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e文

[都市] 重庆空姐 TXT 全书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05 \9 d' q) W$ w" x) Q2 j
重庆空姐70
: g# F$ m$ \8 s& V- l- g2 _  等我回到家中,许美琪房间的灯已经灭了。! u# h" ~2 ^' r6 M. [
  我悄悄地洗漱,上床。
! b: n5 R0 l0 n4 ^1 O1 ]( ~" M  我睡了个甜甜的好觉,甚至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被阳光暖暖地烤着,身披彩绸,在清澈透明的大海里,和像那些五颜六色的小鱼一样,缤纷自在地游泳。
$ Y& M; d  P% t% n7 \5 j  对,我是只小鱼,我在梦里对自己说,游泳是我的最爱。  3 o  N5 U% j6 a. `/ C/ h$ h
  醒来时,已近中午,阳光晒满了我的房间。; \% [) t9 v- U2 ?' u
  我穿衣起身,在客厅里见到了许美琪。
- s# l. I- S/ T" X3 ~# x8 s0 z& A  “才起床啊?”许美琪懒洋洋地与我打招呼。
4 [. U& ]7 O: y/ M) U- q  “嗯。你男朋友呢?”
$ N/ a( E" ^0 {% N6 S& `% a8 D  “一早走了。昨晚没打扰你吧?”
4 M, |7 O9 H, X, n% w3 [6 f  “没事,我睡得很沉。”我笑道。
  U& q4 c3 F: N0 ^# F  许美琪也笑了,说:“也打扰不了你,没几下就不行了。”
' P& e' u9 T/ ~& `* h( O  我看着她,为她的坦白而好笑:“你男朋友不是挺年轻的吗?”
) R: e8 f: @$ I; Z% Z9 ?  许美琪说:“年轻有什么用!还比不上老同志!香港人压力大,速度快,几分钟搞定!”3 [* D- z+ r/ E+ }3 r
  我乐了。我知道她说的老同志就是鲍罗。9 \$ n. v. n% W% K. Z7 r' M! A/ f
  “哎,你男朋友怎样?”许美琪反问我。% p/ e1 e7 J! I& f8 r4 G
  这是我最不愿回答的问题,便敷衍道:“不怎么样,内地人都保守嘛。”0 u( v: N% }/ t$ {! e; q2 b+ W- v
  “也是,”许美琪说,“我以前在重庆交过几个男友,都不怎么样!我觉得还是外国人厉害些,他们从小面包牛奶,经常切牛排啃鸡腿,身体能不好吗?!”) ~3 @  ]$ u% y# b) A
  我笑着点头,表示她说的也有道理。& V, G! C: S. c8 `
  或许之前江平很久都不来找我,就是因为他不爱吃牛奶面包、牛排鸡腿?$ e6 c& D% u, b
  许美琪又想起我那个“咖喱鸡”,追问我是不是真有个台湾男朋友了。$ C( S: H. L: A: {$ I
  我立即否认。遨海湾社区:内标记http://WwW.Aosea.com " \7 F/ S2 M# n  L
  许美琪象看一个怪物,说:“小鱼,你就一点都不想吗?时间长了,别弄得功能退化!”
" T5 }) `: r2 d0 I/ i) B# j% u  我哈哈笑,说,“你放心吧,不会的。倒是你自己得小心些,别让你的香港男朋友和老同志打起来了。”
7 O  B1 J& H# Z- `# k* H! a  许美琪叹口气:“小鱼,我也不想这样。可眼下老同志是有家之人,香港那个毕竟是单身啊!何况他正在申请加拿大移民,可以捎上我。”! c  i$ [) L0 J! ?$ U6 \: L
  “那你得和他结婚吧?”
, `5 F' Q4 a9 _9 y. O  “不用,只要是同居的男女友关系就行,需要提供同居证明。”
% K; g1 G8 k2 Q- s- s0 s1 {- _  哦,这样!看来她香港男朋友得经常过来同居了。
: f/ h# o( b* u8 P3 B  e; h  % C  \5 M2 q+ w1 E0 U  v' b
  唐果买了一大堆家居装修的书来看,还让我给她做参谋。) _* g. L! `, T6 X# Q; l: c
  “房子看好了?”我问。
0 |9 `4 ]! H3 B+ s5 M1 Y2 F  “看好了。定金都付了!”唐果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 d( _' J9 F1 U* g  “什么样的房子呢?”
' W% w* j2 s& D. S  s5 [  w2 V  “一套海边的公寓,两房一厅,卧室和客厅都能看海。”
" s: A! b6 G$ w% W  “为什么要选在珠海?上班不是不方便吗,还要过海关。”我说。
0 f0 B1 Z! Y" a% i' n7 }  唐果说:“我本来也希望买在澳门,但杰西坚持要住珠海,他说澳门太小,到处都有熟人,熟人多了自由就少了。”7 O+ h# m/ D) Q, o' R3 ?$ S' _
  这是什么逻辑?!我想。
7 V3 @0 D( `/ [* }  买房子不是为了居住吗?还怕遇到熟人?但我不好讲,不想破坏唐果的好心情。澳门也好,珠海也好,好歹,唐果很快就会成为有房的资产阶级。
% f) k2 O5 ?' l4 O6 l% h6 q  “唐果,小汪对你还真的不错!”* o2 J/ n. t: q0 w, D
  唐果的话语里全是蜜糖:“小鱼,我只想赶快拥有一个属于我和杰西的家,一个小小的爱巢,我要将这个爱巢布置得温馨、浪漫,每天下班,我要亲自做饭烧菜给他吃。”* B% z8 v" w: k1 ^
  我又有些眼红。" i4 O- Z9 k. o/ U8 x0 t
  “小鱼,你也可以经常到我家来玩!我们可以坐在窗边看海、聊天。我们还可以请些朋友来开party…”2 M- c5 D+ p0 M: |% C- f" @
  “好啊,”我说,“就怕你们烦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1; {$ x- N1 f" G7 L
重庆空姐71  
, d3 V0 Y' K/ M) M- [' f( D+ a  余下来的时间,我就很难得见到唐果了,偶尔在机场遇到,大家也是匆匆忙忙。唐果说房子买好了,正忙装修呢!她只要有时间就跑到珠海亲自去采购,今天买张两米宽的大床,明天买盏纯木的落地台灯,连洗手间墙上的印花瓷砖都是她亲手挑的。4 K. ]$ N2 O& {: d- Z2 \
  我一点都不怀疑唐果的审美与品位,从她惯有的穿着与装扮就能想象到将来她的家定会不错。我只是有些眼红,也有些不舍。: h4 C5 N8 l$ `
  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个自己的家,和心爱的人朝夕共处。, k% ~' r* j, Q4 Y0 H
  周日我从上海飞回来时,更加深了我的这种意愿。
$ w* N+ N  m& O- |* B  
; _# N' q/ n! p' {  这天,我的排班表安排的是北京接高雄过夜,第二天返澳门,可是,飞高雄的航班临时被取消了,我便折回家中。
& J" }" `7 O  c5 e2 R' N  大门被反锁了,我怎么开也开不了。: v7 x+ u/ D% \1 B" u
  我开始“梆梆梆”地敲门,半天都没有人应声。
) u* H: C3 `& [! c  许美琪在睡觉吧?我想,便从楼道走到她的洗手间外墙边,准备往里喊。
$ ^) _; N, Z. v  M1 W9 j  这时,我又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激烈的哗啦啦水声。2 O% s5 b' b+ H  J( |4 P! M. f
  洗澡?我想,若是洗澡,自然听不见敲门声,我过会儿再回来吧。
: x/ L8 b0 a+ g  Z" C' w  于是,我便下楼,准备买份便当。! w6 U0 O% c2 Y! ~' }
  我坐在便当店门口等着我的云吞面,不经意地望着大街上穿梭的行人与车辆。突然,我看见了街对面停着的一辆灰色奥迪。
% A) n' v5 k7 t: c# k6 N  O6 [  是鲍罗的车!我立即认出了这辆车。鲍罗此时在我们家!
