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某领导

[都市] 于娟生命日记《此生未完成》完整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卧虎藏龙是公公
! U2 R0 c. u) B! C# d
0 W% N) {0 v9 L8 _4 B我向来以为,公公是家里最没有喜感的,) m6 Q* f8 t$ a
没有想到他玩起来也很搞- q: A  o6 O1 _  i/ Z
昨天上午陪土豆在花园玩,68岁的老头想起来斗野猫,斗,不是逗
  z) m9 l" N* s结果,年轻的野猫同志毫不留情把只有筷子长树枝做武器的公公挠破了手
5 s: z0 U/ {) a$ {3 d5 @" _结果,老头儿下午感到周身很冷,全家人吓死了,以为狂犬病# T1 R7 l* w+ i* W  o
公公死活不承认,说斗的是猫不是狗% x; V1 w, |& {1 @8 P
在婆婆的怒骂里,大姑子押送他去打狂犬针
( W# _2 T$ V/ [4 T% {! @$ }2 R2 [7 Z
按照安排,今天公公要回去山东打工,车票都买好了
  a4 G+ E/ F9 Y% K* Y) p3 x' n郁闷的公公要想办法把剩下的狂犬针带回山东打。哪里知道这个狂犬针也是生物疫苗. b- I7 F7 k4 X; s
要低温保存,而我原来放赫塞汀的药用冰袋给朋友装海参去了北京3 ]' g3 g9 M/ f3 [) R
结果,公公表演了一把卧虎藏龙
' e' n  C2 X' O, g2 a% f: Y他把药品和冰块三明治一样放好,然后外面罩上了。。。。土豆用过的一次性纸尿裤
  V, t- [+ k! b9 j- p4 H+ }土豆其实现在不太用纸尿裤,从来不尿在里面,但是为了预防万一,婆婆有时候会给土豆套下,然而穿过没有尿过的纸尿裤婆婆不舍得扔,留在卫生间擦地板
2 x& K% ]7 V7 S8 t: v结果,公公用来做了药用冰袋1 T; c* k+ F* F( T/ L$ c. s2 y
公公解释说,这个保温,而且冰块化掉的水可以直接被纸尿裤吸收。。。
0 A% p0 e+ a0 C% m: I- e而后,公公在两个纸尿裤外面缠上了玻璃胶,然后,自己用水果刀切割泡沫箱做了个小盒子。。。
  p! y% [2 W' D1 H7 {" K6 G& M$ P我对1的崇拜简直犹如滔滔江水,那个箱子,真是精致专业
. i; @8 L$ F5 p  s+ N9 A9 Z$ [可惜他刚刚出门,而9点前,家里上不了bbs,否则我肯定拍照上传
( h/ l  S& N8 C! i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畏施反被无畏施+ n/ s) Z7 T- v) G1 L! n* Y7 c
. n5 }) V. U9 y' h5 M& d
病后养病,为求内心的柔劲清平,开始看一些宗教散书,包括佛学禅理。零星知道布施有三:财施法施无畏施。于财施,我俨然是个被施者。法施暂且还无余心力,因为我只是刚刚开始尝试了解的阶段。而无畏施,我想,我总是可以做无畏施的吧。但凡困境的人,看到我的处境便会从内心深处泌出一种小巫见大巫的甜,从而觉得自己的苦不算什么,自己的痛也不算什么,自己正在经历的那些如山挫折其实无非蚁丘而已。
8 }+ u1 N: N' w- @6 X1 I我很愿意做无畏施,因为无畏施不会让我现实更痛苦,反而会带来很多精神的欣慰与安悦,同为世人,若是有人从我这份罪里得到无畏,那么我这份痛也算没有白痛。
* b+ o' Z: ]$ j) k- W$ O于是,我勉强可以出门的昨天,决定去看梅。
- K3 Y( t' N) @, I% B% y1 Y, f梅是我朋友杨的爱人,话说在挪威的时候,学者和学生是两个不太一样的自由社会圈子,虽自己是已婚博士妇女,但总混在单身硕士里,和杨交往甚少,直到接妈妈去欧洲,才多少以家庭单位参与博士学者的家庭聚会,开始和杨结识交往。因突然发现杨梅夫妇居然是光头的校友师兄师姐,一见如故视如家人好不见外。07年回挪威答辩,没有申请到短期的学生宿舍,寄宿在杨梅家几近月余,和他们一家三口相处如同家人。
  P; |* @; z1 e0 G( c  S8 I; v去年七月,因为家人全部感冒,我被迫逃去花桥朋友别墅休养,突然接到杨的电话,说他们回国夏休来上海,要来探我,等我回上海赶紧给他们打电话,不过我回上海电话他们,梅有点稍微咳嗽,不敢成行。我盼啊盼盼他们来看我,哪里想到盼来的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梅去查咳嗽,查出了胸腺癌,幸运的是早期。
6 l) x6 u' c+ z% G/ U梅给了我一个晴天霹雳,后来我和其他朋友谈及这种旱地惊雷的感受,朋友大笑你的病难道不是给我们被窝里炸二踢脚?, Y& S1 a0 Q, |
梅是个强汉,葡萄牙的PHD,身材不高但是估计吃欧洲牛排太多了壮实得不像中国人,性格也强,和我很像但是比我更强,事业更强,强到我看不懂。
7 r7 k" `# V6 m# a4 A$ @  V  q弓虽强,石更硬,无语问苍天,难道这就是命吗?
