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e文

[都市] 重庆空姐 TXT 全书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0! ?2 T7 s+ w4 X1 w8 U
重庆空姐60  
. `9 @+ z; y+ b6 t& Q  我回到briefing room,坐下来,突然感到一股热流在胸中突撞,象要立即蹦出来,但又立即折回去在心肺间回荡。
- w. D  ?; i7 R1 R  我有些慌乱。/ K: Q6 Z: v; W0 A# c
  这种感觉在我十七岁时,班上一位酷似齐秦的男孩看着我的眼睛唱歌时有过,以后再未曾出现,就连与江平谈恋爱都没有过!
7 l: C2 h6 l* l4 W  我无法平静,即使坐着。: P, K5 \# l/ \. J# G
  我试图闭上眼睛,回味刚才的情景。" @! V' g; U5 v. w5 ]& K- i- ]
  “走了,秦小鱼。”有乘务员叫我。
$ E, u' q) {- V. V1 }2 {/ g  我吓了一跳,起身抓了包包就走。, m3 U0 ]/ q. E% F# e# f1 n6 b
  5 y. \' m# H2 Y5 I* Z
  飞机上坐满了人。* S$ X1 e3 G% L4 v8 j& `- [. ^
  这些年台湾去内地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据说仅上海及其周郊就生活着好几万台湾人,由于两岸不能直接通航,这些台湾人只能选择到澳门或香港中转的路线。而近段时间,因为台风,从澳门至台湾的航班经常取消,所以突然有航班,人们便急着要回家。, C, W: M9 |2 k2 Z% Q. E* b9 z; O
  这是一段繁忙的旅程,也是一段艰苦的旅程。
/ S/ {& J$ p" k5 @4 u4 a' u; ^; F  本来八点的航班延误到九点,乘客们有些不耐烦了,眼下,乘客们都在位子上端坐着,安全带也扣好了,机上安全须知的录像也看完了,大伙儿就准备起飞回家了,可机长又在麦克里讲:天气原因和航空管制,我们还要延误半个小时。
/ E9 g9 N: i% F' D  乘客们有些烦躁。
5 c2 R0 o- c1 ^8 S  乘务长下令让我们给乘客送饮料和小食。
7 B, `) Q$ ]' T: Q% I( R5 q  s  我们便端着盘子在喧闹的人群里穿梭。无奈客人们要求也不少,有要啤酒的,有要扑克牌的,有喝了两杯可乐还要和第三杯的…可气的是,有个男士抓住我的衣角斥问:“小姐,你们怎么搞的,还不起飞?我的班车都赶不到了!”我只好耐心向他解释,还得保持轻松的微笑。
+ @) I1 l# ]5 s) j8 A; \" V  
4 q' w) f$ X9 b9 H#文整理[遨海湾社区www.Aosea.com]
* w7 Z% O. q- C+ ?% x. S8 P2 s. l& _* z) M/ H
  终于起飞了。
/ Q9 t( F( o  J  l  趁飞机升空的这小段时间,我们几个乘务员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 M/ v8 g1 u6 q
  但今天的升空似乎十分困难,不停地会有强烈的颠簸。
- H6 B6 D: M; O4 K8 j' K  我坐在F4的位子上,客舱尾部的安全门边,紧紧抓着旁边的扶手。/ M7 y9 Z$ l" t- x2 i7 `
  旁边的F5是位上海人,她也面色发白,双手将安全门的框死死抓住,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为了让她轻松点,我放开抓扶手的双手,改为随意放在膝上,然后扭头若无其事地看窗外。2 g* j# N4 U5 \
  飞了二十几分钟,安全带指示灯还没有熄灭,意即还可能会遇到气流,飞机不断拔高。平常晴空时起飞后十来分钟我们就得忙乎送餐食了,不然飞台北短短的一小时二十分钟是完不成服务程序的。4 m9 A& |2 @" i& ~7 L$ y
  我暗暗有些着急。
9 `& R7 k2 B2 r  领班已经解开安全带起来了,她说:“我们开始准备吧。”; [; q7 Y+ M8 c: v
  我和F5都站起来。
5 s8 t) j% H1 i4 g  _! f. K/ ~  我们开了烤箱热里面的餐食,然后将餐车拖出来,在上面安食品架、摆放饮料、杯子、纸巾…其间飞机也簸了几下,但都不算猛烈。
' {1 U' D0 }: @. L  三十几分钟后,安全带信号灯终于熄灭了。我们一人推着一个餐车,立即进入客舱。. T+ N* V& t8 O4 Z
  客人们又开始沸腾,有人憋了大半天,急着要上厕所,他们便与我们在窄窄的过道里挤蹭着。6 g& @  C, b; d/ [; X
  我快速地派发着餐食。很快,我所负责的区域客人们都分到了餐食。我又倒回去给他们倒饮料、咖啡、茶。, [) m$ h0 M: y( ~; k7 \9 V% u
  刚倒到一半,只听头上“咚咚”两声,“系好安全带”的信号灯又亮了,气流又要来了。我停下来,将餐车卡住,示意乘客们要扣好安全带。
, c/ W  p  I& G7 ~( ^  飞机上下簸了一下,我赶紧抓住乘客的座位后背,一边扶住餐车。飞机又使劲地簸起来,象筛子一样!2 T3 W2 g. f% j9 x8 Y
  我有些站不稳。
8 Z6 v/ M$ k) u) b  突然,飞机上下剧烈一抖,又左右一摇,我没站稳,人跟着飞起来!餐车也飞起来!
0 q2 H* d& k$ a. o  好在我抓着餐车,餐车很沉,我们并没有飞太高,离地几公分又落了下来。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1  c# W5 q# n. A
重庆空姐61
% y% d2 m% A! i8 m  餐车上的咖啡壶猛地跳出来,滚落在过道里!
6 j! y! {; N& y7 ^8 ?( n% z6 M' d  热咖啡倾倒在旁边一位中年女乘客的身上!