; v( o/ m. V/ W* f+ ]  云吞面上来,我没敢立即拎上楼,便找张凳坐下来吃。' m6 u' j, O! k4 a1 X, p) n
  我吃得很慢很慢,想多给他们一些时间。; l8 F: n  d  _
  果然,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鲍罗匆匆地从大楼出来了,他胖胖的身躯匆匆地穿过马路,匆匆地钻进灰色奥迪,然后,他和他的车匆匆地跑了。& z1 P3 p, y" n2 N) ]! }2 W3 _
  霎时,我有些面红,为自己的突然出现而面红。平常许美琪玩笑归玩笑,好像一点不在乎,可鲍罗毕竟不似香港男朋友,撞到便撞到,大家在同一间公司,又是我们的上司,颜面还是要顾及的!
7 Q' @% p/ p5 v/ n  我在外面挨了很长时间,给许美琪充分的时间收拾残局。" P) Y2 X' R3 {& T
  许美琪不知何时也出门了。
/ ?# y3 z4 T8 W  `; O  @  大概怕此时见到我会尴尬,我想,我是吓着人家了。
/ M1 e# x' T8 ~2 k! R% ?  (*)整理[http://Www.Aosea.com]遨海湾社区**记号 ! `9 j4 q+ G: B9 b3 Q. H8 Y  [
  于是,我开始留意澳门的房屋出租信息,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看房。
4 h, E! F# E4 {( }) H+ R9 y  4 T& M0 o5 N& d  I4 i/ p' H% X3 j
  谭sir象看穿我的心思,故意在新的排班表上安排了很多异地过夜的飞行,且有大半与他同一个航班。; V, d3 M! y# d  q
  为了迎接这美好时刻的到来,我开始装扮自己。
, K( x2 z2 R# H( S  我将头发拉得笔直,焗了无色的营养油。
1 b* {5 M3 A! \$ k: W  我在Lalanono给自己开了美容卡,一周至少要光顾两次,做脸、做手,全身按摩。
6 G0 f$ H0 ^. Y: Z  我还特意添加了丰胸瘦腰的课程,让香港美体师在我的胸上按摩瑞士进口的丰胸乳,在腰上涂辣椒减肥膏,插超声波减肥仪,进红外线太空箱。
3 J: c$ Z( E" b  我仔细地挑选了好几套内衣,各种式样的,手感都非常柔滑。
) n8 u/ t- ?# A, _/ [7 m8 z) A  其间,我们并没有太多来往,偶尔有一两个电话,说得很少,仅是表达想念。9 Y9 p. U1 b6 h) W8 T$ `3 R$ J
  彼此的情感与能量心照不宣地,像是都在积蓄,在储备,为那即将到来的美好时刻。
2 [* j6 X! w/ ~2 v: x  
5 v9 _9 {. a/ N* l7 m" |0 D  这天终于等来了。
! C0 U& h6 M4 i* q  我们一起飞上海,晴好的天气。
9 U7 T1 n7 C5 K5 M' Q$ U  v! t8 U  从Breifing开始,我就没敢好好看他。7 c+ G9 H2 a: ]4 c5 _
  他也不看我,象往常一样淡定与自若。不过,他的眼神里少了那种鹰般的严肃,变得温和了。
9 f$ K! J; l9 b" b/ j2 |  我们一起在天空中飞翔着。
& U' K( {' o1 }, ]9 x* ~5 c1 d  虽然我还象往常那样忙碌,他还象往常那样或坐,或穿梭于客舱作指导,但我们似能嗅到彼此的气息,都融于这小小的空间里。
4 M- G+ ^1 |5 i& c) Y  x  我笑得很灿烂,也很温暖,客人们和同事们都似有感觉。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2
/ u2 I  y. p, w' U" J; O1 c! G重庆空姐72
/ q: V+ n% D8 \- X  这是一个开往春天的航班。
/ V4 `' n  ]0 g6 l5 G7 }: A$ F! c2 h2 t  上海虹桥机场,我们欢送了客人,拎了各自的旅行箱,我和他都上了小客车。
& N& L: _6 `, B9 K* b- l# j* N  在车上我们沉默不语。
/ D# \. n& \3 g& p% ~  a, J( O  我静静地望着窗外。% e0 ]$ p& d; R& b+ x6 Q' @+ Q' O) v! t; C
  ' [8 ^. }. N/ N* L  `+ o& z- R
  夜上海,从三十年代开始,就是小资的代名词,这个风韵绰约的城市里,到底有着怎样的别种风情?
