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Moon2M

[推荐]东莞打工妹生存状况实录(绝对真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8 15: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84。

  该安慰我的人不安慰我,过来安慰我的人我又不可能和她做朋友,心情非常压抑。我一边削披锋一边想:现在出厂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再委曲都要忍,什么时候金秋厂招工了什么时候走人。

  但我的如意算盘打得太早了,加班到十点下班时,我们班所有人排队离开车间。孙丽忽然追上来说:“杨海燕,你留下。”

  我心里一沉,颤声问:“什么事?”

  孙丽同情地说:“你被解雇了。”边说边递过一张解雇通知单。

  看到通知单上张培的签名,我忍了一夜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沙哑着声音问:“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孙丽小声说:“张课长己经签名了,等一下保安部会来人带你去办手续的。”

  我知道,所有被解雇的人保安部都要派一名保安跟在后面办手续的。从收拾行李、到人事部交东西、一直到会计部结了工资,保安都会跟着,象押解犯人一样。这样一想,我心中的屈辱更大了。

  趁保安部还没来人带我,我象疯了一样四处找张培,终于在打料房找到他时,望着他那张冰冷的脸,我全部的怒气都变成了一声怯怯的疑问:“张课长,为什么要解雇我?”

  张培傲慢地说:“解雇人还要理由吗?怎么?马课长都走了,你还想冒多大的泡吗?”说完再不理我,大声喝斥跟在我身后的孙丽,“你是怎么做事的?为什么还不叫保安部派来人带她办手续!”

  孙丽委屈地说:“己经打了。”

  张培不屑地扫了我一眼,怒气冲冲地走了。

  来带我办手续的是李连平,望着他那张得意洋洋的脸,我真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我卑视这个人,可偏偏我被解雇的狼狈全程呈现在他面前,还有什么比这更让我无奈的事情吗?

  我在李连平的陪同下,先是进房间收拾了一下行李。我的行李本来就很少,所以很简单就收拾完了。在李连平冷冷的目光中,原来宿舍里亲亲热热的姐妹,没有一个人和我打招呼,全都是如避瘟神一般。想起那天我因为同样的原因对石辉和许娟的冷漠,也理解了他们。我深切明白了人一走茶就凉这个道理,谁会为一杯凉茶浪费感情呢?再说,我是被张培解雇的人,倘若她们和我走得太近,便是跟张培作对,也许下一个走的人就是她们了。

  到人事部交了员工手册、厂牌,到总务部交了饭卡,到会计部领了工资,我便是亮光厂一名被解雇的员工了。

  离开厂门时,一直不言语的李连平忽然皮笑肉不笑地问:“知道为什么你会被解雇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19: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文章,不过有点不像一个人经历的,或许是自已并没有这样的经验.

1 r; R& m: K2 C' j

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才是不同的世界,看着别人的心酸就像看马戏那样.

) M$ g) ~0 d5 w. F) z

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

; h6 {$ ?1 u1 l: y! Q* M

我搜了一下,还可以再贴

# v: g& p( @3 w$ D; c. ^

[em01]

6 p, i9 h2 Q; x1 i# v! h' I- j

85。
我不由一愣,试探地问:“难道是因为你?”
李连平挖苦道:“你还不算太笨!”
尽管我心里隐隐知道解雇与他有关,但从他嘴里得到证实,还是有一种被人出卖的感觉,我愤怒地问:“我又没得罪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卑鄙!”
他恬不知耻地说:“你不听我的话就是得罪我了!我一点都不卑鄙,卑鄙的是你!曲云总是围着你转,也不知道你和她说什么了呢?”
我简直气疯了:“我什么都没和她说!曲云是个好女孩,就算你是她男朋友,她也一定不会听你的话的!”
他哈哈大笑,笑罢,恶狠狠地说:“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话音刚落,猛地一按电动门,我便孤零零地被隔在了亮光厂的外面。
我屈辱地看着那个电动门,看着我生活了八个月地方。此刻,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是那么陌生,陌生得仿佛我从没有进去过一样。亮光厂给我留下的印象,除了没完没了的加班,便是注塑部和涂装部那刺鼻的气味。还有就是,我是被这家工厂解雇的!我一直认为被解雇是一件极耻辱的事,为了远离这种耻辱,我几乎是逃一般地提着行李离开了。
再也看不到亮光厂的厂房时,我才停了下来,陈刚和丽娟都在上班,我真的不知该往哪里去。按理说,除去七扣八扣的,我也领到将近四千元的工资了。身上刚领的915元除去进厂时的100元押金,另外的815元是50天左右的工资。其余的钱还了借陈刚的钱和偶尔的零用,我全都寄回家里了。
家里除了口粮田没有别的收入,可口粮田要化肥、要农药、要提留款,还有上面经常征收的各种各样费用。更离谱的是,去年我离开家不久,我家宅基地上长得碗口粗的树便被乡ZF派人强行砍了。乡ZF硬性规定,所有人家一律改栽桃树,虽然不合时令,村里人也不得不高价购买了质量极差的桃树苗。据说那些桃树苗是乡ZF用极低的价钱从别处购买的,却以高价卖给了农民。
不合时令且质量很差的桃树苗成活率极低,现在乡ZF又在组织人铲除各家的桃树苗了,准备统一栽种银杏树。银杏树苗当然也是乡ZF统一低价购买的,然后再高价卖给农民。在这一买一卖间,乡ZF不知创了多少利润,而这利润并不是属于国家的,只是属于某些以权谋私的人,最终苦的还是农民。
寄回钱的三千多元,妈妈还了几百元的债,又买了化肥、农药,交了提留款,还有人情来往的,现在也所剩无几了。爸爸在世时,我是无忧无虑的,从来没想到支撑一个家是这么艰难!整理@:www.aosea.com

