4 C1 E- V1 W2 M
4 G1 u: k" {7 N! v- _6 @. e$ ]
  HY市地相关资料,在来大陆之         .   
6 `2 t1 \& y9 P2 z+ \- L
" k5 w+ }! E- V' j0 C  或许P  .计划的先期试点就放在这个HY市进行。会是一个相当不错地主意。查尔斯心中想着。% _4 |( }0 o( K: Z& I* u

. D% [" v8 Q" ?9 u6 R5 S  而那位被双开的郭副省长那儿。也可以下点功夫。
  l. @( Q% x$ C" @0 |
! z+ Y+ p3 y% s( H" F  查尔斯对大陆政治体系的格局有着相当的了解,他知道一个权势副省长的倒台必然伴随着台面上和台面下两个层面的权力洗牌。+ E. T3 n) s9 Z$ f! K2 R
2 d4 M" X  N# R+ v& p: s% L
  这种权力洗牌中。不管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对他们而言都具有价值,就看如何去运作和利用。
9 h/ D' @# |" @- q6 p! N1 H, `1 a$ _1 z$ e- m
  是时候让兰小烟动一动了。查尔斯不准备再给兰小烟拒绝与他见面的机会。他不由又想到了兰小烟惹火的身体。" z( n2 z+ Y, q) g
1 i0 i5 ?# E; u) T
  ********************************3 O1 i* |8 X8 D
& h$ E; r+ H" K6 o2 k/ E  s/ [
  兰小烟收到查尔斯的联络邮件时,正和她的一个暗线在T市的一家连锁咖啡馆碰面。: a8 @/ [' g" a( C3 l) C
( H, |7 O  S) h2 \2 ?+ z
  暗线同样是个女人,如果查尔斯在这里,就一定会认出这个女人就是前一夜与他一夜风流的丽人。+ H8 W7 g/ K9 K6 a
8 m6 Q; ~( x4 s6 _) k: v
  暗线穿了一件深色羊绒衫,丰2 C  O; U5 b7 b0 N

. I1 N, {. k+ {: I  - a, Q/ J7 W% R9 i/ `7 F/ w' `
0 D7 x9 i$ m( e1 g" y+ U
   房在羊绒衫上勾勒清晰浑圆的轮廓,与前一夜在酒吧 时的穿着如出一辙。5 O0 Y' G* v: l; S: |% m( G4 a
/ ?2 `3 y$ k4 j8 e$ S
  “他对女人的**很强烈,只要一经挑逗,就立刻能够勃起,我真不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怎么能够从事我们这一行职业,而且还身居高 位?!”暗线的语气中充满了疑惑与不可思议。+ C2 P8 ?4 d# X2 I

0 r9 g+ E6 w/ B4 u  
2 B+ c1 @  u0 f* V) S3 A+ c
4 Y. Q* w8 k7 R' A, U/ h) |  “一个外国的白种男人,在大陆,与几个陌生的渴望出国或渴望异样体验的都市女人,发生一次或几次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的性关系,这岂不是再正常不过?”兰小烟神情淡然,就像是在诉说一个与她毫无关联的人以及故事。) c, s8 C6 M( W2 _( a3 x
& |& V4 c7 C# r
  “也是,在大陆,又有几个不搞黄种女人的白种男人?!”暗线暗昧地笑了笑。
' X1 v' A1 f; i( A
2 b7 |, k. w3 m  “你的任务就是缠着他,我需要在他的身边按一个自己的钉子,费用方面你不用担心,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一次也没让你吃过亏。但,同样的,你也不要心生背叛,背叛的后果你很清楚,与其说你是组织那边的人,还不如说你是我个人的人。我的意思,以你的聪明,应该明 白。”! [" J/ u+ W8 U+ i9 w4 G
7 G2 x; j' A/ V1 T: s
  “放心,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7 t" k, W7 C$ U' L
' W, }( [% g3 |. k6 v                             
5 b8 t' X, z  j! S7 i: O/ q1 J) j& `% B& y* n$ G5 v6 K% P- O
  暗线走后许久,兰小烟依旧窝在咖啡馆的沙发里。她不确定她这一步是否走得明智。
- ^4 m: H& ]) G5 S# ]- K: l+ M; G& E  h
  / a! p2 j1 z  T1 u0 T* R5 j2 s
! c8 v; |* G) Z0 B1 @; p) g
  但查尔斯身边,没一个她的人时刻盯着,她始终觉得不放心,特别是在这西南地界。对暗线的忠诚,她没有太多的忧虑,唯一让她不确定的是阅人甚深的查尔斯是否会对暗线的身份最终起疑。4 p. \, j2 m. g+ e# |0 m7 U% m
+ d- Z# Z' o7 V/ V1 t
  ****************************
6 w: M" ^  ]2 ]& X' ^  R5 e( l" t) d6 R" v4 U
  新闻推介会后,叶天和江小雨又在京城滞留了几日。王毓陪着他 们,把京里大大小小的关系,该拜访的,全都做足了礼数。( i: U  q6 I3 g8 j6 o; }" w5 ?
" p: K& x( N+ ?) J4 d
  回S省的飞机上,坐在江小雨身旁的叶天,再次控制不住地进入了梦想。 
5 X$ D% |: L2 |
9 E# f, ~% J5 `7 }  郭上达被双开的消息,在上飞机时叶天就已经知道了,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t/ P/ n% m; j! C1 J3 _

0 g4 X: p+ u7 d+ h  至于郭上达到下台之后空出来的那个位置,则由较亲泛叶系的万副省长接任,而万副省长的工作,具体交接给谁,还没有最终确定。7 G3 F4 Y6 {0 z

6 k/ r$ p0 V+ |! r& P- z) |2 T  
& F) q" Q9 J. j$ j  B2 E0 X7 D
" p3 s/ @& f# p$ D; f  叶天不是没有机会,相反,丁大同与何为在和叶正详的私下接触 中,都力挺叶天上位。
. T& |5 y+ i/ g0 ]$ ?, M/ o0 ^% ?! W& `+ m+ s
  唯一让叶正详感到犹豫的,还是叶天太过年轻。
& |0 v! L7 |. q$ ?$ F1 y4 N% D% c4 T, U3 u9 a* ^
  此时推叶天上位,那泛叶系将再无回旋的余地,日后的一切部署都将逐渐以叶天为中心。而叶天也不得不提早进入权力斗争的旋涡中心。
) ?) s6 P* v2 h6 |
  o7 _% Z: R  z2 b8 x1 m) ?  至于叶天的资历以及政绩,叶正详倒是不怎么担心。3 i; J7 j, r! w4 r. P. ]8 e+ V. d
% c  b8 v8 `% L, A
  看了一眼手中便签,再望了一眼头顶逐渐远去的客机,叶正详神思不定。# M% _# P3 b. o5 j" `, V+ i
! E; y" K/ N( i( ]( F1 L
  便签上列着这些年叶天的仕途历程:: ?! N* C3 X. z- Y
# y6 D7 t- h2 Z, W' \
  U市市委书记。(正处)0 I) Z6 A+ E$ E" r0 P
2 X$ N& k# n  T; ], L
  W市市委常委、U市市委书记。(副厅)
6 y  V1 g, ?- }
% s- L. y  a5 D4 V, Q  发改委中小企业司副司长。(副厅)1 B+ i! k4 c; H. I. k7 g! \

, b  S% q' m" n$ N* @# L  发改委中小企业司副司长,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规划组副组长、经济社会组副组长。(副厅)
* f+ {4 s0 c' P. D- g  k7 b" L) `+ b/ o8 t: ?  \
  发改委中小企业司副司长,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规划组副组长、经济社会组副组长。(正厅)
- ]3 ^, O/ `% P( S/ @7 r' l6 I& B4 g! K( E1 C8 ?
  S省HY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正厅)( s+ _3 G, X8 s" K# b( g5 o# U
1 [! L* [5 {3 L! I3 ?
  这条路,是叶正详为叶天选的。后面该怎么走,也只能叶正详做决断。 
9 L/ A; N- c! y( T8 K1 M
0 z8 K; l0 ?; }  “首长,时间差不多了。”机场外的特殊车道上        着正神思着的叶正详。
" N( I( z! y5 Y8 U) B& a9 Q* g, ^/ b
  “选文,给我支烟。”叶正详轻声道。5 A0 A8 L7 s9 L7 \

# U- [  F. m0 a# o9 x" k3 ]6 M  林选文看得出叶正详心中有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打开车门弯腰钻进车里,拿出烟和打火机,为叶正详点燃。4 y0 S: x" l. J9 R
; _! x5 s. J- @' N# A, R" \
  负责安全事务的特勤四面分散着,时刻注意着周遭的动静。$ n+ `3 A) u( u
" z' r; G& A- J+ N* l
  叶正详随意走了几步,身旁的四个特勤总是在第一时刻就护着他前后左右四个方向。( K& ?7 C+ q: _5 u% }

/ Y( H2 \$ p4 r. ?" J8 u* C" U! `2 `  权力带来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束缚。
, q# d& N, F1 g  n: H# p# r) G& F  f/ t) ]1 H: Q
  一支烟吸完后,叶正详说了声。0 ?+ v) E8 v' H( |
& G0 |# r9 K2 L/ K; V
  “好,上车。”
1 L, P' A$ Z% T/ {! F' R' t( C: ^
4 |! }7 U- |  {6 V8 w: b. j/ X  客机上的叶天并不知道叶正详百忙之中过来送机,叶正详也特意没让叶天知道。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5-6 00: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达的最终落马,使得丁小军、丁小柔兄妹的财富扩 无一丝阻力。本色股份向HY市城市商业银行定向增发股份购买资   由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审批,有条件通过。" b% X8 i9 x9 j4 v. m0 m

+ `* t2 V* r$ b; n+ @  重组完成后,本色股份将正式更名为“HY市城市商业银行”,HY市财政局以微弱优势成为第一大股东,丁小军、丁小柔还有方芳,则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退隐幕后。
  b) t& @, ^; N. z5 U9 E( L
1 H& v: Q4 p- ?5 l+ T0 d  7 R4 N" Y9 F; q, f8 H) R# C1 o

+ k2 I( Y5 D7 E  丁小军和丁小柔只比叶天稍晚两天回到S省,一到T市两人便立刻>系叶天邀约小聚,叶天婉拒不过,只得答应。
% |0 b" d& D& o6 r% h  V1 e6 e, J  `' ?6 C/ d9 w
  丁小柔对叶天的感觉一向很好,认为他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机智风趣,在年轻一代的政治人物中首屈一指。
3 y7 V+ J+ Y3 l  V" e+ E4 a  n& r) j
- w+ x9 s5 U7 [  父亲丁大同虽然身居高位,但毕竟已日暮西山,她和丁小军不得不提早为日后父亲退居二线做好准备。4 x* P! U2 @$ [! e. \! w& q