5 B; a0 v0 A( s4 u3 R$ I, I  窗外的夜是璀璨的,华丽的灯光,古老的建筑,迷人的黄浦江,以及江上来往的船只…这上海司机似乎无比骄傲于他们夜上海的魅力,所以每次从机场到酒店,都故意经过外滩,然后又从外滩绕到淮海路。
  Y, b' |% R: y: _8 ~  淮海路上的酒吧里洋溢着交觥的灯光,十里洋场中弥漫着浓烈的异域风情。萨克斯吹出的爵士调子很远就能闻见,在这条有着梧桐树的路上四处弥漫。. n8 F8 j1 y7 v% n
  上海的夜有着别样的风韵,上海的夜也应该是迷醉的。
4 r% W; u3 N& L8 A5 Y" b  5 b6 {# Z+ z. D$ v/ j
  我们进了酒店,与同事们说了晚安。就各自回了房间。& `1 d4 v. a! K8 F( m8 S0 u
  我在浴缸里放水,准备泡澡,换上新买的睡衣。- Z  g/ f: x% z; ]
  水才放到一半,电话响了。当然是他。
3 X  l! D1 I2 u+ o  你来吧。我说。
! r# z6 W4 M, p) |  我将门虚掩,他快速地进来了。我将门反锁。2 G( @' S0 _; K9 k9 @) U
  我们即刻又吻到一起。  c- g" J/ q4 \3 m6 A3 n& \. `3 u- y
  我还没冲凉呢!他说。
. Z- O6 P! b5 U( H& a  我也没有,我说,要不…我们一起吧。
0 U1 f9 G' N7 n0 [- z! I  我将浴室灯光熄灭,只留盏房灯照进微弱的光,可隐约看见彼此。
9 b- u, ?( J4 ~  你怕我么?他问。0 U5 Z5 V) {9 z( r
  是的,我怕。3 f. ]  S- o' J& Q, y" Y3 b0 W
  我不看你,你先进去吧。来自遨海湾社区 http://aosea.com 整理
; f1 d& x* ~. N6 Z  我进到水里,让水漠过我的胸口。; x: B# L  s7 T7 [3 S
  微弱的灯光里,我看见他宽阔的背肌,紧实的臀,健硕的大腿。我双手不自觉地抱紧前胸。* Z+ z- j0 G1 ^
  他转过身,向我走来。
* Y' v4 L  h# a" N  他进到水里,一把揽住了我。我们开始接吻。我们从唇开始,一点一点,吻遍全身。+ p) F; q* r+ u1 b6 g
  我喜欢你,小鱼,他说。
- a7 _* `. K& F" u3 v- @2 k+ H$ {. V8 I  我要你,小鱼,他说。
7 @' h! o8 Z+ B# t& d, e. l3 T  你是我的小鱼。他说。
# G: Q5 n1 C  K# J# K9 S  我们在水里交融着,欢快地交融着。8 ?" m1 i( P' h7 J( o3 \
  我闭上眼睛,看见一条条绚丽的小鱼在我们身边缤纷地旋转。
: @0 a8 M4 t% o( I: T- ]$ P9 t% F  1 R+ `  S+ C3 O( q, l
  我们擦干水,拥抱着躺在宽大的绒被里。; H& A; l9 R& K; h+ v) h" O2 [
  我们静静地休息。
0 `- ^, a4 ~! E1 O% R* C  ' E8 i" u  t: G* M  n6 O1 X: z
  一觉醒来,已是半夜,身边的他不见了!: Z" k% v4 \* E# s
  我想喊他的名字,但直觉告诉我不能喊,夜深人静,万一被隔壁的同事听见怎么办?
9 Z  n  i( O0 m  这时,我听见他从浴室传来的声音。4 J& t, X6 ]( C/ m
  他在打电话,给他太太打电话,说太累了,要早点休息一类。
, j  A- E# K; |3 q- k  我点亮床头灯,坐了起来。
8 u4 j+ U4 k$ U' [* u  他从浴室出来,看见了我。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3
/ i& O2 @1 S+ B+ W! j4 ^! R& U( y( v重庆空姐73$ `" L# _7 B* X- f4 c5 Q1 |4 A/ n& }
  他将电话关掉,眼睛有点不敢看我地说,讨厌的电话,每晚十二点都会响!* \% E5 O! A/ B! U
  我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坐到我的身边。' W) c6 k. g6 |- ]6 i1 h
  我抚摸他的脸和头发,将他的头拉进我的胸间。/ w' c; r2 l- w$ }2 |6 Q
  他闭着眼睛,用脸在我的胸间来回抚摩。9 C$ N; C: S" F" a) z7 \6 W
  我抱紧了他。我有一种强烈的要征服他的欲望!我要让他在此刻忘记所有,只属于我。
6 y2 u, C; D$ e. z  我第一次主动地将他卧倒在羽绒被上,用柔软的肢体覆盖了健硕的身躯。
9 X, B- U; C6 h/ e$ P' a  是的,不管将来如何,这一刻他是我的,他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
6 S: e  o6 n5 r2 r' \6 B7 R  我们又开始疯狂,拼命地疯狂。
+ x$ S+ A4 n# W- y  0 E- z* s' Y5 q0 y0 N  ~0 W& Y
  一晚上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直到把对方揉碎了,捏化了,天快亮时,我们才沉沉睡去。
0 D8 y0 n  Q6 y3 _+ a- a  8 V) W6 D5 {; `& R. N, C/ q1 r
  回到澳门,他打了电话给我,说小鱼,你好好休息,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六点钟我接你。
( n* L; J  s' d5 V7 D5 q  我昏天黑地地睡了一通,醒来时,天已快黑。& ~1 w" I3 f3 U' O! Z1 h
  许美琪开门回家了。
4 n; G7 M$ P2 K5 x1 t  “才起床啊!”她笑着跟我打招呼,匆匆忙忙地找东西。9 c4 b8 \* p  l8 ~& O
  “几点了?”0 m8 G: P) }# B6 }* ^
  “快六点了…哎呀,来不及了,我还约了人吃饭呢!”许美琪说。
. |3 C0 e" E! {% f/ _  吃饭!谭sir六点会来接我吃饭。
9 X; d6 F/ B+ `2 {  我兀地醒了,跳下床去洗漱。
! p1 G5 I/ W2 m! U' z+ P, G/ m/ P  许美琪探个头进我的洗手间:“你晚上没事吧?要不跟我一道?鲍罗请吃海鲜!”
; {6 I; V& }3 g9 d' u  我慌忙推辞:“谢谢,不用了,我也约了人。”# g. _+ u2 ^) l2 v" t- y9 V
  “男的?”许美琪好奇地问。整[/d]理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 内标记 , u/ P9 W6 a% u
  我不知如何回答,支吾了一声。
) R4 r  Z$ q" _2 H2 S  许美琪来劲了:“是不是那个台湾人?就是送你咖喱鸡那个?”  M! O, Z' {  Z0 N
   “哎呀!说什么呀,根本没那回事!”我抢白。8 X+ i  |. ?0 F9 C! Q1 X
  “那就是其他人,反正有人追你,我能感觉到!”许美琪颇有经验地说。
7 f- h% p4 K+ k' s/ C9 g+ W  “你几点出去?”我问。
9 U: M$ ?) z6 j5 ~  “六点,鲍罗来接我。”
- m0 A, ^3 S* {" |. L9 r  六点鲍罗也来?!我有些懵了,担心谭sir与鲍罗撞上。# p7 F/ X9 W/ ~0 o& o% o
  我想打个电话给谭sir,可电话被许美琪占住了,跟她妈妈叽哩哇啦不停嘴地说话。
/ J) m- q' Q6 A' y  我开始急了,看时间,已是五点五十五分,谭sir和鲍罗都在来我们家的路上!4 h, B! d! J% x: F# m
  怎么办呢?!我趴在阳台上往下看,楼层太高,根本就看不清谁是谁。
' H! ]8 H/ x3 p: g: |/ w  我想,要不然我就晚点下去,等许美琪他们走远以后,谭sir应该不会傻,他应该有办法周旋。7 m# Y1 w6 C! R$ U7 x+ y# X
  我便放慢速度,慢慢更衣,化妆,收拾东西。
0 s. Z0 w; E6 z) ~  岂料许美琪也不着急,她聊了大半天后,才放下电话。刚放下,电话就响了,许美琪赶忙接起来,操着英文说,“亲爱的,你到啦!…喂,喂,喂…”她的面色变得奇怪,说:“咦,怎么挂了!”