/ H7 E. g% N; M+ V6 }) e' h6 a6 Z

要是陈刚介绍我进金秋厂的话,还要向人事交“介绍费”,进厂之前还要吃要喝,这915块钱能够花几天的啊?

& p0 r, P: Q L# `, b7 q9 |1 J8 G


86。
在我提着行李经过一家发廊时,我看到敝开的发廊里坐了几个如李连平老乡一样的风尘女子,个个坦胸露背,化着浓妆,胸口开得极低。她们边打牌边嗑着瓜子,一副清闲自在的样子。
我忽然很羡慕她们,最起码,她们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不用为最基本的生存担忧啊。而我呢?真不敢想象,如果一时进了不厂该怎么办?迫在眉捷的问题是,今晚我住在哪里啊?陈刚和丽娟会不会收留我啊?
无论如何,丽娟和陈刚是我唯一的寄托。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到他们的出租屋时,令我又惊又喜的是,出租屋的门竟然是敝开的,丽娟正坐在房门内看一本杂志。原来他们昨天刚做完一批货,今天特别放假一天。
丽娟边帮我放行李边疑惑地问:“你为什么辞工啊?我们厂现在不招人呢。”
尽管心里有一肚子委屈,但想想辞工终究是很丢脸的事,我涨红了脸,故意愤愤地说:“不想做了,累死人,气味又难闻。”
丽娟有些恨铁不成钢:“你真是的,只要找工哪里都一样累的呢。”
我只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勉强笑笑:“你们厂虽然累工资高啊,亮光厂算什么啊,又累又难闻,工资也低。”
丽娟有些为难:“可我们厂招工都招熟手,象你这样没技术的要想进去一定交介绍费的,等陈刚回来再问问吧。”
不一会儿,陈刚就端着一大盆衣服回来了,原来他是到院子另一侧的水井边洗衣服了。这个院内的所有住户共用一个水井,水井就是很古老的那种,要先用一个桶吊下去才能提水。虽然各个房间都有一个水笼头,但这些水笼头是长期拧不出水的。出租屋的住户每人每月要交5块钱的水费,丽娟他们两个人每天要交10元的水费。
丽娟一跟他说我辞工了,陈刚赶紧安慰道:“辞就辞吧,电子厂虽然好进,但工资太低了。女孩子在这边找一份工作还是很容易的,或者你先随便找一份工作,等我们厂找工了再进?”
经他一说,我和丽娟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到底陈刚出来的时间久一些,他甚至没有问我为什么辞工,这让他对他很是感激。我心事重重地搬了个小板凳在丽娟身边坐下,跟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陈刚在门口晾好了衣服,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又匆匆出去了,说要去市场买钱。这让我很不好意思,我知道,如果我不来的话,他们就会吃中午剩下的菜。
我望着他的背影,感觉他走起路来双腿直直的,很不正常。我担心地问:“陈刚的腿怎么了?走起路来感觉怪怪的,他以前走路可不是这样子呢?”