# i$ S, w8 J9 u+ ?9 f- [2 d9 y# _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找纸巾来给她擦:“烫着没有?”
$ x* m2 u/ d' {- f  D- a  女乘客很有涵养,说:“没事没事,就是衣服上而已。”然后她无限同情地看着我,说:“小姐,你坐我身上吧,太危险了。”
$ I) t# |% V# ~3 P* S9 ~  安全教材上说,飞机遇到强烈气流,应立即停止服务,乘务员应立即找位置坐下并固定自己。: B3 Y% G! P, e. F4 ]$ b
  满满一飞机人,没有空位给我们坐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坐在女乘客的膝上,一只手扶住座椅靠背,一只手紧紧地抓住餐车,防止它再次飞起来。  S' }* A: a4 p9 e
  旁边也有男乘客帮我扶住餐车,有人帮我将咖啡壶拣起来。
. P7 L+ a4 E- C+ S. b! [  这一刻,大家好像都忘了起飞前的烦躁,变作只有一个心愿:赶紧度过难关,躲过气流,平安回家。
5 k4 s2 n, Q: \5 |, E  " ?/ n& C! o: k/ R. b9 s/ F8 T) T
  等飞机稍稍平稳点,机长发出命令,让我们停止服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 f( b/ b/ f) S, K- ~  我们只好匆匆将客人们吃了一半的餐盘收回,催促客人收好小桌板,系紧安全带,然后将餐车快速推回后舱。, O. k) O2 O' Q0 J) B
  
4 b$ _& {* T9 ?5 ]5 Y  我们终于坐了下来,固定了自己。+ a  d- D8 S/ I( i# r- L* T+ E
  “都没事吧?”领班问。% a# k4 Z6 q: x
  “好险!我都差点飞起来了!”F5说。, `0 K; S: I4 |& x# G- n$ L
  “没事,”我答道,刚才的一幕还心存余悸:“还好,客人很宽容。”
- F0 I- Y* b1 `+ _/ ?/ h  4 }& p2 @/ G" v* P8 n
  还有近半个小时才降落,我们一路簸着。
+ J) n1 d5 z1 e2 c  我祈祷着。2 }  `8 o) ?' O1 c
  想起了谭sir,他也在去台北的飞机上,他也一定遇到了这么强烈的气流,他还好吧?我祈祷着。) ^9 t1 P. w; J6 R* Z; a! t
  (*)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记号
( n  o( f6 c; L) {! h# \  飞机载着满满的乘客和我们机组人员,经过一番挣扎,终于平安落地,客舱里发出一阵欢呼!
/ d( q/ [$ [$ N* E  客人们都欢欢喜喜地下飞机,一边走一边跟我们说谢谢。大概通过这段旅程,他们意识到我们在这万米高空上给他们送餐食、倒饮料是多么的不易。
, @+ V* p( H4 x3 @5 a2 S: T  我们又得着手准备返程的东西。
4 l" c  ^4 m6 w: Z; h) d, C  这时,机长来说:“今晚天气太差,台北有雨,台湾海峡上空还有雷暴,考虑安全原因,飞机停留台北过夜。”' C5 p- i4 z9 u% k
  
1 A4 X9 {- e" Y/ t9 W7 ^  台北过夜!
2 X3 E; t+ v6 Z3 L! L  我猛地生出一阵欣喜!谭sir今晚也会在台北过夜呢!我们会住在同一间酒店…兴许我们会在酒店的大堂遇着再说几句话,他不是有话还没说完吗?…兴许明早,我们还会在同一张餐桌上吃早餐…2 \, p. o# B! J5 Z5 y. o! q
  可是,谭sir呢?他平安到达了吗?# {+ O% t1 [6 g7 t* C
  我问机长:“另一架来台北的飞机到了吗?”+ U; U9 ^8 j# @7 y0 k% i
  机长说:“还没起飞呢!”; j+ e1 @* A: n6 q
  我吁了一下,一边为他暂时没有危险而庆幸,一边又担心他那个航班会取消,不来了。
$ f; L) l: N/ I/ p+ q) a  
3 g  {4 L- d+ _2 T. z. v6 d  出了机场,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 Q. S  w3 y% `& t7 V  我深深地呼吸,感觉到了台北空气的温润。
- ]& I& F$ K' ?+ n% E. l4 J  想起去年情人节,与谭sir一道飞台北,也是下雨,淅淅沥沥的雨。3 A$ W' L3 I' I- R' R
  莫非,我与台北的雨有着一种什麽样的缘分?. q( p7 [) {/ J4 X0 v! Y
  我天生喜欢雨,记得某位诗人这样说过,“无论什么样的故事,一逢上下雨便难忘,雨有一种神奇,它能弥漫成一种情调,浸润成一种氛围,镌刻成一种记忆。”
( r6 r  [2 u5 Y( l7 _( }4 p  而台北的雨,在蒙蒙的夜色中,缥缥缈缈,它又有着怎样的神奇?
+ s# m5 u# ~* A* q* U* o& _  我抬眼望去,街上的行人、汽车、远远近近的霓虹灯,它们都在雨中闪闪烁烁,一片迷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2
" A) f+ @0 c) @* ?& h& Y, j5 i重庆空姐62  5 V5 q# z+ G! @( Q) J: o
  住进机场酒店,我冲完凉,换上了酒店的浴袍。今天临时台北过夜,连睡衣都没带!6 q# N' S' m7 l1 B5 C! h& Y! V
  便装也没带!哎,看来去大堂和谭sir碰面是不大可能了。
& w1 K9 S# t' c( \  我倒杯水,靠在宽大松软的床上,看台北新闻。
5 Y  R; I8 L3 S8 I# J! e  一个漂亮的主播小姐操着甜美的台湾国语说,近日台风猛烈,台湾各地都收到严重影响,由大陆返台的乘客也很多滞留在香港和澳门机场。今天傍晚澳门才又恢复了两个至台北的航班…. X; q3 r# e8 [/ |, V
  都上电视了!
& y, d7 g. z) X4 f( n0 |" _0 I  谭sir的航班会不会被取消呢?
9 r1 g# @+ e+ T0 D6 Y& \  我想打电话问机长,但找不到任何借口。想打电话问台北机场,又不知电话几号,该如何拨打。最后,我打了个IDD,问了澳门机场,说那架飞机已起飞半个钟头了。0 T* J, ~" ?7 k# n' q
  我又是兴奋又是忐忑。不断地祈祷他们一路平安!
; `: B2 w3 h- [3 I1 }) Y) Y3 B  可是,就算谭sir来了我也见不着他!