2 ^& F1 s% _  p5 f# `# |  我立即意识到这是谭sir的电话,他肯定到楼下了!
/ J7 @2 T0 j% |; e5 p5 W  许美琪琢磨了一会儿,说:“小鱼,刚才那电话肯定是找你的。听我的声音就挂掉,不会吧!”她神色猜疑地问:“这人是不是你今晚要约会的人?”
6 d0 n7 d, P; k0 I$ Q6 A% f  我赶紧说不知道。" y& H! i7 N$ Y- m% h8 M% B
  许美琪说:“小鱼,你不说就算了,反正我知道这人肯定我认识,要不然他不会挂电话。”" d( H  O; z" j) l# j
  “哎呀,你又瞎猜!”我敷衍道:“鲍罗什么时候来接你呀?”
: k6 x) k* `* j, K$ W( s  “应该到了吧,”许美琪嘟着个嘴,说:“我还没准备好呢!”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4
3 z% c$ j: ~& x" q  T+ _重庆空姐74
" I( i; q( f' @1 I  U, x; a  我只好耐着性子有等她“准备”,至少“准备”了二十几分钟。
% k# W' E" A! N0 A1 C5 t9 ]- ]! h  等许美琪刚出门,我便拨电话给谭sir,他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 x* D7 y2 \! C5 k  L# O) ?
  我急得快跳起来,生怕许美琪下楼看到他。  q5 Q6 ^8 R" ?; y; G
  也许,鲍罗已经看见他了!
, u8 V$ d4 h( r) L   ; C" |. {2 p0 V, q# ^( M/ a
  等确信许美琪和鲍罗走远了,我下了楼。$ `7 i- ^* a7 H- C( X
  没见到谭sir的车。
( r4 K5 X& }! ]& a7 n' A  还没到?还是已经被吓跑了?
! D8 Y. l! x4 ~8 m/ \9 M9 a  “叭叭”,马路斜对面传来喇叭声,我转头看。5 j9 F7 Q$ q; V
  “叭叭叭”,喇叭声更响,一束灯光从一个黑暗的拐角射来。是谭sir的车!
* x9 H% U7 d: I+ N! i1 Z  我连忙过了马路。果然,谭sir黑色的宝马停在一个黑暗的拐角处。
! l2 D: |- h: P/ W  我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0 W  c0 [0 S$ \. h7 u8 \# I  他发动了车子。
, |6 B2 G4 P9 D- Z$ ]1 O  S6 A  “好险!”我说:“你什么时候来的?许美琪也正好下楼,约了鲍罗…你见到鲍罗了吗?”
! F+ j; W) l& c6 k" J4 k  他还是那幽幽的深情,在一件干净的浅蓝色衬衫里,不慌不忙:“见到了。”
9 O  A' e4 R1 m- H3 U+ ^  我开始紧张了:“是吗?你们打招呼了?”- R2 o3 X" T- _2 l, e
  “没有,”他说,“他没见到我。我见到他的车停在你们楼下,便开到这里来了。”3 S: r" O: R" m, v! \! h- X0 ~3 y
  我吁了口气,又问:“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
4 m0 x+ v$ E$ z; F- l2 ~: A  “是,许美琪接的,我就挂掉了。”
) d+ p  \. Q& M/ `, o遨海湾社区[/d文章整理]:http://WwW.aosea.com4 V9 h! U1 J/ _! k1 W2 p

8 r, i8 q' P; A   “那后来我给你打电话,你却一直占线!”
6 L8 c: t* D: g/ t5 i1 V$ D' x  他不再回答。他好像不太愿被我问得如此清楚。' W/ \0 [6 J& @
  我也就不问了。我们沉默地开着车。* N( O* w5 t5 q, m# W2 d2 M
  + ?* L; w( K+ G) `* I! x: K
  气氛有些闷,他拧开了CD机,一曲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飘然而出。
/ P3 f2 f+ k; R& z5 T/ x8 k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会将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任时光匆匆而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4 x. S& Z/ [8 t. \& F2 c- I
  我的心很快就又化了。; w% ?4 M7 h% n8 p  U
  先前的紧张和担忧也瞬即散去。
% J4 D& [( M. {! ~2 c  我们在街上没有目的地乱转。
: Y+ o7 l- m; r/ L8 t0 B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柔声问。$ k: `1 |( ~$ J% r& z0 H: c4 J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请你吃顿饭。”
) _. ~0 X* O( ~' w# R- k* ]  我伸手放在他那放在推杆上的手上。
3 G+ y. I5 M- H, |6 A/ H  我知道,他是一直在想,一定要请我吃这顿饭的!只是澳门的大街小巷都是熟人,一点事,就会风一样传了开去。
& A  `! g- i0 Q+ h  我善解人意地说:“我们买个外卖吧,在车上吃。”4 z% {& Q; \, |
  “有创意!”+ L8 N4 o) s5 Z* v, q# |# H
  于是,我们在凼仔买了猪扒包,又要了两杯饮料,便将车停在一个可以看见海、看见月亮的地方。
2 t/ s( N: D3 i  他象饿坏的孩子,吃得很香,他很快将自己那份吃完,又来吃我的。看着他吃东西的样子,我心里腾然生出一股母性的怜意,我对自己说:“我要亲自煮东西给他吃。”  
/ v, X  n) G* y( ]$ _  第二天,我又去了地产中介行。
1 X, Z* J" s; ~- [! B6 V, u5 T  租楼小姐带我看了好几套房,最终,我确定了一套一居室,座落在凼仔海边,35层,背山面海,视野开阔。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52 ~2 t1 N) S0 b
重庆空姐75
3 i. z. L( Y/ I( K& s! `  我看上的是卧室带着的小阳台,站在阳台上,可以呼吸洁净的空气,望起伏得优美绝伦的澳凼大桥以及喷着白色蒸汽穿梭于港澳码头的气垫船,天气晴朗时,还可看见的欧陆航空飞机的起落和机尾的小鸟logo。在这里,我的心情非常好,好得有一种想飞的感觉。
* Q4 W4 m; P7 s0 P2 D) o! B  当我跟许美琪提出要搬家时,她并没有阻拦我,反倒说:“亲爱的,你肯定有新男朋友了。”5 R9 Z' M6 v' z( l" C; t3 E