# ]! o4 l. I9 q


: C4 Q& Y k- t' c5 ~& n0 ?2 g+ U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6-11 19:51:23编辑过]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19: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87。
丽娟难过地说:“所有烫工都是这样的,特别是大烫。他们用的都是水蒸汽式烫斗,温度非常高,这样才能把衣服烫得平整好看。为了使上劲,烫台要调到正好和大腿部根部平齐,时间长了,那地方都被烫斗的高温灼伤、起泡、破裂直到结疤。好了以后又要被灼伤、起泡、破裂再次结疤。这几天,他那地方的水泡正好破裂呢。”
说到这里,她忽然看到我的手,惊叫道:“你的手怎么了?以前你的手又白又细,连斑点都没有的呢。”
我苦笑:“和陈刚一样呗,这还算好的,做了一段时间统计呢。你要是看到我们车间那些女孩的手,那才叫惨呢。”
丽娟叹了一口气:“做什么都不容易啊。”我深有同感。
晚饭是陈刚做的,他买了一条鱼。鱼很大,浑身都是肉,我吃得好开心,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吃一回饱饭了。后来我才知道,这鱼叫塘虱鱼,长得又长又圆,是养在脏水脏泥里的,非常好养。因为嫌脏,有钱人从来不吃的,却是我们打工者的美食。塘虱鱼才两块钱一斤,买的时候让卖鱼的帮忙剁成小段,每小段一寸来长,然后放在油锅里煎,煎好了放上辣椒,非常美味。如果塘虱产仔的时候呢,又可将将它的仔单独挑出来,放上葱蒜,又是一锅好汤呢。
吃罢喝足,我们聊了一会天,陈刚就回厂去了,这让我很过意不去。因为他们厂有规定,外出住宿要申请的,如果没申请就外出留宿,被查房查到要罚款的。所以丽娟和陈刚都己经做了外宿申请,他们在厂里己经没有床位了。今晚陈刚回厂里要和别人挤,不知道要和别人多说多说好话呢。
以前丽娟和陈刚住这间房的时候,虽然两人都有暂住证,但并没有结婚证,所以每晚睡觉前,隔壁的那对夫妻都要把他们的门从外面锁上,第二天起床再帮他们打开。这样一来,治安队如果夜里来查房,看到门从外面锁了,就以为里面没有人,那样就不会乱踢房门了。做为报酬,他们每天要付隔壁那对夫妻一块钱。
今晚陈刚没在里面住,我也有暂住证,所以就不用他们锁了。这让隔壁那位准备来锁门的妻子很不高兴,和丽娟说笑的同时,暗中翻了我一个白眼。
冲凉的时候,我们是从院中的水井里提了水,在屋角的那个低洼处冲的。临睡前,我们又提了一桶水放在屋角,这样夜里起来小便时就不需要到外面的,小便完后用水冲一下就行了。
这是来东莞后我和丽娟第一次睡在一起,她对我讲了许多和陈刚之前的悄悄话,讲得我脸红心跳。想想真是惭愧,我们是同年生人,丽娟都和陈刚同居了,我却连恋爱都没谈过呢。
那个夜里,我第一次梦见自己和一个男孩紧紧拥抱,而那男孩,我却看不清他的脸!整理@:www.aosea.com