. J5 N( r" x1 h  除了制服,我没有便装可以换!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些泄气。. a; _; M/ Z, x4 y$ p+ b" S
  我选了个电视剧来看。7 _8 X% ^& _& k- P* I9 z' B6 ~. I
  看着看着,我睡着了。
. t9 \& c8 a1 Y8 W5 H) A  * E8 F7 A! r, N% j
  铃…什么响?电话,是电话!我抓起来。
, x6 P9 b) \. C7 o  “喂…”是个男声。
9 l. {- U1 ]) \) |  好熟悉的男声。% B% e6 G4 o) e% L  x
  “喂…”男声又来,深浑的男中音。
1 f% z) i/ y# h1 T$ C0 F  谭sir!! ) ]5 |0 X4 v8 q, V! e) Z  M
  我不是在做梦吧?!
+ w( A) D+ k3 ~9 \  我猛地睁开眼,仔细看手里话筒,是真的!是有人在跟我打电话!
3 i8 Q/ v/ J/ p  “谭sir吗?!”我的声音是兴奋的,没有掩饰的。. s2 }+ k9 w; q. f  ]; v* s4 ~
  “是我。” ! r. B2 A7 S1 V
##文 整理[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
3 g  \# n$ h0 ~7 }0 h* N" O% \
! n4 T. L8 h7 V% i. t   “你…”我突然又变得慌乱,说,“你们到了?!没事吧?遇到气流没有?”
& G5 G0 Y( u& @! ?9 ~+ }; v. s  “刚到,还好,气流不小,但以前也常常遇到…打扰你休息了吧?”5 Q2 `; e6 D0 ^, Q, C$ ~/ Z. x
  “哦,没有没有!”我坐了起来,说,“也该起床了吧!”& I0 [) B$ |! ?. n# z2 `- s
  谭sir竟哈哈笑起来,“才半夜十二点不到,你就要起床?!”紧接着,他又说,“抱歉,我打扰你了!”2 Z% P* z& m: P) B9 M0 H! y
  “是吗,还不到十二点?!”我糊涂虫似的愣了一下,定眼看看,是的,房间里灯还亮着,电视里还在播着电视剧。+ y: x" \& s' o
  谭sir又道,“下午在办公室本来还有话跟你说,临时又忙开了,所以才给你打个电话。”
3 X) V7 Y1 J" @- `  “哦,…你…您想跟我说什么?”我的心砰地一跳。
& f' }3 @* n' ^% J* v( E' ?, c  “是这样,上次你和唐果请吃饭的事情我一直不好意思,原本想过两天就回请你们,但公司又安排我出差了,实在抱歉!”
( x8 \+ N* H/ P! t  “没关系的,谭sir,”我说,很善解人意的样子,“以后,以后还有机会的。”  f5 g' H! }5 d  Q4 s& m$ i
  “昨晚打过电话给你,你不在家。”
* a6 N5 Y% u5 h$ I  昨晚的电话是他打的!我的心怦怦砰地加速跳。7 g: k& n& J  Y' n9 W; K  D3 H
  但我还是极力稳住情绪,矜持地反问,“是吗?”
/ {0 V8 j2 B4 k! b# z  “我在澳洲出差时看到一个小东西,就想到你,我买了想送给你,表示我的歉意。”
8 K8 {7 I1 V. r  “什么样的小东西?”我的心快要蹦出来!8 h6 k. `/ p1 [. P
   “你现在方便吗?我给你送过去。”
, f& j$ d/ u9 W% w  “方便!方便!您来吧!”我没有思想地说。
8 p5 V! y  H7 a5 f3 d: W! S  说完,我方才后悔起来,我还穿着浴袍呢!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3
6 I5 Z0 l6 n0 d7 q, V2 D( ^5 L) q重庆空姐63  
& I7 N$ U/ n! U3 ^9 F/ p  我飞快地换上航空公司的裙子和衬衫,刷牙洗脸,将一头长发梳直。; \5 T$ X2 Y) j  N
  谭sir敲门,我矜持地将他让进屋。6 D. B$ Q1 U+ |/ l
  他还穿着机上的衬衫,只是去掉了领带,敞开了领口。这让我多少感到些心理平衡。
: w" C5 D$ |9 a- h  他递给我一个蓝色的盒子,说,“希望你喜欢。”
  s# I- m+ i& v4 `: Z9 O7 D  我打开,一只精致的小瓷盘,洁净而白色的边,中间一条蓝色的游泳的小鱼。* }0 s$ r8 Q# Z' M$ g
  我开心地笑了,“谢谢,我很喜欢!”/ x1 n) K7 D; T
  谭sir说,“有空再请你吃饭。”& ~% {# @  o* d0 K' P, z% S% M" M  d
  我注意到他说的是“你”,而不是“你们”。
" r0 ?* p0 D$ l1 ~+ [  我说,“好。”+ {, V% }( u! w2 D4 G" q
  “晚安,”谭sir说。眼睛深深地注视了我一眼。
5 N" x( ~) P. q& N! p- M  我像被电流击过!4 ]7 s, Q" ?8 g) v
  我的心猛地抽动了一下!! f$ v5 {' _0 o+ @! I# b* z# [' j
  我的呼吸也瞬间凝滞了!8 }+ ]+ Q/ c" l
  “晚安…。”我的嘴唇无意识地动着。  V2 i9 y( ~; j
  谭sir转身,向门边走去。
! a: @6 E) C) e, d! ~, X0 f  这样就走了吗?!* ?# q9 ]4 k$ j* `& n" n/ }
  还没说够还没看够呢!这刚刚挑起的浑身上下的触动!
, g1 r. o3 _7 E: b  b, ]# \% Z6 Y/ z  我几乎下意识地喊道,“你…..你不要走!”
! N0 X3 `5 e4 ^% U  他的脚步停下了。0 E) {/ [3 Z+ `4 C; C+ z2 b% Z
  他慢慢地转过身。
$ H- i8 A9 d0 B: k' r0 J9 y* z- ^. w. |  他看着我,鹰一样的眼睛变得幽幽的,深得像一潭水。他说:“还有什么事吗?”
$ {. n0 Z, Q8 g! c, m9 P; u0 j) h  我说:“谭sir,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P, H6 j  B2 @) v! I9 ^( K
  “什么问题?”