$ Q2 p* t2 F2 m8 x8 A- E( W+ `, j$ X  叶天即是他们的首选。
' y" [% H; Y* M9 z9 l, h, h
  {( `% h/ g4 P$ V& K. s* z2 [% w  渐入沉寂的滨江大道上,不时有光点在移动,这是夜行的车辆。% s- ^- a2 ?8 i4 Z4 I4 r8 X
% X" O5 n; V8 e7 u8 C
  车里,丁小柔询问丁小军:“明天的安排是不是会有问题?”
+ q- S4 B  s8 M% Y' P$ R; s& T8 j% n1 N2 H" g% C3 T- f: e
  1 P, v" E2 H! k, Q$ ~( K+ S' V

0 `% L7 q: X. G/ M' e' c  丁小军特意为叶天安排了几个在校的女大学生,很出色的那种,但显然,丁小柔对丁小军的安排颇有不满。
; X; x, \) F+ o  R: j, u
( [1 C3 @% m7 T( L( A) u! [7 h  “那几个女学生那儿不会有问题。能进本色集团工作,还一步登天直接进入中管阶层,对她们而言,得到的远大于失去地。”丁小军以为丁小柔只是担心女学生那儿在最后关头会出问题给叶天造成困扰。
$ H. }: e+ {/ y2 |0 ]
" p! E+ j6 r, }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叶天那儿。”
1 ]# {( K  r) Y8 V, a, }
3 q. `2 B+ h/ o" B5 H1 L1 H  T市的秋冬总是多雨,丁小柔   +   在漫天雨幕之中。  W6 ~9 P6 u: K7 Z" H& l( \* u/ \

6 p5 y4 g$ c& |/ m: s  丁小柔透过车窗,凝视飘荡的雨线,思绪万千。
* l! O4 F9 u  I* H9 p# A& ^+ N/ i. f' i' V2 @' `
  对丁小柔的顾虑,丁小军并不太在意。在丁小军眼中,丁小柔毕竟是女的,对男人缺乏足够而深刻地了解。  T! o0 X. g) Y: A! f

; z. \/ n. z2 M. Q  . h7 O3 g, k, y
6 z* P% z% {1 ^" P% W
  **********************************1 K% F0 D0 T7 a6 z% D) H- E

& Y# m0 p! ~+ }9 M7 B6 f  [  赴丁小军、丁小柔的约前,叶天先去了柳玫那儿。
: ?" J8 n2 z; u+ f+ `
- K) E" V8 U  {* H' E3 v1 N  一周前,柳玫以高票当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那时他人还在京里。只能通过电话祝贺。% L+ k! Q2 X, u  {/ u! C6 R+ A; n7 K
7 `2 ]* ]# n* S& J" T/ O6 P
  在叶天的女人之中,柳玫或许是最显哀怨的一个。跟着叶天,她或多或少有些迫不得已地成分在内。
$ d' \( \+ S  ?, e/ _+ V) n& y. c6 u: G  Q' @
  T市已不再是她当年离开时所                 才最终熟悉亲切起来。
3 V$ T: u; l. h6 v5 Q0 a6 l+ E
  B/ W" J0 O2 z3 d4 L  事务所开业不过一年,虽然网络了业内一大批精英律师,并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开了局面,但柳玫心中明白。这次她之所以能够高票当选市律协副会长一职,更多的还是出于叶天地因素。; z& l( U0 J5 l4 d

5 N; n4 Q9 {, q  Q9 q/ m  叶天到时,柳玫正靠在摇椅上看小说,身上穿得有些淡薄。雪白丰腴的大腿暴露在微冷的空气中。" ?; ^' n* ]- M, l

6 n# m3 h% y9 B# J* O8 x4 {- U1 K; G4 V$ A  叶天放轻了脚步,柳玫并没有意识到叶天的到来,她地思绪完全被小说中的情节所萦绕。
0 t* o( }. \* g; {6 X
. }0 M2 U! h/ Y* V( p- W  @  叶天站在柳玫的身后。迅雷不及掩耳地吻上柳玫地双唇。用不容抗拒地热吻。把柳玟所有地惊愕、意外、慌乱都堵了回去。5 Y# W/ F3 Q8 i1 Y4 X

0 b, i+ Y5 ]- ]+ {( u0 c  好久,叶天的吻才离开柳玫地唇。
2 g/ E+ `9 r5 \0 J5 \9 d7 c1 `  I. W/ A" H7 g' F
  柳玫喘息着。叶天把她轻轻抱起,让她坐在他的怀里,先前被她惊落在地板上的小说也被叶天轻轻拾起。
" N/ ]" v! h2 N- w, ?  _+ z% {
5 l/ W6 V6 Z- ?, N: D  “看什么这么出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  
6 W* U# Y, b9 r% _) x( L& k7 P- s- L
  “是关于戴笠和蝴蝶的。”: u! k: E: @. a" `3 e' u

; x, s( q9 d! o# Y6 X  柳玫略有些不太自在,敏感的臀部能感受到叶天的蠢蠢欲动,叶天平日里最喜欢用这个姿势与她欢好。+ Z7 _2 e# A. e6 {9 Y8 B5 q. B5 r6 p

  f9 f  e. X0 u4 Z* M2 V( D  “戴笠和蝴蝶的?”叶天似乎也被小说的内容所吸引,伸手翻开小说的第一页。
  s9 z$ ~4 P) [* d2 j+ x$ ]$ {% d( h/ Z! y$ t6 q2 T
  蝴蝶第二任丈夫潘有声原本在香港做生意,戴笠为了得到蝴蝶,给潘有声发了商人梦寐以求的专员委任状以及 缅公路通行证,让潘有声去昆明做生意。潘有声一走,戴笠再也按奈不住强行占有了胡蝶。面对戴笠强大的势力,胡蝶无以反抗,虽痛苦难耐,却也只好违心顺从。自此,胡蝶开始了在重庆被幽禁三年的日子。胡蝶被幽禁的日子还是很富贵的。戴笠为了不让胡蝶对潘有声有负疚感,潘有声一走他就让胡蝶住进 
: D1 Y- e# I, ^7 [% s& K4 F
. ^0 [2 a# g# A& g5 M: R- P  & M" z! ~- }# M" Y$ ?+ a+ U9 B
7 y) r' Z, v" F! f6 ~
   公馆。胡蝶嫌公馆的窗户狭小,楼前景物不好看,  在公馆前重建别墅。还从印度空运来胡蝶喜欢吃的水果,买来一大堆鞋子让胡蝶选。甚至花费上万的银元弄了个大花园,每天陪胡蝶在花园里散步。: u2 p3 [7 Y2 d& a" B
, P, b( S4 S/ {4 m) g/ @0 F
  “戴笠是爱蝴蝶的?”柳玫似在自言自语,“那到最后蝴蝶对戴笠又是抱着怎样一种感情呢?”她抬起头,明媚的脸庞照在叶天眼中,竟恍惚有了蝴蝶的影子。! x, [$ Y3 B/ r4 ]+ G* p0 Q! V

5 T1 r) Z5 W2 N  1 m& ~# I) r' f; A" p

( e! N. w/ ?( ?: ?7 y- X  “或多或少,也会有丝喜欢吧。”戴笠这样的人物,叶天无法评 定。戴笠一生似乎只爱过蝴蝶这一个女子,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若是换作是他叶天,或许也会如同戴笠那样,不折手段地巧取豪夺吧。那,毕竟是乱世。( j/ x" n& G0 ]2 L

1 w0 q; g8 a7 a' |% ]' L+ w1 X                             
; i* W1 p/ y, C5 o) D7 I7 D6 L, Q) D: R7 t
  叶天的手轻轻环着柳玫的腰,柳玫似是有些累了,把头枕在叶天的肩上,如兰的吐吸也叶天耳边轻轻作响。
& O1 a1 T) a8 N5 S8 R8 u" ^
" r$ @& x% r: _7 y$ z% X  叶天离开时,柳玫的鼻腔中已发出阵阵轻鼾。叶天把柳玫抱上床而后拉过薄被给她盖上,空调的温度也上调了两度。
9 t1 I  ?3 Y8 ?6 Q1 }' S* E; f+ C( a. N
  在叶天带上房门离开的那一刹那,柳玫的眉角轻轻颤动了一下,一滴晶莹的泪从耳畔滑落到秀发中。: c1 x! Y# @1 ?' q

9 c5 s9 I3 E6 b, U  是为蝴蝶而流,也是为她自己而流。
1 R, w( ?. K8 s# Z6 s2 K# n1 X# X) \+ ~" y; ^3 W* D
    h+ P  b% D) U# f' j) _& f
9 }) `% \; q$ h1 ~: g0 t# g
  ************************, q6 P, c+ }+ u
8 W- v: E& A9 s: D% _
  聚会的地点,在丁小柔位于橡树湾的私人别墅里。
. p, \. F( P8 q! s% R( ?
( t& P+ K, u, }1 A$ [  叶天到时,丁小军和丁小柔早已等在了门外,作陪的有两个陌生 人,丁小柔为叶天介绍,一位是省国安厅的副厅长卢景,一位是交行S省分行的常务副行长郑云。都是一个小圈子中的人物。* r7 i' [% e* D* @: x8 F, F
4 V) F: i8 N6 Z; J- ?5 n
  进了别墅后,丁小柔把叶天、卢景还有郑云引到顶楼的中空花园。% E6 u) d0 H' n+ N) r1 u
6 l4 }& d$ i8 |( f
  花园很大,足有两百个平方,从钢结构的外延,可以俯瞰别墅另一侧的温水游泳池。游泳池边,有几位化着淡妆穿着清雅的女学生在那儿坐着。' Y6 ?/ O8 j" y1 K4 |
0 D9 ]0 D, f, G' G
  卢景和郑云是丁小军和丁小柔的常客,对丁小军的小手段一向心知肚明。; V: F4 h% m( z; y: x1 u

. m" I  E' F- e0 W! _7 s  ; I% s% C; \( j) b& j

% F0 w' }9 k  [6 I  “先玩牌,等玩累了,让那几个女学生陪着游会儿泳,放松放松筋骨。要打网球也可以,那几个女生对网球十分精通。”丁小军说得淡然。 $ f8 q, F3 \, B
. |% F- Y9 z. i: V7 ~& r2 l
  卢景和郑云则暧昧地笑了笑。5 D2 G# r8 T) {, b% [* W( _