$ C$ N# x8 a2 f  x; U; b4 k/ _梅和我似乎走了差不多的路子,在同样的时间段去走了极端的治疗方式,不同在于我们走的是两个极端,他是世界先进科技,我是中国传统中医,相同在于由于盲信我们遭了不同的黑手弄得奄奄一息都进了鬼门关,然而弓强石硬,借用董娜的那句强大的内心有强大的未来,上天艰难地点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们都回来继续自己的强大未来。1 }* D4 ^% _" m, m
他的治疗后遗症是重症肌无力。无力到不是说不能扛大米爬云梯,而是无力到不能走路说话,无力到自己不能吃饭只能从鼻子里插胃管用针筒打流质进去,无力到自己不能喘气要把喉咙打个洞用呼吸机呼吸,无力到自己的心脏不足以一次压给自己足够的血液,无力到自己供给自己生存的能力收到挑战。' |3 Y* V0 u8 p2 N
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之前几次嚷着要去看梅,都被家人严厉的眼光封死。光头一个人去看杨梅夫妇回来我问情况如何,光头苦笑说“杨那么弱小的女人居然那么的坚强,可能她也想哭,我看到她的泪在眼里打晃,可是你知道她面对的是我,所以哭不得笑不得,相对无言,只好两个人相互拍着肩膀鼓劲。”
! z. @2 M3 b& R2 V1 A7 ?1 g两个苦命人,不知无人处,多少泪千行。: x, n7 N4 ^0 ]% \0 j5 D+ t' T* O1 E
我们的挪威运输大队长化枫19日来沪,地勤老邱接她从机场直奔我处运输物资,然后送物资去梅的医院。我搭便车去看梅,不为别的,我要去给老哥无畏施,多说无用,别人说千句,不如我去见一面。
$ k8 y7 `: P$ b& S1 \微微颤颤下楼,老邱吭哧吭哧把我和我的轮椅塞进了他的车,晃晃悠悠从杨浦开到华山医院,然后哐叽哐唧上了15楼,然后看到了瘦成一把骨头喉咙上还有个血洞说话嗡声嗡气的梅大哥:
" {4 F, e% e8 u0 C  D似乎很多人不会料想到我和梅两个人见面的反映:我们哈哈大笑,同时翘大拇哥给对方“没事的,咱挺得住!”也许更多人会对我们接下来的对话喷饭,万水千山只等闲,但是如此对癌症死神只等闲的两个极品,居然在监护器呼吸机林立的房间里讲笑话。更多人不会明白,我们两个的谈笑深处埋藏着多少不能言表的无声叹息:上一次见面,我和梅两个是多么风华正茂振翅云霄的鹰隼,挥着翅膀相约下次的冲天。这次的相逢,是灰头土脸被命运按在尘土里依然微笑的土鸡之间的问候。
$ R0 t6 X! C  I; `* H8 `3 n然而,谁又在乎做鹰隼还是土鸡?我和梅曾经都以为幸福一定要飞到云端才能得到,一剑在手快意恩仇的殊不知泥土里才是真正踏实坦然温暖的幸福。我们一个躺在病床里,一个坐在轮椅上,却笑得比以往更加幸福和舒展。最真实的活着,拥有最真实的亲情友情和爱情,体味着最真实最质朴的来自内心的温软。1 l% H% q1 W( f8 C. s+ Z
浮云里,看到的只有浮云。而浮云仅仅是浮云。( ?3 j2 P8 b* P/ D, L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病中感冒记$ H7 M( f/ q9 R7 X1 o$ L' |
- x+ k3 F* N" S& m7 N8 _* P$ r
前几天感冒了。
: u/ n6 P) p- O# _: R我一直怀疑事态起源于光头的学生加朋友G,光头和G扎堆工作了半日,回家感觉嗓子不太对,一夜起来更觉得头疼身乏,感冒症状明显。全家临之如敌,将之扫地出门。光头仓皇逃窜至闵行交大,并且非常自觉地晚上去开旅馆,旅馆睡了一夜还不见好,又不敢回来,又流窜到海参gg家,好心的海参gg非但不嫌弃这个大病菌,还理出了好床好被好房间供其休养生息,一住,就是一个星期。
' H9 D# V0 M9 E" Q而这些防范措施都没能抵挡来势凶猛的感冒病毒,此间一星期我感冒了。
' y/ Q6 [& s9 Q此前,有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过我,切记切记不要感冒和生气。癌症病人免疫力差些,更容易罹患感冒,并更容易引起其它并发症,尤其是在化疗或放疗期间,人的整个代谢机能都在下降,免疫力低下,癌症病人对病毒的抵抗力更差,病情极易反复。一旦遭遇感冒病毒的袭击,原本已很脆弱的免疫防线便陷于崩溃。而崩溃无疑就会有无数想象不到的并发症防不胜防,然后很可能会有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出现。; L! p; x* S+ o# j8 @6 i