  我说:“主要是不想做你的电灯泡,免得人家恨我。”4 K; z) s1 j3 v2 X
  许美琪说:“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是谁。”
& ]( n) X* H0 ~  我心里一惊,她真的知道了?那晚她真看清了谭sir?我说:“你说说看。”
* P1 T; T3 V' y7 a5 |9 r6 D( z  许美琪说:“我不说,哪天在大街上我们就会遇着了。”说完,她哈哈一笑。
4 R: u+ L* g+ ^) i  原来是诈我!我装作生气的样子:“不跟你开玩笑了。”便去收拾东西。
5 E( h- _" n, u% l& d7 ^" A4 A  我将共同生活过的那些简单家具以及锅碗瓢盆都留给了她,只带走我的行李和那只有小鱼的瓷盘。临走,许美琪倚在门框上,眼里还是流露出许多的不舍:“亲爱的,有空就回来坐坐吧。”
9 u" j( R' S+ K  G  我听见“回来”两字,不免有些感动,便说:“嗯,你自己也好好的。”
. D* }8 d# O( w& f0 M6 c. i  0 q, k. y6 [( y" g1 |+ _6 R
  我搬进了新居。. F8 q: I/ G) ]. j& ?- x
  打扫卫生,布置房间,又去超市买了新的锅碗瓢盆,还有油烟酱醋。1 w. N  _7 ^2 n
  新的生活开始了,我想,一切都是新的。3 Z1 L8 K% p7 ~7 [. g4 D3 y  G3 c8 q
  我还特意在大门上倒贴个“福”字,祈求福星拱照。澳门人很信这个的。
7 q" X* a& b+ ^  f4 z( n$ g  我没有告诉谭sir我搬家了,这两天他飞台北了。- P5 Z0 j# |; V
  我想等他回来,等我也休息时好好做餐饭菜,再请他来。2 N' o' C, @+ g& ]/ h! C
  
/ i3 k" E9 C) u- I8 ?; w文-整理[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 y& {: K# t& @, O7 ~

2 R, i8 f1 @8 g  我有接连三天的飞行任务。
" _) L1 A9 s/ k; M# x* d* ?  飞台北、飞高雄,我心情愉快地飞着,全然不感到疲惫。我做事又快捷又麻利,甚至做完自己的,还去帮其他的乘务员。我仿佛有无尽的精力。% x8 V: P; y% D
  在飞高雄段时,我遇到了吴老板,他彬彬有礼地同我打招呼,说去高雄打理生意,然后再回台北。他说秦小姐你飞台湾过夜时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定会抽时间带你去玩。
: e0 H1 \0 w0 ~' D9 I2 F  当我们卖免税商品时,吴老板买了近一千美金的东西,下飞机时,他将刚买的兰寇香水悄悄地塞给我,做个打电话的姿势,说:“到台湾记得找我!”6 t# Z4 f' o3 T. V7 c
  
' d% A9 Q) d' e% B  第三天是飞北京,我和杜芊芊同在一个航班。我做F4,她做F5,我们都在经济舱服务。  |' M0 \  k: m% E0 E! {
  去北京的路上,给客人送晚餐食,我和杜芊芊站在后厨房的门口,一边看着客人用餐,一边聊天。
- ~4 q+ L: f6 {. n5 B- A  她说,“你和许美琪分开住了?”! d8 z1 ?9 y* f# ]
  “嗯。”我点头。
# W8 E& R. O8 Y( Y# F4 |, M7 U  “为什么?”7 J4 M5 U/ b& n
  “不为什么,彼此都自由一点嘛。”' w. X; z- T3 d" t1 {' r. o& Y
  “唐果也搬家了。”
/ L9 ~( `$ {) t: P  “是吗?这么快?”
( A9 u" D/ k5 K$ d! L5 J  “我本来也想搬家,但林意娜老不在家,所以还算自由。”杜芊芊说。
. W, p) I9 S! M" X3 s0 Z: `  “怎么,你也有情况了?”我笑问。9 b% p* x: f, E4 ]) m
  杜芊芊满面愁云:“是想有点情况,省得天天自己弹琴给自己听!”/ O% ]* S# g' @8 @0 x  o& `
  “那个谢老板呢?他不是挺欣赏你的吗?”我半开玩笑。
8 K" t3 j& n- h* M  p" e8 f3 }) L  “什么呀!”杜芊芊有些不屑,“小鱼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能跟那种镶着金牙的土金龟谈恋爱吗?又土又抠门,就算他把他盖的大楼分一半给我也不稀罕!”+ T. @6 C: R* Q2 W. p) s, r
  我想起那晚葡京赌钱,谢老板给杜芊芊五百块的情景。也是,这种人谁都不会感兴趣。
( X1 S* l" {, e; [6 t; W& g9 [, w  “那公司里呢?有没有你杜小姐看上的?”8 r6 M4 |* F* C2 J8 x9 g, c; }
  杜芊芊又撇嘴:“我才不会找公司里的人呢!上班还看不够啊?两口子除了聊飞机,还是飞机!”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6
( _6 N0 ]6 x% B重庆空姐76# ~5 ~1 l% q+ B7 @& v, V8 k
我瞪眼看这个杜芊芊,她在无意中也贬了我一通呢!: d# e( v$ W3 V! ?2 `# F
   杜芊芊看我不高兴的样,自己先乐了,说:“小鱼,你还记得林意娜表哥开的酒吧吗?”& P% W( D9 }  F3 Q( O; Y
   我点头。
5 O$ r- ?2 q5 q: v$ \   “里面有个南美洲的鼓手…”. e- A0 X5 r- z- x3 m$ |& l' @
   我仔细回忆,好像有点印象,但好像又记不起来,反正是个外国人,长头发的外国人。) u" K0 w& ^6 H! G, S
   “我对他印象特别深。”杜芊芊说。; N2 w3 I& A- v
   “你喜欢这样的?有什么好?!”
2 U# s2 v3 R" g$ w! }   “我喜欢他打鼓的样子,很性感。我喜欢听他的鼓声,还喜欢他们这种流浪的生活。小鱼你知道吗,他们在一个国家或城市不会停留超过半年,然后又去到另一个国度。一边流浪,一边享受音乐,一边生活。这是我非常向往的一种生活方式。”$ g* S5 `6 V$ \
   “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可是”什么,只下意识觉得哪里有些不妥,但又一时想不出所以然。
) k8 a/ X) w6 o* c; }   我说:“芊芊,你觉得这样的人适合当男朋友吗?”
1 D9 N+ K9 u# {3 d/ z- ]   “当然啦!”杜芊芊说:“外国人很浪漫的,我想要是我们在一起,肯定每一分钟都会非常浪漫,我喜欢听他打鼓,他一定也会喜欢我的琴声,说不定将来还可以在乐队里增加钢琴手!”
& {5 \1 V. |+ v   “想来倒是不错…”我无心地敷衍道,“你和他有来往吗?”