  E  u# b3 o( O: `$ `  “就是……就是在重庆面试的那一天,我在洗手间门口化妆,有一位很英俊的男士看我化得太浓,对我说,你没有必要化那么浓的妆。他还说……”
* @* M* e. h" _; M  “他还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别弄巧成拙。”谭sir道。! G* ~& w. }  @  ~( F  |  n
  我呆住了。一股激流迅速窜上心间。1 M" g% ]% F7 k# Y4 n
  几秒钟后,他向我走来。 + ^; |' E- I8 n4 T( N
整[/d]理来自http://aosea.com' H+ A) w* z* w6 a! O) T' u" Q$ `; y

1 E# i  @8 D  o; f  G1 ]  我的血液也停固了。. q2 r4 h1 `0 g$ W
  他向我走来,越来越近,他来到了我的面前。  X+ k4 P6 P9 p; l" P# f( w( K
  我的大脑也变成了空白。$ F$ B2 J* i- g( \
  他深深地看我。
4 h+ J  n" {' R- P4 W  深深地看我。
$ H' c4 C) S# _7 B  我就要被他看化了……
# q: X: ~* [* b7 H" M% W3 u+ M  就要被看化了……
6 f% m% x! M2 j+ F# }  他张开双臂,拥住了我!$ x. B4 G) f% n9 r
  我闭上眼睛,一股暖流立即在全身回旋。激烈地回旋。我没有一丝反抗。
! r/ j# f, k3 G% m; c  他紧紧地拥住我,猛烈而温暖的拥抱。
6 g7 [% ^9 M7 b8 q  他的唇落到了我的唇上,一个宽厚的男人的嘴唇,裹紧了我的唇,狠狠地吸吮。! o/ k$ _! o" `, |/ r- P* x
  我的心就要蹦出来了!
2 z# q  `8 a. n) ?  我的双手环紧了他,我的唇吮吸了他的唇。我拼命地吮吸,拼命地吮吸,我要将他吸入我的体内。6 d& R% P+ [) P: m5 u3 x
  他强健的体魄将我压倒。
& d  m% ~: {% @+ a  我不能喘息。
( F5 ~# D7 C, c  他咬我的脖子,我的耳垂。4 ^/ E) M. ]0 T- O5 t8 k# `  a
  他用唇、用脸在我胸间狂烈地抚摩。
. y0 c- _8 c( t, E* O: T  来吧,来吧,我没有呼吸地想,让我们没有遮挡地在一起!  j$ Y7 @8 f  A6 B. u
  他的肌肤纠缠着我的每一寸肌肤。
+ F; Y* J& A" D& s1 _6 G7 ]  他炙热地闯进我的体内。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4( p% V9 ^2 k8 q  D$ {
重庆空姐64  
! z' K1 _: p4 n- k' Q  我迎受着他喷涌而出的狂放。4 S' u) j$ c% W9 A1 X
  我近乎贪婪地享受着这无边的狂放。  
# w2 J& ]3 Q( P  我们纠缠,反复纠缠。
9 w1 l4 o+ F. `# K# k8 Z. O  我们撞破云端最后一层隔膜,我们四分五裂,我们蒸腾……0 Q8 M; O( x, g
  身边的他已经熟睡,眉宇安静地放松着。我将脸枕在他的肩上,呼吸他皮肤的味道。
: T: `6 ^/ T: o. L, Z  他睡意朦胧地环抱着我。  ; U; u. ?$ t" `5 H# p9 P6 k) n% i
  半夜时,他说,我得走了。  
2 @1 i( @0 b, [# G5 V: r2 L2 }0 n+ I2 e  许美琪为我脖子上突然多了个“咖喱鸡”而吃惊不已!" K8 a' X; Q# i
  “小鱼,你老实说,昨晚都干嘛去了?!”
( Z* Y6 z& T/ [  我下意识地去摸,狡辩道:“我能干嘛,一觉到天亮!”谭sir走后,我的确一觉到天亮。! ?/ [% L& L+ ~0 a' p* }. u' b
  “不对吧,”许美琪诡秘地一笑:“你骗不了我。交台湾男朋友了吧?”- H6 ?: v. ?4 I& H4 g
  “当然没有!”我抢白,“不过是长个疹子而已,我一挠就这样了。”! w) D& U& I1 O
  许美琪如何不能相信,她说:“不肯承认就算了,反正你得藏好点,机场可是人多嘴杂。”# w1 Y  }( D: H6 x/ y% H# ~# @
  我照镜子。
( T5 X5 s% k) ?  的确,一块殷红的吻痕印在我白皙的脖子上,宛若一朵鲜红的玫瑰。
7 ~# P% @  [9 N+ J  这是谭sir送我的玫瑰。
& b- o1 U+ _) S/ C8 T; r  我有些发烧。$ @  k! G( `* F0 Z
  可惜这个季节不能穿高领衫,也没有人戴围巾,琢磨了半天,我找出一只浅绿色皮肤药膏,厚厚地涂上。/ n* z  D4 {) Y  ]4 U9 \
  
* Q* H- ?. N" j- A  r  但接下来几天的工作里,不断有人将我脖子上的“咖喱鸡”辩认出来,大家开了一番又一番玩笑。
) a, m1 @$ q! ]3 p) b) V8 [  我一次又一次地抵赖着,笑着。来自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 N, k+ y0 D/ U5 F, K  脑海里全是他的影子。# n6 c0 h9 A4 a! j( E
  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甜蜜而迷醉。& d# c; _. }, L, H8 F. _: c4 L4 m! O
  没有打电话给他,好像突然变得不勇敢,甚至有些怕再见到他。
4 [$ ]5 K' b; W1 L( N  而的确这几天都没有见着他。" C- y7 W( f3 O/ E) j5 ]
  是不是我们都害怕再见彼此,所以刻意躲避?6 s: ~$ q/ h) A$ Y* f) O
  每天夜里,我都会仔细端看那只白色的小瓷盘,用手抚摸小瓷盘上那只蓝色的游泳的小鱼。  W4 n, I3 K! ]: E$ r+ l3 _
  在澳洲,他第一次见到这只盘子时,真的立即就想到了我吗?
, w; R& A; S2 d. a/ Q8 k0 F  他会经常在脑海里、在心里想起我吗?
9 P7 k/ T3 Q% H  他也会如我一般,一遍又一遍反复回味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吗?3 r3 j0 t; A$ L/ n' O
  : X, b% e; x. {8 Q/ g3 ~0 ]
  许美琪飞出去过夜了。6 P; ^! M& t  x& C7 g6 Y1 {
  我的玫瑰终于可以不必隐藏,可以自由呼吸。5 L" T7 ~3 R. h: @4 a
  我洗个澡,让温润的热水浸润我的全身,我深深地呼吸雾般的水汽。2 e1 M) i. h" Y0 b) t
  镜子里,玫瑰变成了浅红色,就快消失。- o' L9 P, Z$ ^$ U) l( ?