88。
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再次醒来时,桌上留着房门的钥匙,丽娟己经去上班了。天气很热,房间却只有一个小小的风扇。我很奇怪,房间这么热,唯一的一扇窗户却关得紧紧的。窗户上钉着密密的钢筋,当然是不怕人进来的啊。所以想都不想,便把窗户打开了。
我找出两套比较好夏装洗好晾在房间。不论是去别的厂还是金秋厂,见工时当然不能穿亮光厂厂服啦。收拾完毕,己经十一点多了,感觉肚子很饿,于是出去吃饭。丽娟和陈刚是在厂里吃的,上班时候他们是不做饭的。我算了一下,我一个人呢,做饭要买这买那的,实在不划算。要是在外面吃呢,一块钱一顿炒粉,每天两顿炒粉,再加上早餐的五毛钱馒头,一天只要花两块钱,又方便又划算。
吃完饭,我又在外面随便转了两圈,虽然有许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但因为不舍得钱去买,反而很难过,所以转了一下就回来了。房间门依然和我出去时一样,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谁知我打开房门却愣住了,屋内晾晒的衣物毛巾全都不见了,而床头丽娟昨晚晾晒的衣服却一见没少!
我急得在房间团团转:房门锁得紧紧的,那些衣服会长腿了不成?但院内静悄悄的,上班的上班,睡觉的睡觉,没一个多余的人!
丽娟加班加到十点才回来,我跟她一说,她埋怨道:“谁叫你把窗户打开了?是小偷用铁钩子从窗户伸进来把衣服钩走啦!我们刚搬进来时不知道,也被偷过一次呢。”
我很沮丧,明天我准备自己出去找工作呢,现在好了,连衣服都没得穿了,还找个鬼工作啊?无奈之下,第二天只好走进一家服装店,花10元买了一件黑色一步裙,又花3元买了一件白底蓝花的小T恤。这两件衣服对我来说都是太露了,但是削价处理品,价钱非常便宜。外表看上去虽然好看,料子却是涤纶的,非常薄。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家鞋店门口在处理塑料凉鞋,7块钱一双,我又挑了一双白色的半高跟塑料凉气。
回到出租屋,当我穿着这20块钱的衣服,再对着镜子打量自己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那里土里土气的丑小丫哪里去了啊?镜中的女孩容貌俏丽、身材婀娜,是那样的清秀和妩媚啊!
是的,20岁,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字一顿地说:“我一定要实现我来东莞的目的,一定!”
我决定明天开始找工作!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19: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89。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和去上班的丽娟同时出门。
刚走不几步,就看到一个穿戴破旧的中年妇女挑着两只脏筒迎面而来。中年妇女头载一顶平底斗笠,长得粗黑瘦小,一看就是经受过风吹日晒。她看到我们,竟然友好地冲丽娟笑笑,用并不标准的广东普通话打着招呼:“上班啊?”
丽娟赶紧恭敬地说:“上班,阿姨。”
那妇女走后,我奇怪地问她:“这是谁啊?你认识?”
丽娟回头望望那位妇女,赞叹地说:“认识,是我们房东,人很好的。本地人一般都有几套房子出租的,我们租住的那套院子只是她家的老宅子,她在别处还有两三幢楼房出租,你看她们还这么辛苦,每天早晨都要挑这些东西喂猪。”
除了在亮光厂远远见过本地那个黑瘦的厂长外,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地知道本地人的生活。每家有两三套房子出租,光租金就要收多少啊?真想象不出如此富有的人家还干这么脏累的活?
丽娟再三交代我小心,便去上班了。
阳光很耀眼,天气正炽热。我漫无目的地在附近的工业区转业转去,希望能找到一家暂时立身的工厂。
这段时间,正是内地许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及初高中毕业生大量涌进东莞的第二高峰期,第一高峰期就是过年初的那段时间。过年初的第一个高峰期,涌进来的大多是没有什么文凭、年龄偏大的,且过年前后厂里员工流失很严重,所以工作很好找。而现在呢,许多工厂人员己趋于稳定,找工的人大多数非常年轻,所以工作就很难找了。
不时在工业区遇见行色匆匆的找工者,全都象我一样茫然与疲倦。在这些找工的人中,手里拿着小包的,一般是有文凭的;而两手空空的,多是初中或小学,且是做普通员工的。我感到有些惭愧,为了方便装那本可怜的高中毕业证、身份证和暂住证,丽娟把她刚买的小包借给我了。穿着新衣服,背着小包,看上去似乎很新潮时尚,谁知道我一天只吃两块五毛钱的饭呢?
我知道现在工作很难找,所以要求也并不高,再苦再累也不怕,只想能找一家工资高一点的厂。一般来说,只有比较正规的厂工资才能高,而这种厂,一般比较大。于是,我便将眼光盯着那些具有一定规模的工厂。
但这样的厂并不多,偶尔遇到的也并不一定招工。只有一次遇到一家,虽然招工,可我递上身份证时,负责招工的人事文员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而是在保安室内对着手中的纸条念了几个人的名字,被念到名字的人高兴地进去了,其余的人很知趣地散开。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人也和我一样是第一次来见工的,为什么人事文员的纸条上会有他们的名字呢?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19: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90。
