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Moon2M

[推荐]东莞打工妹生存状况实录(绝对真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13 22: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97。
  “眼镜”怒了:“当时说好介绍不到工作就退的!”
  “白衬服”振振有词:“不错,我们是说介绍不到工作就退的,问题的关键时,我们给你介绍工作,是你自己不去见工的呢。”说完这话,他将目光转向我们四个,冷声说,“你们几个去不去见工?”
  “眼镜”气得浑身发抖,愤怒地骂了一句:“良心都被狗吃了!”恨声而去。
  其余两个男孩都很瘦小,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闪烁的目光和我一样茫然而无助。他们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车。
  另一个女孩问我:“我们要不要去?”
  我为难地说:“我也不知道呢。”
  “白衬衣”见我们迟迟不上车,朝我们火了:“你们起去就自己搭车去吧。”说完,“砰”地一声将车门关上,发动了引掣。
  女孩急忙连声喊声:“我去,我去。”但那面色车己“轰”地一声绝尘而去。她愣愣地望着面包车远去的方向,好久才转过身来问我:“我们要去丰飞退钱吗?”
  我摇了摇头:“算了吧,刚才他们吵架你都听到啦,退是不可能的了。”
  互相叹息了一番,刚才院内的争吵和“白衬衣”的态度己表明,丰飞是和工厂合伙骗钱无疑了。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凭着印象,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我们其实都不认识路的,但我们都知道107国道,只要上了107国道,就好办了。
  太阳很大,晒得人脸生疼,我们尽量找树荫的地方走,避免被阳光直射。可东莞路两旁的树多是为装饰而栽,树荫小得可怜。通过谈话得知,女孩是内地一所财经学院的毕业生,今年刚毕业。她会电脑,找一份普通文员的工作还是不成问题的。可她坚持要做财务方面的工作,但财务方面她因为没有经验,厂家给出的工资才几百块钱,于是她就一直不停地找。这次上当受骗,也是被丰飞的两千元的高薪许诺冲昏的头脑。她决定回去就进厂,哪怕是一个月八百元也做了。
  我好羡慕她,我在亮光厂一个月加班加点也只有五百元。坐在漂亮的办公室,一个月七百元,不需要象我们那样每天加到半夜,对我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但经此一劫,我知道这种好事现在还轮不到我。我决定明天重新给自己定位,象丽娟他们说的那样,安安份份找一份普工的工作,等金秋厂招工再进去吧。但无论如何,我来东莞的目的,是一定要达到的!
  走到107国道,我和那个女孩就分手了,为了省钱,又害怕晕车,我没有坐车,而是沿着人行道一步步走着。经过市场时,我一块钱打包了一份炒粉。回到出租屋,双腿象灌了铅一般的沉重,再也不想挪动一步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3 2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98。
  丽娟和陈刚还没有下班,我拆开炒粉饭盒准备吃饭,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打过包的。刚拆开饭盒,一股浓烈的塑胶气味向我迎面扑来。我调整呼吸,叹了一口气,打开一次性筷子,放了一点辣椒酱在炒粉上,尽管炒粉很硬,饭盒很难闻,我还是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吃完饭,口干得要命,没有开水,我也懒得烧,喝了两杯温热的井水,简单冲了下凉,一头扑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梦中,我忽然想上厕所,于是顶着烈日,不停地在找啊找。可到处找不到厕所,情急之中,我被强烈的便意憋醒了。我刚想起身,却听到地上有异样的声响。
  这声响是那么陌生而熟悉,我下意识地翻了个身,一只手朝旁边一摸:丽娟不在床上!忽然想起以前在亮光厂宿舍时,吴少芬他们几对夫妻做的事,立刻,我什么都明白了!丽娟和陈刚,他们在做只有夫妻间才做的那种事!
  大概是我刚才翻身的声音太响了,那种异样的声音嘎然而止,粗重的喘息和压抑的呻吟也低了下来,黑暗中我听到陈刚紧张地问:“是不是海燕醒了?”
  丽娟迟疑说:“不会吧?”说完便喊,“海燕,海燕。”
  我假装没听到,努力屏住呼吸,全身僵硬地躺着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因为己经醒了,且便意越来越急,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我真恨临睡着喝的那两大杯井水,如果不喝那两大杯井水,我便不会被便意憋醒,也就不会听到这异样的声音,现在也不要受这么大的罪!