6 n' P, R; P( f" [9 I% h; u, R: _  叶天眯着眼,伸出手指,意味深长地朝着丁小军指了指。) X& ~6 G1 Q! y( }/ k
) K# c9 i# Q  w' M3 `+ _8 M! z2 }
  丁小柔对玩牌情有独钟,从她兴奋的神情中就可以看出。
, F1 j+ ~& P. Z8 ^% e
0 ]( O5 }: i% P+ g- @# ]9 @  玩得是二十一点,丁小军坐庄,丁小柔坐在叶天的右侧。
. G! Y4 B% w1 Y; i6 d- R, i
* z9 C6 q+ z, Y5 {) X3 X7 F  从玩牌中完全看得出一个人的品性,卢景有些谨小慎微,郑云则颇具赌性,即使手中拿得是十七或者十八点,他也同样毅然决然地叫牌。( M( B4 }# r0 T9 j6 m
; q' @2 `9 `# u. t% Q1 y0 u
  丁小柔长于计算和分牌,大局意识相当好,局部的失利一点不引以为意。他们三家中,除了她,都是输多赢少。: \7 C" [% E  u. x( \, c+ B
0 R6 o; }! N: I4 e" o% ]" s
  叶天观察丁小柔的同时,丁小柔也仔细打量着叶天。
& ~: u, [; f5 R& V1 w2 \* {% V
2 ?' d; @6 B+ ?1 A$ f# W9 S  叶天的赌风和赌品,是她所见过的男人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弃牌时果断,要牌时坚决,丝毫不拖泥带水。脸上时时泛着笑意,瞧不出一丝一毫的心境变化。
, x" `6 O+ T7 a4 g+ x5 ~* F
' L% |5 F1 {7 d) h$ X  丁小柔曾流连过马来西亚云顶赌场,对各式各样的赌徒都作过一定的了解,在她心中,人生就如同牌局,不时有人出千作弊,但即使是这样,作为赌局中的一份子,在关键时刻也不得不做出最有利于自身的人生抉择。* d0 W& }+ |  l* f; c" [

" S3 |' y# q# Q  N  至于澳门的葡京赌场,丁小柔则是不去的,因为那儿有国安的眼 线,赌得大了,难免招惹麻烦。( w3 x3 N) F# O1 h3 e+ }+ C) {
0 F$ `/ p# V9 Q+ D0 P9 g* }
  叶天的手气,看起来非常不错,短短一个多小时,他的面前已堆起了厚厚一堆筹码。他用两个手指夹起其中的一枚,细细把玩,良久才发现,这些筹码竟然全部是纯金打造,只不过外面附了一层厚厚的涂料而已。 
- F+ n7 H6 N- o* \" J5 n  |+ @" U+ c7 [+ A" ~9 Y
  这种小玩意儿,作为礼物送出去,还真是让人有些心动。应该是丁小柔的杰作,丁小军嘛,楼下那全女学生,则应该是他找来的。叶天心道。 ) [* I# k3 y  R, ^- m
- c8 }7 t: d) |& D
  牌玩好之后,郑云提议唱歌,他的岁数,已经不太适合游泳、网球这样需要体力和耐力的运动,当然,多多少少也是担心,由于他和卢景在场,叶天放不开手脚。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5-6 00: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景虽说是国安出身,但对眼前的一切却早已司空见惯 声,等着叶天的回应。: l* ?  m# |' X$ }) {' d

8 C& P9 D9 M% C( u  除了柳玫那次是身不由己之外,叶天轻易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对女色的喜好,特别是在所谓的朋友面前。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朋友下得毒手才最容易达到一击致命的效果。对罗至明、陈明,甚至是面前的丁小军、丁小柔,叶天都预备了特殊的防范对策。(罗至明、陈明,详见上海卷。)6 n: m% W: x, b8 D
, i$ U" D0 m/ _- N  j2 }
  2 E& b' Q1 K' F. o( n) h- I
: h7 Q, C: P- s( e- N- k5 x
  不过只要不是更进一步,一般的应酬和逢场作戏,叶天也不强硬拒绝。现今的官场,陪舞、陪酒、陪游甚至陪睡早已蔚然成风,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都一个样。; ]( Q) V* C$ o! E0 o* T+ p) T; z

# C( C1 u4 A. G# P: k; K  “那就下去打几局,小军,你招呼一下卢厅还有郑行,小柔,你陪我一起过去。”
3 H3 ?! z  v# q1 p+ |8 D! h5 o+ n
  丁小柔给丁小军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画蛇添足,丁小军亦是聪明人,知道叶天这是给他留了余地。等叶天和丁小柔下楼以后,他拿起手机,让网球场那边小心照应。
; Y# S2 h7 s  t1 D4 d; p; p2 V! Y5 }2 n1 S$ V8 m/ K4 x
  游泳池边的那几个女生中最漂亮的自是跟着叶天和丁小柔去了网球场,其余几位则在丁小军的招呼下上楼作陪。! @+ N0 P2 i# t0 _" w  n# D
( M5 ]- k* ]* J
  在叶天眼中,丁小军找来的那些女生美则美矣,却多少显得有些青涩,没有叶子田、柳玫、婉茹她们身上那种动人心魄的风情。
4 r$ {, \- `! a9 G/ u0 l* Q2 ]# }5 v* p3 d: M0 }/ F
  遮阳伞下,叶天和丁小柔对面而坐,陪在叶天身旁的那名女生显得有些拘束。! A8 I- ?- N5 v$ X( @. U* M# U4 u
* j, a9 d, Y% }5 E$ [! f
  0 j9 U. E8 D0 C. L: I8 X+ @, y  I

6 k/ c/ {' k" R% _+ X, I& O/ y, S  叶天替女生点了饮料。而后轻声询问女生地姓名。! h6 I5 l+ \8 D) x% O
- d( C: }2 j* W) O# `5 P+ w0 [# P' K
  “妙晴。”女生的声音很是清脆,只是由于害羞和紧张,显得过轻了一些。
2 F* V1 D% g( x3 _5 M- t/ u0 A3 _% n) w4 E1 `
  “少数民族?”在叶天记忆中,妙姓为夷族所专有,汉人虽说也有此姓,但多是与夷族通婚后所得。他不由来了兴致,又多问了一句。& m. g- h( v8 ^5 x0 X4 \2 f9 u' g
! x3 h9 ?# z7 e2 E. c% ^* C
  “是夷族人。”' D3 @7 t0 p- X; `* z0 |0 t

3 @* B" n2 z+ ^3 W# |' w9 y  J' I  人,都是丁小军找来的,丁小柔只知道是学生。却未曾想,还有少数民族在其中。地方政策多少对少数民族有倾斜,特别是自治地区。少数民族女子通常多情,却也缠情。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为好。心底,丁小柔不由暗暗埋怨丁小军。$ Y: r, s9 n3 _% e: F7 V3 @
' S  y: l( N9 |& f4 b
  叶天却不以为意,他本就没想发生什么桃色韵事。不过是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而已,无伤大雅。
/ f2 k" o- \% G9 W+ J" y" g$ V4 J( ?/ L# r8 O4 h, I& H+ S
    z; _7 h) r+ U& c. E( e5 {; Y. s

! a/ S+ f( a! {4 h; U  “这个给你,初次见面,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小玩意儿,是我刚刚赢来的,也算是借花献佛吧。”叶天把指间把玩着的那枚纯金筹码放在妙晴手心里。
0 ]# x3 v& q8 k/ _* t! B
! E3 L7 a: Y9 L7 @  @/ b  叶天为人处世所表现出的儒雅以及善解人意。一直为丁小柔所欣 赏。可以说。叶天是丁小柔心里为数不多。对她有吸引力的男人之 一。 
* M8 o7 J0 U4 X% B/ \. y) x, I( L9 m! k
  无论与公与私,丁小柔都希望与叶天发展更深一层的关系。只是到目前为止。丁小柔还没有找到能够打动叶天的契机。
3 r* Y' `4 _6 i2 a& A1 Q. r
+ i3 f2 {& x/ ~" T" r  夷族地女子的确多情,叶天送了人家一枚纯金筹码,人家立刻就还了一只香气萦绕栩栩如生的竹蜻蜓。3 o, b9 C7 J: _5 _* ]
: y( a- [6 x% e+ x* M; B) y- A
  叶天想接却又不敢接,天知道夷族有什么风土人情,最终还是丁小柔笑着替叶天接过。0 B7 |- u( p4 h4 _
6 T5 ~! Q( X5 I& W
  “走,上场打几球,我一对二。”9 b5 A+ Y  I/ G/ _& Y) \" l* F
9 [& X& ^; H+ b* u+ l4 p
  丁小柔与妙晴毕竟是女生,虽说技术都不错,但跑动以及接发球的力量上,都比叶天相差太多,纵然二对一,却也是败多胜少。
' v! O# d( |1 l: b- H; n# a+ g, X9 W0 `% I* F: |% M3 @
  粉色地网球装的丁小柔,一身纯白肌肤显得格外惹眼,妙晴在肤色上,多少还是比丁小柔逊色了一些。不过跑动跳跃时却比丁小柔更多了几分律动感,也算各有千秋吧。
7 J. J) l" [* E+ }: g. K5 z) g6 i4 U. G8 q) R9 u  F
  中场休息时,叶天接了个电话,丁小柔出于避嫌,拉着妙晴去更衣室洗漱。& q1 X! k3 r* B4 M# t( d$ c" C7 O
  E* L- L# k7 _6 h
  电话是张萌萌打来的,郭上达的事到目前为止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与郭系地其他人马相比,张萌萌的日子要好过了许多,所受的处分,不过是一次无足轻重的诫勉谈话而已。
  O6 `0 P  A( p1 M* M- b$ c0 k4 I( W: b( D' t# F
  当然,张萌萌深知这一切全都是叶天地功劳。
( X2 I/ M9 G8 a" F& H
) F2 a9 J& F& T4 U/ D, K: z  这些日子以来,张萌萌一直密切关注着S省省级层面的变动,郭上达落马后空出来的位置,听说已经内定由省ZF地万副省长接任。至于万副省长地工作,究竟交接给谁,省里上上下下,也多少传出一些风声。. k/ O5 n$ u$ ^& E) D7 u4 u; [
0 |4 o# {0 M  Y+ i: I
  宦海沉浮多年,张萌萌自然知道,这些风声都是何为和丁大同故意放出来地,用意很明显,探测省内上下对这一安排的具体态度。叶天地上位或许势不可挡。  ]8 u! o& {( X7 j( \5 u
; a4 X, ^: r% k; }* ?( H5 Q4 S7 S
  而且只要叶天上位,张萌萌相信,省ZF各主要领导的具体分工,5 W+ [+ X" T# i! X

! \  K6 b) `3 v+ a: A# y  % D0 K# a5 S# b/ o: F
$ _* ~" Y' M6 V( A. v4 J+ j3 d
   会有个新的侧重。工业、金融、商贸,这些原由郭  域,叶天多少都会染指。! S2 l" \) `( w+ S+ K0 d$ E( S