带着这个疑问回去和丽娟一说,丽娟无奈地说:“那些人肯定是有老乡或亲戚在厂里的,事先交了介绍费给人事呢,我们金秋厂还不是一样?”
我郁闷地问:“那一般要交多少钱呢?”
丽娟想了想:“这个是根据那个厂好坏来决定的。现在男孩子很难找工作,一般厂都不招男工的,所以男孩要是没有技术,进再小的厂也是要交介绍费的。要是女孩呢,熟练工一般不需要交,生手的就要交,听陈刚讲,介绍费一般是整整一个月工资吧。”
我叹息道:“我要是做人事就好了,不但能收很多介绍费,还能接触到很多去应聘的人,说不定那些人中就有齐月升呢。”
丽娟不满地白了我一眼:“现在你还在想那事啊?连肚子都填不饱了呢?何况,连jc都找不到人,你去哪里找啊?”
我望着丽娟小而温馨的出租屋,无言以对。
以往我找工作时,都是看到一个工厂就直扑到厂门口的招工栏。但我那天下午,我百无聊赖地在工业区转悠时,竟然看到一个专门的招聘专栏。这些招聘专栏里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甚至有几家招聘文员的工厂只要高中文化就行,至于电脑方面的,竟然没有做明确要求。
如果能做文员,就可以坐进宽大漂亮的写字楼,工作相对轻松,就会有时间学电脑、报自考,如果做了人事,还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找齐月升。如果学了电脑和通过自考,我会有更大的发展,绝不会比我那些上了大学的同学差!想到这里,我真是兴奋莫名!
招聘栏上那些地方有的极远,有的却很近。为了安全起见,我最终选了一家离我所在的地方极近的工厂。那家工厂的名字叫智达,招聘广告是红纸黑字的手字体,毛笔字写得非常漂亮。他们需要生产文员多名,月薪800元。要求却很低,女性,18-25岁,高中以上文化。
生产文员不需要会电脑,这条是可以说得过去的。比如在亮光厂里的注塑文员孙丽,她甚至连办公桌都没有,确实是从不需要电脑的。这样一想,我对自己更有信心了。
我在心里死死将智达厂的厂名和厂址记住了,智达很近,我甚至不需要问路人怎么走,根据广告上的指引,七拐八拐,很快就找到了“智达”厂的所在地。让我大失所望的是,除了一间低短破旧的小屋,我什么也没看见。小屋只是孤零零的一间,座落在一幢大房子的边上,显然不是能请得起多名生产文员的“智达”厂。甚至连我奇怪地一遍遍念叨着路线,在那间小屋面前转来转去。别说厂子,连“智达”两个字都没有见到呢?
正在我不知所措时,从那间低矮破旧的小屋中走出一个长相极秀美的年轻男人。我赶忙迎上去,礼貌地问:“请问,这儿有一家智达厂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20: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91。
那人友好地冲我笑笑,用标准的普通话热情地说:“智达厂就是这里啊。”他边说边指着房间一块竖在地上的木板,我这才看到,木板上写着“智达”两个字。木板己经发黑,原先红色的字也模糊不清,看来这块木板立在这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找了半天的所谓“智达”竟然是写在这样的木板上,所以根本没有注意。
我的目光刚一从木板上移开,他就笑眯眯地示意我:“请进来吧。”
我望了望这间破旧的小屋,这显然不是智达厂。难道工厂是相邻的另一间大房子?但那间大房子的阳台上晒满了衣物,应该也不是。我有些犹豫,那个男人看我迟迟不移动脚步,连忙解释道:“这里不是我们厂,我们厂很大的,这里只是我们厂的一个招工点。”
望着他考究的衣着、得体的举止和不俗的相貌,一点也不象电视小说中那种坏人的样子,我略略宽了心,随他朝那个小房间走去。从门外望去,房间里有一张床,床上是一张破旧发黑的蚊帐,另外就是一张办公桌。这样的摆设怎么会是一个工厂的招工点呢?我疑惑地站在房门前,不肯进屋。
他坐在办公桌前,摊开一张表格:“快进来啊,填好这张表我就带你去上班。对了,你是应聘什么工种的?”
我小声说:“我想应聘生产文员,可我不会电脑。”
他冲我竖起了拇指:“生产文员?怪不得我看你不象一般打工妹呢,一看就是有知识的大学生。不会电脑怕什么,可以学嘛。来,填了这张表我就带你去上班,工资每月最少800元。”
大学生?生产文员?学电脑?800元?我被他这一连串的甜言蜜语冲昏了头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说的这些都正是我想要的东西啊。我不再犹豫,正要抬腿往里走,忽然,我看到蚊帐后面似乎有人影一闪,与此同时,蚊帐后面似乎传来一阵压抑的咳嗽声。
我赶紧刹住脚步,疑惑地望着蚊帐后面,又望望他。
他刚才还堆满笑容的脸忽地一沉,不易察觉地朝蚊帐后面看了一间,瞬间又恢复正常,镇静地说:“没什么,没什么,这房间太旧,老鼠太多了。厂里现在效益很好,正在建新的招工点,到时候我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我感觉他说的一切都太好了,天花乱堕的。就是因为太好了,反而越发让我不敢相信了。去别的公司应聘,人事文员都要反复看毕业证和身份证的,有的还要考试。他却连我毕业证和身份证都没看,就让我填表上班了?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尽管舍不得,我还是决定放弃这次太轻易得来的机会。
我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应聘了。”