  如果说以前吴少芬他们夫妻做那事的时候,我还能不那么难堪的话,因为毕竟宿舍里有好多人。那么现在,我真真是感到那十几分钟比十个世纪还漫长啊。听着他们的声音,我一方面有一种犯罪感,另一方感到非常地兴奋和刺激。我被这种矛盾的心理纠缠着,直到天亮再也合上眼。
  而丽娟和陈刚呢,做完那事后,丽娟爬上了床,两人都很快就沉沉睡去,直到听到他们均匀的呼吸,我才敢蹑手蹑脚地下床小便。是的,己经快半个月了,我在他们这儿住的也太久了。明天,只要有工厂招人,我再也不挑了。
  早晨起床,陈刚似乎做错了事的学生,不敢抬头看我。倒是丽娟,眉飞色舞的,仿佛遇到天大的喜事一般。趁陈刚到井边洗涮的间隙,她笑眯眯地问我:“海燕,昨夜你睡得还好吗?”
  我故作镇静地点点头:“还好的。”
  她忽然又害羞又自豪地说:“昨夜,我们声音太大了,我好怕惊醒你。”
  我尴尬地望着她,想着夜里的声音,我的脸一下子发起烧来。
  她脸上也“倏”地一红,没头没脑地又抛出了一句:“真的好舒服,海燕,你也快找个男朋友吧。”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3 2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99。
  正在我不知如何回答时,陈刚洗涮完毕进来了,我赶紧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去找工作了。”
  丽娟忙拉住我:“今天别去了吧,昨夜加班把这批货赶完了,今天难得放一天假,陈刚要带我去虎门买戒指,你也一起去玩玩吧。”
  我摇摇头:“你们去吧。”便逃也似地离开出租屋。
  一个初中以上文化的女孩子,没有太多想法,在东莞想找一份普工的工作还是很容易的。因为打定主意不再想进好厂,不再想做文员,所以看到一家和亮光厂规模相当的电子厂在招人,我很顺利地通过见工,甚至没有要押金,随时都可以上班。这让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因为早上走得匆忙,忘记带钥匙了,丽娟和陈刚去虎门买戒指,现在肯定还没有回来,我决定自己随便逛逛。
  没有找工压力的逛待显得轻松多了,更令我惊喜的是,竟然在一家服装店的隔壁看到“电脑培训”的字样!自从来到东莞,找工作、上班、找工作,虽然明知道有电脑培训,但从没有刻意找过。我原以为电脑这种高科技的东西,培训的场所一定很辉煌气派呢,真没想到是这样一家不起眼的店铺。
  我进去时,因为刚吃过中饭,里面的人并不多。店铺外面看起来不大,但向后面延伸却很长,排满了两排电脑。看着电脑和电脑前熟悉操作的人们,我真是又羡慕又嫉妒。
  靠门边的一张办公桌上坐着一个面容和善的男人,看到我茫然地站在门外,热情地问:“小姐,是不是想学电脑?”
  我小心翼地问:“电脑,难学吗?”
  他微微一笑:“不难学,只要认真学,肯定不成问题的。”
  我怯生生地问:“那,要多少钱?”
  他递给我一张纸:“看看这上面吧,你想学什么?”
  那张纸原来是一个广告宣传单,上面写着所学项目的收费标准,最少的一项五笔输入法也要150元。我为难地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呢。”
  他问:“你是什么学历?在厂做什么的?”
  我不好意思地说:“我高中毕业,明天才上班,在厂里做普工。”
  他胸有成竹道:“那就学五笔输入法、WORD和EXCEL吧,很多女孩子都是学这个的,学会了就可以做文员了。”
  我看了看收费标准,五笔输入法150元,WOED200元,EXCEL200元,也就是说,如果我全部学会就要550元呢。除去这几天的吃喝和那天花的120元介绍费,我身上还有近700元。进厂一般最少要押一个月工资,如果我交了550元,弟弟暑假开学的学费就要成问题了。
  想到这里,我试探着问:“现在没钱,过段时间我再来学,可以吗?”
  他宽厚地笑笑:“当然可以,你什么时候来我们都欢迎的。”
  我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如获至宝地把那张广告宣传单装进包里。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3 22: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0。
  真的很感激电脑培训部的那个男人,虽然素不相识,但他给我开启了一扇窗户。以前,我虽然知道做文员是需要会电脑的,但一直以为电脑好难学,更不知道要从何学起。现在听他一说,我心里亮堂多了,决定明天就去上班,先打工一份工,等学完电脑再重新找工作!有了这个想法,我感觉离我来东莞的两个目的又近了一步,心里充满喜悦。
  又随便逛了一圈,便兴冲冲朝丽娟的出租屋走去。因为心情豁然开朗了,感觉身边原本零乱、破败的建筑和店铺也亲切起来。出租屋的房门大开着,丽娟和陈刚己经回来了,很意外地,房间里还坐着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孩子。看我进来,丽娟笑眯眯地说:“海燕,我们厂明天招工了!”