% q/ H8 t) T1 o/ {' n4 w  和叶天保持一个相对良好且稳定的关系,是现在的当务之急。3 K1 h; R) S# E! S+ d
" S* G: h3 @% G2 C
  + g4 }- B  F% ^6 r7 s8 n! g
/ x: c8 U1 B" G
  “叶市长,不好意思,打搅您了。恩,我有个工作想向您汇报一 下。是关于我们省电冶下属电机集团的子公司华生电机的改制的事情。不知道您现在是不是有时间?”: B+ X7 r7 n2 X2 S+ a8 M
) b# A7 {8 [4 |1 ]: [& g3 C; b+ n
  在电话中,张萌萌把华生电机的具体情况给叶天介绍了一二。
' Q  B) p% z) ]( n* V' B+ j, ]0 E4 \7 A( s/ \0 N# X' Y# u! O
  华生电机的改制不同于一般的国有改民营,而是国有改集体所有,改制后依旧是公有制企业。改制的事情由电机集团申报,省国资委审 批,程序已接近尾声。人事方面,除了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已经明确下来,由原先的老总担任。薰事长以及总经理的人选尚在斟酌当中。8 V2 j- d+ L: T7 i; \" S) l

5 ]+ }1 _) p1 {  “你有心了。”待张萌萌介绍完毕,叶天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其中多少含了几分嘉许。& [' \: _, _* U! B
4 ?6 a7 m! [3 H* h
  张萌萌的确是有心了,华生电机的改制,说到底就是一次**裸的利益再分配。不仅电机集团有利益在其中,就是省电冶高层,在里面也有利益旋涡。+ g2 i+ s9 N: I2 m- R2 u9 O  j* @
+ e1 \7 z) v% }6 q' v: o# _
  改制后的华生电机行政上将完全独立出电机集团,所有制模式从国有改为集体所有,只要是在编职工,等于都拥有了发言权和利益分配 权。 
% w$ A# k7 B) S& N! D6 ]6 ]7 `+ W+ i7 a
  & O7 O9 w& w5 V4 _# D
1 o* U2 z2 J5 \! [# L/ Y- |
                              % i( O* I# {- O
9 u1 s) }$ `# y; v6 ~- u  V0 L6 b
  但这种改制,不可避免地会触发到某些灰暗面,比如改制前,上级公司空降董事会和管理层,参与瓜分改制可能涉及到的利益或潜在利 益。 
$ w+ J7 W/ t& q# r! p7 {6 G( I+ P4 S7 N/ E' \; x6 H$ [
  通过解除劳动合同等手段缩小原有职工规模的同时,大规模安插关系户到中基层工作岗位,夺取改制后原本应由老职工享有的股权利益。' d" n0 L" k' c4 |
2 Z1 k' Z  q' }( _! j* i
  听到叶天那句“你有心了。”张萌萌的脸上泛出久违了的笑意,她趁热打铁,向叶天请示:“那人员安排方面?”
6 ~3 B# N5 ]6 k0 c) Z: B( h  A! Y
9 o+ b4 z- N# T8 k) i6 h$ I& [; J  “人员安排方面,我让江小雨直接和你谈,董事长和总经理还是由你们集团内部自己定,给我空两个副总的位置就行。其他嘛,先不 急。”叶天表现得游刃有余,他知道这两个位置就算他不要,也最终会留给其他领导的关系户。# ^. G; w% `7 u( i% \
) Q5 R4 q2 o1 f* u% Z3 m: g
  “对了,这几天你让下面给跑跑,小江在T市到现在还没有住的地 方,她是我以后要大用的,往返T市一直住酒店那怎么行。  别墅,好一点的酒店式公寓就可以了。恩,复式结构最好。”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让婉茹帮着解决就可以了,但叶天偏偏让张萌萌出山,也算是从另一个侧面来安张萌萌的心。地方找到了,不管江小雨以后是不是会去住,但这个情总是领了。
7 U& P7 A1 A/ b0 `' k
, e, L1 r" e  c2 S/ L0 G: b& o0 p/ T  . j- H* X  _+ s! @8 s2 Q
8 e0 n+ D# f+ P/ @1 H; Z
  张萌萌最拿得出手的自然非落樱山庄莫数,但她怕犯忌讳,所以落樱山庄提都没有提。如果叶天要得是别墅那倒也好办了,省电冶这么大的集团,要找两套位置好点环境好点的别墅,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可叶天偏偏要酒店式公寓,一般的公寓,张萌萌可不敢拿出手敷衍,看样子,这几天是得让小杜多出去跑跑了。
! y* [3 y. S: U2 N8 E
  Z2 M; Y9 F  i5 e1 Y3 y  又和张萌萌说了几句,叶天便收起手机。丁小柔和妙晴从更衣室回来时,叶天正端着奶色的杯子品着咖啡。$ Y' E0 G7 k! `7 R& v
3 e; C% v! p) G
  晚餐是在一起用的,卢景、郑云,还有陪他们俩的两个小女生,加起来一共八个人。菜主要是苏杭口味,叶天吃得比较满意。* V9 j: k; q& _. x, ~# M8 L. t

+ i6 h, a  R9 U& ]( E" h  两个陪着卢景和郑云的小女生,脸上都泛着欢好过后的春情。对这两个岁数小了他们接近一圈的小女生,卢景和郑云在言语中也颇多暧昧之意。这毕竟是小圈子,叶天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觉得,丁小军的小手段还是满有作用的。0 B# v2 h" M' f$ w* m& d+ I1 z' V$ \
* e; \: p+ E$ b* k
  丁小柔和妙晴坐在叶天两侧,不时给叶天夹菜,叶天也只是可有可无地吃上几口。
# T5 r" {) }& z5 {. \) r& f" m" e, L' I  l3 t7 W
  卢景的关系原本在公安部,是大要案缉查部门的一员干将。至于什么原因转调国安系统,而且远离了核心层,卢景没有细讲,在饭桌上叶天自也不好细问。
6 a% ?( z$ d  e7 s0 w) k; g0 ~5 c
; ]( P7 j& U2 u9 V8 b; n  但,总得感觉上,卢景这个人很聪明,智商很高,为人不显山露 水,却属于可以深交的那一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5-6 00: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与乔治.约翰逊之间的非正式会晤,虽然已经得到叶 肯,但会晤的具体细节,双方还需要进行私下磋商。+ F/ C1 ?1 S2 b) S' s0 T0 o# ]

0 W# v. a/ j. Y3 [" `2 G' `" M  磋商的地点没有放在香港,而是选在上海的金贸凯悦大酒店。+ i4 z$ ?% I9 R2 E$ q

, ~4 c, u. W1 U) x' o+ S! E  # q  {' M- N. M" ]- M

% n. x1 u' N- b% V& S  叶天方面,负责沟通以及磋商的人选,自然非郑先生的私人助理 lolanda莫数。
; @/ Y$ W0 n- E6 o( _4 @1 [, |# T$ |( {6 l
  乔治.约翰逊则派出了他在白宫任总统副幕僚长期间的助理丹尼。 丹尼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在华盛顿的资历虽然尚浅,但美国社会一向崇尚精英政治,丹尼的出身以及在乔治.约翰逊私人圈子里的影响力,一样不容小觑。' X" w% R) s( e
+ O/ T/ \: Z; {1 m5 Y: a
  在得到叶天的授权后,lolanda先是直飞T市,与叶天进行进一步沟 通,而后十二小时内又直飞上海,做磋商的先期准备,随行的一支十人team,               ,          一 承担。5 Z: ^: P- z8 ]& m

: \) n& T( r; W4 m2 T  金贸凯悦的酒店大堂位于大厦的五十四楼,透过全透明落地玻璃 窗,不仅能够充分采集自然光线,而且可以尽览上海风景。
" Z7 u" H, N& a# I/ k* z
5 z- r! w" ^  i% B& b( t  带有art co艺术装饰风格的黄色水晶.+            法国石灰石石柱镶边,充分展现了酒店内部设计师让.菲利浦.海特的设计风格。# r0 g- n$ @% j# ]
' }  c2 g# a' O% e
  lolanda一袭伊夫.圣.洛朗高级女装坐在酒店的天庭酒吧里,一边品着纯麦芽的苏格兰威士忌。一边等着丹尼地到来。; [5 j& ], T# ^/ u, Z
& P* N' [" t; P2 ~* O7 ^
  5 x# \. P* \1 b- E

- ?+ }, e/ @& S; Q9 ?  十人team则租借了一个中型会议室,做着磋商前的最后准  4 L' T$ r2 v6 K

1 ^* }1 T! B5 g$ E% w3 N+ m  保全方面,则全部由上海方面接手,叶正详在lolanda抵达上海之 前,就已经让办公室与上海方面打了招呼。2 [/ p! g2 E* b$ q0 C( U& O1 Q

4 J% O( m. V7 b5 t5 j0 g  丹尼抵达上海后,将由机场方面开辟特别通道,负责接机的除了十人team的一名成员以外,其他全部是上海方面的特勤。5 N2 w3 j5 [7 @  P5 i
( }. Y& Z1 T! {0 X& h
  天庭酒吧的走道上挂了油画《赛罗提女人》,穿过走道时。丹尼驻足了一小会儿。
' U/ R2 u% r( |% N3 ?1 I6 C2 ]
( y/ C! I; ]2 X; D1 r  赛罗提女人独自坐在无桨之船上,微翘着尖下巴望着右前方凝神。淡淡的惆怅中透着几分坚毅划破身后昏暗的黑树林飞往一八八八年英国乡间的那幢小木屋。长长地金红色的头发像一蓬火焰燃烧着沃特豪斯不朽的智慧和胆识。身旁发情的曼陀罗地歌声以及小岛边缘土块掉下大海的声音,无论如何不能理解赛罗提女人在望着什么想着什么。赛罗提女人棱角分明的唇边掠过一丝笑意,她把金红色的长发捋向后肩。颤抖着站起身来慢慢迈开脚步,拖着流血地腿在船上一寸寸挪动。她想有只 桨。 
3 s& j! K* d8 ~" I+ D  r
! o1 v9 P  T* {" i  “丹尼,很高兴与你再次会面。”
! Q3 y# c5 s# L% I7 P  P6 S6 c, T0 V* M& k
  % v% }8 k9 x! C0 `+ `/ u, C8 h

! L1 J/ C' f6 p4 Z9 f/ M' M% Y  lolanda优雅地起身,丹尼含蓄而绅士地欣赏着lolanda的美丽。* q8 O2 l  @" _$ ?