92。
听了这话,他生气地将手中的表格往桌上一放,怒气冲冲地喝斥道:“你耍我不是!想应聘就应聘,想不应聘就不应聘!”
他边说边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瞪着我,迅速站起身来。
我吓坏了,赶紧后退几步,飞也似地跑开了。他这时己走出门外,在后面大声喊:“靓妹,回来,你回来啊。。。”
直到跑出好远好远的闹市区,我才止住脚步,抚着“扑扑”乱跳的心,惊魂不定地朝丽娟的出租屋走去。为了省钱,我从来不坐车的,白天转悠得再远也是步行回来。那天回到出租屋时,天还没黑。很意外地,陈刚和丽娟都在。原来他们破天荒不加班,他们就买了菜回来做饭吃。
他们也做了我的饭,且等我回来吃,这让我非常感动。在陌生的东莞,有这样一对朋友,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幸事。如果不是他们,我现在沦落街头也说不定呢。
我把今天招工的事和他们一说,丽娟埋怨道:“别再找好厂了,先随便找个厂进去吧,听说我们厂快要招工了呢,到时候自动离职好了。最起码有吃有住的地方,你这样真叫人担心呢。”
我有些得意道:“还好我跑得快,只直好奇怪,那样的一个小房子也可以招工啊?还有,你们说他那蚊帐后面到底是什么啊,怎么还有人咳嗽?”
丽娟不以为意:“你听错了吧?是墙外人咳嗽的吧?”
陈刚试探着说:“会不会那间小屋内还有什么机关啊?听说有人专门假招工,骗到女孩就送到境外做‘鸡'或卖到偏远的乡下呢?”
丽娟停止了吃饭,和我对望了一眼,面面相觑。丽娟不相信地问:“陈刚你乱编的吧,真的假的啊?”
陈刚赶紧笑笑:“吃饭吃饭,反正啊,海燕你小心此就是了。”
我强笑道:“我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吧。”话虽这样说,想着当时的情景,我忽然感到十分后怕。
吃完饭,丽娟不让我动手,她和陈刚一边涮碗一边不时低声说笑。丽娟一会儿帮陈刚理理衣服,一会儿又亲昵地扭一下他的耳朵。两人身体挨得很近,丽娟半个身子都趴在陈刚身上。他们这些动作,让我感觉自己象个多余的人,心里非常郁闷。便借口吹风,到外面转了一圈。
再回来时,地上己铺了一块带各种图案的四方塑胶块。这些塑胶块五颜六色,画着各式鱼虫花鸟,虽然漂亮,却散发出一股股刺鼻的怪味。塑胶块一尺来长,四面都有小耳朵,环环紧扣,铺在地上,象席子一般大小。
看我进来,陈刚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丽娟将我拉到一旁,小声解释道:“宿舍里借不到床位了,陈刚今晚就睡在这儿。”
地铺都铺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再说房子本身就是他们租的,我又能说什么呢?我只好点了点头。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2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plyview]