  虽然己经准备进明天那家电子厂了,但听说金秋厂招工了,我还是非常高兴!因为金秋厂无论是规模、工资还是环境,在东莞都是数得上的。花园式厂房暂且不提,最少800元的工资实在是诱人。虽说加班很多,但又有哪个厂不是加班加得累死累活呢?对我来说,加班不可怕,再苦再累不可怕,可怕的是工资低!
  但想到介绍费,我有些为难了,讪讪地问:“这次要多少介绍费啊?”
  陈刚指着旁边的男孩笑道:“这次不用介绍费了,胡海波是跟我一个班的烫工,也是四川人,他哥哥刚进我们厂里做人事。他刚才和他哥哥说好了。不过这次不是招查衫,是招包装工,要比丽娟累一些。”
  胡海波憨厚地冲我笑笑:“我哥很好说话的。”
  进金秋厂竟然不要介绍费?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按照以前的收费标准,我要交最少800元介绍费呢。想到这里,真的非常高兴,拉起丽娟的手说:“走,今晚不做饭了,我们出去吃。”
  陈刚哈哈一笑:“胡海波早就说好他请呢。”
  我忙说:“那怎么好意思?”
  丽娟冲我眨眨眼:“你俩一个海波,一个海燕,谁请不是一样?”
  我听了这话,抬头看看胡海波,他立刻红了脸。我感觉到丽娟话里有话,但太兴奋了,也不做它想,一行四人说说笑笑朝饭店走去。那顿饭吃的很开心,那天也是我来东莞最开心的一天,我和丽娟甚至和喝了一点酒。只是胡海波坐在我身边,似乎对我很好的样子,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第二天,我惴惴不安地跟着丽娟和陈刚去金秋厂。还没到上班时间,穿着厂服的不断向厂里涌入,浩浩荡荡的。门口的招聘栏果然贴着招收包装工的信息,虽然要到九点才正式招工,且只是招收三名包装工,但现在厂门口己经排了长长的两队,在身着厂服的人群中,这两队不穿厂服的人看上去特别显眼。
  丽娟说这些都是等待见工的人。我赶紧也排了上去,粗粗算了一下前面的人数,有五六十人之多,且身后的队伍还在不断发展壮大!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4 2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UseMoney=1]

. |0 i% d6 y7 I. U* H) V

  101。
  其实排队见工的场面,我以前在别的厂门口也是见过的,包括亮光厂。但是如此多的人来见三个包装工却是非常罕见的。怪不得陈刚和丽娟一再让我进金秋厂呢,原来这个厂如此受欢迎,虽然加班加得人累死。
  尽管旁边的招聘栏上己注明上午九点才正式招工,但现在不到八点己站了百余人。这些人中有很多男孩子,我听他们互相聊天说,男孩子很难找工作,这三个包装工又没注明一定要招女的,他们来碰碰运气。九点钟的时候,差不多有三四百人了,我们这些人在厂门口有站有蹲,黑压压连成一片。原来排得还算整齐的两条队伍早就打乱了,因为再排下去估计要一两里呢。我被挤在一个角落里,两条腿站得都麻木了。
  人群忽然骚动起来,我顺着人们的目光向厂区望去,一个五短身材的男孩拿着一个文件夹,急匆匆地从漂亮的写字楼朝大门口走来。有认识的人小声说,这就是管招聘的胡海成。我想这胡海成大约就是胡海波的哥哥了,心里在紧张的同时难免有些失望。原以为,能在这样的大厂负责招聘,肯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虽然不一定要玉树临风,也应有几分斯文儒雅。可胡海成长得实在是太普通平凡了,连胡海波长得帅都没有。不过现在无论他帅不帅,我都认为他很高大挺拔,因为我能否进金秋厂,是由他决定的!