0 a5 q, @$ m2 C/ P% k; h, w  “旅途还顺利吗?”: u. J8 `3 W. V3 v
, v4 J# R- i) j/ v
  “当然。除了飞机有点误点,其他一切都好。”丹尼身上散发着美国式的幽默。; \4 A1 R  i5 y0 G9 _0 }
3 d) R' n" F4 T5 z) d7 F; ~4 j
  “给你们预定了传统的中式客房,用车以及保全,则由上海方面负责。他们地负责人相信你已经见过了。磋商的时间定在下午,如果来得及的话,晚上你还有时间出去喝上一杯。你要知道。上海地夜生活与华盛顿完全是两种不同地风格。明天。则安排了一个苏格兰威士忌品鉴会。你如果有兴趣地话,不妨和我一同出席。”& D- q2 C2 y" h$ K, |
2 q5 V9 }& ^- Q' u0 I/ S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热衷于一切与威士忌有关的社交活动。”+ e4 I" ~7 E1 Q5 z, G7 J

* j5 w' n4 s. i, \6 L  离开酒吧时,丹尼在《赛罗提女人》前又驻足了一会儿。% v% S8 ]) X9 C- Q5 z0 S

; Z( N* K6 `2 B* o  “很传神地一幅作品,虽然只是赝品。”对油画,lolanda同样有很深的研究。8 B! C" M5 ^1 C; t$ M. Q
* t1 ]% F" V+ v7 e9 {! D, `8 ~
  “赝品也有赝品的价值。”
% O7 D+ i  w! o. O: M  K; W$ t5 _3 _. ]/ r0 a+ K
  丹尼与lolanda相视一笑。
6 j, A9 I0 j) c  f1 a8 K' x8 v, s0 L9 N$ f7 j2 f+ H& Q
  磋商安排在酒店的贵宾会议室,负责磋商的除了lolanda以及丹尼 外,双方还都配备了一名专职秘书负责纪录。( c/ q8 x$ m* j8 L) t5 _2 v
, B, X: S+ i; \' J
  在华盛顿,精明的女性议员并不多见,但才华出众的女性幕僚,却几乎占了半壁江山。这样面对面的正式磋商,丹尼与lolanda之间还是第一次,但这并不影响丹尼对lolanda专业能力的正确判断。* \1 ^* f( V( \5 N% `- ?

1 r3 P% C/ w! @1 c  “乔治.约翰逊先生希望能够在这次会晤中与叶天先生就大陆的 **展开一定深度的探讨。”3 i$ r) P" d' b4 m0 d/ p

, M5 @/ q, r! C# f7 N  
3 ]3 u% _, }, F* I; d4 f# I) o. B- ]+ i
   省略)3 Z( ?% s3 i  r7 G
& @* K; @3 R' g. L+ s. Z& ?; i
                             
. f5 ]9 x- r5 Q( v
& R4 K- ~4 z; w. [% L. F" q  
8 v. ]4 [! q# j; \
0 n) z6 [2 P4 P) ^3 u  “任何有关********的问题都不能涉及,这是叶天先生的底线。希望乔治先生能够谅解。”/ U" W6 p3 `: P* r+ T& g
6 h$ ^# s9 @/ K" ~- ?$ d
  “这是有关华盛顿对大陆政策以及核心价值观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能涉及,那。”丹尼抿了抿嘴。
$ {5 o% {/ x. @4 i3 }* b5 ~; v: m) E5 t8 l% k  N
  lolanda明白,丹尼这是在给她施加压力。政治本身就是妥协的艺 术,和商业的本质其实一样,她虽然是第一次参与并且主导这样的政治磋商,但这些年跟随在郑先生身边所受到的言传身教,使她的表现显得游刃有余。
' d! m5 U7 |# b/ `5 q6 t* p" V3 _) [4 A: L' v
  “丹尼,这是叶天先生方面的底线。”lolanda丝毫不为所动,削弱的身段里蕴涵着一股让丹尼不得不正视的强势。
- K! m8 z: e1 _2 Q" c- A
9 T9 ?: E/ N' J$ s) Z+ g  “正如你我所知道的那样,丹尼,这虽然只是一次非正式的会晤,但无论是对叶天先生还是对乔治先生而言,其潜在意义都非比寻常。”
" d8 `, U$ O* R7 G$ H+ U& d2 r0 \8 L& I1 _+ s3 @; _5 r$ W
  “华盛顿的记者会盯住不放的。”见lolanda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做丝毫的退让和妥协,丹尼多少显得有些懊恼,他把头重重靠在椅背上,眼神也显得有些飘忽不定。
8 p9 Z; W7 Y2 C- p% N) d0 o1 {
- |- C1 n3 d8 L7 l0 n7 v  . n2 `2 @" O, r

6 B, j5 r( ^) j. ~, r! K  lolanda微微一笑。 同样的,大陆、香港、澳门,甚至是台湾的华人媒体,也会紧盯不放。我希望贵方能够充分考虑叶天先生所处的立 场。”
8 Y) ~  v+ B* a9 @1 `
& Q' u0 I" f, z4 y! o; P& u  lolanda的视线在丹尼的藏青色灰白格子领带上停留了一小会儿,觉得是时机做出某方面的具体让步了,这才说道:“当然作为乔治先生不提有关********问题的善意回应,叶天先生愿意就宪政以及人权这两方面的问题与乔治先生做深入的探讨。丹尼,乔治先生和你都是美国法学界的精英,叶天先生也拥有大陆第一法学院的学位,我相信,在这两个问题的探讨上,你们会达成某些令人感到愉悦的共识。”" D: R/ F! ]+ ?. q& z$ m9 c
% ?, d5 g* T. @6 L
  “我知道,叶天先生曾经获得过人民大学的双学士学位,其中之一就是法学的。这在华夏政坛青年政治人物中尚属罕见。”lolan政以及人权问题方面做得让步,丹尼无疑是满意的。他适时地对叶天表示了恭维。
5 V8 P0 F' p* E3 q' Z5 Q; R9 @% E3 ^# b9 p, m. L
  最艰难的一个纷争算是双方达成了妥协。丹尼的神情渐渐缓和下 来。“乔治先生想知道,叶天先生对两国之间战略关系有怎样的认识。这个有可能会成为双方会晤时的一个话题。”4 r9 w9 T% A7 }7 R6 v
. `+ n. B, r; n1 j, \  u3 W
  这个话题,丹尼和lolanda在先期电话交流时曾谈到过。lolan询问过叶天的看法。
, T5 @' [# U# B8 s- B$ S
! j& k# F) @" |/ R% O  这并不是一个重要的有决定意义的话题。所以lolanda脸上也流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3 W" V; X. _5 r* J; w0 f
) v9 p" a. E! d/ W
  / w. t0 f9 |6 e$ B8 Q# n" U

! V& c+ V! v4 b8 b( m9 }  “叶天先生认为,美国的战略重心在欧洲不在亚洲,甚至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把战略重心从欧洲移到亚洲来。但亚洲,不可否认,也同样是美国地缘政治以及全球战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多欧洲关系学家,少亚洲关系学家,极少大陆关系学家。。。”, x6 N; q. ?) l. C$ C& Z6 G: r

* ^5 K- X  J3 P  V  F& C  。。。' n* ~8 |4 B7 i( E1 w! W/ Q

1 ?, @8 l4 ^- p+ Z( v$ y  “保全方面,乔治先生希望知道,是由大陆的哪一方面负责。你应该知道,最近在华盛顿,各种不利于大陆方面的传言很多。”( X# k: s4 ~+ |5 u* `5 v5 Q% i
6 s' Y- ^# c/ Z  P* B- |) {
  lolanda笑了笑,表示并不介意。“这方面的具体信息,在S省省委省ZF发给乔治先生的邀请访问函中,都会有明确的表述。我只是叶天先生的私人代表,很多事情也只知道一个大概。”
; Z6 u9 [% q5 D5 g# ]+ L" H# Q& A2 u/ H
  磋商一共进行了三个小时又五分钟。
' @6 d: Z. E5 C, d2 y- t6 q& _: A+ D# e4 c! y
  “那,就到这里。”lolanda轻声询问。
! `! J0 x8 ^1 Z# p8 l% v# z/ ^3 a
9 g) B% S/ k$ v( z8 Q  丹尼点点头。
: a. Q0 I( Z& Q- w; b$ }$ l
$ x, y4 ?/ \! F" Q# I  lolanda合上文件,优雅的起身,与丹尼握手时,那纤细修长的手 臂,让丹尼眼前为之一亮。“真是太漂亮了。”丹尼不禁脱口赞道。1 K- w3 \1 q) T, G

# h$ b# U6 M& S9 ~0 R/ I* T6 {  “谢谢。”3 k3 y. b- z" w& A8 q$ t) L

5 D, x+ S( D, l. o( L  lolanda示意秘书从酒柜上捧来早已准备就绪的皇家礼炮50年。“这可是我的私人珍藏。”lolanda笑着说。! L) ]6 G' i: g2 ?8 g5 V

! J1 u6 ?9 [3 K) L  x3 F2 P1 W& h$ D! O  “的确是相当好的东西。”丹尼特意捧起酒瓶,看了一眼酒标上的珍藏序号。
, C  _/ W& o% _
0 l$ n' x! F# U1 ?1 ]. s8 l  “Cheers
; m, j2 R+ U8 T) J
* `. h4 f1 x- |  “Cheers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5-6 00: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成使命后,lolanda乘坐傍晚的国航客机重又飞回T市。 助叶天,担负起省市两级ZF与乔治.约翰逊私人团队之间的协调工作。她的十人team则负责上海方面的收尾工作,预计将在次日下午   
6 B4 o9 Q# f/ @6 N) e5 s" Y  n2 B, {, k; ^# `, g
  lolanda抵达T市机场时,叶天亲自来接,随行中除了江小雨以外,还有HY市市府办公厅秘书长秦宣,市         +<      席法律顾问蔡迪,以及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扬。, z, O9 e: L8 Q$ c$ g

. L* C6 K6 @) N# K' J; r  
7 H+ `: \& R" t: ~* t* ^& l  B5 H( I, ?& u
  从贵宾通道出来时,叶天给lolanda介绍,T市方面的事务他已经全权委托给秦宣负责,秦宣会调动HY市          :      和江小雨的工作。
% t: f6 Z* E: E3 K2 k/ [7 E' R* l! ~- B/ P5 U3 H" D+ q
  当秦宣笑着询问lolanda有什么具体要求时,lolanda表现得非常专 业,她要求秦宣下属各个协调小组的负责人每三个小时给她做一次简 报,简报不分巨细,一切与会晤有关的内容都必须涵盖在内。
3 {0 E  n# S1 ^+ }& ^5 i) M' b7 h" q" b" q5 e
  至于蔡迪的工作,则要等lolanda的十人team到达以后,才能最终确定。 
+ z  e! _: j3 S% j3 r
9 z8 v& h* ^1 f# w2 {/ E: P& z- T  由于叶天答应在会晤过程中,就宪政以及人权方面的问题,与乔治约翰逊做深入探讨,那么探讨的内容以及深度,必将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9 }# M. n2 n" Z3 [
3 b' m. {; Z  y$ k+ v8 G( T+ |  这方面需要有专业团队给叶天把关,单单蔡迪和市府法制办是远远不够的。除了叶正详会派人过来以外,lolanda地十人team中有两位熟悉和精通美国   .法以及各洲宪法。在这两位地背后。至少还有二十人地远程协作团队。* [5 j) F. Z$ {! _