B' {, S/ s0 E! f

  93。

M9 B' Q+ j( o$ ~

  还好,他们还比较照顾我,陈刚睡地铺,我和丽娟睡床上。
  因为陈刚在房内过夜,门请隔壁人家锁住了,明天早晨丽娟又要给他们一块钱了。整整一夜,我好担心他们两人做出什么事来,和以前在亮光厂吴少芬他们一样。如果说在亮光厂我不太难堪的话,那是因为吴少芬他们我毕竟不熟悉,且当时宿舍也并不是我一个人。但现在不同了,丽娟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所以,我想尽快入睡,睡着就好了,不管他们做什么事我也听不到了。偏偏我越想睡着越是睡不着,心里非常着急。
  到了早上,我的担心终于解除了,他们什么都没做,似乎睡得也很好,我却不住打着哈欠,一脸倦色。丽娟担忧地说:“海燕,夜里怎么没睡好啊?今天就不要去找工作了,休息一天吧。”
  我感激地冲她一笑,摇了摇头。
  虽然昨天想找一份生产文员的工作失败了,但却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也许正如昨天那个人说的那样,并不是所有的文员都需要会电脑的?尽管我知道这种情况也许很少,那个人的话也实在不能让人相信,可是天知道,我是那么想做文员,想会电脑,想当人事,想尽快找到齐月升啊。
  所以,抱着微薄的希望,我开始象疯了一样寻找招收文员、且不需要会电脑操作的工厂。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家招聘专栏,我又看到了几份这样的信息。其中有一家名叫丰飞的港资公司的招聘信息更是强烈吸引了我。
  办公室文员两名:女性,高中以上文化,18-25岁,五官端正,有工作经验者优先。
  和昨天那家红纸黑字手字的招聘信息不同,这家是电脑打印的,里面招聘好多个工种。电脑打印的公司相对来说应该比较正规的,又是港资,港资相比台资要好得多。想到这里,我决定去应聘。丰飞虽然在另一个镇,但离我所在的地方并不远。现在也不过八点多钟,为了省车费,我边问路边向丰飞走去。
  好不容易找到丰飞,我长舒了一口气,并不是象昨天“智达”招工点那样破旧的小屋,而是在一幢繁华的超市二楼。楼道很窄很脏很脏,正在我犹豫间,却看到不时有上上下下的人,这些人手里拿着招聘报表和信息,看样子都是来应聘的。
  我随着人流走进二楼,房间不大,人却很多。大约二三十张办公桌,办公桌后面挂着不同厂家的招聘信息。有的办公桌前坐着人,坐着人的办公桌围着一圈人在说着什么;有的办公桌前则是空的。看到我进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热情地迎上来:“你是来见工的吧,请进。”
  我懵懵懂懂道:“我是来找丰飞的,这是丰飞厂吗?”
  女孩子顿时笑颜如花:“我们就是丰飞信息咨询公司,掌握几千个工厂的招聘信息,有几百种职位,可以帮助你找到任何你想要的工作,跟我来吧。”
  可以找到任何我想要的工作?毫不犹豫地,我跟她走了进去。