2 h1 l" ~, L& c% T* a! y- c   杜芊芊撇撇嘴:“我是想跟他来往来往!小鱼,你知道吗,前晚我又去那个酒吧,他们已经走了,换新乐队了……”; O# e5 j4 ^& d: L' h7 A) n
   看她那酸酸的样,我都替她遗憾!
- A" m; u+ A* q/ K8 p   杜芊芊胡乱将一个茶包扔进茶壶,接着凉水,回头又冲我嘻嘻笑道:“哎,听说外国人哪方面很厉害的,一般人招架不住!”3 Y) y3 j! F& l2 n# l" n
   “哎哎,接热水!接热水!”我指着茶壶。- \$ [0 e$ P, L
   她这才醒过神,慌忙将一壶茶倒掉,又重新放个茶包。: O/ f, _6 @% {" I. |  R8 l- }! a# R
   她冲我挤挤眼睛;“小鱼,你什么时候来我家,我又借了些碟,很刺激的!”
3 n9 b" [) A" d. s' g; J- Q/ X& }5 }0 I   我笑道:“原来是看碟看的!我还以为…”6 q0 _5 }2 f* l+ c: S7 m% e
   杜芊芊急了:“这有什么!先有理论后有实践嘛!哪天找个老外见识见识不就知道了!小鱼,哪天我们一起去酒吧,找两个回来,你一个,我一个!”1 P" t& B5 ]- \: N/ W1 j
   “我才不要呢!”我笑道,脸不自觉有些发烫,我说:“你自己好好享用吧!”/ T0 I8 B1 r2 c! V+ k1 v
   杜芊芊不再与我说笑,要了我的新电话。然后我们各自忙去了。7 [: I2 d& A; h$ f$ F
   (*)整理N B帖网[http://Www.Aosea.com]**记号
8 }. R! Q  {( L! g' m7 G  R$ F! C   可是,就在三十分钟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  ]( U0 L3 x, M5 q: u# @
   当客人都下完飞机,F5杜芊芊正准备打开后舱门换餐车时,由于她没将门上的安全滑梯阀解除就开了门,“哄”的一声巨响,充气安全滑梯膨胀而出!
" p/ H5 y) V8 o  |2 K+ a1 m& G% c. l: m   也不知这小妮子脑袋里在想什么!
, {! Y3 G* x- u8 |& m   等我们跑到后舱,看到杜芊芊和领班都傻傻地站在那里。
/ \. B( T8 D8 ?6 n0 R  |+ I. t- D; ]/ E   机长立即赶来,地面的各方管理人员也立即赶来。
* H3 {5 a' \$ O) f3 ~! P# |% C% |   霎时间,我们的飞机被围得水泄不通。& L) Q) I* c5 D7 Z2 V4 J$ w, E
   “what are you doing?!”(你在干什么)葡萄牙机长狠狠地盯着杜芊芊。" l7 z, p! ~& U. W$ n' P
   “I…I…I am sorry.”杜芊芊被吓得话不成句。
6 I* F) N4 N9 v% e6 S   机长气急败坏地做了个紧急逃生的标准姿势,双手平举,双腿一纵,屁股带着全身腾空而起,从滑梯上滑了下去。' K2 V8 D5 l5 I. }& i1 m5 E% [
   我暗笑,心想老外就是幽默,在这种时候还有此心情。" U1 E' N9 V4 D, i. b" b. \
   机长落到地面,与地面人员叽哩哇啦地交涉着什么。
/ C5 p1 \' f" h5 l+ u" `   地面派了一大堆人来将充气滑梯卸下,又装上新的。# L2 P- h! q$ m' n( g& w- j
   航班因此延误了三个小时。' n  A. B" J, U: L) ]
   . R+ O: O) u6 v% k. @
   杜芊芊闯大祸了!9 w& h6 F2 P0 s; S' o) q) z
   回来的路上,我想,公司不知会对她做怎样的处罚。! @& Y3 _. X0 h
   她则象只偷吃鱼却不小心砸了主人盘子的小猫,安安静静、一声没吭地送餐倒茶,显得格外老实。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7/ {% a) d" s& Z# v. k
重庆空姐77   . Q1 Z4 T3 w  G4 M7 t- e
   “小鱼,过珠海看看我的新家!”休息日的一大早,唐果心情愉快地打来电话。
2 {# Z7 N& D; o; U) Y' i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懒洋洋地窝在床上,并不睁眼。( R( B4 x: }6 X* G: ?7 M8 ~: d% ]
   “芊芊说的。”
& r  H& r6 {8 G% @   “她怎么样了?!”听到芊芊的名字,我突然醒了。, C3 b( u+ C! {( A. L7 O
   “没事!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还在呼呼睡呢!”
9 ^' Q9 a2 a% b   “公司做什么处罚了?”我问。! p" W6 g. Q+ P, ~
   “还不知道呢!昨天刚犯的错误!芊芊好像无所谓,说开除了更好,省得她飞得害怕。”
& m3 m0 C, H3 ]5 g! T) c   嗯,我吁口气,又闭上眼睛。
( U0 T* r/ B2 |8 N$ ^: H   “小鱼,你和谭sir不是挺好的吗?你帮芊芊说点好话,看能不能从轻处理啰!”8 Z5 V1 n5 E$ z! `. m$ p6 q9 N
   又来了!又来了!唐果也这么说!6 H/ G" d- r. A3 F% y
   我没有理她。
+ Y, a+ |5 m/ v; D" f. B   “喂!喂!”唐果大喊两声,将我彻底闹醒。
" k9 P% S5 _+ ~4 h% ^+ O) y   “秦小鱼,你到底来不来珠海嘛?!”她急道,“你来看看我装修得有多好!”; J' [( ]' s4 G+ E! y
   “不去!我今天有事。”我坚决地说。谭sir也正好有两天休息,跟我一样呢!这两天我都打算和他共渡,在我们这个新家里。
& F9 L0 f1 v3 N   “哎呀,”唐果十分没趣,“都有事!都有事!这么好的风景就我一个人欣赏了!”
, t1 _2 x3 [0 d: I- g3 R7 L# N9 r$ r   “小汪呢?”
4 ]$ s8 U4 f# X+ e% D( H" B- Y   “去泰国了!”1 d+ t# r. W! B5 ]; E( M
   7 G3 b& {  o4 u8 j! l$ l( v  S* O
   挂上电话,我又闭上眼。
7 Q2 J7 x$ s0 f7 {% X$ S6 D   我想,我们要好好地享受这两天,我要给他做好多好多好吃的。, E! d  h% v5 V1 I' Z
   6 ]9 M. @8 `7 I9 f. v8 h
   九点钟,他该醒了吧?