; I& w% ]; u" P+ s, W" o- v  出于安保方面的考虑。lolanda的住处以及办公地点,叶天给安排在了凯旋路上的那栋三层楼的欧式洋房。
% G9 r& ]/ D* _& D9 x( A6 D# X$ I4 q" k* Y
  
: H2 C' [6 F; D5 D( y9 F. S4 D6 o
  车队抵达时,省ZF副秘书长潘林已经等在大门口,车队进去后,电动铁门缓缓合上。
% b0 V' u9 x% h  `6 A. r4 l. B" N% {& k& J# y: X. R" E/ ?% @
  下车后,叶天给lolanda介绍,潘林负责省ZF方面的协调工作, lolanda有事可以随时随地找他协商。9 K% h- U& Z: j6 g
4 o2 [( J4 v+ L7 o( k  M4 _
  lolanda无疑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这点从潘林望向她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  N8 P" q# C0 b9 }" W% @
" y) @) b* X: W' U& {
  潘林四十出头。正是男人的黄金季节。郭上达一案后,何为对他尤为器重,他在省ZF里正是春风得意地时候。若不是知道lolan深厚,说不定他真得会在这方面动点脑子。) L. b5 t& g: a" s

1 p. w+ I6 {3 V$ a: W. N  目送lolanda上楼时地窈窕背影。潘林心中感慨:“真是韵味十足,就是沿海那些大城市。也极为少见。”
+ H4 T% P, K* s! y+ \. h5 B9 K3 J0 a
  江小雨和叶天是一起走的,张萌萌给她已经安排好了住的地方,出于礼貌。总要过去看上一看。另外华生电机的事情,还要她们两个细谈。 6 K/ ^+ I# L1 @5 k$ E- r  V

+ n5 E+ `7 h# }/ X3 W% t  + l% R- p) L5 p: t* p" ?2 o) N
* \, K+ p( X% B% }$ S' T. [; q) ]5 n
  叶天在中途下了车。江小雨知道叶天在T市有住地地方,安   也有专人负责,所以也不担心。
  `5 u: h+ F0 L; \# t( |+ ^, L0 _; p$ K2 y( k$ d! M
  柳玫那儿。上次由于丁小柔的邀约。叶天并没呆上太长时间,正好人在T市,索性过去安抚一下。7 |& m8 X; H$ G1 n2 R: N# H
# c4 F5 T# d$ W& f: c* |
  叶天到时。柳玟正对着电话发脾气。等她挂了电话后。才发现叶天地到来。9 ]! e$ v# g( q: w

' G" C. K) V5 ^1 L. [3 r3 `  叶天从背后搂住她。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问:“怎么回事?”7 }3 ~" i2 ]" f# J$ E1 |
3 U6 {) S0 q1 J. W
  柳玫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上次来还不是这样,“有人欺负你 了?”托起柳玫的下巴,叶天凝视了好一会儿后又问。# J: D! ~. I! h, w
0 l7 h2 j9 N) X0 M4 G# B
  “工作上地事情。司法局新调来的一位副局长故意刁难我。”靠在叶天怀里,柳玫地神色还是有些萧索。5 M7 s% a/ ^& r$ ]5 N* o7 j$ U
* p: W8 F; u: o2 a
  “不是才选上律协的副会长吗?”, h" q, [0 {' U; w

; I/ K: {7 H; l* X) `/ H& X  “正因为这样,我才愈加气愤,那个副局长分明就是针对我。”; J2 A" {- ^/ ?6 p1 N) P8 Z

5 l5 k/ A9 [3 B( U1 n& j  叶天又详细问了问,这才知晓了原委。
4 H( F8 ?1 U% y" R- ?, `* a, T: j' i4 S" L: \* j
  原来一周前,市司法局下发了一个关于禁止本市律师接手黑砖窑案件的内部文件。而恰巧,柳玟地律所,在前不久,正好接手了两个相类似地案子,由于接手时间是在文件下发以前,所以柳玫也就没当一回事情。 6 C" j5 s$ |2 k% A& K

. Q1 K* T' C* M' Z  可那位副局长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在内部会议上大发雷霆,而后更是下令对柳玫的律所进行全市通报批评。柳玫当选律协副会长地时间还不满一个月,就当众被那位副局下了面子,心中地愤慨自然可想而知。 
( j( Q" [9 @/ t$ n; X* _, K6 ^6 h% U3 e8 h- W
  “行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叶天亲了亲柳玫地脸颊,安抚了好一会儿。1 C/ }  n/ J" }8 g. j

/ N% q5 \; [  C& V6 E! Z! m  在叶天身上又靠了一会儿,柳玫起身说:“冰箱里有菜,我给你弄点吃的去,晚上应该不走了吧。”3 l0 r# v$ g5 T: d% D) n: r% j, ^

+ R8 }4 f' X+ e$ k5 a  见叶天点头,柳玫地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
8 J: t4 A. O- d& L$ I2 x
$ s; x; y4 K1 @5 I& p  厨房是半敞开式的,叶天坐在沙发上就可以看见柳玫忙碌的身影。纯以相貌而言,柳玫比下午见到的lolanda更甚一筹。! |; B4 A. D# `1 Z

! g: I7 A$ x) a  “在想什么?”不知何时,叶天悄悄走到柳玫的身后,双手轻轻环住她的小腹。. K. f5 X# t* Z! N& o2 T
* R& s) l7 ?$ R1 W1 E: p
  “在想律所的事情。”
3 X, c  W; D% P  j  H# @" C
' o! Y4 G# ]' [- @' Z  “别想了,有我在,没人能动你,敢动你。”0 X+ j+ t0 \# b7 n$ j% e8 P" Y

* F# @8 w/ c1 Q, [& }& P1 E! Q  柳玫可以感觉到叶天略有些粗糙的手掌划过她细腻的肌肤,带来一阵阵轻微的颤栗。而他的唇则隔着单薄的衬衫,细细吻着她胸罩的肩 带。 
: M; ^7 a! A9 K0 D0 g
( G" I  `, u0 e  熟悉的丰腴的身体,抱在怀里那种娇小的丰满,让叶天有种揉碎的冲动。透过衬衫的V字领口,可以清晰看到胸前那抹耀眼的雪白,此刻竟是如此动人。/ X. S! K+ `1 }5 V( B
8 o/ o; v& M  C) ~/ {
  “别,那儿脏。”
) Z4 K) `" N9 J' ]7 z% G9 j) H2 z* U; e9 K  y' a
  叶天的手伸进柳玫的套裙,隔着内裤轻轻抚摸她的私处,柳玫的脸上泛出动情时特有的红晕,衬衫下丰满的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不住地起伏。
# `6 |1 @2 [; g! Q/ v
$ _7 u: m# c1 C8 U/ M/ d  “去洗一洗?”
' H: _: Z9 C5 N) I  P( }* ]  j5 O/ a) D5 M
  “可菜还没烧好。”
; b/ @# w) Y/ Z  P5 m
/ s6 a' Y7 p3 m& e4 i  “别管菜了。”
& I  Y, f) j* _5 v) B
1 f, T8 R6 B3 m1 {! }5 V# U9 p; R# U  浴室中的柳玫,**的身体,在灯下闪着诱人的光泽。8 x1 J8 I8 K; U- r, x' H# C
& H0 x/ R5 L/ b$ D& Q; B% I
  粉色已经绽放的敏感**,被叶天弄得通红。平坦雪白的小腹,紧紧贴着叶天的下身。
0 c7 x4 H1 |8 D# S6 X* N5 L1 H( w& J
  柳玫在床第之间的温柔与配合,简直到了驯服的程度。   PS:这章比较短.明天会补足.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5-6 0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尔斯躺在酒店舒适的大床上,一边摩挲着怀中女人光 一边品味着女人带来的红酒。$ @$ w( s' [7 t3 q4 d! G# p

0 ]1 E% r) J* i% A* _. ~' [  女人的名字叫Sabrina,  一  .u              只是一夕之欢,可没想到竟然这样断断续续地保持关系长达半月之久。
& @, l/ B9 A" `( g# {
* h6 E8 @& c/ B$ B  
) @; S) S9 T) R- r/ q! g6 W9 |6 M% R" V
  Sabrina的容貌虽然还比不上兰小烟那般妖娆,但在       女性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 `' E: r3 }2 p3 H1 u, V$ ]. j; t2 I
7 d8 R" y& P3 n  据说是在市中心写字楼里上班的外企白领。他曾听他在GE里的同事说过,大陆许多在外企上班的白领女性以和她们的老外上司上床为进阶的资本。
7 d% X$ w. ]# q- n- V5 `/ X" f' [& D8 j. w7 {1 V2 p1 o( u4 N
  记得那一夜泡吧时,他曾有意无意地表露过自己的身份,GE上海的新贵。。。
* w  J, t' m, R6 I7 U% p* V" _: b, J. n5 k% [( J
  “Darling,你在想什么。”趴在查尔斯身上的Sabrina,     媚,黑色的发暧昧地纠缠在查尔斯胸前那丛金黄色的绒毛上。* Z- i6 S6 q" Z6 b# P4 Q1 Y
9 U2 d8 B! l9 C" O/ t, b+ [
  “在想你呢。”查尔斯把嘴凑向Sabrina艳红的两腮,双手在她丰满的臀沟游动。2 Q7 s( U3 F# v& \
# d+ N: Y3 a) r( N5 T. |" n
  “我才不信。”Sabrina充满风情地一笑。
; ?; v4 @- ~7 z" @$ I" B4 s' _0 k& D
  9 U$ k! U! v5 B4 u" D5 c& c
! _' s5 M6 p0 E, m& R$ x) m" f
  “我会让你相信的。”查尔斯轻巧地托起Sabrina丰润的上身,隔着白色真丝衬衫亲吻她绷紧的双峰,那道深深的乳沟在灯下显得格外惹 眼。 / M/ t1 y# V! |& T9 l
, Q2 S) B) J. W% l! B
  。。。
; h6 H) @1 E2 l  a8 W5 t
1 h- H5 x3 K$ D  卧房与阳台之间的暗色落地窗帘拦住了午后的骄阳,浑身滚烫地 Sabrina。一动不动躺在查尔斯身下,原本柔顺的黑色长发此刻显得凌乱不堪,额前的几缕发丝上还沾着微湿的细汗。2 u  |; z* L9 V5 b3 D$ o
8 k( j( |5 {2 Z( C! \4 h
  趴在她身上的查尔斯,下体虽然已经退出了她的身体,但心头的欲火依然旺盛无比,双手紧紧握着她胸前那对布满了细汗的**。' v& O  X+ S' I* @' N3 K