  保安室对面有一个好大的房间,上面写着“招聘处”的字样。胡海成将文件夹放在“招聘处”,保安便将电动门边的小门打开了,人群“轰”地一声涌向小门。前面的人拼命伸出手想把自己的身份证递上去,后面的人也将身份证或毕业证高高扬起。我忽然想起偶尔看过的文化大革命的图像,千万人举着“毛主席语录”高喊“万岁”的场面。要不是门口有两个保安维持秩序,真怀疑会发生踏死人的事件。
  很多刚才看上去极文静的女孩子也拼命往前挤,丝毫不顾及形象。我也非常想和她们一样挤上去,但我实在鼓不起为了一份工作尊严尽失,为了我那份可怜的尊严,我只好无奈地站在人群外,心急如焚。从后面风风火火赶来的一个女孩诧异地问我:“你不是来见工的?怎么站在这儿?”
  我讪讪说:“是来见工的,但我不好意思往里面挤。”
  那女孩不屑地“切”了一声:“只要能进金秋厂,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完便奋力向人群中挤去。忽然,人群又骚动起来,原来一个保安走到招工栏边,在包装工的要求后面加了个女字,人群中发出不满的责骂怕,男孩子们只好边小声责骂边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t& d# L k' [* [2 s8 D$ o

[/UseMoney]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15 1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11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30 21: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2。
  保安又重新维持了秩序,女孩们排成两条长队,招工才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胡海成一边看着身份证一边问着什么,我好羡慕他,这样可以见识多少个人名啊,说不定这些见工的男人中就有该死的齐月升呢。我一边随着队伍往前移动,一边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站在他现在站的位置。
  当然,我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能否被录用。谢天谢地,虽然我前面排着很多人,胡海成在看到我的身份证时,只微笑了一下,连问都没问,就让我进了招聘处。招聘处己经坐了另外两个女孩子,其余的人羡慕地看着我们,沮丧地离开了。立刻,刚才喧嚣的厂门口重又清净起来。
  想想真是不公平,那两个女孩,都是刚从内地过来的样子,如我刚来东莞一样,穿着土气,一脸生涩。有一个女孩在填入职申请表时,竟连连填错了几次,字也写得歪歪斜斜的。我就不相信,刚才外面那么多女孩子,就没一个比这两个强的?而且,这两个女孩互相是认识的,显然和我一样,是内定进厂的。虽然我也是因为内定进来的,但还是为刚才那几百个人不平!
  我一直以为金秋厂是属于虎门的,看到入职申请表才知道,并不是虎门镇的,而是和虎门交界的另一个镇。金秋厂是花园式厂房,厂房很新,院子也很宽敝,并且铺满了草坪和花园,非常漂亮。无论是规模还是环境,亮光厂都不可望其项背。但金秋厂竟然不要考试,而且胡海成说每天也不需要做早操、开早会什么的,这让我好开心。因为同样是早上八点钟上班,每天却可以多睡半个小时呢。进厂后我才知道,不跑步、不做早操哪是因为根本实在没时间!
  刚填好表,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妇女走进来,胡海成亲热地称她珍姐。珍姐脸色黑黄、没什么气质,一看就是没有多少文化的人。她很随便地扫了我们一眼,便在我们三人的表格上签了名字,并写上针织一厂的字样。珍姐走后,胡海成说,珍姐是针织一厂的尾部主管,叫李凤珍,以后我们就归她管。
  然后,胡海成分别给我们写了一张“录取通知书”,让我们拿着录取通知书及身份到到指定医院办理健康证。下午拿了健康证就可以直接拿行李来上班,如果拿不到健康证就不要来了。我心里一喜,他说的那家医院就是我在亮光厂时办理健康证的医院。
  我赶忙道:“我有健康证的,我在亮光厂上班时,也是在那家医院办的,这次就不用办了吧。”
  胡海成为难地说:“厂里有规定的,以前有的不算,一定要进我们厂办理的才算呢。”
  我急了:“为什么啊?我的健康证才半年多呢,还在有效期呢。”
  胡海成别有深意地冲我笑笑:“你问海波就知道了,这边厂都是这样的。”
  我想起自己能进金秋厂己经不错了,哪有资格挑三捡四呢?只好悻悻地拿着“录取通知书”和那两个女孩往医院走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30 21: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3。


  走在路上我才知道,那两个女孩是堂姐妹,江西人,大的叫李萍,小一点的叫李梅。李萍长得很漂亮,虽然微黑,但眉清目秀,身材高挑,不爱说话,看上去也颇有心计。李梅一张娃娃脸圆圆的,一笑还露出两个酒窝,非常可爱,话也很多。
  李梅说她们刚从家里出来,姐姐李清是个大学生,在金秋厂做仓管文员,这次就是姐姐让她们来的。为了让她们两个人进厂,姐姐每人帮他们出了一千元介绍费,因为介绍费比一般人多200元,所以尾部主管才同意让她们两姐妹进来的。
  李梅说到这里,李萍赶忙提醒她:“就你嘴快,你忘了,姐姐让我们不要说的呢。”然后转脸问我,“你进来也交了介绍费了吗?”