  我换上件敞口的睡衣,躺在沙发里。
$ u# q; O% v7 x& s# b9 `$ K0 ]  4 b7 G# W& L, }) g% X! W
  电话终于响了!2 v" q- Z* Q/ f) z# ]
  是他给我打的吗?!他终于给我先打了电话!0 V" \$ T7 z( Q5 S
  我一把接起来。竟是江平!
% l0 [) u: i! _  ~* `  “小鱼,你近来好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5
* J. m/ i: v% B; z$ ^5 {重庆空姐652 c" B% E: K. |  k" W2 J% j1 Z+ L: N
  我的思维有些短路,不知该回答是好。
$ e) Y1 ^5 x: S0 j) r   “喂,小鱼,你在吗?我问你好不好呢!”江平提高了嗓门。* {) e4 m  r& R  q; U9 k
  “哦,哦,挺好的!你…你怎么突然给我电话?”我有些语无伦次。, v; j4 l# `$ M$ W: z, N
  “好久没打电话了,怪想你的。”
/ s) {2 r9 P' v3 U1 N  “……”
8 h' [$ {$ \& K. H' d5 i  “你想我吗?”
/ D4 U: @3 t* a8 s/ s1 H2 J8 a8 }  “我?……我,嗯……”
0 ~1 B2 ?" b! I0 z0 d, [  “想不想嘛?!”
- t) P3 s$ [) i4 t7 ?9 j  “你今天不忙了?”我转移了话题。
! H$ i* t# t; d  “我出差了。”
  X7 k& u0 W* Y' i  v5 E  q$ z6 P  “哦?在哪儿出差?”
5 ?! f& J3 B/ u  “你猜猜!”
5 v, @  C3 y2 q/ J" m' A5 k- K  “猜不到。”我无心与他捉字句间的迷藏。
# c1 F$ ~% P3 X$ U& O5 W8 x  “我在珠海!”江平说,送出他想要给我的惊喜。
( r! {6 n/ r( M! d" B, u  “什么!”我惊得差点坐到地板上,“你…你怎么有机会来珠海了?”; e: \# o' x+ ~' f) {7 r# f# \
  “我争取的呗!小鱼,我们都分开半年多了,我怪想你的。”江平说:“我这次在珠海可以呆三天,你不用飞吧?”$ D2 v" l6 Q& c1 S" |9 w
  “我……我得查查!”我努力装出很高兴的样子:“你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几天吧。”. Y) E3 S7 n- p/ G( Q9 G
   “我主要是来看你的,你过来,我们一起玩。”
; U/ O% k% g8 `" H0 P  “嗯……好。”( L# i2 B6 B; ?$ z! D2 W) W5 `2 R
  “那我等你。”江平欢喜地留了地址电话,便收了线。
1 I8 @3 n* R3 u7 B  于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提供 ( v+ a/ {) J2 J8 D; x. G
  我呆坐在沙发上。
; k8 R$ q# u" N; T' Q+ ?  该来的等不来,不想他来的怎么就来了呢!
: U9 r8 z# G7 I6 Y( j  我立即想给谭sir拨个电话,我想问问他,江平来了,我的男友来了,我该怎么办?!; M  n, f$ z( q  w- z4 d& U, k
  我的手伸向电话。
/ Q7 x% \" i: [( t- F  刚拨了两个号码,我停住了。$ i. D3 B. Q0 W$ z
  谭sir会怎样说呢?
( K- B+ v' n" g3 R7 D; W% `5 Z  说小鱼你别去,说你和你男友分手?!
, K/ g5 r2 S8 X7 G, m/ e1 g) Q  不……不可能!
- H/ R: ~+ E$ C  说小鱼你去吧,去完了回来,我们有时间还在一起?!
/ J" Z: E. W4 n2 T3 X& Q  不会!一个男人当然不会这样说!何况像他这样的男人,有那么多女人喜欢的男人,像鹰一样的男人!
! |& k, |) r7 {7 M, `  他并不知道我的男友姓什名谁。4 ^$ J$ n$ V9 y: [7 t, f' ]: E! U
  他并未要求过我不能与男友来往。
1 n/ C9 x+ T  Y  甚至,在我们纵情欢愉的时刻,在我们欢愉后如此多天里,我们都未曾交谈过!4 ^1 H6 v/ K" [  g; g+ q
  他是个有家的男人。( l8 B9 _+ j2 E7 m
  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
4 j! Y# P( \: w* M) p- t1 k  我的手缩了回来。
- F# D# |# b3 g" O* A( N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 W2 E9 X5 T# W: P  我去见江平吗?我该用什么样的状态出现在他的面前?我对他伪装吗?伪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像从前一样跟他在一起,男朋友和女朋友那样?
; H% W' N  Z" u. E9 ^. }  他要是吻我怎么办?
' c! s: Y- n/ M+ W. p4 Y  他要是想跟我那个怎么办?!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60 g; M) w: z. Q9 d
重庆空姐66  * @1 ]% ~" n/ A) t  H
  我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5 ~4 H0 w/ j+ C. _; O
  我又跑到小阳台上,看远处的山、海、天空,我深深地吸气。# a  o% q9 h: |* M* }
  我还是想打电话给谭sir!
4 r2 ~; _3 A% x: n" p  我要告诉他我天天都在想他,我要告诉他我不想去珠海,我要他立即来接我,和我共同度过这余下来的三天!% D# @1 ^7 B+ ]/ f
  我咬着牙,拨了谭sir的手机。6 J& X/ v. K, i- \  e
  没有开机。
( y, A3 A  c. q1 R" V  我又拨了机场办公室。: a2 A* [$ u4 N' v4 d+ V/ H% t2 u
  没有人接。& i; x8 T, U; d9 H. I
  我颓然地窝在沙发里,我想哭!
9 V; \. d$ i- [/ N, o' t  " t3 X+ q6 r9 H: |' @) m
  我想到了唐果,她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她一定有办法!
/ [, g0 I# w8 q! g  我又拨了唐果的电话。
. [# H8 _8 m6 `( S  她不在家。; u6 a  v, Q. O9 e' Z) ?  a
  我又拨小汪的电话。小汪客气地将电话交给唐果。
0 ~! \5 _+ Y0 i) A  我说,唐果你能不能离开小汪远一点,单独和我说几句话?