$ x1 Q: _- `, A/ K9 v

[/replyview]

% y8 O( w( |8 B8 c& S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2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94。
  女孩将我引到一张桌子边,便走开了。这张桌子里面坐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此时正口若悬河地和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讲着话。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戴眼镜的男子是内地一家工厂的副厂长,因不满厂长专权,停薪留职想出来闯一闯。但找了很久的工作都没找到,他再三声明,他是共产党员,以前是副厂长,想到这边找一份厂长经理的工作。
  共产党员?副厂长?这些在我心目中都有位高权重的人,我仰慕地望着戴眼镜的男子。中年男人一边对他的话不断点头称是,一边拍着胸脯保证可以帮他找到厂长经理的工作。当然,前提条件是先交介绍费100元才能帮他介绍到这样好的职位。一度,戴眼镜的男子想不交这100元,说等找到工作再给,但被中年男人拒绝了。中年男人巧舌如簧,我被他说得晕头转向,最后那戴眼镜的那个男子爽快地交了钱。
  他交了钱便被刚才那个迎宾小姐带走了,说要去工厂见工。中年男人将100元放进抽屉,重又将目光投向我,热情地说:“小姐,你想找什么工作?”
  我拘谨地坐在他对面,底气不足地说:“我想找一份文员的工作,可是我不会电脑。”
  中年男人宽容地笑笑:“象你这样漂亮的小姐,找一份文员的工作实在是太容易了。这样吧,你交100元介绍费我们明天马上带你去见工。”
  一听见工我便犹豫了:“见工?如果见不上怎么办?”
  中年男人拍着胸脯说:“你放心,一次见不上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什么时候见上什么时候为止。”
  我这才放下心来,但还是问:“要是一直见不上呢?”
  他严肃起来:“如果实在见不上,我们保证退钱。不过要是见上了你不去上班,如果还想再让我们介绍的话,必须再次交100元介绍费。”
  我立刻释然,只要见上工我当然会去上班啦。退一步说,如果见不上100元钱也会退的,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再说发,刚才戴眼镜的那个男子见多识广都交了钱,我还怕什么呢?所以,我爽快地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接了钱,给我开了一张红色的单据,冲远处一招手,刚才那位迎宾小姐急忙跑过来,笑容可掬地将我引到另一张办公桌边,一位长着一双竖眼的女人面无表情地给我一张表,让我填上。
  表格很简单,只是手忙脚乱间,我把身份证号码填到了家庭住址栏里,我刚想更改,竖眼女人厉声制止了:“不行,重填。”于是,又给了我一张空白静格。
  我感激地接过了,填好后递给她,同时赔着笑脸说:“填好了,现在可以带我去见工了吗?”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学会和人赔着知脸说话了?
  竖眼女人看都不看那表格一眼,冷冷地说:“先交20块元。”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20: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95。
  我诧异地问:“为什么啊?我刚刚交过100元介绍费了呢。”
  竖眼女人不耐烦地说:“你交的是介绍费,现在是表格费。每张表格十元,你刚才填坏了一张,两张总共20元。你交钱就带你去见工,不交就到边上去。”
  又一个女孩开始填表格了,我只好站到一边。原以为只要100元介绍费呢,现在又要20元的表格费,介绍费还有得退,这表格费是一定没得退的了。我恼恨地看着手中两张不到16开张大的、薄薄的表格,廖廖的几行字,我真不相信就这样一张表格会值10块钱!
  比我后填静的女孩乖乖交了10块钱,女孩看了看我,小声说:“算了,100块钱都交了,还在乎这20元吗?”
  想想也是,我只好沮丧地交了20块钱。交了钱,竖眼女人刚才紧绷的表情松驰下来,甚至还冲我笑了笑。与此同时,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人匆匆走到她身边,着急地说:“朱姐,还有没有人?”
  朱姐指着我和另一个女孩说:“这两个人是见文员的,暂时没有了。”
  “白衬衣”冲我们两人挥挥手:“跟我来吧。”于是跟他从另一个楼梯下到一个院子里,院内己停有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他示意我们上面包车,自己坐进驾驶室里。
  面包车上己有三个男人,其中包括那个戴眼镜的男子,他也看到了我,友好地冲我笑笑。车内连我和那个女孩,共有五个人。我刚才忐忑不安的心情略略放了下来,这次见工应该不是圈套吧。就算我笨,这四个人应该不那么笨吧,特别是这个戴眼镜的男子,是共产党员,又当过副厂长,什么世面没见过呢?
  车子很破旧,不时颠簸几下,我有晕车的毛病,虽然不严重,但这样不停地颠来颠去简直要把我的胃翻出来一样。我强忍着胃内的痉挛,不停掐着虎口,希望不要吐出来。透过车窗向外看,车越往前开,周围的景物越来越偏僻,工厂也越破越小。
  还没等我们看清工厂的名字,面包车便在院内停住了。我第一个走下车,差点没吐出来。这个厂房比周围的厂子更破更小,甚至比我以前做过的那家表链厂还小。我们五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眼里明显地流露出失望的神情。但我们这些人中最少的也是交了110块钱的,现在真可谓箭在弦上不得发了,只好硬着头皮随“白衬衣”向一间挂着“总经理”门牌的办公室走去。
  远远地,就听到“总经理”办公室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白衬衣”示意我们停止,自己刚三步并做两步地走进去。我们互相望了望,也不由自主跟了上去。
  只见办公室内七八个人正围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争吵,“白衬衣“进去后,那七八个人又向他围了上来,更是吵得不可开交。正在这里,从一间大屋内又走出几个人,戴眼镜的男人赶忙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1 20: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96。
  那几个人望了望我们,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苦笑道:“你们也是来见工的吧,别见了,还是回去吧,我们可能都上当受骗了。”
  原来,他们怀疑这个工厂是和丰飞公司合秋骗钱。他们除了在丰飞交100元的职介费和10表格费外,进这家厂还交了100元的押金,但不几天就连续被“炒鱿鱼”了。可进厂时有规定,不到半个月内离厂是不退押金的,离厂包括被炒、辞工和自动离职。他们大多是刚从内地过来找工的,其中以男孩子居多,因为很多工厂不收男孩子。他们在实在没有安身之所,外面暂住证又查得紧走投无路才进这个厂的,没想到是这个情况。
  现在围攻在总经理室的几个人是先他们来的,己经被炒鱿鱼了。他们来得晚些,但过几天可能就会轮到他们了。
  这时,那个肥头大耻的总经理己经被愤怒的人群推搡到院内了,那些人强烈要求退钱。包括丰飞公司的介绍费100元、表格费10元、进厂押金100元,还有近半个月的工资。
  总经理坚决不退,还振振有词地说:“你们进厂快半个月了,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我凭什么退你们的钱!”
  一听这话,那些人更气了,纷纷指责他:“每天加班加到死,帮你串了那么多玻璃珠子,那不是钱吗?”
  “大米都是变质的!”
  “菜都是晚上去菜市场捡的烂菜叶了!”
  “菜里连个油花都不见!”
  总经理被这些人围在当中,推来搡去的,不停地说:“你们进厂前我都和你们说好的,钱也是你们主动交的,又不是我拿刀逼着你们要的。你们不好好做事,我当然要解雇你们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一个声音最响、情绪最激动的男孩愤怒地说:“你到底退不退钱?再不退我要去告你们!”
  总经理恶狠狠地望着他:“你要是不想在东莞混了,就去告吧!”
  听了这话,男孩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总经理对着男孩发出开怀的笑声。
    这时,一脸狼狈的“白衬衣”好不容易从另一群人的围攻中钻了出来,匆匆对我们五个人说:“走吧,我带你们去另一家工厂见工。”说完,率先走了出去。我们都把目光对着眼镜,眼镜向我们示意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走到面包车前,眼镜对“白衬衣”说:“我不想去见工了,我要回丰飞要回介绍费。”
    “白衬衣”微微一笑:“我们给了你们这次见工机会,是你们自己放弃的,这怨不得我们,但介绍费是一分都不会退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