4 [' N- L/ |9 [  |   我拨了电话。(*)整理N B帖网[http://Www.Aosea.com]**记号
' F* I% B) }" U8 @; z   手机关机。
/ E0 a, H' n7 }$ u7 T   可能还在睡呢!我想,连续飞了这么多天,平日里还有办公室的事务要打理,想必他是非常疲惫的!
7 j3 V9 B( i! g/ [   让他多睡会儿吧。
6 k2 j' A# K) X4 V/ X   我起身,洗漱,清洁房间,吃早餐。
# ^* T# K% ^* R   然后我去超市采购。
1 F& n7 x' v: |+ a& i3 K   我买了鱼、排骨、新鲜的芦笋、青菜,还有一大堆鸡蛋水果面包牛奶一类,将冰箱塞得满满的,好像台风要来,我们必须在家里与外世隔绝两日似的。
1 q- ^- V+ a$ d* U8 t& t   我还特别挑选了一条粉色的围裙,等他来时,我要穿在身上,让他见到一个贤惠而美丽的秦小鱼。
1 S5 P5 n- K( s$ }# f) }5 f   十点半了,该醒了吧?我又拨电话,还是关机。( ?& E! {7 c; H% |: t2 l) J% Y$ M
   难道他有睡懒觉的习惯吗?
/ k- g# x8 D! Z- G: V: y   还是已经起床,忘了开手机?
3 @/ x) B, O2 O) I- M1 R' I4 B   我琢磨着,将排骨洗好,炖到火上。! F0 R( D: e8 r& d" P: F! r
   我又开始收拾鱼、摘青菜。等他来时应该就吃午饭了。/ ]; |! ~+ q* T; z5 h
   忙活完,我又拨了电话,还是没有开机!; C$ d% ?0 N2 T) B& A
   然后我就隔五分钟一次电话,隔五分钟一个电话,可电话那头总是有个澳门小姐说:“对不住,你所拨的用户已关机。”
6 {0 K- D2 @+ x6 K" V   怎么回事呢?!我已渐渐沉不住气。
+ v7 ~- O* f- H: F2 I$ T# U   我想去找他,却不知他住在哪里!! g- D: P: J, v$ a
   何况,那是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家,不该由我去找他的!
4 q- p0 I) B% @/ E2 F   可是,他倘若要一整天都不开机可怎么办呢?!
2 h. q6 A- m% {, p! N, H; p. R0 O( ?   还有,他并不知道我搬了家,他要是他突然想打电话给我,又打去许美琪那里,也岂不不妥?!本想给他个惊喜,现在看来真是自己搬石头砸脚了。- n6 _- L1 d! m  T/ N9 s  h% Y
   想到这,我便如热锅上的蚂蚁。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81 |7 Z- J+ O& d' }* Z
重庆空姐78/ Q' b6 k5 g1 f
   我在家里转来转去,脑子里转出这么个主意:问问机场的地勤,让他们告诉我谭sir家的电话! 8 K) r- ^6 D) v+ ^# P% |! }+ u" ~
   我真的往机场办公室去了电话,说有特别急的情况要向谭sir汇报!# D# L8 }3 R0 B/ ?3 o& n
   我顺利地要到了谭sir家里的电话。. u" [! f8 t2 c" \% b0 f9 A
  
+ T! @" @4 L% B5 X8 S   我小心地拨了过去。- J2 a3 l6 b- Q3 j. a, S3 M" e
   电话响了好几声,被接了起来,“喂,哪位?”谭sir问。
  _7 ]) C. @# w- t4 m; r' F   “你起床了?!”我叫道。  p; Z7 T8 i: J* A
   “…”谭sir愣了几秒,然后又问:“请问哪位?”* E5 Q4 j8 ~, _' O
   “我呀,难道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嗔怪道。! I# \+ z0 G' D0 V% Y# W
   “你打错了吧。”说着,谭sir很快放了电话。  E8 y  w# U1 j! n. q4 O) Q" C
   简直岂有此理!我生气地想,他不会昏睡到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 ?3 m5 I6 \! F0 ?  J
   我又拨了一遍!
  Z% L. H7 Y" ~; M1 a   “喂?”电话那头换了个女人的声音。: Y/ K; K0 g1 `8 q. i6 d+ K
   我愣住了,以为听错了。
# `: H* n7 \4 m, r. F* B( I   “喂?!”女人提高嗓门,一个澳门女人的声音。& v# v# {: [0 k/ c+ K. l
   我还是没有应声。
$ x, M- O  e0 }4 u# _   “怎么回事?!”女人有些不悦,声音里透着犀利。
$ U$ k& Q$ f3 m6 M; t# f& J   我立刻猜到这是谭sir的太太,航空公司杨董事的女儿。
2 u' D  `. J7 |6 I& |" s; @7 ]# j8 t   我一阵心虚,慌忙要放下电话,又听电话那头传来谭sir的说话声:“可能打错了吧。”" o; k+ g- }5 G4 k0 L( q! ^- R
   还有他太太道;“真没礼貌!也不讲句sorry!”! b! t0 V2 T6 L# S- f& t/ U9 g! t
  
# A6 h" g3 j, y/ l9 H0 i   我“嘭”地挂了电话。遨海湾社区[/d]文整理:WwW.aosea.com % X6 ]" ]7 Z' {
   我跌坐在沙发里。& {  F5 @. K! u
  
& a0 S9 F5 {  b* k+ N   谭sir是有太太的!我竟然差点忘了这一点!
7 N1 h6 \4 G' Z4 P# A   一起时,我们都回避着这个问题,尤其是我,全然地沉醉于我们的每一分激情与快乐,几乎忘记了他是有太太的!
" l* m2 a+ Z% x& u6 F% _   她怎么会在家中?
7 O* y- Z9 b& H: D; G  v) w   谭sir不是说她常年在英国读书吗?怎么又在澳门的家中?/ z5 ?) w4 V* e9 H
   他骗我吗?
  w; t* J$ l- S& C8 ^* }1 h$ n   他很怕他的太太,是的,不然他不会如此紧张!
* T. G% ?$ g7 i, \! z   天哪!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
5 a" N5 ~2 z( K! o   他是那个俊武威严,有着一对鹰般眼神的谭sir吗?! S) y# z1 ]! \* \2 F2 n& `% F
   还是骨子里只是个酷爱拈花惹草,两头欺骗,又惧怕太太的小男人?!  |" w% k+ B/ I, B
   我在这里如此期盼着他,辛辛苦苦地搬家、满心欢喜地为他买菜、做饭,而此时的他,竟与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还对我如此冷漠,冷漠得形同陌人!