1 Y1 F- U; i4 T& a; ~( u  唐果说好,小汪出去抽烟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8 P( C' o% j9 p, U  我说我男友来珠海了,你说该怎么办?3 X% D- l0 f' ?5 e
  唐果说好啊,你不是希望他来看你吗?3 e' `& y" o# a/ P; ^. t, q
  我说我现在不想见他。
9 d" }  H" k. y1 j出处##文 整理[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
% Y9 Y6 C; E' w' C7 u5 Z! ^  S
9 s' N% z: h( w; l$ B  唐果说小鱼我们好久没在一起聊天,你最近是不是有动静了?6 f' _; g. r8 q  m( Z
  我说哎呀没有,就是不想见他。你现在还和男友来往吗?
  N* P( F$ B9 c( J+ \3 A" G: r+ m5 J  唐果说小汪就是我的男友!我已经和以前的那位分手了。1 g1 s; n% V; E. ^
  分手痛苦吗?我问。
$ f; J  p2 \  U; g) V1 `  唐果说痛肯定是有的,但痛过几天就好了。怎么,你也想和男友分手?
# D; B1 u' S& t( o" ?  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再见他了。( a3 r0 C" m: I
  唐果说小鱼你心中一定另有人了。! n9 m) [. s6 I- ]. t+ s
  我没再狡辩,也不想承认,心情烦乱地和她说了再见。
* z2 T8 e4 s  W  & j( X! D2 o% D4 I6 B) T
  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又什么都想不出来。3 b! c% O' ~" r1 T* B0 c$ T' z
  快天亮时,我对自己说,江平还是应该去见的,毕竟他是我男友,这么多年我对外宣称的“男友”都是他,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对我这个女友拥有“主权”。而谭sir,他和我一样,也被另一个女人掌握着“主权”。; `9 Y: f4 K' s/ _- k
   2 ^) m% r  T, L8 v  H; i6 w
  第二天,早上九点,我在珠海的一家三星级酒店里见到了江平。
  a- o  L( f% @/ X$ U% c7 R" `  他好象瘦了点,穿一件以前我给他买的衬衫。9 _; X. p/ T! D1 K( o- f  B1 y
  他一下子扑过来抱着我,说小鱼我好好好想你哦!% n1 o. m, A+ E* S# k. t/ D
  我没有太多热情,只是瞬间有些惭愧。# W  ?. a2 V" H0 g. ]/ A+ c% E
  江平感觉到我的冷漠,以为我在生他的气,便说小鱼你走后我就拼命出差,想多挣钱多积累些经验和关系,将来到这边与你会合。我的电话打少了些,你肯定怪我了吧?
, b# n# z$ }0 B. w2 ?' S- M- W  我说没有,我也挺忙的。! t& y/ T; T8 W$ E, N( N/ s3 `
  江平说小鱼你变漂亮了,穿衣服也洋气了许多!就是脸色不大好,是不是飞得太累了?+ T8 [! |/ T0 L3 N
  我说飞得是挺多的,今晚上还要飞台北过夜呢,明后两天都得飞。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7
$ q" p! Q, V5 M" ~  G重庆空姐677 ]% m1 a& ?; Y% g& {8 k
  江平说你要多休息,多吃点东西。他将个旅行箱打开,取出一包东西,说这是叔叔给你煎的麻辣兔丁。0 P- G# V7 Q0 ]0 H0 n
  我又有些惭愧,爸爸我也好久没给他打电话了。
5 q" {. P) O- d3 ?  江平又要来抱我,我借转身躲开,我说一早过来我还没吃早饭呢,你陪我出去吃点饭吧。, ?# B" W% b' x
  我们在一家四川小馆吃了早饭。
" K5 N! K8 J  b+ k6 y! X  然后我说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就带你到珠海的几个景点去玩玩吧。8 _; t3 q% Z( v* E" X
  江平说小鱼你晚上还要工作,要不然我们就别去玩了,回房间休息吧。
5 U3 J  s6 S- ?/ g  我知道休息意味着什麽,可是我实在无法再那样面对江平。
# g, y- C6 W$ P3 v. _$ |! |* N$ |  我说不用休息,我也好久没出来玩了,我们还是转转吧。
4 M6 |9 L$ n4 m" q( G  ! F* B! y; r* U2 R. P0 x& B7 V0 J
  我带着江平在珠海的大街上乱转,然后又在几个景点乱转。一路走来,江平始终揽着我的肩,喋喋不休地说着他们公司的事,而我却有种从未有过的疲惫。8 @. i) T# j8 ]$ }, G2 R
  已经到了中午,我说请你吃海鲜吧!便带他来到一家有名的海鲜大排档,点了虾、螃蟹、扇贝,还点了一煲炖汤。
  G$ @) b2 L5 t) G  江平吃得很高兴,说广东的生活真不错!小鱼,将来我过来了,我们就可以经常来吃了。5 J$ T; [2 N9 [6 W/ U! S& C
  我问,你什么时候来珠海?
5 H# c# {8 v% ?6 J, s3 Y  江平说,我正在联系这边的工作,很快了!
7 n+ K, N) N2 _4 k  
- s3 y/ Q0 ]! i5 u: w" y- ?; e& Q' A  吃完饭,我说江平,很抱歉,我不能再陪你了,我必须得回去化妆了,不然会迟到,延误飞行。
# q: z6 }9 t5 ~' O! ]$ ~  而实际上我是不用飞的。好几天都不用飞。0 q; T; z# G2 l0 Q  q/ y
  江平万端遗憾,也万端无奈,但他宽容地表示了理解。
7 i2 T' o* F& K' g( u  他拉着我的手,将我送至拱北海关。 : Q4 P7 I( i$ N' w
整[/d]理@识别码:http://aosea.com
6 S9 g# d6 {6 N2 a* K1 u7 |$ W1 i* R- v* |* k+ w: |
  他依依不舍地在我的面颊上吻了一下,说,小鱼你要当心身体,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 ~3 E% n" I* X" O1 E1 y
  我点点头,说你也多保重!; W1 M+ H" E5 X0 D, x0 h, r7 P: ~
  然后我从他的手中抽出了我的手,转身便走。
+ E! j, q* V4 i  我没有回头。: I& x% `3 P2 O! b* T% K3 Z
  我害怕回头看见江平脸上的期待。
4 N1 X8 I- E1 I7 a  我害怕自己倒回去,和他一起回忆从前。
" n% ]' _( f6 k& o" i) e: A, f  我的泪水滑落一脸。
/ ^( G" ^! p7 n( S7 ~$ C! h  
' }6 u2 a4 v& v0 S" E) G  其实我连续三日都不用飞的。
+ U8 o( ~0 n' Q( \$ Z/ m  我将自己锁在家里,拔掉电话。我看电视,拼命地看电视,我给自己下面吃,就着爸爸给我煎的麻辣兔丁。我甚至想喝酒,可惜家里没酒,我也懒得去买。# H6 ]' ~7 D. Z9 S
  我拼命地看电视。4 Y! _' G  l- v3 U
  直到唐果来敲我的门。“你在家呀!”她吃惊道,“我打了好多电话没人接,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 ~: X. d! j! v  x  k+ S: s+ L0 l  “你怎么有空?”