于是,当我喉咙开始发痒的时候,我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转身看家人,所有人的嗓子眼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尤其是爹,已经憋得老脸漆黑阴沉得足以滴水了。# C0 j  W5 k$ Y# n: I
老老实实睡觉,不该躺在床上的时候也躺在床上,土豆保持和我完全隔离的状态,避免打扰我休息同时防止被传染,我抱着绿豆水饮驴一样狂喝狂喝,维生素C5粒松果菊3粒想起来就吃,我记得vc是水溶的,人体超量摄入会随着水排出,还有,就是平心静气用唐老师教给我的呼吸法做深呼吸。剩下的,就是祈愿上天和我内心深处的小宇宙爆发。
$ x% U/ V- A( |比较痛苦的是亚嗓子的光头打电话给亚嗓子的我,不明就里的还以为两个人是恶作剧或者玩哑剧,无奈光头是不用任何网络聊天工具的土人,这种无可奈何的哭笑不得只有我知道他知道天知道。  Z# e: \9 \; Q5 ^* `( ~; ?
结果是,三天后我好利索了,光头仍然还没有打赢他的感冒战。
5 }) K7 \* r8 ]5 J) k% q' b病中感冒,原没有听闻得如此可怕。
. O* E2 I0 q4 ]" ~3 o* Z( p; k鲁迅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0 s/ b# N( {. a% r& v4 K' |
高一课本,原来语文老师逼我们背这个是来让我今天用的。4 U& f# h, [5 O& D- U, D7 r2 |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落枕记9 {, I8 ?$ N; a; ]0 F
( [- }2 H$ h& J! _
姐姐做会务婚庆。前两天给一户姓熊的人家做创意婚礼,居然全部是熊主题,车头上也就罢了,吃饭每个席面上,都是一对穿着不同主题衣服的小熊夫妻。为了防止意外,有2个备用小熊。饭后都被姐姐拿回来给土豆玩。
5 [: o/ g! i) i
' P( j1 i/ B- g' }# s7 c结果,土豆非要我当狗熊妈妈,自己当小熊宝宝,这个也就算了,VCD碟片上《世上只有妈妈好》里的配乐动画是小熊爬树,爬不上去大熊顶熊宝宝的屁股帮忙,于是整天缠着我,自己扮小熊爬树,让我当狗熊妈妈顶屁股。。。。 / Q8 G4 M3 |! Q" E+ g( [1 X
2 C9 K4 T( r/ R3 ?2 \1 s* _: m
我和土豆玩的不亦乐乎,顶了三天小熊屁股。第四天还没醒,就被小熊掌拍醒了:熊妈妈你别睡懒觉,我们去爬树你顶我屁股吧。。。我闭着眼睛哎哎两声,突然发现,耳根旁边剧痛,摸着有个隆起的像鸡蛋大小的包。/ {& v- u) D( l* |, T, j& E8 [

. Q4 x5 [1 C; q# E7 ^5 X但凡我这般病人,有风水草动,立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想起了吴阿姨,想起了L,想起来R医院里我所遇到的病友们:这个包,会是什么?!2 F. Z, h  _" W) {* E! Z! b
当日刚好去看王书记门诊,一番喜笑之后,微微颤颤弱弱地捂着耳根说“王书记,我这里有点痛。”王书记立马收起了和蔼地笑,神情紧张地一个箭步冲过来,双手揽了我的头往自己那处拉,一手扶着头,另一只手就开按了:就像超市里挑西瓜的惯用姿势。我那个一通叽歪乱叫,怕是隔壁医生会认为这里杀猪了。按毕,王书记撒开手说“你说这里痛,我们很紧张的。”
* h: S# b: C1 O  a; @问题,这种痛刚刚开始,前后不过2小时,是验证是落枕是其他,都要以观后继。
; z- l4 M5 G! F3 X3 K我一路忐忑回家去,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我心虚得无所事事,不知道把手放到哪里,只好又重新放回键盘,BBS。
3 `2 p4 r7 N: [. r: C$ QBBS好处很多,比方,当晚学医的hui就作为快递小姐来到我家,扛着估计特意去家乐福给土豆买得面板一样的玩具。那天天气奇寒,一进门小姑娘的眼镜就白茫茫一片了。