  我很尴尬,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也交了。”
  机灵的李萍立刻看出了什么,小声埋怨她堂妹:“叫你不要说嘛,姐姐说要是传到厂领导耳朵里,尾部主管也受处罚的,搞不好我们也被开除的呢。”
  我却想着自己的心事。没有技术的工人进金秋厂要交一千块钱介绍费,而我却一分钱没交就进来了。一方面固然是介绍我进厂的胡海成哥哥胡海波正好是人事;另一方面,就算胡海波和陈刚是好友,但胡海波如此卖力地帮助我,也不会没有缘故。想起丽娟一些话和胡海波的眼神,我恍惚明白了一些。但,这是不可能的。我来东莞的两个目的还没有达到;进金秋厂做工人不过是权宜之计;找一个做烫工的男友更不是我想要的爱情!
  医院有另一个工厂来体检的人,把本就不大的医院挤得满满的。上次是亮光厂集体体检,并没有出示身份证。但这次不但要拿出金秋厂的录取通知书,还要出示身份证。特别是验血时,医生警惕地看着我的脸,然后又认真地对照着身份证上的照片。我感觉自己象做错了事的犯人,非常郁闷。
  验血主要是看是否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因为之前在亮光厂己经体检过了,我知道自己是健康的。下午来拿结果时,果然正常。我赶紧回出租屋拿了自己的行李,匆匆赶到厂门口时,正遇到李萍、李梅。她们只带了一个人的行李。李梅一脸沮丧,李萍哭得稀里哗啦。原来李萍被查出小三阳,没有拿到健康证。
  看我们进来,保安通知了胡海成,胡海成看了体检结果,只让我和李梅将行李提进厂内,却让保安把李萍拦到了门外。李萍哭得更厉害了,正在这里,一个瘦瘦的女孩匆匆赶到,女孩就是李清。李清看了李萍的体检结果,叹了一口气,但还是跟胡海成说:“小三阳并不传染的,再说我们厂所有餐具也都放在消毒碗柜里的,应该没事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30 21: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4。
  胡海成为难地说:“我也知道不传染,但就算公司不这样规定,上面也会查的。没办法,叫她去那些小厂试试吧。”
  李清声音都哽咽了:“你也知道,那些小厂累死累活也拿不到几个钱。”但她不再乞求胡海成,而是强装笑颜安慰李萍,“先回出租屋吧,我们再找。”李萍哭得更凶了。
  一旁的保安不高兴了:“不要在这里哭,老总看到要骂我们的。“李萍只好连哭边走了。
  我和李梅每人按照录取通知书上的要求,交了200元押金、四张照片,领了员工手册、厂牌、饭卡和两套工衣,便成为金秋厂的员工了。金秋厂是用饭卡的,每人以每天六块钱计。饭卡上面写上名字、月份和31天,每天分上、中、晚三顿,吃一顿饭堂厨工就划一顿。虽然方便了,却不可能节省饭票换日用品了,这真是遗憾。
  当然,我们还要经过三个月试用期才能算正式员工,正式员工才有全勤奖。金秋厂是港资厂,没想到在全勤奖这方面,和亮光厂极其相似呢。
  一切准备就绪,宿舍管理员便让我们提着行李,在一个保安的带领下,绕了一大圈由后门进厂。这个大门似乎刚装上不久,是生活区的大门,大门左侧还有一个门,这个门是连着厂区的。保安介绍说,这是前几天发的通告,以后所有员工上下班只能由这个门进出厂区。刚才应聘处的正大门则只能由车辆及厂领导通过。
  这真的是很不方便的,因为正大门前面是一条宽敝的马路,对面便是许多出租房,我们由正大门出入非常方便。而现在出入的这个门,却是非常偏僻的。如果从这个门去出租屋,要绕好远的一条路呢。但这些都是规定,我们所做的,只有遵守这些规定,无论是否合理。
  金秋厂真的好大,生活区也大得不得了,还有宽敝的草坪和篮球厂。宿舍管理员也来了,他把我们领进A栋宿舍三楼,打开308房间,嘱咐我们找老员工要钥匙自己配,便离开了。
  房间共有8张床16个上下铺。房间尽头还有一个阳台。阳台边有一个小房间,里面有洗手间,却不干净,一打开便有一股尿臊味。房间还有三张空铺,一张下铺两张上铺。在亮光厂我住够了下铺,趁李梅不注意,便手疾眼快将自己的行李扔在了那张下铺上。李梅委屈地嘟着嘴,只好爬上我的上铺。那张下铺似乎好久没有人住过的样子,非常脏,到处都是灰尘。我暗笑,房间的人真傻,难道不知道下铺比上铺方便得多吗。别的不说,就是夏天挂蚊帐也容易呢。
  刚刚收拾好,下班的铃声就响起了。我和李梅赶紧在左胸前挂好厂牌,拿着饭卡去食堂吃饭。正要出门,却从门外火急火燎跑进来一个女孩子。女孩友好地冲我们笑笑,但看到我们的床,随即尖叫起来:“你们不可以住那张床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6-30 2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5。
  我和李梅立刻愣住了,李梅怯怯地指着自己的床铺:“你是说这张吗?”