& T2 \4 x4 e! c% `/ Y) V9 J$ V, m  “好久没和你聊天了,想跟你聊聊。”唐果抱怨道:“电话也打不通!你知道吗,谭sir还找你,电话都打到杰西那儿了!”/ l. s6 v+ c  R) h2 @$ o3 t
  他找我?!  r% k: \; h0 d+ Q+ v' p( T
  “他说什么?”我急问。
5 T0 c! I5 `! v# Z  c: }  “怪怪的,”唐果说,“他先是跟杰西寒暄,聊了几句在英国读书的事情,然后就说上次我们要请他吃的饭他没空,想找时间请我们吃饭!”0 B. r: t+ R; ^( b
  哦,这样。
& U! |( Z/ K& N. {! x1 E  唐果又道:“这个谭sir真奇怪,我们说请吃饭不过是种礼貌罢了,他还真当回事!坚持要把这饭给吃了,哪有上司坚持邀请下属吃饭的,一点都不符合他的风格嘛!…小鱼,我可是没空,你和他吃去吧!”有了小汪,这个小妮子从来不对谭sir多看一眼了。
9 C  m9 k: A" u1 |1 d  我没有吭声。
6 x% p  _& Q# X1 f3 L! w- \  连日来的阴郁似乎豁然开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8
# G. G9 M9 v% @; Q% U3 J9 @5 B! B: u重庆空姐68
6 X2 u/ K$ i1 [5 j+ N* `! Y  唐果发现了桌上的麻辣兔丁,她捡了一块扔进嘴里,辣得呼呼直扇嘴,说:“好辣好辣,真过瘾!你男朋友带来的?”
  p+ t6 l( X6 [: ]  我点头,“我爸炒的。”0 A& [3 R6 d+ [6 n# s# B
  唐果冲我诡秘地一笑:“怎么样?这几天累坏了吧?”; N% A6 s; W7 z0 \, X( x
  我瞪她一眼,道:“我们只见了个面而己,不想你想的那样!”# _# D6 ~5 v; A" g
  “隔得太久没兴趣了?”唐果问。! G1 R  ~& [; Q" \* e
  “不是…也许是吧。”我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两天为此事已经烦透了,我不想再谈江平,也不想让唐果再追问下去,便问:“你和小汪怎样了?”
$ M) s3 u4 U# p. \  唐果立即满面阳光:“很好哇!只要不飞我们天天都在一起。”! _3 P# l, t. n
  “他对你好吗?”. q8 m7 A9 H- i  s3 z
  “挺好的!杰西是个很懂浪漫的人,我们在一起非常开心!他喜欢打高尔夫,还带我去练习场了!你看,你看,我手上都磨出茧子了……”她伸出左手向我炫耀。
' E0 y& v& O! \3 ]* R! r! |% p) W  一双嫩白的手上的确有点茧子。3 R$ p5 y$ _+ N/ A# O# f9 y* h" K
  “哎,小鱼,我发现打高尔夫真的挺派的,去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下回,我们一起去?”唐果又向我发出邀请。
9 n0 _* |/ ^' U- L! z, t  “我?不去!”我摇头。& A, V5 o+ D1 a$ H/ b6 C; B% b2 X+ l
  “为什么?!”' {3 E' u4 p* }& x
  “我不喜欢运动,什么球我都不喜欢打。”我说的是实话,读书时我的体育成绩经常不及格。
+ r2 r. X7 D4 Y$ g: t  “哎呀娇小姐!”唐果不满道,“其它球你可以不打,高尔夫一定要学会!要不将来怎么跟体面有身份的人来往!”
! J) b2 [6 B5 D4 W  “有身份、体面的人一定得打高尔夫吗?”我反驳。
  g/ u1 N; E, g* D2 a& k9 p# b' @  [  “哎呀不跟你说了!总之多锻炼锻炼身体也没什么错!”唐果不想与我再争辩,可能是不想因为这争辩影响了她的好心情,她又道,“小鱼,告诉你个事儿…杰西还说打算在珠海买套房子,一套海边的房子!送给我的。”唐果说着,两眼熠熠生辉。5 G. g! u( M( A7 n
  “是吗?!”我叹道,不禁有些嫉妒。
) O, o7 ~% P8 H/ W2 n: o! i- T  唐果幸福地憧憬着:“我要亲自设计这套房子,做蕾丝的落地窗帘,摆一架漂亮的钢琴……小鱼,你想想,和心爱的人相偎坐在硕大的落地窗边,弹着优美的钢琴,看海上日月起落…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美?”
# S; i% n  B4 S2 f8 A4 |  我看着她,这个被幸福浸泡得头顶泛光的唐果。眼下,她确实比我快乐得多。
% O' M4 [  m- v0 P3 i3 h  而她越是快乐,我就越感到自己的郁闷。
/ Y. j) f9 @+ ?$ `  我无心分享她的快乐,好朋友之间,为什么她那么快乐,而我那么郁闷!
$ F) O, B8 m" A, `1 @' J  “陪我逛逛街吧。”我说。 来路:NB帖网 NBtie.com  
! u- e  u; H" l1 \  我们在澳门的大街上逛着。从新马路到八百伴,从八百伴到高士德,又从高士德逛回新马路。我拼命地买新衣服、新包包、新化妆品,逛得精疲力竭,手里再也拎不住东西。但我还不想作罢。0 v& e) W8 G% M( x
  下午五点钟,唐果说:“小鱼,我得回家了,一会儿杰西来接我。”6 _6 I& q: I* E+ b& {9 l- R
  重色轻友!