  A6 i8 I  B2 n- `# r3 {1 \0 g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欲哭无泪地对着hui说“你看看我啊看看我啊,是落枕还是脑转移啊。。。”* v# U' h2 j9 B9 p: w7 S/ a
hui一边甩着长发一边擦着雾气蒙蒙的眼镜伸头看了我一眼,说“落枕!”,我不知道她摘了眼镜是多少度,但是我宁愿相信她看清楚了。事实是,她说不用看也知道是落枕。1 O! |* j$ h* |, |
即便如此,我的头还是无可救药地夜里痛起来了,痛得我是心惊胆战:我很怕痛,更怕脑转移。骨转移的巨痛我从来不叽歪,因为我叽歪会让家人痛不欲生,但是落枕的痛我不叽歪还什么时候能叽歪?此时不叽歪更待何时啊?9 h: j  s" I+ x9 y& L& q
惊怕痛中,我度过第一夜。天亮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把开心网的状态改成“让我落枕把让我落枕吧。。。。。此后4、5天,我MSN,开心网,BBS的所有状态签名档都是围绕落枕为话题的字眼,期盼是落枕,得了落枕真开心,落枕好了真开心诸如此类。" h- c7 D; u1 w* n' j
第二天,我的左边肩膀开始痛了,我欲哭无泪地坚持上网BBS,如此的BBSER应该被评为本年度最佳灌水员,除了灌水,没有什么可以平复我无与伦比的不知所措。9 n2 F# t- O) I2 e3 x2 Q
实践证明,灌水可以治疗落枕,如果你能坚持歪着脖子拿枕头枕着不太能动弹的左胳膊。实践也证明,多顶小熊爬树的屁股,会得落枕。! z' s$ {" R9 J7 O( A& w
2 l( j  u5 I& ]2 E
师洋唱:看见蟑螂
1 L1 o% l( E7 [: C* [+ ?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
0 M7 n- i% _* F( C) |. s3 U不怕不怕不怕啦
- m9 h3 u! i1 T) u# M+ s. N* V我应该唱:得了落枕我不怕不怕啦。。。。。
, O/ H, s! a; h7 M要坚信:转移不是那么容易。
9 A' c/ c8 Y. F
6 W' }( g! I+ g, M, L. B- X! x4 |# L& K* P: m/ t8 ~$ r
虽然有点搞笑,但:胆怯只会让自己更憔悴,麻痹也是勇敢表现。
+ m# N! D) ^/ k/ U! E. O谨以此文,与诸病友共勉。
& l6 W3 o) e0 ?( T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是我的下一任3 W& M1 n: c9 F( k, _

' ?% O2 ?! h$ a3 h帮朋友做媒,睡前发消息问他约会如何,于是开始和光头有一搭没一搭聊:如果我有一天翘了,他会找谁呢?或者他现在比较心仪的女子是谁呢?
9 v8 |+ S6 @4 h! r1 o光头哼哧半天,瞪着小眼睛,小心翼翼地说:范冰冰?
9 w2 P( ]. O  B' J  o我那个哭笑不得:亲爱的,不是兄弟无能,你这个目标太不靠谱,虽然俺是资深红娘,但的确没这个本事帮你勾搭上范冰冰。
6 l* I# A8 C/ F- M6 k7 R6 l光头嘿嘿一笑,突然转念“算了,我想了想,小报范冰冰绯闻有点多,跟很多男的都有一腿,我还是不要了。”
0 U; I5 A# p2 K7 r“得了吧你,即便她和很多人都有一腿,只要你有另一条腿,也算你牛了好吧?”
# e. N5 t8 ~6 j8 C6 \" u+ `“不要不要,我以前觉得范冰冰蛮好看,现在觉得不是那么好看,到后面肯定会发展成看不下的,我喜欢女明星就三分钟热度”
7 D5 y  i1 Q: Y! R于是,我们抛弃了范冰冰,继续想我们认识或者熟知的人里面光头到底喜欢谁。
6 d+ J4 T1 z) w, E光头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我在旁边提名,我们认识的女人都说光了,他没有找到。$ U' O1 U& w* T8 n  a2 h" T
突然,光头灵光一闪,“我喜欢彭老师这样的人”! n; N8 [6 u, R% `3 j+ u  F* i
我愣了,彭老师是我的院长加博导,几斤花甲身材健硕的中年男性。完了,这孩子一年多阴阳不调,有同性恋倾向?