: m# y/ O# z# j& ?8 C  过了好一会儿,Sabrina才艰难地推开查尔斯沉重的   ~   挣脱出来。% ]! c( h7 D$ x) z5 M

  v$ Z: X' d% T% B" w5 L  查尔斯在床上地表现,给Sabrina的感觉。就像是一头对猎物永无休止的野兽。
5 k7 a% n; k( U  p( t1 ^4 X/ R, q- h) ], h2 _6 \$ n: g" V
  
7 L9 c$ m) [! }3 \6 g7 t
. |2 C+ x/ e2 B  Sabrina从浴室出来时,查尔斯已经穿好了衣服,正       带。“你要出去?”. O" G+ y% Z! K+ J/ p) l1 S

; C- I0 P4 \7 B* }6 d  S2 e1 ^  “要去拜访一个客户。”查尔斯轻笑,“原本是定在下午一点的。现在看,肯定是要迟到了。来,Darling,过来看看我配哪一条领带更 好。”
9 y5 W1 X& T3 F8 n: u: E2 d+ h( y" @# A# c. c  i; n) Y
  “暗红色地那条或许更配你的衣服。”Sabrina走到查尔斯身边。查尔斯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的迷人香气,真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女人,或许可以考虑把她留在他地身边。他身边也的确缺少这么一个掩护。7 T! V6 U6 m( l1 `3 @. ~
7 Y3 |0 `4 N+ s
  这么想着,他把Sabrina揽到身前。双手摩擦着她的小腹,只围了一条浴巾的Sabrina,     :   ~         :     无余。1 x. _4 a+ M: L

2 @/ l6 k* J; b8 e3 F& Y  B# }! M3 k- @  “Sabrina。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你应该知道我在S省呆不了太长的时间。而我又实在是喜欢你。你应该明白我地意思吧。我不知道你在现在地公司处于怎样一个位置。但GE毕竟是一个位于世界型企业集团,不仅有着相当好的福利政策。还有着相对完善地培训晋升制度。我可以在我的权限范围内给你需要的任何帮助。我相信,只要你愿意,你肯定会取得比现在高得多的成就。”
% N: B* n# v9 _, @- w( B3 m
8 Q' V5 F2 |/ f  说完这番话后,查尔斯笑着看着Sabrina,        ,  时间的早晚罢了。
+ ~" m& a# S5 b" J+ u
+ R8 C& g  G2 H  \6 n  查尔斯离开后,Sabrina拿着手机躲到卫生间里,给       号码发了一条短信。0 X8 g0 k6 z# F* Z5 Q

! V( c* S6 I5 z6 t" }8 g  “他主动提出带我去上海,进GE。”
8 j3 ]6 ]% Q) D% l$ r0 F5 \4 Y3 c" ~* i
  号码是兰小烟的。这个号码除了Sabrina以外,没有其他人知道,只用于和Sabrina之间的单线联络。
- W/ L0 n" j' J7 N, H& h/ b: d. X& z7 r+ ~% D
  很快,兰小烟就回了一条信息:“做得好。再接再厉,钱我会汇到你的账户里的。”
5 k2 y* U/ p" q4 ~. h, ~4 G8 @. ^$ _& Q4 q
  Sabrina删除短信纪录时,唇角勾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 I, r  f/ E- G) g! s# M" P

+ v6 ~6 |! u& |% o/ _+ z  f  在酒店门口,查尔斯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略带口音的普通话,他并不是很听得明白。他只得一再重复他要去的目的地“帕兰朵意大利时尚  & C  h# B2 y( B2 \

; b+ e$ ]7 C6 ]" }, c/ t4 ~  
# u& }  w5 I+ Z4 K8 s' M, O; m4 c4 b4 V/ q; K$ v6 O9 u
   ”。
& q8 Z3 i# @; D! i1 d
1 e9 R9 s8 _: q$ L/ E/ ]  帕兰朵意大利时尚咖啡吧是组织在T市的秘密据点之一。 了安全起见,并不由兰小烟这条线经营,而是交给一个不相关的意大利人负 责。 
7 e* {, }" p9 U1 F( S
6 V9 W1 |* j3 z4 _3 H  7 e' `3 b2 }) |6 b3 b

. Z  N& I+ E6 G) I1 q+ x3 r+ u  查尔斯要去见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对他闭而不见的兰小烟。
: M# s5 @7 i, L% v! E1 |0 u2 R* m6 K+ P& w
  兰小烟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迷人妖娆,这是查尔斯再见兰小烟后的第一感觉。3 j: G, \7 i( P  G9 @6 ?0 |
& [3 `0 O; a7 f+ [5 E$ c3 q2 m  o/ @
  “怎么约在这儿,到你的住处岂不是更好?”查尔斯毫不掩饰他对兰小烟的**,那种白种男性对黄种女性强烈的侵略感,在他的言语和眼神中表现得淋漓尽致。4 ^5 w, o5 k  D! K1 L

; h& D" C8 @- l0 K- ~; ~/ B  “查尔斯先生请你记住一点,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经彻底结束了。”兰小烟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冷淡。( p" c8 G/ n% T
/ L( c: f4 ?& g% V. {+ W
  查尔斯却不以为意。要想得到兰小烟,他有的是办法,三年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只不过他现在还需要兰小烟的配合,有些事情不好做得太过火。
' v; [0 Z! Q, Y! t) ^  [9 }# C' Q2 N  s
  他笑着坐到兰小烟身边,没有再纠缠。
: e- K- {' j. X5 U4 ]- m+ o: H4 F6 j& K3 |% m8 U  M
  7 P: q. O$ q" x/ X$ G. M2 {6 X
3 o5 F" S3 |" u7 R  _, O
  “这是西南地区P  .计划的筹备与实施方案。你看一下。”兰小烟打开随身携带的微型电脑,按照电脑的指令输入一行密码后,屏幕上显示出一个隐藏文档。, T5 b1 A8 A: v: L3 ?

$ g; T, M/ u0 @" W7 Q  “不错。比其他三个地区都来得细致和优秀。”看完后,查尔斯给了兰小烟很高的评价。
( l. e* l. s/ C. j( o1 ^) h" R/ ]8 M: Y* P/ }
                              0 B& @- _9 {/ N. r+ @, Y- B# ^5 m

& @. e$ ~8 o6 p+ D/ E  K  “那我就按照计划实施了?”兰小烟按了硬删除键,把文档从电脑中完全删除干净。
4 \+ V! n, E2 d+ Z
/ h4 D/ a' ^3 E' e  “记得以秘本形式逐级上报。”查尔斯沉吟了几分钟后点头应允。
3 C* k7 l2 j( y
  J# j( r/ }: j+ x8 w1 e  “我知道。”
: X1 J* q: ~8 X: \! ~4 Q# i4 g) F' ?$ }* @6 {" T; T9 u
  0 J. T+ ^; [1 T% Q6 ~& w* `

. v3 T; c7 N: W3 Y2 w2 L  “S省常委、副省长郭上达被双规的细节,你清不清楚?”查尔斯再次环顾四周后问道。  }9 H1 k" f7 n- g" r. J

7 j& Z* r" `5 c5 b4 I; I  郭上达被双规的事情,兰小烟自然知道,但其中的内幕以及细节,省里上上下下虽然略有风闻,但她并不能确定是否真得确有其事。
+ ]: {& a# v) x5 K
5 u- d& Y" H+ E: ?  q/ Z' E  “上面的意思,这个方面有文章可做。给你两个月的时间,你尽可能多地接触一下郭上达落马前与郭上达走得较近的政坛人物,而后筛选一个名单,我到时候有用。”( h' d. W3 P9 n# o2 ?! Y; x
! ?$ c% m* q0 T  T' ^9 ?
  “这个恐怕有些难度。”
; A, |$ o- ?+ e% v  Z  `4 z8 f
  没有理会兰小烟的托词,查尔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枚银色的U盘扔到桌上。“还有这个,你先看一下,然后再设法给我一个解释。”
6 x8 C8 M: x$ g6 u* C% ]+ P/ ?/ a' D6 h% g$ b+ O+ J3 ^7 Q
  把U盘查到微型电脑上,屏幕上出现一个加密文档。根据查尔斯所给的密码,兰小烟打开了文档。5 f, }$ Y2 o( ?, c/ w" E9 U

" z( r6 C1 H2 D$ N2 E) f+ J  “这是香港方面给我发来的信息。弄得我好像傻瓜一样。我需要一个解释,一个能够让我满意的解释。”查尔斯面无表情地说道。
3 d' z0 x" f# m! Y3 v6 u- M8 \( C8 B# S9 u  h
  前白宫副幕僚长乔治.约翰逊或将秘访大陆,目的地暂定S省。+ T9 c$ n9 V7 N1 k- }; }
; [* i# I0 Z6 B  e( l
  文档后半部分,则是关于乔治.约翰逊在民主党内的地位,以及经后十年在美国政坛发展趋势的详尽论述。
. s$ _0 j; C4 {  t( M4 ~( `/ @% F, a; i1 E1 S& J
  至于乔治.约翰逊为何会访问S省,文档中并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2 w# o/ J4 S% c  m( O
# S" `6 n0 o9 `/ o3 t
  “我解释不了。这个层面的信息,还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接触到 的。”兰小烟漫不经心地把U盘在电脑的接口上拔下来而后还给查尔 斯。 
: E4 E- r0 ?7 K! o- ?/ o' V9 x' Z! H9 d- J$ G
  “那我可以给你跟进一步的消息。乔治.约翰逊访问大陆的主要会 见对象,是你所在的HY市的市长叶   
8 g+ d: p, l8 C/ ?6 ~
8 d  k* O% T) Q  “你确定?!”! W  k6 k( w& y6 O- ?5 @) N
; s' D  p. M1 N2 h
  “我确定。”查尔斯看着兰小烟略有些失态的神色,满意地笑了。他轻轻拍了拍兰小烟的肩膀后,起身走了。他是在给兰小烟压力,他要让兰小烟知道,在大陆他才是老大。6 e! c- f; v. s' k
8 t* \4 O& v' T! g$ D7 V2 c
  兰小烟怔怔地望着查尔斯远去的背景,良久才回过神来。
1 h6 M2 U7 H0 }1 n2 K8 x4 t8 `" j, }! q6 q9 f& U7 a
  查尔斯打击她的意图,她自然清楚,但是她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 y! F1 _  I/ m3 r
+ i# ?- e% p8 }$ m4 E  买单后,兰小烟也起身离开了咖啡吧。3 ^; \$ V. C* R1 Z0 E+ m0 D
- a, y4 X+ @8 L- g2 G( p
  跑车中的兰小烟,早已恢复了平静,她思考着查尔斯传递给她的信息。乔治.约翰逊,叶天。。。& @1 G, J$ V* i% H; N, _  z' \5 f