1 y0 J% I0 c$ l0 t6 C  我愤愤地收拾了购物的冲动,跟在她后面,回了家。  ) v0 S3 ~( E! Y- K
  回到家,才发现许美琪的香港男朋友又来我们家了!上次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回我才真正看见了他本人,一个瘦削的戴眼镜的年轻人,约摸二十七八的样子。与鲍罗相比,一个小号,一个加大号。4 w) q4 N" U; f. d: m) H
  许美琪刚飞回来,对他倒是亲热,左一个“亲爱的”,右一个“亲爱的”,喊得我坐立不安。我担心又成为人家的电灯泡。% {8 ?. X0 s# F7 V: l9 t- w5 u
  我在心中过滤一圈,看今晚哪里还有藏身之处。偏偏我又有洁癖,在人家的床上难以入睡,所以又打消去麻烦人的念头。8 u- h+ I* E% L" n
  许美琪和男友去超市买了食物回来,在家烹调。
1 g9 j1 E; ?1 u5 Y  许美琪说:“小鱼,你要尝尝我男朋友的手艺。”
3 I& i+ K8 E( N. X3 v- n  我慌忙道:“不用了!我晚上约了人!”
( P5 q  b" y. W  K  我匆忙换身衣服,拎上包包与他们告辞。  
2 |8 d" i, @& p2 K  我在大街上转悠着,不免有些生气,这是我的家,却屡屡让我不得安生。眼下,我只能逛到人家睡熟后才能回家。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69
9 y  N! @' r% \1 Q/ |- G$ }' J0 }6 \重庆空姐69( P, V& v) }' i3 }: I
  我又去了八佰伴,从一楼逛到顶楼,然后,我坐在快餐厅没有滋味地吃一碗鱼蛋粉。' e# e; a+ F1 Z) N/ L
  是啊,人家都有男朋友陪伴左右,可我,形支影单!此时的江平还在傻傻地停留在珠海,傻傻地以为我在天上飞着呢!
/ G9 g6 @- N. p7 A3 F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 o4 C( E5 _3 c  i# w  谭sir在做什么呢?这个优秀的人家的老公。在他眼里,我们那晚到底算什么呢?一夜情吗?! s/ q; o6 N, t
  如果他真的这样认为,我也不会太介意。这些天的分隔与思考,反而让我冷静。1 X+ b( r) `" y
  他会想我吗?  w4 L! d0 H% O( `# ?: p
  他打电话到唐果那里找我,他说要请我们吃饭,不,在台北的夜里,他明明说要请我吃饭,我一个人。4 w5 b( S4 |: u' {( P9 q7 x: {& J
  这些天,他也一定在想我!
& v) F% s4 ~' L; O  k# [3 }! x  ! @4 o" S6 V9 ]& u6 j2 i
  我再无食欲,嚯地站起来,在商场里寻找磁卡电话。
  a: Q6 A& q% i  P  找到了!! A) D7 `0 P- @" u' B6 K7 d
  我几乎颤抖着插进了磁卡,颤抖着拨了他的电话。
0 G0 Y2 v6 y6 v  …..
% c! m) t% {/ t  “喂,你好!”还是那有深浑的男中音。
$ Q5 b% a8 Y% C  “你好…是我,秦小鱼。”自从那天起,我已经不习惯再称呼他“谭sir”,但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称谓。7 N  {. K, v  w# b' @' I2 f8 n
   “小鱼!你终于给我电话了!”男中音变成了男高音。
1 G' Z( i% C8 f# {. m  我的心立即觉得有万双手在揪扯。; p* N, `* O/ y- a8 ]* o
  他是想我的。
- B: `0 y! [& p/ B3 @5 F$ H  他称呼我小鱼。2 Z; X7 U# k" G" @: ^. M
  “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接你!”男高音说。. a" A. Y# O' H' {" T
  “八佰伴。”我挂上电话。6 Z: B0 w$ L, f
  眼泪瞬间蹦了出来。遨海湾社区 http://aosea.com 整理 6 M8 W" ^, T, N4 m& F* `% K1 K
  是幸福的眼泪。
* C7 J8 }8 d  i/ O: b  
, P" V" R4 Y. J  谭sir黑色的宝马接上了我。他深深地看我,伸手来握我的手,我们很自然地吻在一起。0 i+ @& {3 R3 ~3 P; y, E
  然后他发动车子,一路开着,穿过夜色中灯火辉煌的澳凼大桥,穿过凼仔,穿过路环的盘山公路,停在一个绿树环抱、能看见海的地方。
8 I6 G7 R9 ]" V1 ?4 ?6 W  我们又疯狂地接吻。. T( g2 B& C5 {' y2 g/ v3 W
  我们下车,深深地呼吸海边山林中清新的空气,望无边辽阔的大海。
6 f, b+ H: B1 Y9 ^4 T0 s  我的头倚在他的胸间,我的双臂环绕他的腰。他又低头吻我,很久很久。" H4 m# h6 S/ |8 y! u
  小鱼,我很想你。他说。  X6 t2 p( N; P$ f, Q% H1 {* u9 M
  我也是。
5 G% e) ]8 Z( N0 h, B  ^  这些天,我想了很多很多,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Y- g% ]7 u2 Y8 d3 }
  错就错吧,我并没有期望太多。3 G/ @4 c! D, k1 E4 l+ i
  我不该被你诱惑。7 @( W; D. K2 s" x; J
  哈,我并没有诱惑你呀!4 z; ]$ K" J5 o
  你在诱惑我,你的名字,你的样子,你的笑容,你的幼稚与勇气,统统这些都在诱惑我。% J; h. [) P; D: C# u* [' }4 z
  ……是的,你不也一样吗,你的一切一切无时不刻都在诱惑着我…+ S7 k4 q. ]1 D( t' O
  一双唇又盖上了我的唇,我无法再言语。
- M, @+ J6 s, ?  我们从车外吻到车内,相拥倒在了汽车后座上。
, V# O$ k' \! [% N  我们狠狠地纠缠在一起。. \1 A# e4 l& y# k8 `" f
  我们狠狠地咬着彼此,撕扯着彼此,吞噬着彼此。4 U9 m. W7 |* p1 l
  黑色的宝马在颤抖,黑色的宝马在嘶吼。1 b. c, G. }2 [# [( n9 K
  窗外,大海也在喘息。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