7 F7 `8 |  A$ H“你是不是说陆老师?”我笑起来,陆老师是彭老师的爱人,我所认识的人群里最让我折服和崇拜的女子,一个经营着完美人生的睿智美女。3 e2 O% i& y3 w7 \
“我不太接触陆老师,我说的是彭老师,宽容、随和、有爱心、仁义、聪明而且能力很强。。。。”光头撸撸光头,很遗憾的说“可惜他是男的。”! E6 f0 u( R2 h1 X$ A9 K. ?0 g
说话间,我的夜间补品蒸好了,光头帮我去端汤。我以为这场有意无意的随口聊天结束了。没想到,光头过了好一会闷闷地说,“唉,我想来想去,女版的彭老师还不行,如果再好看一点就好了,彭老师如果是个女人,保持他的长相,皮肤还那么黑,也挺别扭的,我想来想去有点接受不了。。。。。”
2 E/ w$ k9 C, t' w阿弥托福,保佑彭老师不要上BBS,不要看到这篇文章。。。。
6 L% f! z/ O+ J+ D7 v# \2 v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病中之最散记5 c, [) g* A& \- f" b& V

6 T7 }6 W# T3 ?9 b' y! W& Q我和光头收到的最给力的话:兄弟,别的我帮不上,要用钱,给我电话。 5 U; {& N: @" e+ X* C1 H  ~
数个哥们把光头拉出病房如是说。这让瘦得像个六两鸡仔的光头有了万吨恐龙的心力,哪怕兜里今天饭钱都不够仍然可以拍板对医生说你只管看病别管经济能力,在我病危的时候用成堆的虫草成碗的灵芝把我从鬼门关灌回来。钱是人的胆,而对于没钱的他,兄弟们的钱是他的胆,虽然山穷水尽处,他选择了卖房。这件事让我更加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货币贬值物价上涨把钱放进自己的银行户头显然是缺乏智慧,最靠谱的是藏富于民,有钱的时候要和弟兄们一起人生得意须尽欢,等缺钱的时候,自然会看到千金散尽还复来。
# f) u  A8 Q  l) X+ I$ p3 ]' e/ [" a  t; r
3 T6 l; G. V- |& g最为给力的短信:光头的堂弟阿海,不明就里只知道我得了很重很重的病:哥哥我知道嫂子得了重病,我没有钱,但是需要换肾换肝换骨髓,我来!  z" P, M$ p; R1 p+ _# H  |
我当时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但我知道这不是玩笑,阿海我认识15年了,关系很好,不过时光如梭想想竟然有12年没见过面了。可惜我是乳腺癌,阿海180的个子只有110斤,别说乳房,连二两胸肌都没有。我没敢开玩笑让他捐给我乳房,生怕初中都没有毕业啥医学常识也不懂他的动员自己的老婆捐个乳房给我。我老爸说我活得值了,除了家人还有为了我可以舍肝舍肾舍骨髓的人。也许古时候肝胆相照就是这个意思,你需要我身上的零件只管说一声。这应该是一种怎样的高士情谊?换位思考,如果阿海病了我可以为阿海卖了自己的房子给他治病,但要是拿走我的肝肾,我怕是要考虑的。我不如阿海,写字到此,深感惭愧。
9 o3 O& q. D1 a; l7 ~/ N* ~' x) f8 U& X6 H6 j1 m# `4 c# r: s: \' A
最为啼笑皆非的支持:几百年没有联系早去去了米国的一哥们,突然出现在网上,第一句是:我知道很多乳腺癌女人接下来都会婚姻不幸,要是你老公对你不好或者和你闹离婚,你第一个告诉我,我第二天飞回来娶你。+ B6 D! `/ ]* P2 K8 D" ]+ _
我那是一个气壮山河,大笑着分享给光头,光头一声“靠!老婆得了乳腺癌还有人排队跟我抢?把那哥们叫来,让他顶值我几天,过过我的日子?”说话当口,他正在给我擦屁股:我PICC管子位置不好,不能后屈臂。想来好笑,我从没想到准备过婚姻备用胎,居然有人冲过来做自愿备用胎,不过他搞错了情况,这次不是我需要备胎,是光头需要备胎。如果这哥们是个好姐们,留给光头,还能给土豆副产品一个米国护照该是多么划算的事情啊。0 i. j# u) h- ^* Q2 _2 t
  t- ?/ [+ x  J. B- h