! x! O% T6 E/ v  还真是一场情报界的盛事。% T, D: c+ H4 x" X% Q! Q+ p
" j- B! B! J  i3 ^2 h, S( ?
  兰小烟一边发动跑车一边如是想着。. g# y% J) q$ N! q
8 l8 F* `- X+ r( j/ F  Q  }
  大陆在消息传递方面的速度的确是远远不如香港,这也与大陆的相关管制有关。消息应该是从乔治.约翰逊的私人幕僚那里传出来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5-6 00: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萌萌通常并不在自己的别墅接待客人,可今天这两位
9 t8 P& G4 E( R- x, I5 S' y5 K6 P! g; i% R8 g9 D
  婉茹和江小雨的联袂造访意味着什么,容不得张萌萌不深思。4 j1 ?: m4 B* D$ Q& \
$ @: B5 j3 w) t6 S  t
  + _; N2 A+ Z. b) {3 ~& S

( N! `. O9 Q4 `0 r/ X2 M  张萌萌开门把婉茹和江小雨迎进别墅的客厅,别墅内除了她们外没有其他人。6 ?# ?0 u. n+ w
, n# m' y" `! s/ V0 [" _( R0 Q3 X
  “婉总,我们可是有一段日子没有碰面了。”张萌萌笑望着婉茹,神情很亲切。
9 E5 R7 G' j+ J' a* G6 J( t- x8 E: k% w7 y% e/ c
  由于郭上达的关系,张萌萌和婉茹是旧识,叶天手上关于张萌萌的资料也大多是婉茹提供的。这一见面,以张萌萌的阅历和城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 j5 K2 M6 R' }5 K& `1 H! Y8 e: b+ A$ ]
  婉茹背叛郭上达的事情,只有齐小北、女公诉这很小一个圈子里的人才清楚,张萌萌原先只是以为婉茹见机得快,所以才没有被牵连进 去。现在看,倒是小瞧了婉茹了。7 H1 C7 x4 O3 k$ ~, V
- {; O% Z- }% p7 i
  婉茹朝着张萌萌含蓄一笑,这一笑在张萌萌眼里意味深长。# [$ t* P; L" n

2 k1 g: d/ b$ Q* y  张萌萌把婉茹和江小雨让到沙发旁坐下,并亲手为她们沏了一壶普洱。 : z. U( F! A. [  O, v! M  l& Q! C  Q

5 c0 x, ?7 Q, H: x2 ?3 w* a% }0 [  " Z6 i# |. S, ], C

! Y* s. ^; O: E# f  江小雨和婉茹坐得很近,看得出关系非常密切。从她们之间的话语神态,张萌萌感觉两人之间的关系远超过一般朋友。
; |( ?2 D; }+ l* [9 a# C+ B5 z6 e8 a
  婉茹显得很放松,她知道张萌萌在琢磨什么,所以她只是笑。
  j, e* i4 `3 M$ @- p% u
+ T# H6 E7 Z! t+ @& S5 ^  郭上达的案子,照叶天的说法,算是告了一个段落,公诉以后,具体该怎么判,判多少年,上面已经有了定夺。郭也算是走运,何为和丁大同并不想赶尽杀绝,所以算是给他留了条活路。/ n* Z# y& u9 _( c* W

+ @3 ]4 P* ~8 X( Q8 J: p  这些都是叶天在婉茹身上时告诉婉茹的。8 ?0 a# F$ \  A

! y& v; o' _0 I- c; t4 T  对叶天。婉茹发自内心地感激,感激中还夹杂着她在郭上达那儿不曾体会过的欲念还有冲动。
- e4 `6 P) z- P/ m* L
: F; _/ n' f" `5 k" q( |7 ~7 `  叶天在她身上时很疯狂,她喜欢这种疯狂,那从骨子里透出的血性还有霸道,像罂粟花一般吸引着她。
) f+ K) d+ L! z$ }' m7 ]" @# l* N9 `2 v$ M3 U  ~- V' {+ E( ?
  " N+ k6 P6 ^+ ?* S- {7 d

( E, x- a/ u& {5 L6 ?& a# G/ h  “茶好了,两位试试。”
. r* Q5 w8 _% U
7 f  m, l! A" C, y  婉茹和江小雨对视一眼,笑着捧起茶杯。! E; l9 w$ ~2 r6 d6 s5 g7 v# T

$ N& Q+ S- H1 a7 Q  茶的确是好茶,品茶人的心境也还算不错。
& ~# S, K' d, s4 W9 k7 T+ H' q' M. B1 ?- {0 Y) i; ~$ F+ a: l5 r. X
  “婉总和江秘书是旧识?”张萌萌试探着问了一句。
$ V. j; T/ m5 n9 A
7 S6 p# V# Q2 b6 a  “在叶市长履新U市时就认识了。”婉茹含笑回应。“这些日子也是承蒙叶市长和江秘书的照应。”
6 M6 f* [' B( n# @  a
; I) K& ^2 D1 G" j' V$ f  见婉茹直言不讳,张萌萌的神情反而放松了几分。她笑道:“总会好的。”
" h- x' q- T2 r  @
) W- L8 N7 y' q1 d8 Q; I( J  “舞台还是原来的舞台,可舞台上地人早已不是原来的人了。”婉茹显得有些感触。
& T! c- n6 v7 H% x& R6 f0 f: |
) A* G3 o' ^6 E; e7 o7 z  对婉茹的感慨,张萌萌微笑不语。有着叶天作后台,婉茹这话多少有些言不由衷。$ O( @4 q& e% Y+ G
$ _+ l+ J6 f0 H4 G7 J
  品茗之余。张萌萌细细打量着婉茹。张萌萌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女人虽已将近三十,但气质风韵方面却更胜往昔。张萌萌甚至可以想像婉茹在床第之间的妩媚风情,这样地女人的确是男人床上的恩物。" p8 a2 P/ Z: D( C2 N4 t7 }4 L) h
' B2 L0 }2 V  l  n9 k$ Q3 j
  待婉茹和江小雨品完。张萌萌又沏了一壶。“喝得习惯的话,等等带点回去,我这儿有陈年地茶砖,都是关系户送来的。我一个人也喝不完。”# ?0 T8 F5 x1 s9 D' x

" C% E" P- k7 N7 a  婉茹和江小雨笑着点头。
3 a' V7 a) w  C) w6 z9 _
2 p# w. B4 x2 M; |1 [, G  “江秘书和婉总这次来,应该还是关于华生电机改制的事情吧。婉总是这其中的行家,江秘书可以多听听婉总地建议。想必叶市长让婉总出马。也有这方面的意思。”
% r( M4 A1 D  H, a7 Y$ Z/ S6 m" |. c
  对婉茹的到来。张萌萌多少有些提防。企业方面地事情,江小雨懂得不多。和张萌萌比还是欠了点火候,但婉茹就不一样了。" V' A1 @8 A/ q. h1 U
5 O, T/ h8 h2 \
  有婉茹在,许多事情,张萌萌就不得不考虑再三。叶天这步棋不可谓不高明。+ }+ R# @# G" N2 r4 _0 q

4 Q: }/ d, F* R6 y/ A' q% y8 B# o  “张董说笑了,我这次过来,最多也就是给小雨做做参谋,拿主意还是要小雨来。”对自己和江小雨之间地关系,婉茹摆得很正,至少在目前她不会越雷池一步。' U# }& Q# K  y7 S" }
: U& O/ j+ J5 S/ m
  对婉茹地反诘,张萌萌丝毫不以为意,她的目地反正是达到了。她笑着给江小雨和婉茹介绍:“华生电机的事情,大致已经定了,除了两个副总以外,还可以多给我们一个董事名额,不过得尽快,名单的确认还要经过国资委的审批。”! A/ _& M1 {" U" M' N; h
6 ?9 x9 H& [1 ]% r3 o1 O4 o; h
  多给一个董事名额,这是张萌萌见到婉茹后临时起意额外加的。
, r% j5 Y" \' V# K/ y* F* y/ O; f  L9 q
  “董事不董事没有太大关系,关键还是那两个副总,里面最好有一个是执行副总。”0 i: R+ T" w7 s% }. Q3 n
0 D& R: o' N, A" `
  这个是婉茹和江小雨商讨之后做出的决定。对华生电机,叶天和江小雨不了解,但婉茹却知之甚深,在五年前华生电机还是机电集团甚至省电冶的优质资产,短短五年,就堕落到不得不改制的地步了?虽然是国有改集体所有!婉茹也是做企业的,这其中的猫腻,与几年前的管理层MBO如出一辙。' E- v5 j5 W8 H3 O
' n. `4 j3 G! f8 v
  婉茹不想叶天在这方面被张萌萌忽悠,所以才在江小雨面前一力主张,一定拿下执行副总的位置。) Y. h) F! @  B: q  z/ \

% j2 J( {: y8 f  “张董你也知道,叶市长虽然在S省的时间尚短,但社交的圈子却很大,多多少少总有些关系户照顾不周全。。。”婉茹向张萌萌解释。7 R8 E  F" Y3 Z/ W

) m( B( J' F* k* a5 B4 h5 q  执行副总意味着什么,张萌萌很清楚,多出一个执行副总来,华生电机将不再是两足鼎力,而将是三足鼎力的局面。: \* e: |! _/ u7 A) i
8 ]! v( r& @9 U+ |7 s
  在华生电机中,张萌萌也有利益,除了张萌萌以外,省电冶高层还有许多人在里面有利益。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在省电冶,张萌萌还是能够讲话算话的。
) L% {+ U, t. }  f! g* P& x! f
( T- |+ Z2 T3 \1 [- F  关键在于,除了省电冶以外,省人大某位将退未退的领导,也有利益在其中。那位领导是近日严铭介绍她认识的。(严铭见301章,严铭是郭上达的上面京城刘书记的心腹。)6 z9 W4 G* C1 ~* ~6 r1 W

, S# N: ~- D3 m. ~$ O" ~! w( u4 p  张萌萌原本还想搞一搞平衡,但现在看得重新斟酌了。  M- X" {1 [; x: L% s/ o( y% B

. a$ T, ?; o7 ]) ]! Z9 I+ u  沉吟了片刻,张萌萌拍板:“没问题。一个执行副总,一个人事行政副总。”张萌萌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该怎么取舍。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5-6 00: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