% I. x/ }- o6 E. l( A! J   我突然觉得一阵心酸。, S# k% q3 K/ [- s5 O: B7 g" c
   我的眼泪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P7 \0 H3 E2 k7 ]   很快落了满脸。
  T5 }4 E0 _' C& T: V4 F  
+ [7 q5 m5 p, J   昏昏噩噩地,我过了两天,不想吃也不想喝。* V; T9 b/ ]7 O. C& r% i
   我甚至懒得下床,连洗手间都懒得去。8 y- X* G1 m. k$ S( F
   我呆呆地凝视那只有小鱼的瓷盘,呆呆地回味他和我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
- k* Z* Y/ s0 T& N" L& `   我伤心地哭了又睡,睡醒了又伤心地哭。
8 i) y- N$ _$ Y2 E, m   后来,我竟生出一种期盼,期盼他在侍奉太太之余,能找个借口出来看我一眼!
6 ]6 a2 \/ Z! V, x# i7 o   可是,他一直没有来。
- M% E1 [4 G6 p8 @. I  
4 Y2 R9 n% z" Z$ R, x% [   第三天早上,该我飞台北了。. k+ t. K# H5 O" V5 h% H1 a3 G
   我想爬起来,却浑身乏力,我感觉四肢酸疼,额头有些烫。# z3 k2 d3 e% a! S6 {
   我给机场call sick。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空姐 TXT 79
" A- b7 h0 @: c1 p8 L重庆空姐79  
' ^3 T& w9 v4 H# |' [9 a   我疲乏地躺着。
: J4 g5 d" T6 e& \/ q% d, H* Z   中午时分,唐果来了电话,说小鱼我待命被call飞了趟台北来回,原来是你请的病假!你要不要紧?
" J$ O0 `' n$ Y1 j% Q  ]" e; G我说就是没劲,全身烫,可能发烧了。, i' |! c, W/ o# x6 c- q
   唐果很快来到我家,坚持将我拽到了医院。
% H! H6 R7 A: A- H* F  
0 R8 k2 e; z: r/ B# i6 e( `. X   医生给我输了葡萄糖、生理盐水和消炎药,说你必须得慢慢增加营养。
/ p, f$ e* ~6 F' \" W/ R   8 h5 D: K4 T  {+ ~
   唐果守护在我跟前,问,小鱼,你怎么了,这么憔悴,遇到什么事情了?
/ \  V2 T8 @$ O2 ]" [- r   我的眼泪落了下来。% y; t! ~) x) T# r
   唐果说,小鱼你有心事,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没有时间跟你聊。; h5 E- M- d( K( f7 N- n$ C7 T
   我说不关你事,是我自己找的事情。
& \" O2 i4 F! ^- H0 H; ]2 b- U   是不是为了谭sir?唐果突然问。
% I) e& a" S* ]/ M9 r   我没有回答,眼泪漱漱地流着。
3 l( X" L- H* m- l, M   唐果不再说话,默默地陪着我,看我倚在她身上痛快地流泪。
' g( [+ m' j: `/ D5 Y1 `* a! Y, o  
0 o+ a1 r3 h: F$ k% _6 t% g9 @   等我好点,我说,唐果你可不可以陪我两天,我想去外地走走。6 j& u( _! |+ |+ z- U
   唐果说可以,正好小汪还在泰国。你想去哪里?
1 o( E) h* v2 v7 `/ g! E   我说不知道,只要是外地就行!8 D* Y, S4 N6 o" O* n' n' X- ]" s6 }
   唐果说我们去香港吧,香港一定会让你心情好起来!0 V/ |* A# Z' S+ W" W1 I+ t* |
   % ^; g  W) D2 i: p8 ]
   于是,我们拎了个随身的小包,踏上去香港的船。
0 W! m" {$ k. ^# ~+ C1 R  J' q' G& M" Z   这是我第一次去香港。遨海湾社区[/d]文整理:WwW.aosea.com 6 s( U: G( V" q0 u, c, s
   起航,气垫船从海面腾起一米多高,在大海中疾驶。- }- q: @+ Y' ~$ F
   空气里有不小的风,海面上翻滚着不小的浪,我们的船被一波一波地颠簸着。
  z: v1 J/ j" H   被翻腾得感觉让我觉得很过瘾。我是呆滞的秦小鱼,麻木的秦小鱼,受伤的秦小鱼,我需要这翻腾、这颠簸,甚至更猛烈的狂风巨浪来打散将我心头受伤后的淤血。1 a$ }2 B. F! d& z5 @& Z
   海面是宽阔的,望不到尽头的。远处那些逐渐倒退的岛屿,隐约、独立又美丽。, x* z- U3 A, T6 C  l
   我感到多日的沉郁在化开。1 L5 k5 Y" i2 @: k7 K
  
( s. h4 Z8 y6 L3 H   唐果则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样子,有几次她说恶心,快撑不住了。
. v' J( Z0 S2 z7 Y% T   等所有人走完我们才下船,原因是唐果去洗手间吐了。我向服务员要了杯热茶给她,又让她含块糖。2 U% ~! `, ~, v0 ?) M) B
   8 `8 Q+ Q2 |* m9 w9 Y
   我们搀扶着出了海关。
  @( y5 Q( C: h   相比之下,我感到香港的海关对内地人似乎比澳门要友善些,也许九七快到了吧。
# ]9 Z9 Y' P7 l$ c" A* f9 {   “先去酒店吧,休息好了再出去。”我说。
- Z5 E" r; M0 X" y5 M) k* W2 Z: v   唐果摆摆手:“不用不用,一会儿就好了。飞机上的颠簸不比这个更厉害?!”: y2 R8 d  \1 z3 D
   听她这么一讲,我觉得自己也必须要打起精神,既然出来了,就要开心才对!8 f8 D! x% Q) r3 a7 ]
   我说,“那你就做我的向导吧,把你和小汪玩过的好地方都介绍给我。”+ u6 J( @- Q2 y+ J- J: r$ h
   “好!”提到小汪,唐果又是满脸喜悦,精神瞬间好起来。
& R; A' W, I* Y# q   ( ~4 I; E+ {  W5 Z
   我们从上环到中环,然后从中环坐车上了山顶公园。在这里,可以鸟瞰香港的全景。我们在山顶的shopping mall里吃西点,买印度人的纱丽,照换脸不换身的“封面女郎”相。
6 j. R$ `! u0 g" |0 M/ k   然后我们坐了索道下山,逛中环的名牌店。唐果说小汪曾在这里给她买了许多东西。
0 q* a% E, n% p# L" Q; a   逛了一会儿,我发现这里东西是好,但价格却不菲。我说,“唐果,带我去逛逛女孩子最喜欢的地方吧!”
% z4 S4 a; K2 \- s. }5 L   唐果二话不说,又拉我进了地下铁,直奔铜锣湾。1 S0 g" P, I# d- F
  
( F1 W7 `, a9 @1 D7 f   这里有逛不完的商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