最为哭下不得的礼物:我妈妈有个老友,一辈子种田。突然听说了我得重病,听说了中医里癞蛤蟆可以治癌症,闷声不响抽了一天旱烟,然后一个人跑去山里蹲了两天两夜,逮回来一化肥袋的活蛤蟆。老头振振有词:城里人都讲究绿色环保,我田里有蛤蟆,但是我用过农药的,不如山里的干净。我不能想像一个老农民伯伯把一袋呱呱乱叫的癞蛤蟆从山东背到上海所要经历的一切,正如我不能想像蕴藏在朴实人滚烫体腔里那颗拼尽全力想让我活下去的良善之心,那种汹涌澎湃的质朴情感,用尽我一生怕是也报答不尽的。0 o1 g$ \! A# `* R; f8 k8 |. S
% T: x. j- v7 t, h5 b" }, l
最为阴暗的人性:我家有个世交X,我认他做干爹,他侄子认我妈做干儿子。X太过了解我妈妈的软肋和秉性,而他妹妹是当地人民医院的医生最为了解我病中的最忌。我妈回山东卖房,我和光头突然莫名其妙日以继夜收到无数讨款电话和短信。我虽不太信,这件事经不起推敲,因为没有理由我妈妈欠钱她不找就在山东而且手机畅通的我妈,而去和没有怎么见过面的远在上海得癌症的我一直纠缠。但多少我有点担心了,我怕妈妈因筹我的医药费而如X妹妹在电话里所说欠债20多万。结果我的指标指标却一路飙升。
8 Q' C6 m) \0 K$ c0 O% [X失算了,我妈并没有沿袭她五十多年来散财消灾的做事方式,也没有如X妹妹料想的那样给我买个安心养病的环境,生平第一次做了被惹急了的兔子。这是一场真实的谋财害命,最终无可救药变演变成一场闹剧:原告在法庭上语无伦次,最重要的证人不敢出席作证,讨债的县级干部看到欠债的退休平民老太抱头鼠窜,揪住领子挨了嘴巴只顾得挣脱快逃“误会误会,改天我请你吃饭解释解释”。
2 a5 f" `" l/ X; c/ ]% X- q9 Q事隔半年听到一句我干爹X的原话“他家没啥用处了,现在不诈以后也诈不出油来”,可惜最终也没有诈出什么。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得很可怜,不仅因为诈不出别人什么,更因为他活着就只把心思放在了处心积虑的关系利用和敲诈谋利上,他不懂的或者永远不能享受到世间最为美好的东西。这件事也许是我病中所遇到最为可笑的闹剧,但也让我见识到了人性的阴暗和险恶,同时妈妈得到一个教训:无论是谁,都不能让他有你亲笔签名的空白纸。% [3 [+ F8 s! a2 ?! k% k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怎么了
* f- a5 A8 ]( T  B# M6 S) R$ W前几日,老郑小婷不知怎么想到帮我开个微博(http://t.sina.com.cn/1758970411/profile),我是个与世隔绝很久了的病人,土是没得说,死活不会玩这世人都在乐颠颠的先进玩意,无奈病体不便,隔了一天才爬上去看到:发现满眼就是沿街抱着捐款箱的小婷。小婷年纪太小,又急吼吼想帮我,她不知道我现在的快乐不在谁能帮我捐一针赫塞汀嵯来磷酸Lapatinib,而在于我的文字能带给和我同样饱受煎熬的病友或家属希望,在于我的文字能提醒很多奔忙的人关注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不要去追求虚物浮云。! Y6 E/ i- Y- d2 y: ^- @0 I
貌似得病后这一年多的出生入死,让我的精神层次高尚了很多。以前不知死,未知生,更不去谈生的境界和希求。1 }1 i* {5 i1 y1 K  K
住院例行检查,很奇怪地接到很多记者的电话和短信,东方早报、新华社上海分社、辽宁日报等等等等,亦有复旦同事问我如何处理媒体对我的探访。我纳闷地问光头:这是怎么了。0 l' Y# g" L- G' N1 \' O
晚上回家,开了电脑,124封新邮件,去看自己的博客,无意瞄了一眼访量,擦擦眼睛再擦擦眼睛,小数点错了?10万人次?再看,消息栏,215条评论,45个好友邀请,14条留言,21张纸条。我纳闷地问光头:这是怎么了。9 i* W" k) T0 E( I' k) X
打开MSN,好友说,你出名了,今天新浪、网易、腾讯都有你,国外的文学城上也有!我那是一个头晕,说实话比知道得乳腺癌那一刻还要让我头晕,纳闷地问光头:这是怎么了。6 h( p, O5 f( L/ E( S  I5 ?