  女孩摇摇头,脸上闪过一丝恐怖:“那张还好,但下铺不能住人!”
  我以为她是嫉妒我是后来的却占了一张下铺,便有些不悦:“这张床上好脏呢,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擦干净,床又没坏,不能住人放在屋内做什么?”
  女孩听出我话中的讥刺,冷笑一声,不再理我,从自己床上拿了饭卡,扭头就走。我问李梅:“她是不是欺负我们后来的?”李梅茫然地摇摇头。
  金秋到底是大厂,每层宿舍下面都有一个饭堂,十分宽敝明亮,桌椅板凳也非常干净。饭堂有四个打菜的窗口,靠墙的柜子上有一次性的钢碗和汤匙,另外还有几个大桶,分别装着米饭和汤。我和李梅站在人较少的队伍后面排起来,轮到我时,我学着别人的样子,将饭卡递进窗户里。窗户里面有两个厨工,一个拿着笔负责打菜,一个负责划饭卡,打一份菜划一份饭卡。
  菜是统一放在一个长方型的不锈钢餐盘里的,餐盘有四个象小碗形状的凹陷。三个小的凹陷里分别放着三份菜。平生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新奇的餐具,真让人爱不释手。我悄声跟李梅说:“这么好的餐具,要值十块钱呢。”
  李梅也小声道:“不止,我觉得最起码值二十元,吃过了真不想放回去呢。”
  我们将米饭盛在那个大一些的凹陷里,并拿了一个不锈钢碗盛了汤,又拿了汤匙,这才找一处桌凳坐下来。虽然是六块钱,但菜却和在亮光厂吃的没什么区别,只是卫生看上去好一些。两素一荤,荤菜就是切成片片的火腿肠炒鸡蛋,素菜就是一个空心菜一个黄豆芽。火腿炒鸡蛋没什么味道,另两个菜也好象是煮而不是炒的。但奔跑了一天,我们真的饿了,吃得狼吞虎咽。来东莞后,这是我第一次不用担心饭菜不够吃,也不用想着怎样去节省饭票。
  我和李梅一边吃一边小声讨论着面前的餐具,比如,盛菜的那个钢盘多少钱,盛汤的钢碗多少钱,汤匙多少钱。虽然意见不统一,但我们还是乐此不疲。乍进了一个传说中的好厂,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这么新奇。可惜李梅的姐姐李清在职员饭堂吃饭,而丽娟他们是梭织三厂的,也并不和我们在一个饭堂吃饭。
  吃完饭,将餐盘、碗和汤匙分门别类地放好,连洗都不用洗,真是幸福。这是我来东莞后,第一次感觉良好。漂亮的花园式厂房,餐具也不用洗,可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呢。而在农村,哪一口饭不是汗水掉泥土里砸八瓣换来的呢?
  可惜这高兴并没有维持太久,当我们走进宿舍时,看到刚才那个女孩正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姐正对着我们的床指指点点,两人均是一脸肃穆。看到我们,那位大姐说:“那个下铺不能住人的,还是搬到上铺去吧。”
  我意识到那张床可能别有隐情,但还是不甘心地问:“为什么不能住人啊?”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那个大姐终于支吾道:“那张床上死过人!”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