得癌症虽然不是丑闻,但好歹也不是一值得到处得瑟的事。这个出名,不出也罢,梅艳芳算是有名了,但是名能不能留得住生命?黄菊算是有权的,这个权能否让阎王通融?王均瑶有钱,可惜钱真的买不来健康和寿命。既然名利权没有一样可以对抗癌症,那么,我又何苦受其所累?不说别的,就是那些个邮件,赶得上我病期一个星期的工作量了。
0 i& O4 Q, @( T0 N5 a+ H" ^其实我非常感谢媒体,让更多的人知道我,让更多人知道癌症不传染癌症病人需要什么,让更多人知道世上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顽强坚持仅仅是为了活下去,让更多人知道他们遇到的不顺艰辛苦闷其实不是什么,正因为有媒体,我的文字才会有更多人看到,我写东西才会更有意义。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希望我的文字出名。但,不是我。我负责养病和适当的时候,写点字,留给土豆,留给光头,留给看得懂的所有人。
5 A( D. ?) M; B5 ]自生病,我不记得自己说过NO,对于任何事任何人,若是我能力所及,我都微笑点头,尽量去做。我终于相信了****,其言也善这句古语。因为有限的人生里,不想让任何人因为我添堵。我不知道怎么去拒绝记者朋友的好意关注,也很担心那些好心善意帮我留言给我邮件的朋友们会不会因为我没有回复添堵,所以,只好blog请大家原谅,我的体力当真有限,不能一一回复留言评论邮件,请大家谅解。此外若有记者朋友真的有工作需要,请联系我微博的创始人老郑。他是记者同行,可能比答非所问的我更能让您满意。
8 t0 S8 }$ b* Y/ k谢谢大家的关爱,我会坚持,我会努力!
* S8 A0 I2 C& j9 t! Z  A! A6 t! [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病友和家属战友们- b. ~- j7 v0 a- K0 @
# v4 ~/ m" g9 F
其实抗癌大军里,我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渺小非常非常年轻的小兵,不敢妄言什么所谓的经验,更多时候,我用很多次的病危在证伪,证明什么是错的,但是我仍然不能确信,或者很少的东西让我肯定是对的。对于对疾病康复有帮助的东西,我非常乐意分享,所以会有我的生命日记。有段时间我甚至一直在自嘲自己是黑暗里500米高空走钢丝的孩子,更可怕的是,我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方向,然而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没有人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
( U8 @5 W) r. e' u  I/ y8 e' h我不想任何一个人像我那样手提着脑袋摸黑探索。
  h$ |/ Y; }! o, H2 `* {2 V' e" V
& C& h) @( c) F. |* S我师傅说,其实家属远远比病人更痛苦,因为病人的苦是肉苦,家属的苦却是心苦。病人生病了可以床上一躺眼睛一闭,而家属却要去扛山过海绞尽脑汁想办法跑路子,自己满肚子苦水还要强颜欢笑,自己已经郁闷地要撞墙还要去面对心情更加阴霾的病人去做病人的心理辅导师。病人家属才是真的苦,才是真的伟大。
" o& A" R5 m, E$ g  @2 U( Y9 \) r* d6 J# |8 C2 p
作为病人的我们活着,是因为他们的所在。病痛让我们失去一切帮助他们的能力,我们突然从并肩作战的伉俪变成了他的负担,我们身有愧疚,这种愧疚太过正常,但是不要让这种愧疚成为病人与家属的隔膜和更深重的负担,对家属仁慈对他们温柔对他们悲悯,不要去加重他们的心理负担。这是我们仅能做的。
$ w; ?6 l# ~, r" d9 ^8 i, t  v: F
虽然生病让生命变得很痛苦,但是有更多真情让我们不能放弃,虽然生病让生命变得很惨淡,但是有更多美好让我们不忍放手,所以,让我们选择一起坚持,一起战斗。我的经验我会陆续写下,有些只能小众分享的东西或者渠道我也愿意拿来分享,比方没有福尔马林的即食海参,比方没有白矾处理过的新疆和田枣,比方如何去挑选好枸杞,比方我妈妈跑了两个多月最终找到的纯天然杂粮,如果病友或者家属需要,我留一个邮箱,和我的家人联系。luming0203@126.com.光头叫我不要多打字,暂写那么多
$ P/ @) e1 b) e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是交大人,死是复旦鬼
3 U; `# W6 x' S& [# d
; u$ J4 X; E4 Y/ ^4 |7 B! E光头每日上班,要横穿整个上海市,一日将近做五个小时的地铁沙丁鱼,等回到家差不多我已经一觉睡好。一日光头回家,闷声说了一句“今天听说交大校长开会的时候提到你了。”
/ S# F, [: d3 o3 _: F交大校长?我懵了,交大校长?光头在交大混了十五年,估计校长都不知道有他这一号,而我已经离开交大十年,充其量只是交大校友和交大家属,交大校友和交大家属成千上万,交大校长怎么会知道我?1 S5 R% s+ M2 ~% f! @6 n
“你说的是复旦校长吧?交大校长怎么可能知道我?”! o, B7 ?7 d, L3 Q7 D
我想了一会,问光头。谁知道,陪床上,只能听取呼声一片。光头太累,我们的对话往往如此。
0 {# Y' S1 B5 I7 N5 _1 l9 A第二天光头一早出差去河南。是交大校长还是复旦校长提到我的话题一直没顾得上提起。平常人很难想象我们家庭的超负荷超速运转程度,我们的话题和时间都用在我是否身体骨痛、咳嗽、化疗反映如何等等,对于外界什么信息什么关注,从来都不是我们的关注。/ k+ l0 m" S0 x) A
直到我看到朋友转发我的微博,我才看到原来真是交大校长关心我了。
8 i& s1 B5 ^( H+ ]2 w; d
- f  v: Y" J: ]5 U怎一个“晕”字得了。
7 N6 v, m& X. i0 p2 H更晕的是,今天我收到了交大张杰校长的亲笔信。他在信里说,交大人是永远站在一起的。这句话让我突然记起第一个陌生拜访和捐助的人是交大校友,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见过他,当时我卧床,他没有走进房间,扔下一个信封就不见了,信封里除了人民币只有一句话“SJTU是一种血缘”
; J) Q* {4 M  h9 E) E  X4 G: y3 m+ y我拿着这句话坐在床上整整一个晚上。
2 n" x2 H  f) i1 q. O9 u+ h- W+ f) _; O# q4 _8 f: r
我从来不会去提我是交大人,其实我更少去提我是复旦人。当学历变成一种商标,尤其这个商标碰巧是名牌的时候,我个人更习惯于掩饰这种可能被人误认为显摆暴发户的标签,让别人从无印良品开始接受我。但是我是交大人,我是复旦人,这是无可更改的人生。/ P1 U- e$ u* v) G& h
* a* X1 E2 v0 `: f4 E
我不会给交大,不会给复旦丢人,我会如张杰校长所说“乐观坚毅、顽强拼搏,笑对人生”。# a# W* S$ {# ?# b, {& f4 B! E
交大人+复旦人。我希望我拥有SJTU的品质,FUDAN的精神。
0 V0 O2 k  a  B$ A! ~( V7 K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0: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散记二三四- U0 h7 z: a- ^% l3 Q4 ~
, T" P! ?% Y% G* @! s6 ?) u
我收到了癌症病友鼓励的邮件,里面居然有一份他们的抗癌日记,这是弥足珍贵的礼物。于是我开始手写日记,记录每日吃了什么辅助抗癌物,然后每日的身体反映是什么,我想,也许我的记录成为一块小石头,帮助新病友渡过那条人生的寒深河流。
) n' |9 ~1 ~: \3 @" }0 j# b$ M* c2 Y0 s% K5 C! I. @, j
老郑叫我OUT-WOMAN,小婷叫我山顶洞人,我承认我是一个过着山顶洞人生活的OUT-WOMAN,但是我强烈要求他们叫我于百岁,因为我想长命百岁,但是自从我打算献身抗癌事业,蓦然发现自己其实是---于白鼠。
+ t/ `' [9 e4 X1 s  B4 }$ }& o4 p/ l5 A- S$ j. d
昨日电话从上海打到山东,山东亲友告诉大家在抢盐,一个光棍抱了50袋盐巴囤在浴缸里,我真怀疑光棍是不是要把自己腌在里面做香肠。今天山东打电话过来说,我们今天这里在退盐,我老婆工作的超市里一个人开了一皮卡退500袋精盐。
2 j2 t+ K" L. k6 j9 k, G4 |+ y0 \! {, S0 U. k# y
光头学生来看我,居然送了一瓶酱油,居然告诉我们,现在酱油买不到了,紧缺物资,临时决定看师母送酱油。我在想会不会外面的师姐现在有人在囤酱油?酱油如果放在浴缸里,真的可以腌东西。
2 M4 p- r' N1 T$ `) J, w* n: D5 j/ u/ G' s$ K7 F8 Q
无意在MSN和朋友一句调侃,续了个上联。。。。。。。。。。。。无盐了。- s# c: v% V+ i9 i8 Q
8 K' K' v; D2 E% m2 Z  W( @
收到一封EMAIL,是个牛肉干老板写来的,先是一大段赞美我勇敢之类的话,很佩服我,表明是我的粉丝。第二段很短:余老师,不知道您有没有意识到您影响了我的生意,今天有三四个女学生来我铺子,转了两圈,其中一个就说,别吃了别吃了,想想复旦于娟的下场。请您不要再宣传食品不安全的事了。1 }; R' R2 Z) c( p( I4 b' g
我只好在这里郑重声明:于娟我从来没说牛肉干得癌症啊) E# e# |' Z! J6 B, R! @% I; P7 H4 k# B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